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 和平 与 安宁的力量

维护 和平 与 安宁的力量

美国海军在自由和开放的 印太愿景中处于核心位置

约翰·盖(John Gay)上尉/美国太平洋舰队

印太地区拥有 1.63 亿多平方公里的海洋,并且在语言、文化和地理上高度多样化。每年仅通过南海海域的货物价值就超过 3 万亿美元,该地区被认为是世界上竞争最激烈的地区之一。然而,竞争并不一定意味着冲突。

为了在当今全球经济中竞争,该地区所有国家以及全球各地其他国家都要依赖自由和开放的印太以及有保障的贸易流动。

美国一直与印太地区保持着牢固的经济和政治联系,并在整个地区维持着牢固的关系和海上存在。美国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密切合作,通过共同价值观和遵守国际规范和法律去帮助维护安全,这促进了印太国家的快速增长和繁荣。美国维持其前沿部署存在的最有效方式之一是通过其海军的能力。

超过 75 年来,美国海军一直在与地区伙伴和盟友并肩部署,提供了一系列支持,包括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培训、维护国际法和航行自由以及海上安全。美国海军与地区伙伴密切合作,加强海事能力和海域意识,应对他们领海和专属经济区的潜在威胁。

2020年环太平洋演习期间,布干维尔号(FS Bougainville)上一名法国海军士兵在观察地平线。此次演习有来自10个国家的5300多名人员参加。法国海军

当今的竞争环境中,由于对南海有限资源的需求增加,非法海上入侵也随之增加。新的地缘政治现实、不断扩大的行动领域和新兴的技术能力正在挑战现状,并破坏整个印太地区已建立的合作关系和共同的价值观。

美国及其地区伙伴关于南海的立场很简单:支持以基于规则的秩序为基础的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这种秩序维护所有国家的主权权利(不论其大小、力量或军事能力如何),让每个国家都能够根据国际法追求自己的国家目标。

对抗非法领土主张

中国在治理、贸易、人权、主权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提倡截然不同的目标,与这一愿景和合作方式形成鲜明对比。中国共产党(CCP)是 21 世纪安全面临的最大长期威胁——不仅是在印太地区,全球范围内均是如此。印太地区最大的挑战之一是中国与其邻国的关系,包括他们与存在相互冲突的岛屿领土主张的国家之间的关系。

南海坐拥有大量石油和天然气储备,北京非法宣称他们拥有这些未开发资源的所有权利。中共似乎正寻求用中国国家力量支配的符合其目标的新规范和行为来取代基于规则的既定国际秩序。

自 2013 年以来,中国利用其国有企业疏浚和填海造地超过 1295 公顷的土地(几乎是所有其他声索国加起来的 19 倍),并摧毁了原始珊瑚礁,开发南海的人工地貌。尽管中国承诺不会将这些前哨用于军事目的,但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的许多前哨基地已被加固并军事化,当中包括机场、港口、战斗机、地对空导弹、雷达罩及其他设施和能力。

2016 年,海牙的一个国际法庭裁定,中国声称对其任意划定的南海“九段线”内的资源拥有历史权利的说法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该法庭还对中国在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大规模填海和建造人造地貌对海洋环境和珊瑚礁造成损害表示关切。中国公然无视环境问题,违反其维护、保护脆弱生态系统以及枯竭、受威胁或濒危物种生境的义务。

中国在驳回该法庭关于其非法和有害环境做法的裁决时表示,该国对战略珊瑚礁和环礁的领土主张赋予北京对南海争议海域的完全控制权。但这是未获得国际法承认的主张。

迄今为止,中国仍继续在争议海域积极巡逻,通过支持非法捕鱼经营者、建立由拖网渔船队组成的秘密海上民兵支援人民解放军等手段,强制推行其非法主张。数百艘中国民兵船只在菲律宾提出主权声索的西菲律宾海和南海附近出没。这些民兵与中国海警协调,骚扰东南亚较小国家的渔船和军舰以及石油和天然气钻井平台。这些国家公开拒绝接受北京方面对南海提出的宽泛主张。

除了对东盟(ASEAN)国家合法经济活动的侵犯外,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还与其他国家的海军舰艇展开对抗。自 2016 年以来,美国海军在亚太地区空中和海上与解放军部队至少曾发生20 次不安全或不专业的遭遇。在一次遭遇中,一艘中国驱逐舰驶到距离美国一艘战舰 40 米以内,迫使它转向以避免碰撞。

2020 年,一艘中国军舰在存在争议的西沙群岛撞击越南渔船并致使其沉没——这是不到一年时间内发生第二起此类事件。2020 年 4 月,一艘中国海军舰艇将其火炮射击指挥仪瞄准在争议海域巡逻的菲律宾海军舰艇。此举在正常军事操作中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没有一个东盟成员国能免于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加大的激进行为,中共的非法执法行动给合法海员制造了危险的环境。

全球贸易保障者

中国对周边国家的直接威胁,再加上其“狼战”外交、不愿就南海问题进行谈判以及在印度洋和南太平洋地区的强硬态度——这一切都与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背道而驰。北京使用胁迫、影响力行动以及经济、军事和外交威胁去欺凌各国,以满足中共的利益。这损害了其他国家的主权,威胁地区稳定,加剧了紧张局势,削弱了对中国的正面看法。

