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 集群 挑战

战胜 集群 挑战

印太各地军事、民事及科学领域的伙伴 合作应对日益加大的无人机威胁

《论坛》员工

炸弹本身的影响很小——印度空军两名军人受轻伤,查谟和克什米尔争议地区一座空军基地大楼受到轻微破坏。但这种实施方式在印度军队和政府最高层及其他方面产生了反响:2021 年 6 月下旬,小型无人机向位于距印巴边境约 15 公里处的这个基地投掷了两个简易爆炸装置。

这次袭击被称为恐怖分子的行为,是第一次使用装有炸弹的无人机攻击印度的军事设施。据官员和专家称,这代表着不对称战争的一个分水岭。

2014-2016 年曾作为印度北方司令部司令领导边境地区安全工作的印度退役陆军中将D.S.胡达(D.S. Hooda)在袭击当天向美联社表示,商业无人机随时可获得且价格相对便宜,是一种“重大而严重的挑战”。“无人机视觉特征上很小,传统雷达很难发现它们,”胡达说道,“军方需做出一系列新的调整,才能拦截和化解这类攻击。”

这是一个有先见之明的警告。据《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报道,印度士兵在 24 小时内向位于查谟和克什米尔其他军事区域上空盘旋的两架无人机开火。印度当局对这一连串事件作出了迅速、果断的反应,采取的措施包括加大对反无人机系统的投资。这些举措加快了全社会方法,体现了印太各地为动员军事、民事和科学伙伴应对国家或非国家行为者手中的无人机构成的集群挑战而正在开展的协作努力。《外交》(Foreign Affairs)杂志 2020 年 11 月的一篇文章指出:“无人机战是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国际安全变化之一。”“武装无人机正在迅速扩散,因此,未来几年无人机战可能会变得更加盛行。”

新加坡武装部队官方杂志《指针》(Pointer)的一篇文章指出:例如,在全球贸易枢纽新加坡,恶意无人机活动可能会摧毁“面积小但拥挤复杂”的空域。新加坡武装部队的 Ho Sen Kiat 中校、Lee Mei Yi 少校和 Sim Bao Chen 上尉在 2018 年中的一期刊物中写道,该岛国防产业已投资发展反无人机技术,“为寻求保护其资产免受无人机威胁的商业和军事用户服务”。“这仍然是一个探索中的领域,从用枪支或其他小型无人机发射网,到使用激光和大功率微波等更先进的技术,国际上已经研究了许多不同的解决方案。”

2021 年 6 月在首尔举行的演习期间,韩国士兵和消防员对一架无人机进行检查,为潜在的无人机恐怖袭击做准备,包括携带炸药或化学武器的无人驾驶飞行器。路透社

利用新技术

在印度军方梳理无人机袭击的各种细节之际,韩国特种部队正在韩国首尔为这种可能性做准备——在这个人口超过千万的城市,这些遥控装置已经成为越来越常见的景象。6 月下旬,在一个体育综合体进行的演习期间,特种部队人员在一次模拟攻击中使用信号干扰装置让一架喷洒化学品的无人机无法运作。韩国首尔地方警察厅长申东日(Shin Dong-il,音译)向路透社表示:“(世界各地)经常发生使用无人机的恐怖袭击,而首尔未获得授权的无人机数量逐渐增加。”“因此,我们策划了这次演习,因为针对首尔市的新型恐怖主义威胁越来越大,比如使用无人机投放爆炸物或喷洒化学物质的恐怖主义。”

据韩国官方通讯社韩联社报道,一周前韩国军方公布了一个用于阻止无人机接近其设施的探测和干扰系统试点项目。据韩国防卫事业厅(Defense Acquisition Program Administration)称,该雷达系统使用本土技术开发,可探测到8公里外的小型无人机,并能用信号干扰器使未经授权的无人驾驶飞行器丧失能力。此后不久,韩国军方加快了采购过程,以加快部署基于人工智能的系统及其他不断发展的能力,包括与无人机相关的能力。韩国国防部长徐旭在 2021 年7月下旬表示:“我们的邻国正在努力推动科技发展,为未来做准备。我们的军队也应该迅速采用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系统等尖端技术,并专注于制定未来的国防政策和战略。”

