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 挑战

战略 挑战

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具有核能力的竞争对手 构成复杂的挑战

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附近的奥夫特空军基地(Offutt Air Force Base)的美国战略司令部(USSTRATCOM)将美国的核指挥控制任务与执行打击任务和导弹防御的全球责任相结合。该司令部负责让美国领导层更好地了解来自世界各地的威胁,并提供快速应对威胁的可行手段和备选方案。
美国战略司令部可遏制战略攻击,并动用部队保障美国及其盟国的安全。他们负责在战略冲突中占据上风,并负责提升智力资本以形成21世纪的战略威慑。

为支持轰炸机特遣队(Bomber Task Force)而部署在印太地区的美国空军 B-52H 同温层堡垒轰炸机(B-52H Stratofortress)为美国部队提供了战术灵活性。 理查德·P·艾本斯伯格(RICHARD P. EBENSBERGER)主军士长/美国空军

战略司令部的神经中枢是全球行动中心(Global Operations Center)。该中心可提供情况感知,并为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提供指挥控制国家战略力量的机制。《论坛》最近采访了战略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查尔斯·“查斯”·A·理查德(Charles “Chas”A. Richard),讨论了战略竞争时代的威慑问题。

 《论坛》: 全球战略环境对遏制侵略和胁迫的行动构成了哪些挑战?您能否从技术和武器系统的角度介绍印太地区面临的安全挑战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美国海军上将查尔斯· “查斯”·A ·理查德

理查德上将:我国历史上首次走上了同时面对两个具有核能力的战略对手的轨道。这两个对手必须用不同的方式予以威慑。今天,中国和俄罗斯都有能力在任何领域、任何地理位置单方面将冲突升级到任意暴力级别。我们已经有 30 多年没有面对过具有这种能力的竞争对手了。

最近发布的《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方针》(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ic Guidance)指出,中国已尤为迅速地变得更加强硬。中国不应再被视为不如俄罗斯那么严重的威胁,而应当是步伐正在加快的核威胁。总体而言,中国战略性核现代化扩张引发了令人不安的担忧,并补充了美国印太司令部(USINDOPACOM)及其他战斗司令部报告的常规能力增长。

此外,过去十年间,俄罗斯重组了约80%的战略核力量,通过实施旨在确保核三角每一项要素报复性打击能力的一系列现代化举措和新型武器计划,加强了其整体作战潜力。

对这种威胁的基本威慑基础没有改变。我们奋力阻止对手实现其目标,或是努力让他们承受比他们所寻求实现的代价更高的代价,从而使克制的好处超过他们可能采取行动的预期好处。这些威慑基本原则适用于从灰色地带到今天既不是线性也不是可预测的整个冲突频谱。威慑从和平时期起,涵盖灰色地带,针对全世界、所有领域一直到冲突状态。这需要整个美国国防部、全政府以及与盟国和伙伴国家合作的综合规划和资源投入。
《论坛》:美国战略司令部在提供战略威慑和维护印太地区安全方面的作用是什么?

理查德上将:美国战略司令部的任务是遏制战略攻击,并按照指示动用部队去保障国家安全,并确保我国盟友和合作的安全。在这方面,美国战略司令部为世界各地的联合部队行动规定了必要的条件。部门和能力的每一项行动计划都假设战略威慑将保持不变。如果战略威慑(特别是核威慑)失效,我们的任何计划和其他能力都不会发挥设计的作用。

此外,战略司令部的能力还支持美国正式作出的确保欧洲、亚洲及太平洋盟国和伙伴国家安全的扩大威慑承诺。任何国家都不应怀疑我们扩大威慑承诺的力量,也不应怀疑美国和盟国的威慑能力以及必要时击败任何潜在对手的核或非核侵略的能力。

2021 年 3 月,在欧洲轰炸机特遣部队部署期间,第9 远征轰炸机中队的一名机组长在挪威奥兰空军基地指挥一架 B-1B 枪骑兵(B-1B Lancer)轰炸机。 一等飞行员科林·霍洛威尔(COLIN HOLLOWELL)/美国空军

 《论坛》:为什么多边方法对地区安全很重要?您对待中国有什么独特的方法吗?朝鲜呢?俄罗斯呢?

理查德上将:多边办法对于确保安全很重要,因为我们的盟友可增加广度、深度和决心。他们抵制针对世界秩序的专制构想,可加强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体系,并能放大竞争对手保持克制的好处。

我们必须最大限度地提高防止战略威慑失效的能力,并找到办法利用国家力量的所有要素,有效地向潜在的敌人传达我们的决心,以降低危机中出现误判的风险。战略司令部随时准备支持将外交努力作为第一手段,利用创新和可靠的方式去威慑战略威胁,并为塑造全球环境创造有利条件。

 《论坛》:您如何定义 21 世纪的战略威慑?

