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中国的 枷锁

打破中国的 枷锁

印度期待通过新的伙伴及成熟的防务协议 去对抗中国的侵略

沙罗什·巴那(Sarosh Bana)

中国积极寻求通过收买印度的近邻孟加拉国、缅甸、马尔代夫、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以及通过威胁印度最亲密的盟友不丹去获得影响力。
中国似乎还正确地计算了印度的反应——他们料到尽管印度具有强大的军事实力,但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PLA)在 2020 年中期肆无忌惮地试图侵占拉达克东部分隔两国的近 1000 平方公里实际控制线(LAC)西段,印度会表现出巨大的克制。

此次入侵中国派出了大约 6 万士兵,这是中国对印度的侵犯,也是两国自 1962 年在同一地区进行长达一个月的战争以来最严重的紧张局势阶段。这场冲突之后,中国夺取了阿克塞钦。这是一个面积 38000 平方公里的高海拔沙漠,面积几乎相当于整个不丹。印度声称阿克塞钦是其联邦属地拉达克的一部分。中国还声称该国拥有位于实际控制线东部面积为 83,743平方公里的印度东北部阿鲁纳恰尔邦的主权。两国长期以来一直对实际控制线的长度和位置存在争议。该实际控制线分为三段。事实上,中国工人随后在解放军部队的支持下进入阿鲁纳恰尔邦,沿着阿鲁纳恰尔邦与西藏之间的边界,在上苏班西里地区的察里楚河(Tsari Chu River)岸边建造了一个村庄。印度外交部确认了这一举动,并表示他们已知悉“沿实际控制线地区”的建设。这种行为通常被认为是中国试图支持其对该地区提出的领土主张,作为其在有争议的边境地区建立平民定居点战略的一部分。北京本身也驳斥了一切批评,坚持认为这种侵蚀是“无可指责的”,因为他们“从未承认”阿鲁纳恰尔邦。

即便拉达克东部的僵局仍在继续,中国还是再次出击,这次是在印度北部的一个小邦锡金——锡金与阿鲁那恰尔邦中间隔着不丹。2021 年 1 月 20 日,中国军队在锡金纳库拉(Naku La)与印军发生冲突,印军称此事件为“轻微对峙”。最近一次此类事件于 2020 年5 月发生在同一地区。

2020 年即将结束时,印度希望中国至少保持拉达克东部的现状。他们疲惫不堪的士兵们在平均海拔 3000米的荒凉、空气稀薄的边境地区驻扎下来。在严寒的冬季,那里的气温可能骤降到零下45摄氏度以下,考验身心耐力的极限。

因此,新德里感到欣慰的是,双方于 2021 年 2 月举行的第九轮军事会谈达成了一项关于从拉达克东部的班公湖北岸和南岸脱离接触的协议。2 月 11 日,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Rajnath Singh)向印度议会表示,“为了确保实际控制线地区沿线摩擦点脱离接触,我们认为,目前近距离接触的双方部队应撤出2020 年进行的前沿部署地点,并返回被接受的永久基地。”

虽然班公湖的脱离接触进展令人满意,但其他地区如德卜桑平原(Depsang Plains)、戈格拉高地 (Gogra Heights)和温泉(Hot Springs)的僵局却需要时间来解决。

令人振奋的是,双方同意保持对话和谈判势头,继续努力确保前线部队克制,稳定和控制中印边界西段实际控制线地区局势,共同维护和平。

为了帮助遏制中国的侵略,同时又不煽动战争,印度可能希望加强与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等新兴关系。各国和该地区其他国家之间达成的防务协议也可能有助于推进印度的安全努力。

北京方面利用新冠疫情给印度带来的经济和政治压力,及对印军注意力的分散。与此同时,中国很少因为他们对灾难性疫情的应对方式受到全球指责而感到困惑。此次疫情被广泛认为起源于中国武汉。中国打算利用其经济和军事活力来推动其外交政策议程。

边境紧张局势

自 1950 年中国入侵西藏并于次年吞并印度边境以来,中国一直是笼罩着这个世界第二人口大国的危险的阴影。尽管双方分别于 1993 年、1996 年和 2013 年达成了三项维持实际控制线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协议,但北京一直对划界问题提出异议。自 20 世纪 80年代以来,北京已通过多次进入拉达克,逐步占据了640 平方公里的土地。随后,他们于 2020 年大力向拉达克东部地区推进。

中国的亲密盟国巴基斯坦也与印度存在边界争端。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两个邻国在 1947 年分治之时、1965 年、1971 年和 1999 年曾四次交战。1971年的战争也由东巴基斯坦沦陷产生了孟加拉国。

印度与孟加拉国接壤边境长达 4097 公里,与巴基斯坦接壤 3323 公里,与尼泊尔接壤 1751 公里,与缅甸接壤 1643 公里,与不丹接壤 699 公里,并与阿富汗接壤 106 公里。

