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潜艇条约推动澳大利亚国防教育的提升

核潜艇条约推动澳大利亚国防教育的提升

Tom Abke

军方官员和分析师表示,澳大利亚的国防教育必须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带来的挑战,包括适应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最近达成的AUKUS三边安全条约。该条约将把核动力潜艇纳入澳大利亚的武器库。帮助该国国防人员准备好去应对各种技术的课程将与持续针对外国军队现役军人进行的国防教育相结合。

澳大利亚指挥参谋学院(Australian Command and Staff College)前地区安全研究主任卡莱尔·泰耶(Carlyle Thayer)向《论坛》表示:“澳大利亚国防军(ADF)最重要的新训练优先事项将是熟悉核动力潜艇的操作和维护,及掌握支持核潜艇行动的所有技术。”

澳大利亚国防部一位发言人对此表示同意,并向《论坛》表示,在未来18个月内,AUKUS条约伙伴国家将评估通过这项条约支持“核管理”的一整套要求。预计重点领域将包括安全、设计、建设、行动、维护、处置、管理、训练、环境保护、设施和基础设施、工业基地能力、工作人员和部队结构。

泰耶估计需要招募和训练多达2300名新的“潜艇员”。

他表示,网络、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以及澳大利亚获得弹道导弹的计划也是AUKUS合作的优先事项。澳大利亚国防军人员需要接受培训,以操作和维护这些正在开发的系统。

“澳大利亚现有的军事训练机构必须快速变化和适应,才能吸收、操作一系列新的平台和武器系统,”泰耶表示。

澳大利亚国防部的女发言人表示,澳军已安排资金去应对这些新的挑战,预计2029-2030年的国防开支总额将从2020-2021年的317亿美元增至555亿美元。“国防教育和技能获取资金是整个工作人员预算的组成部分,并且预计十年内将与工作人员资金总额成比例增加,”这位女发言人说道。

她表示,澳国防部将与地区和全球伙伴合作去促进“和平、有韧性和包容性的印太地区”的共同利益。

泰耶表示,澳大利亚战争学院(Australian War College)中高级课程的学员来自日本、中东、南亚、东南亚、韩国和南太平洋等地区,并且2019-2020年招收了1590名外国国防人员。他表示,澳大利亚2016年《国防白皮书》设定了在15年内将曾在澳大利亚受训的国际国防人员人数增加一倍的目标。

他表示:“最显著的变化可能是来自美国、英国和欧洲的高级军官参加澳大利亚战争学院高级课程的人数稳步增加。”他补充道,这些国家正在扩大在印太地区的国防力量。

泰耶表示,澳大利亚战争学院是提供高级培训的国防与战略研究中心(Centre for Defence and Strategic Studies)与提供中级课程的指挥参谋学院(Command and Staff College)在2019年合并的产物。

战争学院、澳大利亚国防军训练中心(Australian Defence Force Training Centre)以及与新南威尔士大学合作的澳大利亚国防军学院(Australian Defence Force Academy)均为澳大利亚国防学院(Australian Defence College)下属机构。(附图:2019年,军人参加澳大利亚国防学院的讲座。)

 

《论坛》撰稿人Tom Abke新加坡报道。

 

图片来源:澳大利亚国防学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