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东南亚

联合 决心

盟友与合作伙伴齐聚澳大利亚,参加史无前例的  “护身军刀”演习

《论坛》员工

澳大利亚陆军上校本·麦克伦南 (Ben McLennan)用舞蹈编导的娴熟脚步,穿越了昆士兰州东北部,他小心翼翼,以免过于追击敌军而激发其更强烈的反抗。一张 8 × 16 米的地图上星星点点地放置着红色和蓝色的塑料坦克、军舰、飞机和部队模型,麦克伦南向澳大利亚国防军总司令的高级士兵顾问肯·罗伯逊 (Ken Robertson)准尉展示说明了正拉开帷幕的“护身军刀”演习。2023 年 7 月下旬是“战争奥运会”的中点,这是一次分水岭演习,吸引了来自十几个国家的 34,500 名军人,来到澳大利亚参加各个作战领域的实弹和模拟演习。

“像任何军事活动一样,我们将此视为一次排练,”麦克伦南告诉罗伯逊,后者俯身坐在排列于模拟冲突区周围的椅子上。“我们正在演练作为一支联军开展行动和进行战斗所需的关键能力。这体现了集体承诺、集体决心、集体合作,我们共同训练、共同进步,并在必要时共同采取行动,以确保我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这是澳大利亚与美国两年一次的演习的第 10 次迭代,其规模和复杂性无与伦比,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印太地区的地缘政治现实,即北京的快速军事集结、平壤破坏稳定的导弹发射以及莫斯科对乌克兰的无端入侵加剧了紧张局势,同时也唤起了志同道合国家对加强彼此伙伴关系的重视。斐济、法国、德国、印度尼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汤加等国首次参加“护身军刀”演习,以及印度、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首次担任观察员身份,都证明了这一点。

参加演习的汤加 40 人特遣队(相当于其武装部队的7%)指挥官阿霍勒莱(Tau Aholelei)中校表示,对于汤加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此次为期两周的演习是一个宝贵的机会,让其可以成为“区域安全机制的一部分”。“我们有各自的安全利益。与此同时,我们也有共同的安全利益,”阿霍勒莱在昆士兰州的澳大利亚国防军汤斯维尔野外训练区向 《论坛》表示。这是一个占地 2,300 平方公里的场地,比汤加大三倍。“作为最小的参与国之一,我们还希望向安全合作伙伴展示我们可以做出贡献,不仅可以做出贡献,还可以通过我们的贡献为行动增加价值,为合作伙伴关系增加价值,并证明我们在安全行动方面是可靠和可信赖的。”

澳大利亚国防军作战训练中心指挥官、参加过 2005 年第一次演习的老兵麦克伦南说,汤加和其他国家部队融入“护身军刀”的过程 “非常顺利”。“在不到 20 年的时间里,我们从两个国家扩大到了 13 个国家,下一届可能是17个国家,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他向《论坛》表示。“整合涉及人员、流程和平台。我认为,来自志同道合国家的人员融合得很好。大家抱有诚意,真正渴望合作、协作和团队合作……因此,对于制定适合多国人员的共同流程,这类活动非常有价值。”

在“2023 护身军刀”演习期间,印尼武装部队伞兵在肖尔沃特湾训练区开展战术投送。澳大利亚国防部

磨砺技能

在汤斯维尔场地距离麦克伦南的地图仅几十步之遥的帐篷和拖车内,军事和文职分析人员坐在屏幕下方的计算机显示器前,忙碌地处理部队行动的视频源和数字化渲染。使命:实时评估行动绩效,直至个体层面。联军在渡河时的佯攻是否引发了预期的敌方反击?收集的数据如何在隐藏真实目标的同时为后续行动提供信息,打乱对手计划?

定制评估包括了 GPS 跟踪器、移动设备和嵌入式教练。麦克伦南说,可以和职业体育类比一下。“我们不用等到比赛结束后再给反馈,我们直接在比赛期间提供反馈;所以,可以直接将反馈用于下一个动作,而不是下周的下一场比赛,”他接受《星条旗报》采访时说。“这一切的目的都是通过反馈学习和成长,通过我们的辅导网络以及融合小组提供的反馈来学习和成长。”

高科技和人工分析的融合也在其他方面得到应用,如美国服役人员测试了健康准备和绩效系统,其中包括一个戴在心脏上方的连接到手机的设备,用于监测脉搏氧含量、心率和其他生理指标。该技术使用预测算法,可以提醒医务人员和班组长注意热应激的迹象,热应激可能导致受伤,阻碍决策并降低绩效。

