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东北亚冲突/紧张关系

跨国 镇压

中共的隐秘且通常非法的海外警务活动引发国际谴责

《论坛》员工

因开设“海外警务站”侵犯全球各国主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继续受到国际批评。这些秘密办事处的设立往往未经毫无戒心的他国批准或知情。人权倡导者说,这些警务站是中共跟踪和骚扰海外不同政见者的基地。这些发现在欧洲、印太地区和北美引发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可以提起刑事指控。

总部位于西班牙的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 (Safeguard Defenders)披露了位于53个国家的 102个警务站。该人权组织的研究重点提到了公开来源的中国报告,这些报告夸耀称,中国在南极洲以外的每个大陆上都设有警务站。该非政府组织表示,此类国际设施(在中国报道中通常被称为“服务中心”)均与中国警方有关。尽管中国似乎与少数几个国家有警务安排,但十几个国家的媒体报道显示,这些办事处是秘密开设的,不知情的东道国执法人员和政府官员认为这些办事处是非法的。

中共坚称,这些办事处为海外的中国公民提供因新冠疫情而中断的行政服务,如驾照续期。然而,中共当局及其国家媒体和党媒的报道显示,这些警务站早在疫情爆发前就已设立,根据“保护卫士”组织的说法,中国的“公安局”早在 2016 年就开始了开设警务站的工作。

此外,中共官员透露,仅在 2021 年 4 月至 2022 年 7月期间,就有 23 万中国公民“被劝返”,回到中国接受刑事欺诈指控。2023 年 3 月,“保护卫士”组织运动干事劳拉·哈斯(Laura Harth)在加拿大下议院的一个委员会作证时表示,为了了解这些活动,人权组织分析了中共的做法,研究人员最初发现秘密警务站也是通过这种方式。该组织表示,中国夸耀的大多数 “回国”都是通过“非传统的、通常是非法的手段,迫使人们违背自己的意愿返回中国,最常见的后果是面临监禁”。专家表示,中国法院的定罪率超过 99%。

“保护卫士”组织的运动干事劳拉·哈斯表示,中共使用恐吓、诱捕和绑架来遣返中国公民。 美联社

中共的海外执法是一个问题,部分原因是它不遵守司法公正等广泛认可的标准。根据“保护卫士”标题为《海外 110:中国的跨境执法一发不可收拾》的报告,这个威权国家的劝返手段包括威胁、恐吓和骚扰海外目标,并监禁他们在中国的家人。该报告揭示了中国警方的海外“服务站”,有时也称为“海外 110”,以中国的全国报警电话命名。该非政府组织表示,中共广受注目的“猎狐”和“天网”行动中也采用了同样的方式,这些全球行动旨在逮捕据称的中国逃犯,并以违反主权国家的法律和侵犯人权而闻名。

其目标是面临腐败指控的公职人员和商人。2021 年,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司前负责人约翰·德默斯(John Demers)接受ProPublica新闻机构采访时表示, “但其中一些人并没有做过他们被指控做的事情。我们也知道,中国政府在国内更广泛地利用反腐运动来达到政治目的。”研究人员写道,“猎狐”行动与中共的非法海外警务站重叠。

“教育”和“说服”

“保护卫士”发现了许多与中国警务站有关的

“劝返”行动报道:

• 官员联系了一名被控盗窃的中国公民,并使用微信社交媒体平台进行“劝说”。

• 2021 年,浙江当局在巴黎成立的一个警务站负责人向中国媒体表示,他“受国内公安机关的委托,通过多次拜访,帮助说服一名在法国潜逃多年的犯罪分子回国。”

• 2022 年 7 月,中国江苏省警方表示,他们的  “警察和海外联络站”协助抓获或劝说了 80 名返回中国的“犯罪嫌疑人”,不过该报道没有具体说明这些行动发生的地点。

并非所有中共的跨国骚扰都与其非法警务站有关。执法人员和人权倡导者记录了在外国领土上进行胁迫的其他例子。“保护卫士”组织 2022 年的《非自愿回国》报告详细介绍了澳大利亚、加拿大、东南亚、美国和其他地方的实例。该组织向加拿大广播公司表示,它发现了七起居住在加拿大的人被中共特工盯上的案件。其中包括一名中国前法官,他在批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刑事制度后遭到腐败指控。该非政府组织的报告称,中国警方试图通过逮捕他的姐妹和儿子来强迫他回国。

自 2020 年以来,在调查人员发现了强迫回国计划、监视、骚扰和企图胁迫美国境内中国人的证据后,美国司法部已对至少 51名中国公民和十几名与中国有关的嫌疑人提起刑事指控。被告包括中国国安部门的 40 名警察、至少一名其他部门的警察和一名中国法院官员。受害者包括一名帮助领导 1989 年北京民主示威活动的归化美国公民,一名批评中共的艺术家和中国公民,以及一名在中国出生被控在中国犯有金融罪行的美国居民。

在其他地方,中共对目标实施绑架。中国所谓的反腐败法律明确允许绑架和诱捕等“非常规措施”。
“他们可能会引诱或诱捕个人,”哈斯向新闻广播公司 CNN 表示。“比如,他们可能会试图引诱一个人前往一个更容易……将其带回中国的国家,因为那个国家的司法保障措施较少。但他们甚至可能使用绑架手段。……中国当局明确表示,绑架是抓人回国的合法手段。”

