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定海洋法律及重塑秩序

栏目深度思考

中国在东海、南海的侵略行动

阮成忠(NGUYEN THANH TRUNG)博士和黎玉庆银 (LE NGOC KHANH NGAN)博士

中国《海上交通安全法》(MTSL)于 2021年 9 月 1 日生效,要求所有进入中国领海的外国船只通知中国海事主管部门、携带所需许可证,并接受中国的指挥和监督。此前,中国政府于 2021 年 2 月通过了一项法律,授权中国海警(CCG)对侵犯中国主权的外国船只使用武力。这两部法律都对国际秩序有着严重的影响。此外,他们还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给予各国无需沿海国政府许可的通行权的规定。

三十年来,中国对争议海域的法律制定工作已发展到目前的扩展阶段。1992 年《领海及毗连区法》也因违反《海洋法公约》中界定衡量领海及其他海区的基线的规定而引起各国的愤怒。

中国采用直线基线方法,连接远离中国海岸的几个岛屿之间的基点,并扩大了由此产生的领海和专属经济区,侵犯了国际法允许其他国家使用这些海域的权利。

中国国内立法超越了国际法允许的范围,为通过胁迫手段推进中国的领土目标创造了机会——以牺牲地区各国领土和主权为代价。《海警法》第 12 条允许中国海警保护中国的主权、海洋权益、人工岛和在中国提出领土主张海域内的设施和建设。根据该法第 20 条,中国海警还可以拆除在其管辖的海洋、岛屿和珊瑚礁上建造的外国建筑、结构、浮动装置。

《海上交通安全法》规定在引航区航行和停泊时必须提供信息的外国船只类别,让中国共产党(CCP)能够进一步控制其海域内各项活动。这意味着中共可以在有争议的地区,甚至在其他声索方的专属经济区划定引航区。

《海上交通安全法》和《海警法》不仅仅是孤立的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它们有助于通过利用中国自己的司法程序来支持贯彻中国的领土主张。

中国的做法依赖定义模糊的法律术语来根据需要去解释法规。《海警法》第 74 条将  “中国管辖海域”定义为包括“其他海域”,这一术语可能是指有争议海域以及 1992 年 《领海法》中中国提出存在争议的领土主张的海域。与此同时,新的海事法律在新立法执行的严厉程度、广泛程度、是否会执行以及在何种地理区域上执行方面含糊不清。

在地区层面,中国希望重塑几十年来的秩序,其国内立法是其塑造海事规则和规范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说, 《海警法》对在东海和南海与中国发生争端的国家构成了迫在眉睫的威胁。这部法律强化了中国希望为海上对抗提供法律依据的论点。

在实践中,北京越来越多地采取进攻态势。随着中共经济和军事力量不断增长,他们可对其控制区域施行国内法,而不论这些区域在法律上是否属于其管辖范围。2020 年,中国军费支出达到2520 亿美元,中国已将其海军舰队和伪装的民兵船只打造成巨无霸,超过了地区各国海军和执法机构。在此背景下,迫使较小国家的船只遵守这部法律对北京来说似乎并非难事,这在区域各国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社会中引起了警惕。

阮成忠博士是越南胡志明市国家大学(Vietnam National University)社会科学与人文大学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西贡国际研究中心(SCIS)主任。

黎玉庆银为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本文最初于 2021 年 9 月 27 日在战略与国际研究 中心的亚洲海事透明度倡议网站上发布。文章经过编辑以适应《论坛》的排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