全球公域東北亞 (NEA)自由且開放的印太地區 / FOIP

軍民兩用港埠使中國更接近重要航運通道

論壇成員

中華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PRC)正在全球各地建設並收購港口,並將其用於商業和軍事用途。 這些軍民兩用(dual-use)的港口增加了中國對重要航線及海上通道的影響力。

海外港口最集中的地點是印度洋西部,以及南亞和東南亞沿海地區,位於主要海上運輸線(sea lines of communication, SLOC)與關鍵船運咽喉點(chokepoint)附近,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中國研究資深研究員孔適海(Isaac Kardon)於 2021 年《美國海軍戰爭學院評論》(Naval War College Review)中寫道。 他引述一位中國軍事學者的說法,該學者將一條從台灣海峽延伸穿越南海、麻六甲海峽、印度洋和阿拉伯海的航線稱為「海上生命線」(maritime lifeline)。

根據卡頓與印第安納大學呂麗雲(Wendy Leutert)教授的研究,中國的商業、政治和軍事態勢有助於其提供資金以獲取全球近 100 個具戰略地位商業港口的使用權。 中國控制的物流和航運公司進行港口投資,與該國旨在將世界上大部分地區與中國連接起來的「一帶一路」基礎建設倡議相關。 根據 2022 年 10 月《新聞週刊》(Newsweek)雜誌報導,超過一半的港口交易是在過去十年間,於中國共產黨(Chinese Communist Party,CCP)總書記習近平的領導下完成的。

推動增強對海外港口的影響力,符合中國欲成為海洋強權的企圖。 中國在 2015 年的白皮書中強調:「必須突破重陸輕海的傳統思維,高度重視經略海洋、維護海權。」

掌控航線和海上通道對商業和安全極其重要,尤其是在全球大部分航運路線途經的印太地區。 美國、盟國及合作夥伴透過安全可靠的海上通道來確保經濟繁榮。 分析師認為,中國在戰略港口的部署和大量投資會構成威脅,因為使用這些設施的船隻除了商業目標之外,可能還懷有軍事目的。 「船艦能載運貨物,也能載運軍隊。」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時任主任喬納森・希爾曼(Jonathan Hillman)告訴衛報(The Guardian)。

一些觀察家擔心這些大規模投資構成危險的力量投射(power projection),安全風險將從間諜活動擴展到經濟脅迫,再延伸為軍事擴張。 據《新聞週刊》報導,中國人民解放軍(People’s Liberation Army,PLA)海軍艦艇已經造訪了大約三分之一的海外港口。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也在 2022 年 11 月報導,擁有這些港口的使用權,中國海軍為海外艦隊進行補給時更節省也更有效率。

同時,北京當局還可能利用貿易和港口投資來影響其他國家的行為。 根據《新聞週刊》報導,中國曾因自認受到冒犯,對澳洲、日本、立陶宛、挪威和臺灣實施未正式宣布的貿易制裁。 美國維吉尼亞州威廉與瑪麗學院(William & Mary University)AidData 研究實驗室於 2023 年 7 月的報告指出,中國在海外港口的投資規模可能會讓中國對地主國產生影響力。

AidData 列出八個位於中國大陸以外的港口,認為中國可能在接下來的五年內於該地建立海軍基地:

  • 赤道幾內亞的巴塔(Bata):由中國提供大量資金,位於西非大西洋沿岸。
  • 巴基斯坦的瓜達爾(Gwadar):位於阿拉伯海,戰略位置優越。
  • 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位於印度洋,是中國最大的海外港口投資項目。
  • 喀麥隆的克里比(Kribi):位於西非的港口,接受中國相當多的資金。
  • 莫三比的納卡拉(Nacala):位於非洲東岸的深水港。
  • 茅利塔尼亞的諾克少(Nouakchott):位於西北非,鄰近歐洲和關鍵咽喉點。
  • 柬埔寨的雲壤(Ream):由於柬埔寨的精英與中國共產黨有緊密聯繫,因此增加了中國軍方部署的可能性。
  • 萬那杜:中國位於太平洋島國的潛在軍事基地。

AidData 的考量要素涵蓋中國投資港口基礎建設的資金規模、港口的戰略價值和位置、與地主國領導人的關係、在聯合國大會投票中與中國的立場一致性,以及適合海軍艦隊的港口特徵。 這些港口中,有四個位於印太地區。

位於柬埔寨施亞努市(Sihanoukville,也稱西港)附近的雲壤海軍基地近來引發關注。 經過多年來的否認,柬埔寨官員承認中國在這項工程中擔任關鍵要角。 倫敦智庫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在 2023 年 7 月底指出,同年 6 月的衛星影像顯示,有中資建設正在施工中。 其中之一,是一個類似位於東非吉布地(Djibouti),也是中國唯一海外海軍基地的新碼頭。 「即便在雲壤建立一個較小型的後勤樞紐,也將使中國軍艦擁有更大的作戰範圍,並在泰國灣(Gulf of Thailand,也稱暹羅灣)及東南亞水域擁有常駐地位。」查塔姆研究所表示。

2022 年 8 月,被認為是間諜船的中國船艦「遠望 5 號」停靠在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引發印美兩國抗議。該港使用中國貸款興建,並因斯里蘭卡無力償還債務而租讓給中國,租期長達 99 年。 根據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報告,可倫坡(Colombo)當局允許「遠望 5 號」停靠,但要求其關閉情報收集設備。

相關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