据亚洲国际新闻(Asian News International)通讯社报道,同月,印度空军征集了关于在空军基地部署的 10 个反无人机系统的方案。他们要求获得国内开发的系统使用基于激光的定向能武器,并且可以安装在车辆、建筑物或开阔地面上。外交政策与国际安全分析师雅各布·帕拉基拉斯(Jacob Parakilas)表示,此类武器可能会削弱“无人机集群的潜在变革性威胁”。帕拉基拉斯在 2021 年 9 月的网络杂志《外交家》上写道,激光能够“长时间发射而不削减有限的弹药库存,这使它们对抗可扰乱传统防御措施的轻型无人机群的潜力巨大。”“这种情况下,它们很可能成为分层防御系统的关键部分。电子防御、诱饵、导弹和枪支都可以针对不同类型的威胁提供对策。”

2021 年 4 月,美国陆军联合反小型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办公室在亚利桑那州尤马试验场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新兴反无人机技术演示。马克·肖尔(MARK SCHAUER)/美国陆军

中国推动扩散

这些威胁正在升级。根据三位美国学者的研究,十年前,只有以色列、英国和美国拥有武装无人机。此后,至少有 18 个国家加入了这个行列,“2011-2019 年间,由于中国进入无人机出口市场,非民主政体更有可能寻求并获得武装无人机”——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迈克尔·C·霍罗维茨(Michael C. Horowit)和约书亚·A·施瓦茨(Joshua A. Schwartz)以及得克萨斯农工大学的马修·福尔曼(Matthew Fuhrmann)于 2020 年在《冲突管理与和平科学》(Conflict Management and Peace Science)期刊末发表的文章《谁更倾向于使用无人机?武装无人驾驶航空器扩散的全球时间序列分析》(Who’s Prone to Drone? A Global Time-Series Analysis of Armed Uninhabited Aerial Vehicle Proliferation)中写道。

与澳大利亚、印度、日本、新西兰、韩国和美国等印太民主国家不同,中国不是导弹技术管制制度(Missile Technology Control Regime)的 35 个成员国之一。该制度是一个可追溯到 20 世纪 80 年代末期的非正式集团,旨在通过控制无人机等相关设备和系统的出口来限制导弹和导弹技术的扩散。事实上,该研究报告称,2011 年以来购买武装无人机的国家中有 11 个国家是从中国购买,其中包括“侵犯人权”的专制政权——这些政权可能会使用无人机进一步监控和镇压本国公民。“无人机,特别是武装无人机的扩散,对国际政治产生了重大影响……武装无人机的扩散也对州际胁迫和升级动态产生了重要影响,”研究人员指出。

美国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军事技术专家杰森·莱尔(Jason Lyall)2021 年 6 月在《周刊》(The Week)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无人机战的未来》(The future of drone warfare)指出:“对于寻求打破长期地缘政治僵局的国家而言,相对便宜的一次性武装无人机的崛起提供了一个诱人的机会。”即使是非武装无人机,在用于监视、引诱或干扰防空系统时,也可能会威胁到军事和安全行动。网络杂志《战区》(The War Zone)2021 年 7 月的一篇文章指出:“一架小型无人机配备相对便宜和没那么先进的设备,便可收集关键情报,并能攻击其他平台和弹药,由此其造成的损害远远超过无人机本身能达到的效果。”

就印度而言,至少就目前而言,迫在眉睫的无人机威胁来自极端主义团体及其他非国家战斗人员,敌对国家造成的威胁反而没那么多。据《外交家》(The Diplomat)2021 年 6 月的一篇文章报道,印度与巴基斯坦接壤的西部地区的安全部队在 2019 年至 2020年期间报告了约 250 起无人机目击事件——这些无人机被用来向恐怖分子运送武器、走私毒品和进行监视。据《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报道,印度陆军总司令马诺伊·穆孔德·纳拉瓦内(Manoj Mukund Naravane)将军表示,安全环境日益复杂,因为技术的进步使得制造无人机变成类似于“一个可以在国内解决的DIY项目”。

