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四方国家领导人峰会向北京发出明确信号

(退役)S·B·阿斯塔纳(S B Asthana)少将/印度陆军

2021 年 3 月的四方安全对话峰会并没有直接命名中国,但北京方面似乎对这一事件深感不安——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甚至是在会前就揣测四方成员国——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将炒作“中国威胁论”。显然,中国认为四方国家呼吁建立的“以民主价值观为基础,不受胁迫约束”的自由、开放、包容和健康的印太地区对其以中国为中心的印太地区的梦想构成重大挑战。中国关于这个四国组织尚未形成凝聚力的愿望可能需要重新审视:四方领导人出席了 2021 年 9 月在白宫召开的峰会,并同意通过三个重点工作组推进重要议程。

良性议程,但传递出明确信号

四方国家的努力表明他们一致认为,需要建立以国际法为基础的自由、开放和基于规则的秩序,以促进安全与繁荣和应对印太及其他地区面临的威胁。但引起全球注意的议程是呼吁对新冠疫情采取集体应对措施,协同开展疫苗接种工作,以印度为疫苗制造枢纽,并由其他国家提供协助,到 2022 年推出 10 亿只疫苗。另外两个工作组重点关注新兴关键技术和气候变化。

这一议程似乎是良性的,但北京方面并没有忽略四方国家首次峰会与航行和飞越自由等问题的关联,也没有忽略有关中国对四方成员国的“激进行为”和“胁迫”的关切。此次峰会期间,没有人直接点名中国,但中国知道他们否认常设仲裁法院 2016 年关于驳回其在南海的庞大海洋主张的裁决,并继续胁迫印太国家——这些便是挑战基于规则的秩序。中方回应称四方国家会议为“选择性多边主义”、“新冠政治”——这表明中方对出现全球疫苗接种合作的替代性选项感到沮丧(中国原本希望单方面从中牟取暴利)。

四方国家要应对的共同挑战包括网络空间、反恐、优质基础设施投资以及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HADR),其中一些挑战中国涉嫌参与其中,如网络攻击和世界卫生组织缺乏透明度。

四方国家宣称支持法治、航行和飞越自由、民主价值观和领土完整,这让北京方面更加感到沮丧。中国已经开始通过《环球时报》进行宣传,称印度是金砖国家(简称BRICS,包括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和上海合作组织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等组织的 “负面资产”,并称他们不理解中国的善意。

2021年3月,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新德里接种新冠疫苗。 美联社

问题和分歧

中国希望世界相信,聚到一起的四个民主政体存在着很大的分歧。但随着形势的演变,四方国家似乎正在克服其中的一些分歧。印度对印太地区内不同定义和重点区域的可接受性要高得多,印度对西印度洋的重点关注涉及非洲和海湾国家以及印太地区的其他区域,而这仍然是所有四方成员国的关注重点。

印度和美国签署的基础协议,如《通讯兼容性和安全协议》(Communications Compatibility and Security Agreement)和《基本交流与合作协议》 (Basic Exchange and Cooperation Agreement),以及联合海军演习,提高了印度与在北约军事联盟框架内运作的其他四方成员之间的互操作性。

印度是唯一与中国共有陆地边界的四方成员——几十年来这条边界一直是紧张局势的根源。中国让中印关系在紧张与和谐之间波动,尽最大努力给四方国家制造忧虑。在洞朗和拉达克的边境军事僵局之后,印度人非常清楚中国不可信任,这使印度的立场相对明确。四方国家每个成员与中国的经济纠缠使得必须建立弹性供应链、数字和技术生态系统,并尽量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四方成员已就支持东南亚国家联盟 (东盟)在该区域的中心地位达成了共识。

但鉴于中国对东盟的影响,将其列入四方审议的问题将面临争议。一般来说,一些东盟成员国偶尔会对中国的侵略提出微弱的反对(菲律宾、越南),他们期望世界强国去遏制中国的冒险主义,因为他们发现单凭自己很难抵挡强大的中国。这使中国更加大胆地继续逐步侵占南海和该地区。中国一贯试图通过双边渠道与有关国家打交道,利用自身实力获得优势。中国继续致力于在与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的单独接触中通过双边让步削弱四方机制。

四方国家的演变会继续吗?

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是在 2004 年印度洋发生毁灭性海啸之后以海啸救援核心集团 (Tsunami Core Group)的形式出现。

该集团执行了可靠的人道主义救援和救灾 (HADR)应对措施。马拉巴尔系列多边海军演习让四方国家在打击海盗、人道主义救援和救灾及其他海上任务方面有了互操作性的感觉。四方国家表示,他们致力于建立一个“让人员、货物、资本和知识自由流动”的公开、透明的网络。

四方对话尚未承认他们在遏制亚太地区的中国冒险主义行动方面可以发挥作用,也未承认他们可以作为联合军事力量开展行动。事实上,四方国家选择采取外交措辞,称他们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

中国在南海、东海以及在拉达克存在争议的印中边界的逐步侵占战略不仅对直接受到重叠专属经济区或未确定边界影响的国家而言是一个严重关切,而且也对世界其他地区而言也是如此。尽管中国不恰当地适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要求在这些岛礁周围拥有 200 海里的专属经济区,但他们继续将海洋地貌和环礁改造成军事基地,并期望其他国家将其视为岛屿 ,从而在一段时间内将南海变成 “中国湖”。

中国的侵犯威胁到沿全球海上交通线的航行和飞越自由,并可能导致在南海建立防空识别区等限制。任何国家限制航行和飞越自由或违反法治的此类行动都必须在四方国家的支持下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受到质疑。

需要在基于规则的法律框架上实施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的愿景。除美国外,所有四方成员都批准了《海洋法公约》。因此,美国也需要这样做,才能占领道德制高点。中国有理由相信,美国和其他任何国家都不会使用武力拆除他们在南海的基础设施。
中国也在前所未有的速度提升其海军能力。

在此背景下,四方国家必须在马拉巴尔演习之外加强自身能力,并通过海上能力建设、进一步提高互操作性以及提升控制中国非常敏感的要塞点的能力去提高杀伤力。四方对话不是军事同盟,因此需要一个正式的架构和一个秘书处来推进这一进程。

印度拉达克,一支印度陆军车队穿越与中国接壤的山口。印度是唯一一个与中国接壤的四方安全对话成员国。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四方的未来之路

新冠疫苗将在印度制造,由日本和美国提供资金,并由澳大利亚提供后勤支持。四方国家计划在未来使医疗、科学、金融、制造业、关键新兴技术和发展能力协同增效,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创新技术的共享和应对气候挑战的能力建设也将符合人类的利益。如果得到执行,这些措施必将使四方对话成为一个有效力的组织。

中国继续采取这种措施的同时,四方对话成员国也必须继续在印太地区开展航行自由行动和军事演习。如果战略局势恶化,则可能需要设立一个所谓的联合国海上军事观察员小组(U.N. Maritime Military Observers Group),以防止意外引发冲突——在一个作战舰舰艇高度密集执行自由航行行动的地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尽管四方对话首脑会议没有发出扩大的信号,但该这种需要有将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纳入其中的灵活性。由于亚太地区正在成为世界经济的重心和制造业枢纽,许多国家都渴望加入四方对话。其他海军的支持,如法国、德国、英国和其他北约成员的支持,将对破坏和平者形成威慑。四方对话当前的形式可能不是为了遏制中国的冒险主义,但它肯定有可能成为最有效的工具之一。

中国的反应表明,四方国家虽然没有直接 点名,但无疑已经引起中国的注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