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平洋地区 加紧行动

专题

盟国和伙伴国家加强太平洋岛国应对各种安全威胁的能力

《论坛》员工

大约 3 万个太平洋岛屿散落在占地球表面总面积约 15% 的广阔海洋中——其中许多是无人居住的岛礁。人口总数只有 1200 万人,仅相当于印尼首都雅加达。许多太平洋岛民的生计非常依赖浩瀚海洋的财富,或是他们美丽家园的吸引力——他们的家园是闪闪发光的绿松石上的热带宝石。

虽然太平洋岛国和领土可能很偏远,但却面临许多棘手的全球性挑战,受到这个时代一些重大考验的影响——从海平面上升和资源枯竭到疫情封锁和地缘政治动荡。太平洋岛国论坛(PIF)指出,“太平洋地区的安全环境日益复杂。”该论坛是一个由多个成员国组成的政治和经济政策组织,成立于 1971 年,旨在通过地区和国际合作促进和平与繁荣。“太平洋社区容易受到跨国犯罪集团、气候变化、恐怖主义、自然灾害、政治不稳定和国内冲突造成的安全威胁。其后果包括国内动乱、边境收入减少、当地犯罪增加以及执法力度削弱。”

盟友、伙伴国家和志同道合的国家正努力加强该地区的海上和海底防御能力,以应对一系列经济、气候和安全威胁,包括中国为自身利益施加影响的企图。

“随着复杂干扰因素的加剧和外部参与者的日益增加,太平洋地区正在发生变化,”新西兰国防军(NZDF)在其 2019 年 10 月发布的《推进太平洋伙伴关系:太平洋地区防务方针框架》(Advancing Pacific Partnerships: A Framework for Defence’s Approach to the Pacific)报告中指出。“太平洋地区影响力的竞争加剧将与这些复杂的干扰因素相互交织。寻求加强其地区存在的外部行为体可利用这些问题作为影响力的载体。更广泛地说,外部参与者的参与速度、强度和范围(这些参与者在他们的活动中可能并非总是与我们的价值观相符)处于日益加大的地缘战略竞争意识的核心,这激发了许多国家对太平洋的再度关注。”

图片左起:美国国防合作办公室联络官巴勃罗·瓦莱林(Pablo Valerin)少校、东帝汶国防军副总参谋长法鲁·瑞特·莱克(Falur Rate Laek)准将、东帝汶国防军总参谋长卡利斯托·桑托斯·科利亚蒂(Calisto Santos Coliati)上校、太平洋岛国行动东帝汶团队负责官员鲁比·吉(Ruby Gee)少校和东帝汶团队文化联络军士、美国陆军莉迪亚·麦金尼(Lydia McKinney )下士参观东帝汶东部。
所罗门·纳瓦罗(SOLOMON NAVARRO)上士/太平洋岛国行动

中国“日益扩张的激进姿态”

举个例子,比如:基里巴斯。这是世界上最偏远的国家之一,几乎恰好位于澳大利亚与美国中间。虽然基里巴斯人口很少,只有 11 万人(印度最大的板球场便能轻松容纳这个国家所有人口),但该国 33 个珊瑚环礁遍布太平洋的广袤海域,是唯一横跨地球所有四个半球的国家,拥有超过 300 万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EEZ)——比印度的土地面积还要大。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基里巴斯同其他国家一样拥有勘探和开发其专属经济区内自然资源的主权权利。其中包括渔业、石油和天然气以及矿产——这是一个吸引到贪婪的中国注意的资源宝库。

2021 年 5 月,基里巴斯政府宣布,中国将为对该岛国一个环礁岛上的简易机场升级改造进行可行性研究提供资金支持。基里巴斯政府在 2019 年放弃了与民主台湾的外交关系,转而支持共产主义的北京。

据路透社报道,该国政府称这个项目将支持旅游业。然而,一些议员对于中国对该简易机场的兴趣表达了担忧(该机场曾是美国在二战期间的一个军事基地),并质疑该项目是否会成为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一部分。

一带一路是一项基础设施开发计划,因其掠夺性贷款做法而受到广泛批评。一个月后,与中国介入有关的安全关切导致世界银行牵头的一个项目搁置——该项目旨在安装海底电缆以加强基里巴斯与其他两个太平洋岛国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和瑙鲁之间的通信。据路透社报道,该基础设施将与连接美国领土关岛的海底电缆相连,并且主要将由美国政府使用。一家中国公司出价最低,但美国和岛国官员发出警告称,中国企业必须与北京的情报和安全机构合作。