印度东部邻国也面临类似的困境。据BenarNews报道,2021 年 8 月下旬,孟加拉国反恐警方宣布逮捕了三名涉嫌策划使用无人机攻击政府设施的武装分子。这是这个人口达 1.65 亿的国家首次出现此类威胁。“中东地区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曾使用无人机实施此类攻击。但在孟加拉国,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武装分子企图使用无人机发动攻击,”安全分析师、孟加拉国空军退役准将伊什法克·伊拉希·乔杜里(Ishfaq Ilahi Choudhury)向该新闻机构表示。“我想说,武装分子企图使用无人机发动攻击是一个新的层面。制造或改进无人机几乎已经成为一种家庭手工业。学生甚至低水平技术人员都可以制造无人机或增加其承重能力。”

证明其价值

这些担忧正在推动整个地区反无人机技术的发展,包括在美国,融合民用和军用专门知识的项目正处于快速发展领域的前沿。2021 年中期,美国陆军和美国海军成功测试了由多家全球性国防企业开发的反无人机系统。美国海军在其 M80 Stiletto 号实验艇上完成了为期六周的 DroneSentry-X 系统部署。制造商 DroneShield 表示,这个人工智能驱动的系统可以探测到最远2公里以外的无人机,并能在超过 300 米的范围内对其进行干扰。该公司还在与澳大利亚、英国的国防机构及其他客户合作。“演示期间,M80 迎战了‘无人机集群’,并应对了被称为‘各种无人驾驶机器人的威胁’,”《战区》2021 年 7 月的一篇文章指出。“美国海军独一无二的沿岸舰艇和自动反无人机系统的结合凸显了低端无人机系统对海军行动构成的日益严重的威胁,并可能表明这些系统在水面舰艇上已经变得越来越常见。”

与此同时,据简氏(Janes)防务新闻网站报道,美国陆军在亚利桑那州尤马试验场(Yuma Proving Ground in Arizona)使用 Coyote Block 3系统击败了 10 架具有不同大小、射程和能力的无人机。由 Raytheon Missiles & Defense 开发的Coyote 系统使用非动能弹头,并且“可在不离开战场的情况下进行回收、翻新和再利用。”2021 年9 月,英国军队还将测试由 Raytheon 开发的反无人机技术——高能激光武器系统(High-Energy Laser Weapon System)。英国国防采购国务大臣杰里米·昆(Jeremy Qui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定向能武器是我们未来设备计划的一个关键要素,我们意图在这一新一代技术的研究、制造和实施方面成为世界领先者。”

在空军基地袭击的刺激下,印度武装部队也在探索使用下一代技术去战胜新出现威胁的前景。印度《印度斯坦时报》报道,2021 年 6 月下旬印度当时的最高将领表示,印度三军和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DRDO)将与学术界和其他利益攸关方合作加快反无人机技术的发展。印度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主席 G·萨蒂什·雷迪(G Satheesh Reddy)表示,这包括同时具有信号干扰(或“软杀”)和激光(或“硬杀”)选项的系统。到 9 月份,印度海军已经签署了一份关于建立这样一个系统的合同,预计空军和陆军将很快效仿。一项联合声明显示,由 Bharat Electronics Ltd.制造的这个国产系统“能够即时检测和干扰微型无人机,并能使用基于激光的杀伤机制来毁灭目标”。“这将是应对无人机对海军战略设施日益严重的威胁的有效、全面的反制。”

亦正亦邪的力量

在许多方面,印度在 2021 年中期的经验证明了无人机是一把双刃剑——可以为共同利益做出贡献,也具有在坏人手中造成破坏的潜力。查谟和克什米尔袭击事件发生仅两个月后,印度政府公布了旨在促进无人机用于农业、应急反应、地理空间制图、基础设施、执法、监视和运输等活动的简化认证要求和特殊旅行走廊。印度民航部在 2021 年 8 月的声明中表示:“因为无人机能够为所有经济部门带来巨大利益,并且由于其覆盖面、多功能性和易用性,可以成为就业和经济增长的重要创造者,到 2030 年印度有可能成为全球无人机枢纽。”

