锚定 伙伴关系

锚定 伙伴关系

印太国家加强 打击海上犯罪合作

《论坛》员工

2020 年 10 月 26 日凌晨,散货船 El Matador号位于新加坡海峡向东航行的航道,距离印尼巴淡岛的农萨角(Nongsa Point)约3.2海里(6公里)。悬挂塞浦路斯国旗的这艘船正在穿过新加坡海峡(这条海峡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上航道之一,也是从阿拉伯海港阿曼萨拉拉赫港到中国渤海港口曹妃甸港长达数周的旅途中的一部分),当时他们收到一条岸上发来的警报信息:El Matador 号旁边发现了一艘不明船只。

船员很快发现了闯入引擎室的人并发出警报,致使四名肇事者逃离这艘 200 米长的货船。El Matador 号转向巴淡岛附近一处锚地。印尼海军在该艘船继续向东航行之前登船搜查,船员没有受伤,货物也未受损。

与此同时,新加坡海军海事保安特遣队和新加坡警察海岸警卫队等其他当局也接到了警报,并发布了安全导航广播,向该地区的海员发出警报。

El Matador 号事件在短短数小时之内体现了一份关于海洋安全的重要报告的主要调查结果:印太地区是全球海上合作的领导者。

在苏禄海的联合反海盗巡逻中,菲律宾海军中尉谢温·萨鲁巴·多明戈(Sherwin Saluba Domingo)透过美国海军沿海作战舰科罗纳多号(USS Coronado )上的陀螺仪中继器观察前方情况。
卡拉斯·德文·利·埃利斯(DEVEN LEIGH ELLIS)下士/美国海军

“在许多地区,海盗和海上武装抢劫被海员们视为最大的海洋安全威胁,”总部位于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一个地球未来”(One Earth Future)的稳定海洋项目(Stable Seas)发布的 2020 年海洋安全指数(Maritime Security Index)如是指出。“幸运的是,强大的政府、民间社会组织和私营公司社区齐心协力,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准备好做出应对

印太地区在有效打击海盗行为和其他海上犯罪方面的声誉是通过以多国伙伴关系、机构间协作和信息共享为基础的长期办法获得的。由此,专家们认为该地区在应对2020 年报告的海上犯罪上升方面处于有利位置——据信,这种上升至少部分是由于2019年底最先在中国武汉出现的冠状病毒疫情及由此造成的经济紧缩带来的波动效应。

《亚洲地区反海盗及武装劫船合作协定》(ReCAAP)信息共享中心指出,El Matador 号事件是 2020 年印太地区发生的 97 起海盗或持械抢劫船舶事件(当中包括两起未遂事件)之一。那是 2017 年以来最多的一次。

这个多国中心的年度报告发现,2020 年的四起事件都是海盗行为,全部发生在南海。(虽然每一项都包括类似罪行,但持械抢劫船舶行为被界定为在一国领海内发生,而海盗行为则发生在国际海域——通常称为公海。)总的来说,74%的事件涉及非武装肇事者的小偷小摸,没有对船上人员造成伤害。

亚太地区拥有世界上货运量最大的一些海运路线和最大的港口,所有商业航运交通有一半以上要穿越印太海域。大部分这些海上商务航运都要穿过长达 105 公里的新加坡海峡——这是一条狭窄的水道,位于城邦新加坡和南边的印尼廖内群岛之间。据新加坡海事及港务管理局(Maritime and Port Authority of Singapore)称,新加坡的港口是东南亚最大的港口,也是全球船舶加油的第一大港口。任何时候都有 1,000 艘船舶停靠港口,每隔几分钟就有一艘船抵达或离开。

新加坡海峡宽 16 公里,是一个航运要塞,使得较小的近海船只也能靠近像 El Matador 号这样的货船。事实上,在 2020 年报告的 34 起事件中(与上一年相比增加了 3 起),大多数都符合类似的模式:少数肇事者,他们有时带着刀,在黑夜掩护下登上一艘向东航行的散装货船。只有一起事件涉及船员受伤,被盗物品包括船舶仓库、发动机备件、废金属和建筑材料。

ReCAAP 信息共享中心执行董事黑木雅文(Masafumi Kuroki)在 2021 年 1 月该中心第 12 届海上论坛(12th Nautical Forum)发布上述报告时表示:“然而,如果机会主义抢劫者发现他们可以犯罪而不受到惩罚,那么今天盗窃船上存货的行为很容易升级为更严重的事件,包括与船员的冲突。”来自军事和执法机构、学术机构、航运公司和行业协会的大约 100 人参加了这次互联网活动。发言者包括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和新加坡警察海岸警卫队人员。

“除了船只保持警惕、及时报告、执法机构加强巡逻以及沿岸国家之间的合作外,我们还认为逮捕肇事者并将其绳之以法是阻止事件增多的重要威慑力量,”黑木表示。

制定路线

2006 年 11 月在新加坡设立的该中心是“促进和加强合作打击亚洲海盗和持械抢劫船舶行为的第一个区域政府间协议”倡议的一部分。ReCAAP信息共享中心 14 个创始成员国分别来自北亚、东南亚和南亚。中心成立 15 周年之际,又有其他六个国家加入:澳大利亚、丹麦、荷兰、挪威、英国和美国。该中心的伙伴组织包括亚洲船东协会(Asian Shipowners’ Association)、国际海事组织(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和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

它的工作侧重于三大支柱:信息共享,比如每周最新情况和特别报告;能力建设,包括讲习班、执行方案和培训视频;合作安排,比如与伙伴机构的合作安排,以及包括论坛、海盗和海上抢劫问题会议在内的活动。

