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民众争取互联网自由

印太民众争取互联网自由

《论坛》员工

2021年2月1日,缅甸军方夺取了民选政府的执政权,之后他们开始有条不紊地切断公民彼此之间及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军方对互联网接入做出一揽子限制后很快便采取了“白名单”措施,移动互联网接入受到封锁,但预选获得批准的网站和应用除外。

这是军方控制政变叙事的一种方式,或是意在灌输恐惧。“我们再也无法彼此沟通,人们完全吓坏了,”一位缅甸居民在接受《连线英国》(Wired UK)杂志采访时表示。这名男子表示,他被迫呆在家里等待会发生什么。“没人敢出门。没人知道隔壁街道上发生了什么,或是另一个城镇发生了什么。”

这种审查制度正是联合国普遍获取信息国际日(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Day for Universal Access)所要试图阻止的。2021年9月28日,这项年度纪念活动旨在强调获取信息法律的作用,及强调它们如何建立强大的公共利益机制。

总部设在伦敦的人权组织——第十九条组织(Article 19)提交的一份简报指出,缅甸的互联网封锁剥夺了言论自由。某些情况下,这可能违反国际法。“互联网限制阻碍了反军政府抗议的组织,阻碍了援助受军政府威胁的人士的努力,并限制了有关侵犯人权的信息的流通,”该简报指出。(附图:2021年2月反对缅甸军事政变的抗议活动之后不久,缅甸全国断网。)

印太地区压制言论的不止有缅甸。中国无疑是世界上最具限制性的媒体环境之一,他们依靠审查来控制新闻、网络和社交媒体的信息。

中国政府对拒绝自我审查的记者提起诽谤诉讼,并逮捕他们。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for Protect Journalists)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被监禁的记者达47人,居世界首位。紧随其后的是土耳其(37人)、埃及(27人)和沙特阿拉伯(24人)。

独裁政府加紧对信息传播的控制之际,寻求自由的人士仍在寻找获取信息的途径。例如,美国国际媒体署(USAGM)旗下公共服务媒体(包括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古巴广播公司和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每周受众达3.54亿人。美国国际媒体署的关键目标之一是在受审查的环境提供未经审查的内容——有时要通过开发让人们能够访问和共享内容而不被发现的技术。

有时候,受压迫社会的公民会找到自己的沟通方式。据法新社报道,2018年有人试图让一名提请关注性侵指控的中国大学生保持沉默,这促使活动人士利用区块链技术去躲避审查。区块链是一种无法被操纵的共享加密分类账。

这名学生写了一封公开信,指责北京大学的一名工作人员试图恐吓她,因为她发起了一项请愿,敦促学校对1998年的一起性侵案件开展公开调查。这封信很快就从中国社交媒体上撤下,几天后才重新出现在区块链服务平台上。

一位评论者表示“这就是我们利用技术反对残酷暴政的方式”,还有其他人则称之为“历史性时刻”。

图片来源: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