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亚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FOIP

对逃亡者的调查显示,朝鲜的生活质量日益恶化

自由亚洲电台

一项对6,300多名朝鲜逃亡者的调查揭示了这个孤立国家的凄惨生活:在经济疲软和腐败猖獗的情况下,食品变得越来越稀缺。

受访者表示,妇女在家庭和社会中的角色变得更重要——不是因为平等意识有所提高,而是出于经济需要。

韩国统一部在2013年到2022年间编制的这份报告显示,自朝鲜独裁者金正恩在2011年其父死亡后继位以来,朝鲜的生活质量已经恶化。

这些年来,有3万多人逃离了朝鲜,韩松美(Han Songmi,音译)是其中之一,她于2011年逃离,时年19岁。

“当局对孩子们的穿着和发型进行压制。 孩子们彼此之间会说‘我们不能这样’,但不能在成年人面前说。 成年人会说,‘小心,你的父母可能会因为你而被捕。’”

调查发现,朝鲜的经济状况恶化。 在20世纪90年代前,人们依靠政府配给来获得食物,但在苏联解体、莫斯科的援助耗尽后,由此造成的饥荒导致多达200万人饿死。

在2016-2020年间逃离朝鲜的受访者中,有72%以上表示从未获得过食物配给。 在其制度下,名义上可以通过政府分配的工作和工资,以折扣价购买食物。 然而在现实中,这类工作提供不了什么支持。

在2000年前逃离的受访者中,超过三分之一表示在正式工作场所没有收到过食物配给或工资。 2016-2020年间逃离的受访者中,约一半人表示其面临同样的情况。

妇女开始买卖从中国偷运来的货物,如蔬菜和包装食品。 超过70%的受访者表示,在金正恩掌权后,他们必须依靠此类贩卖来维持生计。

民众依靠副业勉强度日,而政权高层却利用其身份获取经济收益,比如要求从此类生意的利润中抽成或索贿。

在金正恩上台后逃离的受访者中,41%的人表示他们被掠夺了30%以上的月收入。 在2016-2020年间逃离的受访者中,超过54%表示他们行过贿。

2014年脱北并在美国定居的李铉升(Lee Hyun-Seung,音译)说:“随着当局的压迫加剧,民众没有选择,无论从事什么样的生计,都必须支付贿款。” 她没有参加调查。

“因为我们没有经济自由,从事经济活动的人得不到法律保护,”她表示。 “所以我们必须通过行贿来获得保护,或免遭当权者的处罚。”

对政权的支持在减弱。 在2011年前逃离的受访者中,约30%的人表示他们对政权持有恶感。 在2012年后逃离的受访者中,这一比例增至53%。 在2016-2020年间逃离的人中,这一数字超过56%。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