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共产主义帝国 路线图

专题

从抵制国际秩序到改写国际秩序:尽管中国共产党矢口否认,但他们渴望获得霸权地位

作者:周景浩(Jinghao Zhou)博士/霍巴特和威廉·史密斯学院 | 摄影:美联社

自中国经济从 20 世纪 80 年代初开始起飞,中国共产党(CCP)一再宣称中国政府不会输出其发展模式,也不会寻求全球霸权。实际上,中共快速提升军事实力、激进的政治宣传和意识形态审查以及雄心勃勃的经济计划(如中国制造 2025 和一带一路),这一切都表明中国政府希望将国内经济实力转化为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共产主义帝国的全球主导地位。中国共产党将其雄心壮志合理化地描述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或中国梦——这便是中国共产党习近平总书记自 2012 年上台以来倡导的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国际机制的潜在终结者

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在国际机制之外成为强国。中国在毛泽东控制的前 26 年共产主义时期与国际机制为敌,因为国际制裁在经济和政治上吃尽苦头。早在 20 世纪 50 年代,毛泽东便宣布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将在 15 年内赶上英国,20 年内超越美国。然而,1976 年毛泽东去世时,共产主义中国已处于崩溃边缘。在邓小平的领导下,中国改变了敌对策略,转而采取接触策略,并开始参与国际机制,以实现中共的全球野心。邓小平的低调策略目的是争取时间,悄悄建立一个共产主义帝国。

中国在后毛泽东时代从国际机制中受益匪浅,但中共从不满意这些国际机制。中共不是简单地接受国际秩序,而且作为三种行动者务实地发挥作用:潜在的终止者、选择性的参与者和国际组织的搭便车者。早在 1996年,中国民族主义者写的《中国可以说不》一书便表达了中国对国际秩序的不满,呼吁中国政府站出来反对美国。2006 年,不同作者的后续著述《中国不高兴》阐述了中国对国际秩序的不满,并鼓励中国争取霸主地位。为了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中共声称西方政府在百年国耻时期欺负了中国,因此中国应当得到他们所想要的东西。

中共认为,他们很难在现行国际秩序下实现“中国梦”,因为它是由美国建立,并获得三个系统的支持:美国或西方的价值观、美国领导的军事盟友以及联合国及其机制。中共针对国际机制的策略根据其国家综合实力而不时发生变化。随着中国经济逐渐崛起,他们从 20世纪 90 年代末开始挑战国际机制,并在 2010 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开始从邓小平的低调战略转变为激进战略。自从美国拒绝中国政府关于建立新型双边大国关系的建议以来,中国已完成从“弱-强”混合的国家战略到强势国家战略的过渡,意图恢复中华帝国 19 世纪之前在东亚所享有的主导地位。

宣传是中国政府实现其目标的核心手段。中共发动一场全球性的“话语战”来控制关于中国的外部叙事——因为他们知道,控制发言权者控制国际体系。

中国政府在世界各地设立了 1000 多所孔子学院,在国外高校进一步开展宣传活动。总部设在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的一个跨党派研究团体——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表示,中国在美国的外国代理人支出已从 2016 年的 1000 万美元增加到 2020 年的 6400 万美元,影响美国商业、政治和社会气候的支出增长了五倍。纽约市时代广场的数字广告牌——“中国红屏”(The China Screen)每天 24小时展示中共意识形态,象征着中共在美国的宣传活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仅在美国就有十多个广播电台的广播合同,而《中国日报》则在《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等报纸上刊登插页广告。北京还利用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其他西方媒体平台传播针对全球用户的宣传。这些宣传针对的是海外华人和非华裔外国人,旨在树立对中共的正面看法、鼓励外商在华投资、压制反共声音、煽动反美情绪。中共在美国和其他自由社会的恶意影响是系统性的。

国际货币和金融委员会成员出席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通常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年度会议,中国正在争取建立超主权全球储备货币,以提高他们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

模糊国际规则

中国共产党调集其所有影响力工具,通过重新定义国际规则的含义来挑战国际秩序。在安全领域,中国共产党政府认为,自二战结束以来,核扩散在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下发生。中国共产党声称,在以色列和印度等民主国家寻求发展核武器时,美国便采取含糊政策。当伊朗、伊拉克、利比亚和朝鲜等国家寻求发展核武器时,美国便实施制裁。中共主张改变这些规则及其所依据的价值观。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中国在国际气候变化会议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limate Change)上一再主张“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而西方大国则认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应承担同等责任。2009 年在丹麦哥本哈根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中国在阻挠达成气候协议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并且他们在 2021 年虚拟领导人气候峰会上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承诺。习近平的承诺是空洞的,没有任何行动计划。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总统拜登政府宣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到 2030 年要将美国的排放量从 2005 年的水平降低 50% -52%。