军事卫生专业人员还在多国团队中工作,为澳大利亚大全境的“护身军刀”演习参与人员提供护理,同时提高自己的行动准备状态。

“我们的目标是实现互操作性,从而能够共同部署,”第三卫生营的肺科医生、澳大利亚陆军上尉乔纳森·波拉塞克(Jonathan Polasek)在罗克汉普顿陆军预备役基地 (Rockhampton Army Reserve Depot),也叫“洛基营”(Camp Rocky),对《论坛》表示。该预备役基地位于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以北约520公里处。“在(应对)世界上多个问题方面,澳大利亚和美国一直是长期合作伙伴,我们发现我们在医学和护理方面有共同的视角和相似的做法,可以迅速了解各自的运作方式,并很快相互适应,从而提供这种类型的能力。”

犹他州国民警卫队第 144 地区医疗支援连的军医助理安德里亚·博耶尔(Anndrea Boyer)上尉补充道:“能够互相适应、协作和沟通,就很不错了。”该连有 50 名成员参加了演习。“我们能够互相合作,经历不同创伤场景,使用各种设备和医疗用品,真正成为一台无缝融合的机器……我们互相学到了很多东西。”

“护身军刀”演习中到处可见这种合作和创新,演习中还投入了近 30 艘舰船和潜艇,以及50 多架飞机,执行了 500 多项任务。取得的成就包括:

  • 作为多领域打击能力的一部分,澳大利亚国防军和美国军方采用了射程为 300 公里的陆军战术导弹系统来打击目标。
  • 日本陆上自卫队在澳大利亚进行了 12 型地对舰和 3 型 Chu-SAM 地对空导弹的首次实弹射击。
  • 大韩民国武装部队首次向澳大利亚部署了 K239“天橆”自行多管火箭炮系统和K9“雷霆”自走炮。
  • 美国陆军和海军在昆士兰州北部建立了一条 3 公里长的舰船到岸石油管道,展示了在偏远地区的部队维持能力。
  • 澳大利亚国防军和美国军队在昆士兰州鲍恩建造了一个 540 米长的浮动码头。
  •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 KC-30A 多用途飞机和美国空军 KC-46A“飞马”加油机首次完成了协调的空对空加油作业。

演习目标不局限于多支部队之间的互操作性。

“我们真正想要提升的方面是互换性,这是下一步目标,(因此)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无论悬挂哪面旗帜,都可以替另一个合作伙伴执行任务,”第七远征打击群、第 76 特遣队和第七舰队两栖部队指挥官、美国海军少将克里斯·斯通 (Chris Stone)向美国海军研究所新闻网站表示。“我们真的在努力进步,以便彼此之间可以轻松地互相合作或配合,我们拥有相似的策略、技术、程序、原则、理解、训练和娴熟程度。”

在“护身军刀”演习期间,韩国海军陆战队在肖尔沃特湾训练区进行两栖登陆。澳大利亚国防部

深化关系

在横贯牧场地区的 25 公里长碎石路的终点——这是一个崎岖不平的路面,对于减震器和无盖饮料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澳大利亚陆军中将格雷格·比尔顿(Greg Bilton)站在沙丘顶上,看着美国海军气垫船运送着德国、日本和美国的部队在朗廷(Langham)海滩登陆。这片金色的沙滩正对着斯坦尼奇湾(Stanage Bay),位于汤斯维尔东南约 725 公里处,在一个半岛的顶端,该半岛向北伸入珊瑚海,就像鹤鸵的头冠一样。在暴风云笼罩的朦胧地平线上,一艘军舰向东航行,其轮廓若隐若现。随着倾斜旋翼机掠过海岸线,美国海军陆战队MV-22B 鱼鹰直升机的轰鸣声不断增强。在东南方向的肖尔沃特湾,印度尼西亚和美国伞兵从 C-130 上进行战术空降,而韩国海军陆战队则抢占了另一个滩头阵地。

该两栖突击演习体现了“护身军刀”的跨国性。“今天与日本自卫队一起演习,就证明了这一点,”澳大利亚国防军联合作战负责人比尔顿向记者表示。“欧洲国家(也)对该地区表现出了强烈兴趣。他们认为,这些演习为其军队演练此类环境下的行动提供了机会。”德国海军“海军营”上尉乔纳斯·林克(Jonas Linke)与 200 多名德国空降兵和步兵跨越 15,000 公里,首次部署到印太地区。他在斯坦尼奇湾的一个集结区说,共同的使命和相互信任消除了文化差异。“与美国海军陆战队和日本军队一起训练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有各自的语言,但在军事方面,我们都说同一种语言,使一切得以解决,实现相同的目标和目的。”

在两栖攻击演习期间,印尼陆军中校阿里夫·维迪扬托(Arief Widyanto)率领 30 多名伞兵突袭,这是该东南亚国家首次参加“护身军刀”,共派出了 100 多名人员。阿里夫是第 501 空降营指挥官,他向《论坛》表示:“我们从演习一开始就学到了很多,甚至从演习的策划阶段起就学到了很多东西。能够参加国外如此大规模的演习,这对印尼军队来说是一次很好的经历。……它为我们带来了很多好处,不仅对与同行并肩工作、从而建立良好关系的工作人员来说,对实地部队来说,也能够了解盟军的能力,以及更多关于他们的信息。”

