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公域大洋洲栏目重要领导档案

“力求无缝”

澳大利亚国防部首席技术官认为,科学与合作对稳定与和平至关重要

《论坛》员工

图片由澳大利亚国防部提供

澳大利亚国防部将技术和创新视为优先事项,来维护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和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尼格尔·麦克金蒂(Nigel McGinty)博士是该部门的首席技术官,负责科学战略、通信和国际交流。麦克金蒂是3月份在夏威夷举行的 2023 年太平洋作战科学与技术(POST)会议的小组成员,他与《论坛》谈到了他的使命,即营造一个鼓励原创想法和多边合作的氛围,来开发和部署新技术。以下对话经过编辑,以符合《论坛》的排版要求。

澳大利亚国防科技小组的太空态势感知望远镜评估和跟踪卫星和太空碎片,也与澳大利亚和其他地方的组织进行硬件测试、算法开发和合作研究。

您的工作职责是什么,您希望实现什么?

我的职责是在适用于国防和安全的方面制定和指导组织的科学战略——科学、创新和技术。澳大利亚将走向何方,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对于那些不从事这些领域工作的人,我们必须解释这些领域对澳大利亚国防根基的重要性——始终以清晰而引人注目的方式阐明我们需要的前进方向。

国际合作对国防科技小组(DSTG)至关重要。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国际伙伴关系取得成果,我的部分职责是帮助建立这些关系。很大程度上,这就是与人打交道,建立良好的关系。我们与很多国家建立了牢靠的合作伙伴关系,包括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日本、新加坡、韩国、法国和瑞典。与拥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建立广泛的伙伴关系至关重要。我们只有共同努力,才能实现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我有一个团队与我共事,帮助领导和推动国防科技小组的协作工作。

我们希望更多地侧重于下一代能力。这是我的挑战。当我最终完成这项使命时,我想说,我们帮助澳大利亚的国防科技产业变得更大、更好、更强。

与各国独自进行创新和发展相比,以多边方式应对挑战是否更有价值?

采取多边方式可能更有价值,但也会花费更多时间。做个比较,假设一个房间里有三、四个人在试图设计一些东西。每个人都会试图将他们的想法融入项目中,对吧?另一种选择是,为了建立动能,一个人开始滚动球,然后其他人加入,提供助力。项目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展。从一个人或一个国家获得模板,然后其他人加入其中。我们必须开放,引入合作者。

合作项目必须满足所有伙伴国家的需求,最简单的是如何融入部队架构。项目必须按照共同设计理念发展。我认为这是开发某种东西的实用方法,而且可以很快实现。否则,如果有很多利益攸关方提出需求,就会受困于过于复杂的体系。我们必须解决这种困境。

合作伙伴关系是未来的方向,大家以互动、不断发展的方式共同努力。这方面的例子有技术合作计划,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和美国在战略主导的科学技术倡议方面进行合作。这是一个交流思想和专业知识的论坛,可以扩展每个国家的研发成果,同时避免重复,提高互操作性。

澳大利亚国防科技小组开发的单光子雪崩探测器可以探测弱光物体,并能扫描海底深度,寻找敌方潜水器和水雷。

共享信息是否会危及国家安全?

我明白,每个国家都要保护自己的瑰宝。然而,科学原则的本质是发表和同行评审——实现开放科学。考虑到应用,以及技术或科学突破是否会带来军事能力优势时,我们需要在周期的后期加大保护力度。

在我们的国防部门中,为了真正实现无缝、协作、创新和创造性的时刻,我们在信息处理方面应有更大自由度。

这需要以信任为基础。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但我们的价值观和信念是一致的。在国际舞台上,我们现在看到灵活性大幅提升,以及各方更强有力地推动进一步研发。这太棒了。

您说过,创新是一种创造性的活动,但速度要快。这是否矛盾?