总部位于堪培拉的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旗下刊物 《战略家》(The Strategist)2020 年 9 月的一篇文章指出,中国参与基里巴斯的基础设施项目提出了 “在太平洋中心建立中国军事基地或至少在初期建立潜在两用设施的可能性”。“这些设施将使中国能够控制世界上最好的金枪鱼捕捞渔场和深海矿产资源,并在夏威夷、夸贾林环礁、约翰斯顿环礁和威克岛的美国基地附近保持存在。它们也将直接位于北美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间的主要海道上。”

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American Foreign Policy Council)国家安全事务高级研究员亚历山大·B·格雷 (Alexander B. Gray)表示,太平洋各岛国都感受到了北京的“不断扩张的强硬行为”。2021 年 1 月,帕劳新当选总统小苏兰格尔·惠普斯(Surangel Whipps Jr.)称中国欺凌他的岛国。在那之前的一个月,美国海岸警卫队协助帕劳海事当局扣押了一艘涉嫌在帕劳海域非法捕捞海参的中国船只。中国庞大的远洋捕鱼船队被认为是世界上非法、无管制和未报告(IUU)捕捞活动最大的肇事者——非法、无管制和未报告捕捞约占所有海洋捕捞活动的 30%。非营利组织笹川和平基金会 (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 USA)主席秋本聡宏 (Satohiro Akimoto)在《日本时报》上写道:“自然资源方面,中国一直在激进地利用地区渔业资源。”

“由于中国耗尽了本国海岸附近海域的资源,为了满足国内日益苛刻的消费者的需求,拥有广阔而富饶海域的太平洋岛屿地区提供了机会。”

北京还实施经济胁迫,包括因帕劳与台湾的外交关系而对其进行报复,事实上禁止中国游客来访,从而打击了这个热门旅游目的地的重要收入来源。2021 年 5 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U.S.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前大洋洲和印太地区安全主任格雷在《外

交官》(The Diplomat)杂志上写道:“我们应当考虑太平洋小岛面临的这些挑战。”“这些国家不仅占据地区最具战略性的一些地理位置,而且还是坚定的民主政体,长期以来一直在各个国际论坛及联合国与美国的利益保持一致。”

‘共同目的的竞技场’

随着民主盟友和伙伴国家增加其在该地区的接触,以及(至少部分是)为了对抗中国共产党的霸权野心,应对这些挑战的合作努力将加速。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务事务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在 2021 年 6 月由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New American Security)智库主办的一次活动中表示: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希望与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等盟国密切合作,与太平洋岛国举行会议,讨论具有共同目的的竞技场。”据路透社报道,坎贝尔表示:

“我们在这些岛国拥有巨大的历史道德和战略利益。”

“而且,从价值观、他们在联合国的作用、他们所面临的健康挑战、气候变化、他们在军事上的潜在作用、健康的渔业种群等方面来说,这都是一个竞争的舞台。”

日本和美国是太平洋岛国论坛(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该论坛的成员)的对话伙伴,并为论坛做出了重要贡献。据美日两国各自的政府称,自 2018 年以来,东京已向该地区提供了 5.8 亿美元的发展援助,而华盛顿则是每年提供 3.5 亿美元的援助。此外,美国国际开发署 (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的气候适应(Climate Ready)项目在 2017 年至 2022 年期间专门拨款 2400 万美元,帮助太平洋各岛国和各领土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

美国还有随船观察员(Shiprider)双边协议,让当地执法当局能够登上美国海岸警卫队的船只去打击其国家专属经济区内的犯罪活动。2020 年,美国陆军设立了太平洋岛国行动(Operations in Pacific Island Countries),以加大他们的地区存在,并协助各岛国和领土设计和实施民间援助项目、军事和安全行动和演习以及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计划。

2020 年,美国太平洋舰队还举办了第 27 次环太平洋演习(RIMPAC)。这是一次两年一次的演习,旨在提高互操作性和海上战略伙伴关系,这对于确保海道的安全以支持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至关重要。10 个伙伴国家、22 艘舰艇、1艘潜艇和 5300 多人参加了此次于 8 月在夏威夷群岛周边海域举行的为期两周的演习。