在金融领域,中国坚决主张与国际政治问题脱钩,避免将经济和金融事务政治化,试图捍卫世界各地的独裁政权。中国在 2016 年推动本国货币人民币获得了特别提款权,并主张建立超主权储备全球货币,以提高他们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中国还实施了国际性人民币结算试点,以减少这些交易对美元的依赖。中国将推出数字货币,并计划在 2022 年北京冬季奥运会上展示,以彰显自己在支付技术领域的全球领导地位。数字人民币还旨在提高中国经济的效率,挑战美元的霸权地位。

选择性的参与者和搭便车者

中共利用国际机制作为平台,使自身利益最大化,并扩大他们的全球影响力。总的来说,中国政府反对全球化的政治层面,但支持其经济层面,以获得技术霸权,并将其发展模式输出到全球南方国家和其他国家。中国利用国际机制的漏洞去推动不公平贸易竞争。2001 年中国获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时,中国政府承诺改革其经济体系以满足该组织的要求,但许多承诺均未能履行。

美国的知识产权盗窃主要是由中国制造。据美国司法部称,80% 以上提出指控的经济间谍案件涉及中国,60% 的商业机密案件涉及中国。每年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造成的损失达到 2250 亿美元至 6000 亿美元。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是搭便车者,而美国则不得不为维护国际安全和繁荣承担提供公共产品的责任。

一位工人在上海汽车展的一次展示之前做准备。据美国司法部称,大多数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案例都是由中国制造,包括 80% 以上提出指控的经济间谍案件,以及 60% 的商业机密案件。

中国利用国际机制提供的巨额资金去推动其国内外项目。

1981 年,中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借款4.5亿美元,1986 年利用特别提款权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款6亿美元,1999 年获得国际开发协会(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ssociation)多达 99.5 亿美元的优惠贷款,2011 年向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借款 398 亿美元。中国现在是一个中上收入国家,但仍在接受德国和英国等发达国家的财政援助。中国政府用这些钱购买全球势力,并向中国援助的受援国施压,迫使他们支持中国或作出外交让步。世界卫生组织(WHO)为中国提供了价值超过 1 亿美元的技术援助,但现在中国正利用其疫苗分发来颠覆民主和寻求世界霸权。

地区和国际组织中的攀登者

中共通过加强在国际机构中的权力,大大加强了他们在国际机制中的作用。中国是 200 多个国际组织的成员,中国人在联合国 15 个专门机构中的4个机构中担任最高职位,并在全球组织中担任许多其他高级职务。两年前,中共试图获得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总干事职务,但未能成功。中国在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东盟(ASEAN)、亚太经合组织(ASEAN)等多边组织具有主导作用。

中国发起了多个由他们主导的多边织组,比如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中非合作论坛和中国-东盟自贸区等。2001 年,中国成立了欧亚政治、经济和安全联盟——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2015 年,中国开始推广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并展现出在该行的建立和维护中发挥领导作用的意愿。该行总部位于北京,在全球拥有 103 个成员国和 21 个潜在成员国。

“一带一路”是中国通过转变中国发展模式、发展多种贸易关系、构建新的国际贸易格局去扩大其全球影响力的宏伟项目。所有这些努力都旨在重塑中共领导层所推动的地区和全球秩序。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继续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摆出强硬姿态。从本质上讲,中共价值观与公认的普遍价值观和人权截然不同。中共一直以优先重视“集体人权”和  “发展权”的名义迫害国内政治和宗教活动人士,同时经常反对谴责世界各地侵犯人权的行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 Human Rights Council)从未通过谴责中国侵犯人权行为的决议。每当安理会年会上提出这样一项决议时,大多数会员国都支持中国或其支持者之一提出的不采取行动动议。

中国还通过表现出合规的姿态去换取其他利益,充分掌握了在多边对话中进行谈判的技能。因此,中国仍是世界上人权记录最差的国家之一,2020 年监禁记者人数全球第一。

2021 年 3 月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举行的中美会谈开幕式上,画面中间的中国共产党外交部长杨洁篪在开幕式上发言。

中国威胁的后果

中共的目标是多方面的。他们希望维护一党制,统一所谓的大中华地区(香港、澳门、大陆和台湾)并将南海变成其内湖。他们还意图成为世界的超级大国。作为迈向最终目标的第一步,中共提出了“亚洲的事情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办”的概念。这句口号是建立地区主导地位并使之成为全球强国的跳板,摧毁美国的地区联盟,并将美国赶出印太地区的理由。

中国对美国的经济、价值观和军事等利益构成严峻挑战。美国国防部在 2020 年提交国会的报告中明确表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目标是到 2049 年成为世界级的军队。兰德公司(Rand Corp.)最近一份题为《中国追求全球主导地位》(China’s Quest for Global Primacy)的报告预测,如果美国不能保持其全球领导者的地位,他们在亚洲就可能成为边缘化的角色。