稳定海洋项目与全球各国政府、军队和其他组织建立伙伴关系,以消除助长、资助有组织政治暴力的海上活动。该组织于 2018 年推出年度海洋安全指数,以描绘和衡量一系列问题以及政府和非政府的应对。这项指数涵盖非洲、印太和中东 70 多个沿海国家。稳定海洋项目印太地区经理杰·本森(Jay Benson)在网络杂志《外交家》2020 年 2 月的一篇文章中写道:由于“海洋空间作为应对非传统安全挑战的战区和具有日益重要经济潜力的空间而受到关注,对海洋空间挑战的范围和所取得进展进行实证测量的必要性也同样需要予以关注”。

2020 年的这项指数指出,除了海盗和持械抢劫之外,印太地区还面临非法海上贩运毒品和贩运野生动植物产品的挑战。虽然恐怖分子绑架勒索赎金仍然构成威胁,但通过协作努力(包括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自2016 年以来在苏禄海进行的三边海上监控),这种威胁已大大减少。

本森在《外交官》中写道:“该地区通过协调巡逻……以及通过 ReCAAP 等实体加强信息共享等举措,迅速应对了这种形式的海上犯罪。”

取得进展

与印太海域的情况一样,该地区打击海上犯罪的努力涉及范围广泛,融合了军队和执法人员、政府文职专家、航运经营者和数据科学家。除 ReCAAP 信息共享中心外,这些合作举措还包括:

设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国际海事局海盗问题报告中心(International Maritime Bureau Piracy Reporting Centre)对世界各地的航线进行全天候监测。国际海事局是国际商会( 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的分支机构。国际商会于 1992 年设立这个中心,作为向地方当局报告海盗和持械抢劫事件以及就问题地点向船长发出警告的渠道。

澳大利亚国防部根据其太平洋海洋安全项目(Pacific Maritime Security Program),承诺在 30 年内提供 15 亿美元,用于帮助太平洋岛国捍卫其主权和安全。该项目至 2023 年将向 13 个国家提供 21 艘护卫(Guardian)级巡逻艇,并提供培训、海上协调专业知识和空中监视能力,以遏制这些国家专属经济区和公海上的犯罪行为。

全球海上犯罪项目(Global Maritime Crime Programme)是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下属机构,它支持印太地区的安全工作,包括通过海上执法对话,通过访问、登船、搜查和扣押培训以及通过海域意识技术来查明和打击非法活动。

信息融合中心(Information Fusion Centre)成立于 2009 年,是由新加坡海军主办,旨在通过信息共享和协作加强区域海洋安全。国际联络官与新加坡海军人员一道派驻该中心。该中心于 2019 年开发的网络门户网站 IRIS 提供关于海上活动的实时图像,并可通过移动设备从海上船舶访问。

画面左侧的印尼海事安全局“KN Tan Jung Datu”号舰艇与美国海岸警卫队“斯特拉顿号”(Stratton)巡逻舰一道在新加坡海峡航行。新加坡海峡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航道之一,当地海盗和武装抢劫事件有所增加。 列维·里德(LEVI READ)上士/美国海岸警卫队

2020 年年中的第 19 届东南亚合作训练(SEACAT)演习因新冠疫情改为网络研讨会,由来自欧洲、印太和北美的军方人员共同参加,以通过多边协调加强海洋安全。2020 年度合作训练演习专注于加强海域意识能力。会议主旨发言人、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亚洲海事透明度倡议(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主任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B. Poling)表示:“无论是关心南海政府间直接暴力问题的国家,还是关心过度捕捞、海盗行为和反恐怖主义问题的其他国家,这是联系所有这些不同安全利益攸关方的纽带。”

专家们认为,扭转海上犯罪的趋势也需要解决其根源,其中包括经济和治理因素。“将军事和海军对策与发展和能力建设联系起来的综合性方法最有可能打破目前促使沿海居民实施这些犯罪的社会经济条件,”海洋安全指数指出。“同样,陆上稳定、强大的国家法治与海盗和持械抢劫的低水平之间存在关联。在经济强劲、政府强大、执法有效的国家,海盗事件发生的可能性较小。”

黑木向海上论坛与会者表示,动荡的 2020 年和残酷的疫情、持续性封锁和失业可能是造成海盗和武装抢劫事件增加的部分原因。“新冠疫情给沿海社区造成的经济困难可能导致更多人诉诸海上抢劫,”他说道,“由于船员换班面临困难,船员长期在船上工作,也可能会给船员造成疲劳,并可能令他们的警惕性下降。”

然而,该测试年份的后半部分,印太国家恢复了因防疫出行限制及隔离而中断的海上演习,带来一些令人欣喜的缓解。例如,2020 年 11 月和 12 月,美国海岸警卫队教官在马尼拉对菲律宾海岸警卫队成员进行了小船操作培训。这是自疫情爆发以来美国海岸警卫队在菲律宾举办的第一次培训活动。

ReCAAP 信息共享中心和稳定海洋等组织认为,伙伴之间的这种合作和信息共享是印太地区全球领先的海洋安全工作的核心。2020 年 10 月下旬,新加坡海事及港务管理局的船舶交通信息系统发布了岸到船警报,让 El Matador 号避免陷入进一步的危险。该系统利用先进技术监测和管理通过海峡的数千艘船舶。
海洋安全指数指出:“为了打击海盗行为和持械抢劫,各国政府、海军和航运业的信息共享至关重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