据日本外务省称,除了在教育、卫生和基础设施等部门提供财政支持外,日本还联合管理着成立于 1996 年的东京太平洋岛屿中心(Pacific Islands Centre)——该中心旨在通过促进投资、贸易和旅游业,协助太平洋岛国论坛成员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日本防卫省表示,该国还将加强与太平洋岛国的防务合作和交流,而且这是其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愿景的一部分。这包括组织第一次多边国防部长级会议——日本-太平洋岛国防务对话 (Japan-Pacific Islands Defense Dialogue)以及增加日本自卫队各部队的飞机访问和港口停靠。2019 年 12 月,秋本在《日本时报》上写道:“日本作为美国的关键盟友以及长期持续参与太平洋岛国的亚洲国家,在这里可以发挥独特的作用。”“日本还可以通过他们所拥护的价值观——法治、优质基础设施和人类安全去强调经济发展和环境养护的好处。”

卫星图像显示基里巴斯位于太平洋岛屿地区的偏远岛屿——坎廷岛上一个位置具有战略意义的简易机场,中国计划予以升级。DigitalGlobe

地区重置

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表示,在 2016 年太平洋岛国论坛领导人会议期间公布的太平洋加速(Pacific Step-up)战略是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的最高优先事项”之一,仅 2020 年至 2021 年期间就在该地区投入了超过 10 亿美元。在严重破坏了该地区重要的旅游业和服务行业的新冠疫情期间,这种支持扩大到关键用品供应。2020年 9 月,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在联合国大会上表示:“澳大利亚是这些国家的最大发展伙伴。”因此,我们提供个人防护装备、测试设备、医疗专业知识,并维持基本服务和人道主义走廊,以便专家和用品的进出。”

据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称,该国的太平洋巡逻艇更换(Pacific Patrol Boat Replacement)项目到 2023 年将购置 21 艘巡逻艇,以更换澳大利亚在 1987 年至 1997年间捐赠给 12 个太平洋岛国和东帝汶的巡逻艇。这个 2.5亿美元的替代项目是澳大利亚太平洋海事安全
(Pacific Maritime Security)计划的一部分,将提高各岛国巡逻边界、打击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的捕捞活动及其他海上犯罪以及开展搜救行动的能力。2021 年6 月,第11艘替换船只“卫士”(Guardian)级巡逻艇“RKS Teanoai II”号转交给了基里巴斯。

新西兰与他们塔斯曼海对岸的邻国(澳大利亚)一样,也加大了地区参与力度。莫里森和新西兰总理雅辛达·阿德恩在 2019 年 2 月的声明中指出,“太平洋的繁荣与安全”对于两国“至关重要”,并同意扩大与各岛国和领土的伙伴关系。新西兰根据 2018 年启动的太
平洋重置政策增加了援助资金,增加了部长级会议的频率,并新增了十多个专注于该地区的外交和发展职位。

2020 年中,新西兰在汤加设立了一名驻地防务顾问,负责协调救灾等行动。新西兰国防军将向各岛国提供专业的领导能力培训,以“在太平洋安全人员中植入道德和有效领导的基础”,同时加强并调整其资源去支持太平洋地区的两栖行动和海上巡逻。新西兰国防军的《推进太平洋伙伴关系》(Advancing Pacific Partnerships)报告指出:“太平洋地区面临从气候变化到地缘战略竞争等一系列挑战,这一切都需要我们和志同道合的伙伴国家提供更多的帮助。”

的确,太平洋岛国在面临眼前的威胁和生存的威胁时,将要依靠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和美国以及印太地区、欧洲和全球各地的朋友。帕劳总统惠普斯在2021 年 3 月访问台湾时表示:“作为一个小国,我们很容易被渗透,我们需要依靠伙伴国家的保护,并保障我们的安全。”就好像是为了加深惠普斯对主权脆弱性的担忧,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他访问期间派出 10 架军用飞机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

台湾是一个北京声称拥有其主权的自治岛屿。

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的格雷在《外交官》上写道: “随着北京的野心迅速膨胀,需要华盛顿及其盟友共同努力,确保印太地区最小的一些国家继续享有独立、安全和繁荣。”


太平洋伙伴

在太平洋岛国建立持久的关系

太平洋岛国行动

太平洋岛国行动(OPIC)是美国陆军针对太平洋地区的举措,致力于加强与大洋洲各国的关系。太平洋岛国行动致力于建立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加强美国与太平洋岛国之间的友谊和团结的历史纽带,包括植根于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的个人自由和全球自治共同价值观。通过与军事、政府和社会伙伴建立联系,太平洋岛国行动团队利用庞大的主题专业知识网络在大洋洲各地创造价值。

