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印太 海洋安全

法国的印太 海洋安全

海军少将让·马蒂厄·雷伊(Jean-Mathieu Rey)与《论坛》分享他的区域观点

作为一个事实上的太平洋国家,法国关注印太地区的各种问题。法国的印太领土有 160 万居民,20 万法国公民在印太国家生活。亚太海区(ALPACI)和法属波利尼西亚武装部队的法国联合指挥官让·马蒂厄·雷伊(Jean-Mathieu Rey)少将接受了《论坛》的采访。雷伊在海上工作了 25 年,地点主要是在印太地区。他毕业于英国的高级指挥和参谋课程及法国的同等课程,并曾担任从突击队排长、巡逻舰指挥官和护卫舰指挥官,到夏尔·戴高乐号航母打击群参谋长和防空驱逐舰指挥官等各种职务。除了在外交部任职外,他还担任亚洲和南美洲安全与防务合作顾问。2017-2020 年,他曾担任舰队服役支持(Fleet Service Support)副主任,负责管理水面舰艇、核潜艇和航空母舰的行动准备工作。

太平洋的法国专属经济区(EEZ)有多大?

法国拥有世界上第二大的专属经济区。在各个地区专属经济区中,法属太平洋专属经济区是最大的,分布在澳大利亚和墨西哥之间的四个枢纽周围,面积达680 万平方公里。该区域内包括克利珀顿、法属波利尼西亚、新喀里多尼亚、瓦利斯和富图纳。

如何控制这个专属经济区?

由于其面积庞大,对这一专属经济区的海上监视和控制是一项真正的挑战。保护专属经济区包括四项主要任务:海上安全(搜索和救援、船只交通监测),环境保护(石油泄漏的应对和准备),海上安保(执法、反恐)以及打击非法活动(非法、无管制和未报告的捕捞活动以及人口、麻醉品或武器贩运)。

法国武装部队使用哪些装备?

太平洋的法国武装部队配备了多样化的装备,如监视护卫舰、巡逻舰、公海支援舰以及沿海拖船。我们还使用猎鹰卫士(Falcon Guardian)、CASA 和海豚直升机等飞机。此外,卫星监视可以覆盖广泛的地区。针对海岸警卫队的任务,我负责协调所有与海事有关的服务和机构的行动,例如海关、海洋事务部、宪兵、国家警察和负责海洋资源保护的波利尼西亚行政当局。我们于 2011 年设立了海事跨机构中心(Maritime Inter Agency Centre),以改善海上监控状况。该中心由三个单元组成,分别负责信息融合、捕鱼监控和搜救。

法国的海上存在是否仅限于本国专属经济区?

不,海洋安全威胁不受国家海洋边界的限制,我相信必须采取全球化办法来应对太平洋的海事挑战。法国在这个地区有 7000 至 10000 名国防人员,是唯一在当地维持永久性军事存在的欧洲国家,这突出地表明了法国的区域承诺和全球抱负。我们的军事组织依靠两个区域指挥部:一个是设在阿布扎比的印度洋海区,称为 ALINDIEN;另一个是我所在的亚太海区(ALPACI),指挥部设在设在帕皮提 (Papeete)。此外,吉布提、勒尼翁和新喀里多尼亚的三个地方指挥部定期提供资产和前沿支持,同时负责保护其专属经济区。

2020 年 12 月,法国海军翡翠号(FS Emeraude)攻击潜艇与日本海上自卫队日向号(JS Hyuga)直升机驱逐舰一道编队航行,同时进行综合海上安全行动。马库斯·卡斯坦内达(MARKUS CASTANEDA)中士/美国海军

通过这个框架,您会发现,我不打算将法国的行动局限于本国专属经济区内。法国作为核国家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我们充分参与应对地区海洋威胁和预防危机。来自法国大陆的舰艇或飞机可以轻而易举地增援长期驻扎在太平洋的军事力量。例如,法国航母打击群曾于 2019 年香格里拉对话期间在该地区开展行动。当时戴高乐号航母在新加坡港口停靠。并且,法国远程飞机曾于新冠危机期间在太平洋提供重要支持。其他部署(包括我们的两栖任务团队、驱逐舰或海上巡逻机)也做好了规划,并且每年将会更新。即使在应对海事问题时,跨机构办法也是实现行动效力的根本。

我指挥下的武装部队还负责应对朝鲜的核扩散问题,共同的海上和空中航行自由问题,以及多边主义问题。

该地区面临哪些主要挑战?

