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认为,中国调整北极参与战略,开始玩观望游戏

头条新闻

《观察》(The Watch)

一些北极问题专家认为,中国参与北极的方法比他们激进的南海策略柔和很多。中国在南海海洋领域的权利问题上始终与各国意见分歧,并经常煽动对航行自由的争执。

中国之所以采取不同方法,背后的原因有很多。最近,两位学者一致认为,中国在为政府间机构北极理事会(Arctic Council)做出贡献、与北极国家合作以及证明北极地区的未来事关中国国家安全的尝试方面面临着日益复杂的气氛。

“我们在北极看到的是,跨领域的全球和区域安全动态日益复杂的组合。对中国来说,这意味着在北极的操纵行动会变得更加困难,”丹麦皇家国防学院(Royal Danish Defence College)战略与战争研究所副教授卡米拉·索伦森(Camilla T.N. Sorensen)博士说道。

挪威特罗姆瑟北极大学(The Arctic University of Norway, Tromso)副教授马克·兰泰尼(Marc Lanteigne)博士补充道:“中国仍在尝试摸着石头过河。”他称中国在北极地区“很大程度上是新来者”。“中国真正开始关注北极如何与其战略优先事项相适应的理念”。

索伦森和兰泰尼于2021年9月中旬在北极学术电子讲座(Arctic Academic eTalks)上发表了上述看法。该论坛是一个双月互联网论坛,讨论各种影响北极地区的关键问题。参加者包括来自加拿大、丹麦、芬兰、德国、冰岛、挪威、瑞典、英国和美国的学者和从业人员。上述讲座由美国北方司令部及其司令的杂志《观察》(The Watch)、美国欧洲司令部、美国印太司令部以及北美和北极防卫与安全网络(North American and Arctic Defence and Security Network)共同主办。

索伦森承认中国是一个大国,但表示其在北极的活动,特别是在格陵兰的活动,表现出更加胆怯的手法。中国在格陵兰的开发仍“相对温和”。她猜测,中国正在玩“观望”游戏,更多的是作为观察者而不是参与者,看看美国是能够否兑现对北极各国的承诺,以及与中国的提议相比较如何。

索伦森表示“中国人似乎不急于进入北极”,并将中国的战略称为战术撤退。“某种程度上,这种战术撤退可能是中国多年来一直在不断发展的更复杂的策略。他们将跟踪该地区的发展,并调整战略,确保不会出现巨大的、不成比例的风险和失败。他们尝试过的努力都失败了,所以他们将采取这种观望的方法。”

索伦森表示,这一策略让她对自己所称的中国在该地区的混合活动与正常活动之间的区别产生了质疑。索伦森解释道,中国的行动透明度低,并且中国实体之间的关系复杂、相互重叠。国有企业和私营公司还有大学之间的模糊界限让归类中国活动和评估其参与相关风险量的挑战加大。

索伦森表示:“(中国共产党)党的存在和参与很确定,但程度不同。“始终很难确定自己在与谁打交道,以及对方的动机是什么。”

兰泰尼表示,他从十年前开始就中国对北极的兴趣提出了问题。当时得到的回应是,中国可能在20至30年内将其作为优先事项。但中国官员远比那更早便开始了对话。兰泰尼提到了2017年关于如何将北极纳入中国一带一路基础设施计划的讨论,同时将北极定义为国际空间。“中国仍在努力解决一些具体问题,”他表示。(附图:一艘船经过格陵兰东部的冰山。随着温度升高,冰层融化,北极地区的地缘政治和经济意义出现了新的变化。)

兰泰尼表示,鉴于中国大陆距离北极圈1500公里,因此从地理角度看,将北极作为中国的战略优先事项似乎并不合理。但中国官员表示,这不是距离的问题。“他们不想被排除在该地区之外,中国表示,‘北极正在发生的事情将影响我国、我国的天气和我国的经济利益。那我们在其中有某种利害关系有什么不对?’”

然而,一个更积极的中国在北极开展国家利益活动可能会如何影响该地区的政治、安全和军事发展,依然疑云重重。

 

《观察》(The Watch)是美国北方司令部出版的军事杂志。

 

图片来源:美联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