太平洋岛国行动由美国陆军各部门的士兵组成,包括现役军人、陆军预备役军人和国民警卫队人员。它于 2020 年正式设立,主要包括设在夏威夷沙夫特堡公寓(太平洋岛国行动总部所在地)的第 9 任务支持司令部(9th Mission Support Command)的部队和成员。第 9 任务支持司令部已经驻扎在大洋洲(包括美拉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特别是考虑到他们与该地区有着深厚的联系,许多士兵本人或其祖先都是来自大洋洲。

美国陆军准将、第9任务支持司令部司令蒂莫西·D·康纳利 (Timothy D. Connelly)表示:“第 9 任务支持司令部的伟大之处在于我们编队的士兵实际上就是来自这些(太平洋岛屿)国家。”康纳利于 2021 年 6 月接管了太平洋岛国行动的指挥权。“他们是出色的士兵,拥有从伟大的美国陆军获得的军事技能和训练。他们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如此独特的东西,那便是文化、语言以及在许多情况下来自南太平洋的熟悉感。”

随着这项大洋洲行动在 2020 年初成形,成立了大洋洲路径团队(Oceania Pathways Teams)去支持各太平洋岛国。

这些团队包括民政专业人士和文化专家,旨在实现许多目标,其中前两位的目标是建立东道国的能力和加强与大洋洲各国的关系。

大洋洲路径团队利用美国陆军和姐妹部队的工程、医疗和兽医能力在整个地区提供协助。第9任务支持司令部还派出团队与太平洋岛国进行救灾规划、安全合作和士兵技能交流。军队与军队训练演习,比如太平洋之路(Pacific Pathways)演习,提高了美国、盟国和伙伴国家部队的准备状态。文化专门知识、民政事务和太平洋岛国行动的全政府办法所带来的资产相结合,促成了持久的伙伴关系和可持续增长。

太平洋岛国行动也并不是没有遇到过挑战。该部队成立后不久,新冠疫情爆发,对相关行动产生了巨大影响。“疫情迫使我们停止我们正在做的一切,并重新制定我们的计划,”时任行动负责人埃里克·莫雷(Eric Morey)少校表示。“从行动的角度来看,这是巨大的挑战。这需要所有部门、联盟伙伴和大洋洲各国大量的创新解决方案、耐心和团队合作。”

尽管存在种种障碍,但太平洋岛国行动仍推动各团队向前支持各太平洋岛国。斐济、马绍尔群岛、帕劳、巴布亚新几内亚和东帝汶率先从美国印太司令部(USINDOPACOM)加大对大洋洲的投入当中受益。支持这些伙伴国家应对新冠疫情成为太平洋岛国行动的主要关注点。

尽管疫情在 2021 年带来了挑战,但太平洋岛国行动继续加强能力,并扩大其与更多太平洋岛国的联系。成功与否的关键在于能否为每个东道国提供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这个成功模式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太平洋岛国行动与东道国伙伴之间的深厚的文化联系和结盟。

其行动的每个方面都包括文化沉浸和教育。在最近一次健身活动中,太平洋岛国行动成员参加了划桨课程。士兵们在克里斯·卡奥普基(Kris Kaopuik)中士的带领下,学习了这种古老航行方式的基础知识。卡奥普基表示:“再没有什么比划桨更好的方法去了解、体验我们正在帮助的人民和文化,并与之保持联系。”

“这项运动的传统和学科与这些古代社会有着密切的联系。”太平洋岛国行动人员还沉浸在各种文化活动中,如卡瓦仪式(Kava Ceremony)和太平洋岛民遗产之夜。

太平洋之路由美国陆军太平洋司令部设计并牵头,旨在通过军队对军队训练演习提高美国、盟国和伙伴国家部队的准备状态。这些演习在印太地区各地举行,最近已将越来越多的大洋洲国家纳入其中。

太平洋岛国行动进入 2022 年,已成为美国印太司令部赖以继续加强战略关系并在该地区提供持续存在的成熟资产。

从高级领导人的参与、联合演习、会议、人道主义援助和灾害应对规划到新冠疫情支持、工程师参与以及民事行动和项目,太平洋岛国行动为各太平洋岛国带来了大量各种能力和价值。太平洋岛国行动的副司令布莱斯·赞多利(Blaise Zandoli)

表示:“美国与大洋洲的太平洋岛国对民主和人类生存的精神态度方面有许多共同的基本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将对个人的尊重融入到强大的社会背景中。”“我们的共同价值观和互利的现实联系使建立伙伴关系成为自然而然的结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