我不这么认为。请记住,一些伟大的艺术家创作优秀作品的速度是很快的。开发和部署不需要 10 年时间。二战都没持续那么长时间,看看那段时间内诞生的想法和创新。我们需要着眼于有实用价值的开发项目,但也要研究如何快速开发。我们从 Model T 起步,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发展出劳斯莱斯。这是另一方面。我认为,我们之所以受困于 10 年开发周期,是因为我们要计算一项开发所需的各种不同参数,而不是坐下来以协作的方式来理解协同设计要素。就是说,哪些事情我们能够迅速完成?比方说,我们是否能完成 90%希望实现的东西?我们也许只需要一周就能做到。但如果要实现 100%,得花上五年。

在能力发展的方式方面,国防是非常传统的。然而,传统方法可能会很慢,而且成本极高。因此,我们需要研究如何加速技术的提升,从而带来能力优势,尤其是对澳大利亚或小国而言。如何通过具有某种倍增效应的技术和能力,实现不对称的优势?

我们需要探索非传统的方式,将大家聚集在一起,确定哪些目标可以快速实现,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提高这种能力,而不是试图第一次就造出劳斯莱斯。从本质上讲,科学技术和我们生活的美好世界,其本质都是不断改进。因此,我们需要能够先获得一些转型能力,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进。从本质上讲,这就是我所倡导的。

政府(尤其是国防部门)和私营企业之间现在是否有更多的沟通?

这就是此次(太平洋作战科学与技术)会议的目的。彼此之间的联系是否更紧密?是否更强调让私营企业与政府、国防部合作,来解决问题?是的。2016 年,我们的国防部实现了转向。我们提出,业界对国防能力至关重要,这意味着我们与业界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这包括国防的所有活动,但尤其是包括研发。所以这一点很重要。2016 年,澳大利亚通过创建国防创新中心和下一代技术基金,对创新开展投资。我们已经能够通过赞助和建立小产业、小公司的计划来提升标准。中小企业将研究人员与商业化合作伙伴联系起来,来探索潜在的机会。正在以这种商业模式建立公司。我们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绩,是因为公司创造了独特的创新体系。“先进战略能力加速计划”是澳大利亚国防创新体系的下一场革命。

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这一行成本很高,资金从来不是次要因素。但最大的挑战是要找到能够完成任务的人,能够发现我们所需实现的目标,并将其融入技术的人。创新是一个创造性的过程。我们需要一类特殊的人才,能够阐明愿景,然后努力逐步实现愿景。在这方面,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做得很好。

只要能兜售一个愿景,就可以吸引人们参与进来,组织融资,组建公司,让军人和科学家参与进来。这种联系是关键。我们有哪些可以遵循的路径?如果清晰阐述了使命,让每个人都很清楚,而且配备了合适的人才,那么事情就会顺利开展,开始向前发展。就可以开始建立计划。

澳大利亚正在投资于创新。澳大利亚的体系发展出了吸收更多人才的能力,现在拥有了一个更为成熟的创新生态体系。

太平洋作战科学与技术之类的会议有价值吗?

当然。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活动。我们需要保持更密切的联系。通过科技,我们能够定期会面,世界也变得更小了。不过,见面和建立关系是关键。此类交流能够简化建立谅解备忘录(MOU)和做出项目安排的过程。我通过太平洋作战科学与技术等线下活动和线上活动,与五角大楼的同事联系,次数超过疫情前的任何时期。

新冠肺炎疫情迫使我们增加沟通,因为无法一直见面。在疫情爆发前,我们每年在会议室聚几次,讨论机会。然后我们回到各自的国家,在国内开展工作。在新冠疫情期间,像此次会议之类的很多活动都无法进行。所以,我们必须找到新的沟通方式。我们看到了频繁讨论的价值,我们现在对讨论持更为开放的态度。为了建立强大而富有成效的国际合作伙伴关系,我们需要将太平洋作战科学与技术等活动与在线互动融为一体。我想说,对我这个在澳大利亚的人来说,线上会议的时间确实有点早。但是,科学不分时区。

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科技正在迅速发展,令军队转型。自主化、人工智能、量子计算、高超音速推进和超级连接是这种转型的基础。虽然可能很可怕,但一切皆有可能。世界正在变化,需要通过合作伙伴关系来应对这种变化。虽然盟友和合作伙伴的沟通在提升,但毫无疑问,世界其他地区也是如此。我们需要减少官僚主义,以更高效的方式做事,并保持更高的透明度。力求无缝。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