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伙伴关系关键问题印太地区

全球 生物防御

通过协作 改善卫生情报

美国海军(退役)少将迈克尔·贝克、雅各布·贝克、迪恩·坎仰博士和塞巴斯蒂安·凯瓦尼博士

包括疾病监测在内的情报收集是加强决策能力和国家安全的一项重要预警工具。美国及其盟友的军队、医学资产和情报机构对于及早发现和应对突发疾病疫情的爆发至关重要。这些因素突出表明,必须建立一个生物防御融合中心。

美国情报机构、实验室、民用机构、美国盟国和伙伴国家的资产、社交媒体和数据挖掘可以与技术交织在一起用于共同防御。预警系统的基本支柱已经到位,未来必须更好地提供资金及进行协调。

政府、独立社交媒体数据挖掘者及其他支持这一使命的资产之间的联盟、伙伴关系和相互联系需要改进和协调。这些努力需要更多的资金和密集的合作,与美国的安全伙伴携手将他们的信息编织成国际生物防御盾牌。

动物向人类的动物传染、实验室事故或生物战均可能会引起疾病爆发,并且疾病可能会像新冠疫情那样迅速在全球蔓延。新冠疫情还表明,美国及其盟国和伙伴国家在安全方面存在严重的薄弱环节和应对能力不足。对手很可能已经注意到这一点。

化学家大城义人(Yoshito Oshiro)收集样本,用于在日本嘉手纳空军基地第 18 航天医学中队进行测试。上等兵杰西卡·H·史密斯(JESSICA H. SMITH)/美国空军

军事和民用情报机构寻求从二战期间迅速加强的举措中获得的外国来源信息。美国中央情报局(中情局)成立于 1947 年,并开始编写侧重于共产主义集团的能力和趋势的医学情报报告,而相关的军事医学情报由美国陆军医学情报和信息局(U.S. Army Medical Intelligence and Information Agency)负责处理。后者发展成为美国武装部队医学情报中心(U.S. Armed Forces Medical Intelligence Center),后来被指定为美国国家医学情报中心(NCMI),以反映该组织更广泛的支持者——现在包括白宫、美国国务院和国土安全部、其他机构、国内客户以及国际合作伙伴。

作为美国国防部(DOD)提供医学情报的牵头机构,美国国家医学情报中心负责协调和准备关于外国健康威胁和其他医学问题的综合、所有来源的情报,为国防部及其他政府和国际组织保护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利益。

鉴于疾病跨国界的性质,美国必须能够在疾病到达美国领土之前发现它们。问题在于,中国、伊朗、朝鲜和俄罗斯等许多封闭国家对于影响其公民并可能影响其他国家的医学问题——比如疾病爆发,并不透明。有关传染性、基因组数据和毒性统计的信息对抗击疾病爆发至关重要,但是难以获得。

这些工具的价值在 2019 年 11 月显而易见,当时美国情报界和美国国家医学情报中心开始就全球疫情发出警告,称中国的新冠疫情可能会发展成灾难性事件。政策制定者、决策者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U.S.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多次听取了有关这一问题的简报。早在 2020 年 1 月初,美国总统关于国家安全问题的每日简报中便提到了新冠疫情。在这场疫情当中,政府情报机构和军事医学情报收集机构在提出警报方面早早地走在了前面。

未来的威胁

合成生物武器(SBW)是通过合成生物学进行修改,获得全新效果、机制或工艺的武器化生物载体。例如,CRISPR-Cas9是Clustered Regularly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成簇规律间隔短回文重复序列)的首字母缩写,这是一种已治愈人类疾病的基因编辑技术,但也可用于制造合成生物武器。此外,合成生物武器可实现一种新的能力,变成使威胁探测变得困难、没有常规当量和更难对付的武器。

从理论上讲,中国已经认识到非常规武器可能发挥的关键作用,部分中国人已经拒绝接受对生物合成武器的道德限制。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上校乔梁 (Qiao Liang,音译)、王祥遂(Wang Xiangsui,音译)1999 年编写的《无限制战》(Unrestricted Warfare)一书指出,中国必须准备在各级竞争中同步一切政府能力,并且一切工具都被认为是合法的。

