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FOIP

中国在南海行为准则问题上拖延,东盟展现出团结

《论坛》员工

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成员国正在加强伙伴关系,以维护南中国海的稳定。 在日益霸道的中国宣称,针对这条重要航道上的行为准则(COC)长达数十年的谈判”进展顺利“之际,东盟最近开展了外交努力。

2023年1月初,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和菲律宾总统小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在马尼拉会晤,讨论能源和国防合作,包括南海局势发展和加强东南亚国家之间的联系。

北京对该航道的几乎全部水域主张主权,并继续无视国际法庭2016年的裁决,该裁决裁定北京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该水域富含渔业资源和巨大的石油储量,且每年有超过21万亿元(约合3万亿美元)的航运贸易通过该水域。 近几个月来,中国加强了在菲律宾专属经济区(EEZ)内的敌对行动,包括向菲律宾船只发射水炮、冲撞船只以及安装障碍物阻碍捕鱼。

2023年12月,中国海岸警卫队船只向马尼拉专属经济区内斯卡伯勒浅滩附近的菲律宾船只发射水炮。
视频来源:VIRAL PRESS通过路透社

在1月份的河内贸易和投资商谈中,维多多再次提到了海上的紧张局势。 据博纳新闻(Benar News)报道,他和越南国家主席武文赏(Vo Van Thuong)“重申了南中国海和平、稳定、安全、安保以及航行和飞越自由的重要性”。

2023年底,东盟国家领导人发表声明,对“可能破坏南中国海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的事态发展”表示关切。

据《亚洲时报》报道,东盟各国外交部长“表达了对菲律宾的‘团结’和‘声援’,并将南中国海称为‘我们的海域’,从而委婉地否定了中国或任何大国应该主宰南海盆地的说法”。

东盟在1996年首次接触北京,就南海行为准则展开谈判,以解决地域争端。 2002年,双方开始正式谈判,但分析人士称,中国故意拖延缔结协定,因为此类协定可能会限制其对该海域的大范围主权主张。 就在1月11日,一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宣称,“协商正顺利进行”,中国希望“尽早建立行为准则”。

中国于1996年批准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根据该公约,缔约方能够对距离其自然形成的可居住领土海岸线200海里内的专属经济区主张主权。

然而,中国对南海的主权主张延伸至中国大陆外800海里,无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维护其规定的国际法庭裁决。 北京试图行使主权的领海延伸到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的专属经济区。

在2002年东盟与中国签订的一项不具约束力的协议《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各国领导人承诺通过“公认的国际法原则”来管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并“通过和平手段,而不诉诸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来解决领土争端。

20多年后,南中国海“面临的局面是持续威胁和偶尔使用武力”,加州斯坦福大学海洋透明度项目主任雷蒙德·鲍威尔(Raymond Powell)为《外交家》(The Diplomat)杂志撰文写道。 “在那里,很多争端不是通过和平方式解决的,而是通过中国使用和威胁使用暴力来解决的。”

他提到了中国海岸警卫队对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越南天然气田宣示主权的企图,以及在菲律宾水域的封锁和其他侵略行为。

鲍威尔警告说,中国可能利用旷日持久的行为准则谈判作为政治掩护,同时试图控制其主张的广大地区。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