在丛林和军营中,大家吸取和分享了经验教训。阿霍勒莱说:“我们讨论了未来的概念,特别是在组织各自的军队方面,看看我们可以在哪些领域互相帮助。”在仲冬的黄昏降临之际,他和阿里夫坐在汤斯维尔训练场的野外帐篷和厨房附近的折叠桌旁,那里散发着诱人的烤羊肉和牛排的香味。“我们的核心目标是伙伴关系,以及培育这样的关系。正式地坐在会议室里,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是一回事,但人与人之间有一种天然的联系,通过这种联系,建立信任和尊重。”

在 2023 年“护身军刀”演习期间,一名澳大利亚陆军士兵在西澳大利亚州德比利用白蚁丘作为掩护。 澳大利亚国防部

 “联合决心”

美国陆军上校布莱恩·马丁(Bryan Martin)在汤斯维尔训练场的沟壑中驾车,掀起的泥水溅到了车窗的高度,使白色丰田陆地巡洋舰上的污泥颜色变得更深,他对这辆四轮驱动车的驾控能力克服了其争议传动系统的局限性。

马丁是总部位于夏威夷的太平洋多国联合战备中心(JPMRC)指挥官兼“护身军刀”副演习主任,他正在勘察广阔的战场,一边分析行动,一边通过地图和手持无线电确认他的位置。他从陆地巡洋舰下车,徒步穿越这片险峻的地形,注意到隐藏在茂密的灌木丛和树木中几辆迷彩伪装车辆之间的距离。“不能身处 155 毫米炮弹的爆炸半径内,”他向 《论坛》表示。“分散性不错;就是这里还有点密集。”

在另一项“护身军刀”首创演习中,太平洋多国联合战备中心和澳大利亚国防军的作战训练中心进行合并,开展为期 10 天的联合强突行动,在该行动中,人数明显占劣势的联军帮助一个岛屿共和国阻击入侵之敌。马丁说,通过比拼意志的场景,规划人员能够“诱发困惑和压力的摩擦”。“这展现了志同道合的国家走到一起,为了共同的军事目标而努力,并展示了在太平洋地区投射力量和决定性的陆上力量方面的可能性。”

从计划到执行,这次演习是澳大利亚和美国扩大军事伙伴关系的有力象征,这种伙伴关系可以追溯到一个多世纪前一战期间的西线战壕,并通过1951年签署的共同防御条约加以巩固。就在演习开始前几个月,堪培拉公布了《国防战略评估》,这是一份对澳大利亚面临的安全挑战的全面评估报告。该报告提出,拥有 85,000 人的澳大利亚国防军要具备“在距离我们海岸更远的地方阻挡住对手”的能力。其建议包括:发展远程打击能力,如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系统(HIMARS);将远程反舰导弹集成到战斗机上;加强与美国的军事规划;并增加美军在澳大利亚的轮调。

随着“护身军刀”演习进入第二周,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在布里斯班会晤,同意深化合作,包括美国海军潜艇开展更长时间和更频繁的访问,以及美国陆军船只和美国海军海上巡逻和侦察机轮换到澳大利亚。

两个盟国还同意到 2024 年在澳大利亚国防情报组织内建立一个联合情报中心,到 2025 年在澳大利亚共同生产制导多管火箭系统,同时表示将加强与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菲律宾和韩国在内的合作伙伴的合作,以加强区域安全和稳定。

在美国陆军服役41年的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与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理查德·马尔斯一起访问了汤斯维尔的拉瓦拉克兵营(Lavarack Barracks)。在此期间,奥斯汀告诉演习参与者:“在我参加作战期间,每当我扭头向右或向左看,总是能看到澳大利亚的士兵、水手和航空兵,以及今天在场的许多盟国与合作伙伴。这就是我们要实现的场景。我们要实现互操作性。我们要通力协作。

我们要推动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共同愿景。”

在麦克伦南、马丁及其同僚开始计划 2025 年的下一次“护身军刀”演习之前,坦克履带、飞机螺旋桨和地面部队士兵的靴子在汤斯维尔场上掀起的沙尘不会消散。澳大利亚人可以将其比作“绘制悉尼海港大桥”,这几乎是一项持续不断的努力,但有望让跨国合作伙伴关系再迈出一大步。

“总的来说,我认为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麦克伦南说,他脚下的战场地图体现了这项历史使命的规模和范围。“我认为这证明了共同、统一的决心和承诺,共同行动,共同训练,共同提高,以及共同战斗。……当每个人都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时,成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众所周知,正是彼此之间的关系让我们在危机中团结在一起。”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