理查德上将:美国《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方针》强调,“我们还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世界各地的力量分配在不断变化,由此造成了新的威胁。”中俄两国正在通过一系列活动挑战我们的力量,这些活动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综合性全政府对策。

这一战略竞争要求我们随时准备应对任何领域的任何威胁。潜在对手正在建设先进的核能力,部署越来越强大的常规力量,并在武装冲突水平以下挖掘缝隙,以图在追求其国家目标方面获得战略优势。

美国和我们的盟友和伙伴也必须考虑到冲突可能导致可能很快会迫使对手认为使用核武器是他们最坏的选择的条件。

美国马里兰号(USS Maryland)弹道导弹潜艇在执行战略威慑巡逻之后返回位于乔治亚州金斯湾海军基地的母港。 布莱恩·汤姆福德(BRYAN TOMFORDE)中士/美国海军

 《论坛》:美国必须做些什么才能保持近期和长期的战略优势?

理查德上将:这个国家需要全面现代化的核力量和支持性基础设施去履行确保维护保护美国人民安全的庄严义务。

正如过去 60 年来每个总统行政当局所重申的那样,安全、有保障和有效的核力量仍然是威慑战略攻击能力的最可靠组合。目前有记录的方案一再被证明是满足这些要求的最佳途径。

此外,我们的优势在于合作的能力。将我们的计划和资源围绕着一项共同界定的、基于威胁的军事战略进行整合,该战略将包括我们国家力量所有部门的投入,这将使我们能够对付长期威胁。

 《论坛》:您如何描述实现综合战略威慑和全球综合行动的优先事项?

理查德上将:美国战略司令部将继续与其他战斗司令进行接触,整合规划、行动和活动,并强调所有国家力量机构的协调对于战略威慑的重要性。
我们盟友在战略威慑中的重要性决不能低估。这种威胁可以在太空或网络空间表现出来,盟友参与发展有针对性的威慑有助于实现我们的集体安全。

美国空军 B-2“幽灵”(B-2 Spirit)多功能轰炸机可运送常规弹药和核弹药,并且能够在战略威慑中发挥关键作用。 村上迪伦(DYLAN MURAKAMI)下士/美国空军

 《论坛》:潜艇对印太地区的防卫有多重要?

理查德上将:核三位一体由三个要素(陆基、海基和空中)组成。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SSBN)是美国生存能力最强、最持久的核打击平台。SSBN是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的缩写,它通过部分或全部组建我们的舰队,促进威慑和保证信息的传递。我们的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配备三叉戟 II D5 洲际导弹(Trident II D5),它在全球各海洋巡逻时几乎不会被发现,能在任何情形下提供可靠的反应能力。

这种有保障的二次打击能力以独特的方式填补了核三位一体其他要素留下的缺口。这一关键能力加上其生存能力,为美国总统提供了相当大的应对选择余地。

 《论坛》:您计划如何使战略威慑的陆地、海上和空中组成部分现代化?

理查德上将:美国战略司令部会利用单个军种提供的能力。战略司令部与各军种合作确保在重新利用核三位一体各项要素时能够满足必要的要求,并随时准备好在新武器系统可用时指挥和控制它们。

 《论坛》:你们在高超音速打击技术方面有什么目标?我们是否落后于最重要的那些竞争对手?

理查德上将:高超音速武器在成为核力量继续威慑对手所需的常规补充方面显示出了很好的潜力,并为采取进一步措施在我们的国家安全战略中减少核武器数量提供了机会。常规高超音速武器将发挥重要作用,为总统提供在不跨越核门槛的情况下将时间敏感性高价值目标及其他目标置于危险之中的选择。

我们的潜在对手大大加强了对高超音速技术武器化的重视,并造成了我们不能容许存在的潜在能力差距。

研制和部署高超音速武器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战略司令部的要求和部门优先事项。当其他力量不可用、被阻拒进入或不受欢迎时,它们将能够提供对远程有防御的威胁采取应对性远程常规打击的选项。

 《论坛》:导弹防御方面呢?

理查德上将:导弹防御一直是全面战略和针对性地区威慑的关键组成部分。

美国战略司令部履行其协调全球导弹防御规划和行动支持的职责,其中包括倡导能力和增强措施以及与作战司令部、各军种和各机构协调开展联合训练及教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