美国海军主导世界海洋,这使其成为不可或缺的外交政策工具和全球自由贸易的保障者。美国海军的前沿部署存在以及与盟国和伙伴的密切关系为合作创造了机会,并增加了印太地区的联合行动、演习和训练。这些机会包括维持海上合作部署、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信息共享和持续的航行自由。通过这些活动,美国海军加强了地区海上安全和待命状态,提高了反应能力,并为加强威慑和建立更安全的环境奠定了基础。

这一愿景的核心是日美安全联盟。美国对日本承诺的深度得到驻扎在那里的近 5.5 万名美国军事人员的支持,并能够将最有能力、最先进的美国军事资产前沿部署到日本。日本海上自卫队参加美国的多项双边和多边演习,提高了两国海军的准备就绪状态和互操作性。2020 年,日本陆上自卫队参加了马拉巴尔演习(Malabar)和环太平洋演习(Rim of the Pacific )。这些演习提供独特的训练机会,旨在促进和维持对持久地区稳定至关重要的合作关系。

驻韩美国海军司令在海军事务上与大韩民国合作,以提高韩国和本地区的行动效力、加强集体安全努力。驻韩美国海军与韩国海军密切合作,并协调美国海军参与多次重大联合演习。

东盟、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印度、新西兰和英国与美国及日韩一道提出了类似的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愿景。

2017 年,由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组成的战略集团“四方对话”重新组建。这四个国家都拥有基于加强亚太地区基于规则的秩序这一共同利益和价值观的愿景。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也是该地区的重要伙伴。与马来西亚的安全和防务合作在打击贩运人口、反恐怖主义和反海盗等领域提供了重要协助。新加坡支持美国海军建立维护和再补给中心,为1,500 多家美国公司提供地区基地,并继续在气候变化、反恐、反扩散、地区海上安全以及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等一系列优先事项上成为强有力的合作伙伴。“新加坡希望美国进一步扩大和深化其在本地区的存在,并欢迎美国继续保持安全存在,”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 2020 年 11 月第八届东盟-美国首脑会议上表示。

和平、繁荣的伙伴

美国海军在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以及在北极、地中海、阿拉伯湾和非洲之角及其周边地区持续开展行动。世界上没有任何其他海军有美国海军这样的全球影响。令其脱颖而出的是美国海军的 10 艘航空母舰、31 艘两栖舰、54 艘核攻击潜艇、14 艘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潜艇和4艘俄亥俄级导弹潜艇。美国海军的多艘巡洋舰和驱逐舰是水面战斗多面手,既能够支持航空母舰打击群和两栖部队,又能够独立作战,并能够开展多种任务,包括空中、水面和海底作战以及海面火力支援。
利用覆盖地球近四分之三表面的海洋,一支强大的海军可以做陆军无法做到的事情。它能极为顺畅地抵达全球热点地区,它能巡逻重要的海道,并能调动前往遥远的海岸和人口中心。除了作战能力和执行安全任务外,海军还能够为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提供独特的能力。

1991 年至 2018 年,美国印太指挥部(USINDOPACOM)共在印太地区执行了 27 次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任务。在 2004 年印度洋苏门答腊-安达曼海底大地震和海啸造成 14 个国家27000 多人死亡之后,多国协调应对提供了快速的援助,并为今后的合作应对奠定了基础。事实证明,通过这种行动建立的善意非常有效。美国海军因此建立了太平洋伙伴关系(Pacific Partnership),每年在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应对措施的基础上开展多国、跨机构部署。

该伙伴关系由美国太平洋舰队(PACFLT)共同领导,旨在提高军队、政府机构和人道主义组织在救灾行动中的互操作性,同时在印太地区提供人道主义、医疗、牙科和工程援助。自 2006年以来,太平洋伙伴关系加强了参与国之间的关系和安全联系,并为加强地区复原力提供了宝贵支持。

美国海军谋求维护整个印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以符合国际法的方式维护航行自由,保持商业畅通无阻的流动,并反对任何国家使用胁迫或武力解决争端的企图。美国海军并非孤军奋战。盟国和伙伴国家的互操作性、信息共享及加强总体协调的集体能力得到改善,确保了持续自由和开放、所有国家都能繁荣昌盛的印太地区。

尽管美国海军及其盟友和伙伴增加了在南海的安全行动去阻止中国的持续开发和非法主张,但中方并没有与其邻国合作。这会继续加剧该地区的紧张局势,并可能导致冲突。

近日,美国国防部、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和美国印太司令部的代表与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联合参谋部和解放军南方战区司令部举行了为期两

天的危机沟通工作组会议。其目标是在两国之间建立相互了解,以防止和管理潜在的危机并减少对部队的风险。
此次会议是预防冲突良好的第一步,但中国必须重新评估其南海政策,承认国际法,并与邻国创造合作环境,继续保持印太地区对所有各方的自由、开放、和平和繁荣。

约翰·盖上尉是美国太平洋舰队公共事务官员。他于 1988 年加入美国海军,并于 1998 年被选中服役。盖曾在太平洋和中东、岸上和海上执行一系列行动任务。他毕业于美国空军大学(Air War College),拥有商业和战略研究高级学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