捍卫航行自由至关重要。全球海洋安全是以旨在维护航行自由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为基础。法国在太平洋各地的海军投入旨在促进和维护这一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海洋法公约》是由 150 多个国家经过长期谈判达成。1982 年,在牙买加蒙特哥湾,各方就沿海国家开发海洋资源的权利与领海以外航行自由的历史性原则之间的最佳折衷方案达成了协议。我认为,我们所有人都必须捍卫和促进这项折衷方案。

海上安全挑战涉及诸多议题,包括海盗行为、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的捕捞活动、气候变化、非法贩运和难民问题。

麻醉品贩运问题非常重要,法国是怎么打击这种行为的?

我们打击贩毒的海上战略包括:

监督流入和流出,特别是进出我国海域的行动缓慢的船只、帆船或渔船。

分析海事数据库,发现微弱的信号。

与国家伙伴和外国伙伴(特别是美国西部联合机构间工作队和南部联合机构间工作队)共享海洋信息。

当综合所有这些信息认为需要予以干预时,我负责协调所有有关部门(宪兵、海关和检察官)的海上工作。

由于这一策略,法国在 2016 年至 2020 年期间从由中美洲前往澳大利亚/新西兰的船只上缉获了超过 5吨的可卡因。宪兵和海关单位还检查了许多船只。

许多印太国家担心过度捕捞问题。法国在这方面的策略是什么?

关于非法捕捞,法国的战略依靠三条主线:

通过电子传感器监控反常、可疑的行为。

最大限度地利用卫星图像的优势。

部署空中和海上装备。

因此,外国渔船知道他们在专属经济区内外受到监视,因而不会冒险在我国海域内非法捕鱼。2020 年,我们持续监控了外国渔船 1677 艘,卫士战机曾在专属经济区及周边飞越 304 余艘渔船上空。我们还与太平洋岛国建立了强有力并且有效的合作方法。此类措施的例子包括每周分享海洋信息、法国船只在其他专属经济区巡逻、在海军舰艇上派遣联络官以及对地方当局进行执法培训。

法国如何与其他印太国家合作?

法国通过其重要的外交网络以及定期的军事合作与该地区的每个国家维持双边关系。此外,法国已完全融入多个多国组织,如西太平洋海军研讨会(Western Pacific Naval Symposium)、太平洋安全联合负责人会议(Joint Heads of Pacific Security)以及太平洋和印度洋航运问题工作组(Pacific and Indian Ocean Shipping Working Group)。法国参加了最近一次举行的东盟国防部长会议。自 2002 年起,法国还加入了一个四边防务合作组织。该组织于 1992 年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美国的倡议下成立,其目的是向岛国提供援助,优化双边军事及安全合作的结构性合作。该组织还致力于加强太平洋国家之间的政治对话,以跟上安全方面的进展。法国参加了许多区域演习,如环太平洋演习。即使面对严峻的疫情,我们也能够派出一艘法国海军舰艇参加这次重要演习,这表明我们与美国太平洋舰队以及印太地区的所有美军建立了牢固的伙伴关系。但环太平洋演习并非是唯一的重要行动。最后,我必须提到法国每两年轮流在波利尼西亚和新喀里多尼亚组织的马拉拉演习(Marara)和南克罗伊演习(Croix du Sud)。2021 年 4 月和 5 月的马拉拉演习模拟了针对一个太平洋岛国的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行动。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可以共同训练和交流现实场景经验的重要机会。

您最后还有什么想要分享吗?

定期在这一广阔空间部署海军和(或)空军装备有助于维持与法国伙伴国家之间的双边和多边关系。我们的两艘护卫舰(一艘驻扎在塔希提岛,另一艘设驻扎在努美阿)不仅在东南亚,而且在东太平洋也广为人知。法国还尽可能定期从法国向太平洋地区部署圣女贞德(Jeanne d’Arc)特遣队(自 2013 年以来几乎每年部署一次)。该特遣队由一艘直升机船坞登陆舰和一艘护卫舰以及航空母舰打击群或驱逐舰组成。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我还要强调,法国有能力在远离本土大陆基地的地点在短期内部署空军力量。2018 年 8 月,参与 Mission Pegase 飞行任务的四架拉法尔(Rafale)战斗机及其支援机曾在澳大利亚参加“漆黑行动”(Pitch Black)演习后访问了多个亚洲伙伴国家。


法国:一个印太国家

2019 年发布的《法国在印太地区的防务战略》中确定了法国在这一充满挑战性地区的战略优先事项:

  • 捍卫和确保法国主权的完整,并保护我国国民、领土和专属经济区。
  • 通过军事和安全合作促进区域环境安全。
  • 与我们的伙伴合作,在全球战略竞争和充满挑战的军事环境中维持国际公域的自由和开放使用。
  • 通过综合性和多边行动,协助维持战略稳定和平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