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东北亚关键问题冲突/紧张关系区域性印太地区

统一 多域解决方案

中国共产党对印太地区构成的威胁需采取 多国、多层面应对

印度陆军(退役)少将 S·B·阿萨纳

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在与美国总统拜登对话时,试图给人造成世界存在两极秩序的印象。习近平在 2021 年 11 月虚拟峰会上咄咄逼人的姿态很可能是因他在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上获得不受挑战的授权而重新焕发活力,但世界各国继续根据各自的不同看法,在单极、两极和多极的全球秩序之间进行重新平衡。

除非国际社会在陆地、海上、空中、空间和网络空间等所有领域做出现实的反应,否则北京将利用其所有力量手段(无论其是否符合道德),包括利用新冠疫情成为全球舞台上的唯一超级大国,并建立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印太地区。

定义中国构成的多层面威胁

中国采取一种逐步侵占其他国家主权领土的策略。中共在 2015 年白皮书中提出的这种“主动防御”战略的延伸要求中国海军在离中国海岸更远的地方维持更多的存在,于是他们在海上建造人工岛并将其改造成地区的军事基地。这证明其他国家之前的航行自由和海军姿态不足以阻止中共扰乱基于规则的秩序。中国根据其对南海、东海、台湾等领土历史的单方面解释,逐步扩大其主权主张。中国针对印度拉达克地区的类似侵蚀行动证明,如果中共认为有必要,那么中国将违反与其他国家签署的任何协定或条约。

当一个国际法庭就南海中国与菲律宾的领土争端中宣布其九段线主张在法律上无效时,中共无视这一裁决。中共表明,任何国际机构做出的任何不符合该党战略利益的裁决都将被废除。随着所谓综合国力的扩张,中共开始在战争的所有领域加强其军事力量。其海军已经发展到具有全球最大的舰队规模。中国还采取了一些步骤,如 2018 年通过了以中国为中心的《海警法》,2016 年通过了《海上交通安全法》修正案,以威胁全球公域和各国专属经济区的使用,以及印太地区最繁忙的全球海上交通线(SLOC)的通行 ,从而挑战国际秩序。

中国在南海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设有近 30 个前哨,当中包括永暑礁(附图)。自 2013 年以来,中国建造了 1,200 公顷的人工岛,其中包括军事设施和其他设施。亚洲海事透明倡议

中共在发展多域作战能力方面,在装备和破坏性技术方面均取得了快速进展。中共还加强了其常规能力,并计划到 2030 年将其核武库扩大到大约 1,000 枚弹头。随着人工智能、量子计算、远程矢量、高超音速系统和网络能力的应用,中共的力量倍增器列表似乎给人留下了危险的印象。虽然中共的军事硬件的质量历来令人怀疑,但主要是由于盗版技术或逆向工程的结果,它们足以阻止一些潜在的对手,实现中共长期以来“不战而胜”的目标。

中国能力建设中最令人关切的是非动态作战能力,即在确保部队最小物理接触的同时,以协调方式运用军事能力。中国对其他国家的经济、技术和数字进攻使这些国家日益依赖中国,侵蚀他们的独立性,并压制其对中共不道德过度扩张的反应。中国借助西方的投资成为全球制造国和供应国,获得了世界对其供应链依赖性,以至于除非建立了替代性的具有复原力的供应链和制造中心,否则各国的单独回应将受到压制。中国的经济侵蚀与对澳大利亚等不屈服于中共路线的国家的经济攻势交织在一起。中共的数字进攻目标更加明确,并且他们的生物战能力已经撼动了世界。

中共战略性地利用“三战”——即媒体或舆论战、心理战和法律战,表现在他们展示最新掌握的军事硬件、技术、演习和花钱影响舆论方面的作战能力。在政治上活跃的民主国家,他们的三种战术似乎在选举导向的要素中取得了进展。

中国的弱点

中国带来的挑战非常大,但并非无法克服,因为他们有重大弱点。他们漫长的海上交通线要通过印太地区多个要塞点,这是一个弱点。中国力求通过中巴经济走廊、中缅经济走廊等互联互通项目,通过发展从中国大陆跨越东南亚到非洲之角的港口和机场等军事及商业设施网络的总体战略去降低风险,并通过发展与东道国的外交关系去保障能源供应。这条项链的节点通过南海、马六甲海峡和印度洋连接中国大陆与阿拉伯海和波斯湾。最近,中国似乎正在寻求将该链条延伸至非洲和中亚。然而所有节点都有可能被利用。

由于许多“一带一路”基础设施投资项目失败、房地产经济泡沫破裂和中国共产党撼动资本家和投资者的财富重新分配的清洗(或“共同富裕”),中国经济正在出现裂痕。中国共产党试图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等地区镇压不同政见者,这也暴露了中国共产党对失去控制的恐惧,这体现在国内监控预算和人脸识别等技术的利用方面。为了平息异议,中共在国内安全上的花费比在国防上的花费要多。中国经济及其海上交通线是应对中国所构成挑战的重心,因为只要中国继续保持经济实力,中国人民就将继续容忍习近平的独裁政权。但如果没有经济上的成功,中国在国内外的朋友很少。以侵犯人权为目标可能会使中共领导人感到不安,但至少目前这个问题并没有达到战略上的脆弱性。