扩大影响力

美国政策研究所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在2022年关于“中国警察不断扩大的国际影响力”的报告中表示,中共承认它希望对全球安全规范拥有更大的权力,并认为其公安部在获得影响力方面可以发挥作用。它引述了中共的一次会议,该会议上鼓励警察和法律官员“把握公共安全工作国际化的新特点”,一名前警方官员呼吁建立“新的公共安全国际合作制度”,以实现中共的海外目标。

北京与多个国家签订了正式的警务协议,并参与了中国境外的警务行动。然而,它的秘密行动似乎旨在绕过民主法律和规范,因为它试图输出中国的“社会管理”制度。该策略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自身主权的维护相矛盾。哈斯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主张领土主权时非常强硬,此外在抨击公开其人权记录的批评者时,也会以主权为挡箭牌。”

一个人权组织表示,它在伦敦的这个街区发现了一个与中共有关的非法警务站。中国大使馆声称已经关闭了其在英国境内的所有警务站。 盖蒂图片社

拒绝中共

与此同时,中国公开提出要扩大在一些国家的执法职权,却遭到了断然拒绝,其中包括一个太平洋岛国重新考虑了一项警务协议。2023 年 6 月,斐济总理西蒂维尼·兰布卡(Sitiveni Rabuka)公开质疑与中国安全人员合作背后的逻辑。斐济警方和中共公安部于 2011年商定,斐济警官将在中国接受培训,而中国将派遣警官前往斐济参加为期三到六个月的计划。中共还任命了一名警务联络官,常驻在斐济。兰布卡在2023年初向《斐济时报》表示:“我们没有必要继续下去。我们的民主制度和司法制度与其不同,我们要与那些制度相似的国家恢复合作。”

他说,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的官员将驻留在斐济。2023 年 2 月,斐济警方表示,美国也致力于扩大在斐济的培训和能力建设计划。

在 2022 年与所罗门群岛签署了一项有争议的秘密安全协议后不久,北京未能说服更多的太平洋岛国签署一项涵盖警务、安全和其他合作的区域协议。拒绝北京提议的两个太平洋岛国此后希望扩大与澳大利亚的安全协定。瓦努阿图将在警务、救灾、防御和网络安全方面与堪培拉合作,这是在 2022 年 12 月宣布的。据官员称,拟议的澳大利亚-巴布亚新几内亚(PNG)协议将有助于建立巴布亚新几内亚在警务、卫生安全和生物安全等领域的能力。据路透社报道,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美国还在 2023 年中期达成了安全和防务协议,以保护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经济免受非法捕捞侵害,提供防护设备并打击跨国犯罪。

“保护卫士”的研究人员在 2022 年底表示,中国警方正在苏格兰格拉斯哥运作一个秘密站点。英国当局表示,这个站点已关闭。盖蒂图片社

国际抗议

“保护卫士”组织的哈斯 2023 年 3 月在加拿大下议院作证时说,发现境内存在中共跨国镇压的国家应该对此进行公开谴责。她的组织呼吁各国政府调查与中共有关的海外警察活动,为高危群体建立报告和保护机制,并协调志同道合国家之间的信息共享。“保护卫士”还呼吁各国政府“紧急审查并暂停”与中国的警务合作协议。世界各地的当局已采取行动:

• 据《蒙特利尔周刊》报纸报道,加拿大皇家骑警在2023 年 3 月证实,它正在调查中国在全国各地运作的五个警务站,居住在加拿大的中国公民可能是这些中心相关活动的受害者。

•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Hirokazu Matsuno)在 2022 年 12 月表示,在中国驻东京警务站的指控浮出水面后,日本“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搞清楚情况”。据路透社报道,松野博一表示,日本已告知中国当局,任何侵犯其主权的活动都是“不可接受的”。

• 新西兰当局调查了有关中国非法警务站的指控。绿党发言人于 2022 年 12 月向《新西兰先驱报》表示,中国出生的新西兰人警告说,北京正在秘密警务站开展监视活动。

• 韩国韩联社(Yonhap News Agency)报道称,韩国警方和军方人员以及外交部官员对首尔的中国秘密警务站的报告开展了调查。

• 英国安全部长汤姆·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在 2023 年 6 月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英国“告诉中国大使馆,英国境内的任何‘警务站’机构都是不可接受的,不得以任何形式运作”。图根哈特透露,中国大使馆向英国官员表示,这些警务站已关闭。

• 在美国,FBI 特工在纽约市的一个疑似中国警务站查获了材料,并于 2023 年 4 月指控两名男子阴谋充当北京特工,涉嫌开设和运作非法警察局。

美国司法部透露,在其运作者得知遭到调查后,该办公室于 2022 年底关闭。

此外,奥地利、智利、捷克共和国、德国、爱尔兰、荷兰、葡萄牙、西班牙和瑞典当局对其各自境内的疑似中国警务站开展了调查。“保护卫士”的哈斯表示,这些措施是积极的第一步。“首先要真正揭露中国当局在做些什么。……要明确指出,我们认为这些行为是秘密和非法的,是对国家主权和国际法的公然侵犯,”她向有线电视新闻网 CNN 表示。“其次,在这个联盟的基础上,真正分享最佳实践,分享信息和情报。因此,我们需要民主国家真正共同努力,执法部门一起合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