大多数智库预测,中国的经济将超过美国的经济,中国将强大起来,并将寻求使世界脱离民主价值观和法治。今后十年对两个国家和国际社会都至关重要。从历史上看,美国与英国、美国与俄罗斯、美国与日本之间曾发生过大国竞争。二十年前,美国政治学家、国际关系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博士指出,大国竞争还没有结束。大国之间仍然互相恐惧,危险的安全竞争将重演。

中国从三个方面做好对美战争的准备:把重点放在国内优先事项上,重新强调自力更生政策;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同时增加世界其他国家对中国的依赖;加快扩大中国在海外的影响力。习近平曾告诫中共党员,“当今世界最大的动荡来源是美国”——这实质上把美国认定为中国的敌人。

2021 年 3 月,中美双方在拜登总统上任以来的首次面对面高级别会谈中,中国高级外交官用 18 分钟的发言攻击了美国政治和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中国共产党外长杨洁篪坚持认为,美国不代表世界,并且中国将坚持自己的社会主义制度,因为这个制度比西方民主制度要好。

最近,习近平将疫情后时代的发展趋势描述为“东方的崛起,西方的没落”,称现在是中国直面世界的时候了。习近平在最近在中共官方刊物《求是》杂志上发表的讲话中指出,世界正处于混乱之中,中国应该抓住这个机会。他声称没有人能打败中国。习近平承诺到 2049年恢复中国的大国地位。中共的世界观和方法非常明确:中国彻底抛弃了邓小平的“低调”外交政策,现在正果断地朝着与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相反的方向前进。

习近平在 2021 年 7 月中共成立 100 周年之际警告称,任何想要霸凌中国的人必将“在 14 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2019 年,成千上万的抗议者在香港街头游行,抗议一项不受欢迎的引渡法案。共产主义思想和中国的父权传统在中国内外已不再受欢迎。

战略安全竞争的未来

全球秩序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和国际社会如何应对中国带来的全面挑战。目前对中国构成的威胁有各种各样的误解。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从当前的国际秩序中受益匪浅,并不打算推翻现有国际秩序。其他人则认为,尽管北京有许多目标与美国的目标相冲突,但中国在国际机制中的作用仍然有利于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还有人认为中国的全球影响力有限,因为中国正在利用其外交政策原则和方法在国际社会中发挥作用。还有人认为,美国媒体夸大了中国的安全威胁,因为国际秩序复杂且多层次,因此难以推翻。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U.S. 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的《2040 年全球趋势》(Global Trends 2040)报告设想了五种情景:美国及其盟友将继续主导国际体系;国际秩序陷入毫无目的、混乱、不稳定的状态;民主社会日趋分裂;世界慢慢陷入无政府状态;以欧盟和中国为首的全球联盟崛起。

毫无疑问,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未来仍然充满 希望。

尽管中国共产党统治世界的意图非常坚决,但它很可能是一条死胡同,因为中国梦主要是代表中国共产党的世界观。共产主义思想和中国的父权传统在中国内外已不再受欢迎。中国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美国的高技术和服务,因此中国在短时间内实行自力更生政策并不容易。追求民主和自由仍然是全球化世界的主流目标。

越来越多的国家将起来反对中国的激进扩张。加拿大、欧盟和英国协调发起了针对中国侵犯少数民族人权行为的制裁。欧洲议会于 2021 年 5 月通过了一项动议,正式冻结欧盟与中国的投资协定草案,并呼吁欧盟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加强与美国的协调。德国颁布了一项供应链法,要求德国公司限制其在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的活动或离开新疆地区。中共被指控在新疆地区对维吾尔族实施种族灭绝。

更重要的是,美国将继续保持强大。拜登总统在2021 年 3 月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希望  “成为世界上领先的国家、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他补充道:“在我看来,这不会发生。”

拜登总统政府一直在重组美国联盟,以加强和创新其国际网络。美国已重新加入世卫组织和《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并与欧盟、北约和七国集团在技术、气候变化和人权等问题上紧密合作,以应对中国的威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印太地区,美国与澳大利亚、日本、菲律宾、韩国和泰国建立了条约联盟。

四方安全对话(Quad)国家——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在经济、军事和供应链领域开展密切合作。他们还进行多项军事演习,并邀请更多的国家参与四方对话。四方对话旨在对中共的霸权野心形成重要威慑。

与此同时,台湾海峡和南海已经成为中美竞争的前沿,并可能成为国际社会阻止中国走向全球霸权道路决心的第一块试金石。虽然中共宣称中国的完全统一是该党不可动摇的承诺,但美国不再将台湾视为其与中国关系中的一个问题,而是促进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的机会。这不仅反映了中美竞争日趋激烈,也表明了美国继续在印太地区保持优势的坚定决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