中国“一带一路”海上贸易路线

为何民主国家需要团结起来

基于其自称新冠疫情期间他们在公共卫生成果和经济复苏方面表现更好的说法,中国一直在试图推销其治理体系优于民主制度的叙事。尽管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存在诸多问题,但它在增加中国全球战略足迹的同时,将许多贫困国家推向了不可持续的债务结构,并限制了他们在没有更好融资替代方案的情况下的主权选择。为了实施中共的“超限战”理念,中国正在夺取房地产,开采东道国的重要矿产资源(如稀土矿物),在全球范围内为潜在军事目的安插双重用途基地,及操纵全球金融体系。中共也越来越相信,民主政体在许多问题上将无法团结一致,因为他们往往会有容易被利用的不同意见和团体。对于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而言,中国构成的挑战已经足够大,需要做出集体应对。

多边、多层面应对

印太地区是未来的经济、贸易和人口枢纽,拥有最大的市场、最繁忙的一些海上交通线和广阔的自然资源潜力。世界上的所有大国似乎都在向该地区倾斜,该地区也有一些最危险的爆发点,比如朝鲜半岛、南海和东海以及台湾。这也是中国影响力正在接近最大化的地区。面对习近平正试图将“九段线”强加给东盟成员国,而中共也在越来越大胆地试图改变全球平衡,为了应对中国带来的挑战,地区伙伴以及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需要协同行动。鉴于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及其在其他联合国组织中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联合国无力阻挠他们。其他针对具体问题的多边组织将需要去应对中共多层面威胁的某些部分,包括动态战争要素和非动态战争要素。

扩大安全伙伴关系

尽管有中国的威胁,但鉴于世界各主要大国所拥有的破坏潜力,直接军事对抗对所有国家都是代价高昂的。因此,双边和多边集团具有更大的意义,其中包括由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 (Quad),包括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组成的澳英美伙伴关系(AUKUS)新安全联盟 ,由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和美国情报机构组成的五眼联盟 (FVEY)以及北约。

2021年12月,画面左侧的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 (Ursula von der Leyen)和欧洲国际伙伴关系专员尤塔·乌尔皮莱宁 (Jutta Urpilainen)在布鲁塞尔讨论规模达3,400亿美元的全球门户基础设施投资计划。 路透社

应对中国的海上威胁需要志同道合的民主政体、战略伙伴和盟友采取集体行动去创造一种能够在各要塞点威胁中国海上交通线的多方面方法 ,并将中国海军 (PLAN)吸引到尽可能远离中国东海岸的地方。这将使中国海军在试图保护海上交通线的时候鞭长莫及 ,从而在东南亚各地的中国军事和商业设施网络中制造弱点,这些设施可能会被封锁。

2021 年 3 月,四方国家发表声明,呼吁建立“以民主理念为基础、不受胁迫的”自由、开放、包容和健康的印太地区,这给中共建成以中国为中心地区的梦想带来了根本性挑战。四方国家对航行和飞越自由的强调并未受到忽视——中共充分意识到,他们被称为是对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的威胁。

四方国家虽然是一个非军事集团,但他们要共同应对网络、空间、关键技术、反恐、基础设施和卫生安全等方面的挑战。例如,四方成员国将合作在全球范围内提供 10 亿剂新冠疫苗。

印度的地理位置使其对全球应对中国在大陆和海洋领域构成的挑战至关重要。印度与中国在两国共同边界问题上长期处于对峙状态,并主导着中国在印度洋海上交通线上最脆弱的部分。印度的军事能力建设对于在所有领域对中国作出强有力的反应都很重要,因此,战略伙伴需要合作提升印度的军事能力。

2021 年 12 月,志同道合国家的领导人出席在英国利物浦举行的七国集团外长会议。 路透社

澳大利亚最终将通过澳英美伙伴关系获得核动力潜艇,这将有助于阻挡中国在印太地区的扩张主义。同样,美国及其他“四方加”成员国与包括面临中国胁迫的东盟成员国在内的全球利益攸关方开展合作的努力也是一个积极步骤。北京绝不能错过这条信息:如果中国的冒犯跨越全球容忍的门槛,事实将证明志同道合的国家之间的军事互操作性将会是强大的威慑力量。

还需要建立独立于中国的替代性供应链以及贸易和技术生态系统,比如四方国家所发起的倡议。七国集团工业国家参与的“重建更美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等经济伙伴关系以及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建立的“蓝点网络”(Blue Dot Network)和规模达 3,400 亿美元的欧盟“全球门户”(Global Gateway)项目等抗衡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其他合作努力可以作为补充。

网络、空间、人工智能、超音速武器、量子技术、海底能力、生物威胁和核扩张需要全球协调应对,需要技术开发和分享。四方对话有潜力成为抵抗中国冒险主义最有效的工具之一。与此同时,以正式结构扩大“四方加”对于应对充满侵略性的中国带来的挑战至关重要。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