一位生物技术专家在新加坡实验室处理血液样本。路透社

前瞻性生物防御资产

美国军队与其情报资源、重振后的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以及各全球性机构一道,可以为编入国家生物防御融合中心的预警和快速反应系统提供基础。美国国防部拥有前沿部署的基地、部队、实验室、医院、情报资产和监测资源,所有这些资源都得到一个在预警、测试和应对措施方面已具备成功经验的机构的支持。

1998 年,美国国防部内的五个组织合作建立了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以便更好地协调针对核威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生物威胁的计划和行动。国防威胁降低局曾迅速为西非爆发的埃博拉疫情提供专业知识、可移动实验室检测设施、疫苗和治疗。

美国国防部的海外实验室研究具有公共卫生和军事意义的传染病。美国国防部的全球新发传染监测和反应系统包括以下机构,其中有几个机构是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协作中心:

• 泰国武装部队医学研究所(Armed Forces Research Institute of Medical Sciences, Thailand)
• 肯尼亚美国陆军医学研究单元(U.S. Army Medical Research Unit, Kenya)
• 意大利美国海军医学研究单元(U.S. Naval Medical Research Unit, Italy)
• 柬埔寨美国海军医学研究单元(U.S. Naval Medical Research Unit, Cambodia)
• 秘鲁海军医学研究中心分遣队(Naval Medical Research Center Detachment, Peru)
这些海外军事设施构成了有效的国际传染病监测工作的基础,在与世卫组织、伙伴国家和非政府疾病爆发搜索平台等民间卫生机构合作时尤其如此。

新加坡和泰国医疗团队在 2020 金色眼镜蛇(Cobra Gold 2020)演习的实地训练中模拟心肺复苏。奥马尔·鲍威尔(OMAR POWELL)上士/美国海军

国际开源工具

开源流行病情报(EIOS)项目是全球公共卫生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一项协作,旨在通过使用可公开获得的信息对公共健康威胁进行早期检测、验证、评估和沟通。开源流行病情报是基于全球卫生安全倡议 (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itiative)和危害检测和风险评估系统(HDRAS)的早期警报和报告项目,并与新发疾病监测项目(ProMED)、全球公共卫生情报网
(GPHIN)、HealthMap和Europe Media Monitor等全球倡议开展合作。

全球公共卫生情报网是 1990 年代后期建立的一个基于网络的项目,它利用多国和多语言专业人员网络迅速发现、识别、评估和减轻对人类健康的威胁。它是世卫组织开发的危害检测和风险评估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该系统使用基于网络的流行病情报工具,从HealthMap 和 ProMED 等收集信息。HealthMap 使用非正式的在线资源来监控疾病爆发并对新发公共卫生威胁进行实时监控,这些资源包括“Outbreaks Near Me”(我附近的疾病爆发)移动应用。国际传染病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Infectious Diseases)于1994 年以互联网服务方式启动 ProMED,以发现与人类、动物和植物新出现和重新出现的传染病和毒素有关的不寻常健康事件。

用于健康监控的开源情报工具会自动收集和整理数据,从而利用算法评估大量信息,并生成相关报告。在过去二十年间,全球公共卫生情报网、ProMED 和HealthMap 针对一些最严重的疾病爆发发出了警报。例如,尽管中国早先经历过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非典型肺炎),但他们直到 2006 年才报告了 2003年 11 月确诊的人类 H5N1 流感病例。但 ProMED 通过评估来自中国媒体的内容和低级别在线聊天,发出了第一个非典英语警报,并促使中国政府予以确认。同样,HealthMap 在官员或世卫组织做出宣布之前检测到了最近埃博拉病毒爆发的指示信号。开源流行病情报于 2019 年 12 月 31 日发现第一份关于中国武汉爆发后发展成为新冠疫情的聚集性的报告。

未来的措施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NSS)为在迅速变化的复杂世界中保卫国家及确保其自由、安全和繁荣提供了一个框架。始终如一地以创新方式将国家安全战略蓝图转化为行动,这仍然是政府的核心职能。

现在是美国应当率先发展生物防御融合中心的时候了。世界迫切需要这一倡议,以应对日益严重的跨国界传染病对国际安全的威胁。

国家生物防御不应当完全是回应性的。研究工作需要由美国国防部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生物技术办公室等组织负责开展。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将需要更多的资金和人员资源来推动先进的生物传感器、诊断、对策和其他防御技术的发展,以跟上疾病变化的速度。现在已经可以制造设计师武器,这一点变得更加紧迫。另一项资产是国防威胁降低局,其使命是“使美国国防部和美国政府能够准备应对及打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和简易威胁”,包括生物威胁。

