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加强  海洋安全工作

菲律宾加强 海洋安全工作

斯科特·爱德华兹(Scott Edwards)博士

菲律宾面临各种安全问题,包括为恐怖活动提供资金的绑架,价值 400 亿美元以上的货物流通地区的海盗行为,毒品、武器和人口贩运,香烟、酒精和燃料走私以及不仅破坏海洋生境而且损害国家经济的非法捕鱼。

但在政策层面上,菲律宾政府和海军继续关注传统的地缘政治领域——主要关注与中国在南海重叠的领土主张。这可能会转移对菲律宾海域广泛发生的跨国有组织犯罪的注意力。

海上威胁的多样性让执法工作复杂化。菲律宾海军、海岸警卫队、国家警察海事小组和国家海岸观察中心(NCWC)是负责促进海事安全工作的机构网络的核心。他们也有同样的问题:能力缺失,主要理解为缺少有形资产。海上安全预算仍由海军主导,想要游说获得更多资源往往很困难。因此,海岸警卫队和海军人员建议,需开展教育和宣传,提高对海上安全问题范围的认识。迄今已通过国家海岸观察中心领导的海洋和群岛民族意识月运动开展了这项工作。

所有参与机构都认识到,更好的合作可通过汇集资源来帮助缩小能力差距。但是,仍然存在着协调方面的挑战和关于角色重叠的困惑。菲律宾海军和海岸警卫队于1998 年分离,双方经常发现彼此在争夺资源。这可能导致缺乏透明度,有时还会导致各机构之间的紧张关系。

最近,尽管存在这些问题,但在协调方面出现了令人鼓舞的变化,各机构对关系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感到乐观。有两项事态发展比较突出。

南海南沙群岛附近,一艘菲律宾海岸警卫队船只在菲美两国海岸警卫队进行搜救演习时从一艘中国海警船只旁边驶过。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首先,NCWC 于 2015 年作为海事安全协调的联络点实施。虽然 NCWC 缺乏指挥潜力(比如与泰国海上执法协调中心相比) ,但他们可通过充当菲律宾领海的协调中心和知识来源去加强机构间协调。NCWC 运营着一个不断扩大的海岸观察系统,这是菲律宾海域意识的核心。

第二,起草了一份机构间议定书,进一步促进合作。这被认为是在菲律宾海事安全政策中确定机构责任方面迈出的重要一步,尽管它还没达到制定全面的国家海事战略的水准。

海事安全方面的国际合作也已成为菲律宾的一个重点。菲律宾海岸警卫队牵头采取了一些举措,包括由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全球海上犯罪项目共同主办的苏禄和塞雷贝斯海海上犯罪问题联络小组。该小组汇集了整个区域的海上安全行为体。此外,菲律宾海岸警卫队还与印尼海上安全局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之间的三边合作协议(包括在苏禄和塞雷贝斯海的协调巡逻和信息共享)正在成熟,虽然各国之间的主权争端仍在继续。

由于采取了这些举措,尽管预期在资产方面存在能力差距,但人们越来越乐观地(但仍持谨慎态度)认为菲律宾如果继续加强国内和国际协调,将能够更好地实现海事安全。

菲律宾国家警察海事小组、NCWC、菲律宾海军和海岸警卫队人员认为,最重要的步骤是制定战略,明确菲律宾海事安全的问题和优先事项,并界定各海事机构在这方面的作用。这将有助于提出超越地缘政治的更广泛的海事安全问题。它还可以通过展示共同感兴趣的节点、确定责任领域和为今后的行动提供更明确的基础来缓解协调障碍。

斯科特·爱德华兹博士是 SafeSeas 的研究助理。SafeSeas 是一个研究海事安全、海洋治理和海上犯罪问题的研究人员网络。他在对菲律宾进行研究访问后撰写了这篇文章。他在当地访问研究的重点关注对象为安全从业人员。这篇文章最初于 2019 年 10 月由SafeSeas 发布。文章进行了编辑以适应《论坛》的排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