这种好处的证据已经显而易见。在印度的泰兰加纳邦,政府正在与当地一家初创公司合作,实施一个使用无人机的项目,在这个邦 12,000 公顷的土地上种植 500 万棵树。2021 年 9 月,据《印度教报》报道,泰兰加纳在另一项公私合作项目中率先使用无人机,通过其“天空之药”项目(Medicine from the Sky)向农村居民提供疫苗、血液及其他医疗用品。类似的项目正在该地区加快步伐,包括在印尼,非职业无人机运营商带头实施了一项创新计划,为偏远岛屿上自我隔离的新冠患者提供无接触药物和食品。

但让无人机业余爱好者能够拯救生命的工具也使极端分子能够利用它夺走生命。解决这一难题是印太盟友和伙伴国家的当务之急。美国国防部在 2021年1月发布的《反小型无人机系统战略》(Counter-Small Unmanned Aircraft Systems Strategy)中指出:“技术趋势正在大大改变小型无人机系统(sUAS)的合法应用,同时也使它们在国家行为者、非国家行为者和犯罪分子手中拥有越来越强大的能力。”

一年前,美国陆军成立了联合反小型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办公室(JCO),以牵头开发对抗小型无人机所需的训练、物资和理论。小型无人机“对美国人员、关键资产和利益构成快速扩散、低成本、高回报和可能是致命性和破坏性的能力。”该办公室的任务包括建立测试协议和标准,创建训练模块及在尤马试验场举办新兴反无人机技术演示。美国陆军的一份新闻稿显示,一些经过测试的系统从机载气手枪发射网或绳索以缠绕敌方无人机的机翼,而其他系统则击落无人机或在空中撞击它们。美国陆军快速能力与关键技术办公室(Rapid Capabilities and Critical Technologies Office)副主任斯坦利·达布罗(Stanley Darbro)表示:“我认为毫无疑问,需要有一个场所让工业界参与进来,去展示他们应对应对作战人员所面临威胁的技术。”

随着军队准备迎接无人机带来的挑战,他们还必须确保自己对这种技术的使用遵循透明的政策和规则,并在迅速变化的环境中不断评估和修订这些政策和规则。“具有自主功能的武器系统已经在战斗中安全和可靠地使用了 80 年。未来将继续使用这些系统,”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上校罗伯特· O ·沃克(Robert O. Work)在2021 年 4 月由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发布的题为《自主功能武器系统应用作战原则》(Principles for the Combat Employment of Weapon Systems with Autonomous Functionalities)的报告中写道。“事实上,在这些武器系统中增加人工智能的应用将使它们在使用武力方面更加具有区别性,并能够减少意外交战——这一目标完全符合国际人道主义法律。”

然而,无人武器系统也不能免于人为失误和错误,必须从错误中吸取教训。例如,在 2021 年 8月美国在阿富汗发动无人机袭击,造成 10 名平民死亡之后,军方领导人下令对这起悲惨事故进行了调查。美国空军监察长的审查发现,无人机操作人员认为他们的目标是计划袭击喀布尔机场的恐怖分子——几天前一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在该机场杀死了数十名平民和 13 名美国军人。

美国国防部表示,虽然调查发现没有违反包括战争法在内的法律,但调查的结论是,“存在执行错误,并且存在确认偏差和通信故障”。监察长建议实施程序以减少确认偏差的风险,加强任务态势感知的共享,并审查用于评估平民存在的打击前程序。

与此同时,随着美国军方继续与公共和私人合作者一起打磨其反无人机能力,尤马试验场的展示活动预计将持续数年。“最后,我们将与盟友和伙伴国家合作,就威胁、漏洞和互操作性需求达成共识,”美国国防部的《反小型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战略》(Counter-Small Unmanned Aircraft Systems Strategy)指出。“美国国防部将通过这种整体办法确保联合部队随时准备迎接当今的挑战,并为未来做好准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