一项全面的反大流行病和反生物合成武器计划将寻找并应对明确存在的生物危险,同时提高行动国对疾病潜力和新发威胁的了解。美国政府必须制定灵活、快速和有效的应对计划,包括维护良好的专用传感器、防护装备和药品。

作为太平洋伙伴关系的一部分,画面左侧的美国海军中尉克尔斯廷·怀特菲尔德(Keerstin Whitefield)和中间的美国陆军上尉艾莉森·克劳(Alison Crowe)参加与越南绥和医院(Tuy Hoa Hospital)护士的医学知识交流。哈奈儿·特纳(cHANEL TURNER)下士/美国海军

生物防御融合中心伙伴

美国可以利用与地区盟友和伙伴现有的安全关系,以协调一致的方式提高地区意识和沟通,从而利用生物防御融合中心去推进疾病监测、报告和早期反应。必须整理、验证和快速传播各种来源的情报资产报告、健康和实验室信息以及社交媒体和大数据搜索,以提供生物防御。

正如在疾病监测和预警方面具有重大利害关系的印太国家所表明的那样,伙伴国家可帮助建立一个疾病预警系统。这些国家已通过亚太安全研究中心等组织与美国建立了重要的联系。

通过利用四方安全对话(Quad)成员国(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以及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和美国的五眼情报共享联盟,卫生监控和安全可以快速相互关联。由于信息被引导到生物防御融合中心,这可以构成生物防御盾的基本支柱。各方正在以同样的方式提议建立国家和国际海上融合中心,以减少海上跨国威胁。

一个更强大的区域性生物防御融合中心和生物防御盾的潜在合作伙伴可能包括日本、韩国、台湾和越南。印度、以色列等其他国家以及和北约欧盟成员国也可以组成一个全球性的全面疾病监测规划。当前的事件表明,这种联盟既积极主动,又成功地减少了大流行病问题。

下一代的美国战略必须专注于整理和融合来自不同情报来源、医疗资产和社交媒体网络爬虫的数据的关键合作倡议,以淘汰对健康和安全的新的或不断变化的威胁。利用现有关系的优势和战略一致性,只有在平台之间快速共享情报时,才会有效。因此,美国的方法需要创新,并确保迅速利用联盟力量的关键工具,以适当的范围和关注重点促进对健康威胁的适当应对。

肩并肩演习(Exercise Balikatan)期间,菲律宾空军一等中尉雷西·达利达(Racy Dalida)在合作医疗交流活动中为患者准备麻醉剂。蒂莫西·埃尔南德斯(TIMOTHY HERNANDEZ)下士/美国海军陆战队

资源投入

在 21 世纪,全球卫生情报是国家安全中日益重要的一部分,可加强国家防卫,并需要更多的资源用于常规战争。全球卫生情报还通过软实力和卫生安全职能直接和间接地保护国家安全。

即使在极具挑战性的行动战区,通过全球军事卫生接触去利用医学外交举措也是一项非常有效的维持和平工具。因此,医学和疾病威胁情报对于一个国家及其人民的安全和保障至关重要。军队、卫生部门、实验室和民事情报机构需要的资金和人员配备超出新冠疫情期间所看到的水平。

传染病将以更快的速度演变和扰乱各国。人口、政治和气候变化的压力将民众推向荒野或曾经被认为不宜居住的其他地区,加剧了这种压力。因此,暴露于新介质的潜在风险会随着人口的增长而增加。下一个大流行病可能会袭击由于快速、不可持续的城市化、气候变化、破坏性粮食收获和生产做法、全球化和依赖其他国家获取基本物品而遭受风险的人群。

建立有效的全球传染病监测和卫生情报管理系统具有挑战性,但有出色的工具和机构可供使用,而且新的工具也在不断出现。其目标是建立全球合作监测和报告机制,为其提供大量资金,并配备最优秀的人才。这不是一个需要从头开始的项目,因为建立协作所需的许多资产和伙伴关系已经存在。美国有能力抓住这根大棒,在卫生安全的背景下重新构建军事和安全思维和资源配置,并引领全球预警和生物防御的未来举措。

本文最初于 2021 年 9 月在亚太安全研究中心刊物《安全纽带》(Security Nexus)上发布。文章经过编辑以适应《论坛》的排版。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与亚太安全研究中心官方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