中国正有意识地扩大其影响范围,他们在孟加拉国、缅甸、马尔代夫、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等国发展港口链,基本上是将印度缠绕在一条动荡的环内。外国军事专家称该计划为“珍珠链”战略。中国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建造了瓜达尔港。该港口通过投资 460 亿美元的中巴经济走廊(CPEC)连接中国边远的新疆西部地区喀什。中巴两国都称之为“巴中友谊的伟大纪念碑”。

掠夺性贷款

中巴经济走廊是中国一带一路计划(OBOR)的旗舰项目。一带一路是跨越 70 个国家投资 1 万亿美元的一系列基础设施项目。作为一带一路的一部分,北京方面为财务上不可持续的项目发放了掠夺性贷款,而此举只是为了控制他们所启动的基础设施,作为对拖欠还款的补偿。

尽管北京方面坚称一带一路计划是一项商业倡议,但海军基地似乎是中国从不声张的议程中重要一环。瓜达尔将为中国提供一条通往印度西海岸阿拉伯海以及印度洋、波斯湾以及阿曼湾和亚丁湾的海上通道。印度反对中巴经济走廊,因为该项目穿越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和巴基斯坦占领的克什米尔地区(印度对该地区的控制权提出争议)。根据该协议,巴基斯坦有义务在 20 年内通过偿还债务和利息向中国支付 400 亿美元。

北京方面也通过提供军备来加大“一带一路”的诱惑。2017 年,伊斯兰堡宣布从中国购买4艘改装的041 型元级攻击潜艇,并进行技术转让在港口城市卡拉奇再组装4艘潜艇,交易金额估计为 50 亿美元。前四艘潜艇将在 2023 年前交付,其余潜艇将在 2028 年前交付,以形成巴基斯坦近海核二次打击三位一体的核心。同样在 2017 年,孟加拉国购买了两艘中国制造的 035G 型明级潜艇,价值 2.04 亿美元。

双重用途

中国制造的坦克、护卫舰和战斗机也装备了孟加拉国的军队,该国军事人员定期在中国接受培训。2016年,中国共产党习近平总书记访问达卡期间,两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并且孟加拉国正式加入“一带一路”倡议。

2020 年 10 月,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 (右侧)与日本外务大臣 茂木敏充在东京参加一次四方安全对话会议。路透社

此后,价值 71 亿美元的 9 个项目的工作不断取得进展——这是孟加拉国 27 个中国资助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的一部分。北京方面还宣布对 97%的孟加拉国进口产品实行零关税政策。中国承诺向孟加拉国提供约 300 亿美元的财政援助,超过印度的发展援助捐款达 100 亿美元。

孟加拉国还与中国缔结了一项价值 10 亿美元的水资源管理协议。此前,他们未能与印度就该国第四长河——来自印度的提斯塔河(Teesta)达成水资源共享协议。中国是孟加拉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贸易额达 180 亿美元。印度与孟加拉国的贸易徘徊在 95 亿美元左右。

尽管 2014 年中国在孟加拉国索纳迪亚(Sonadia)建设港口的交易失败,但中国在缅甸找到了一个替代地点,以加强其在印度东海岸孟加拉湾的存在。习近平在 2020 年 1 月访问缅甸期间敲定了关于丘比尤经济特区深海港口项目(Kyaukpyu Special Economic Zone Deep-Sea Port Project)的交易,项目第一阶段将耗资13 亿美元。

该港口位于若开邦西部,北临孟加拉国,毗邻孟加拉湾。在海湾对面,印度正在维沙卡帕特南 (Visakhapatnam)的东部海军司令部(Eastern Naval Command)附近开发瓦尔沙(Varsha)核潜艇基地项目。如果发生冲突,丘比尤港口可以改造成为军事设施。由于缅甸担心债务陷阱,该项目最初 70 亿美元的成本被削减下来。其他正在开展的中国援助的主要基础设施项目包括新仰光市和中缅边境经济合作区项目。人们中国怀疑在印度外岛安达曼-尼科巴群岛(Andaman and Nicoba)附近可可群岛(Coco Islands)的一处基地驻扎着一支海军情报部队。

斯里兰卡与中国达成超过 11 亿美元的交易,以开发其南部汉班托塔海港——2017 年当斯里兰卡难以偿还该项目的贷款时,北京通过一项 99 年的租约获得了对该战略港口的控制权。中国可能使用该港口,也可能使用瓜达尔港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基地,以加强其在这个沿岸地区的力量。

中国还在从汉班托塔扩展到南亚最深的集装箱码头科伦坡港。在斯里兰卡最大的一笔外国直接投资中,隶属于国企中国交通建设公司的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正在填海填出来的 660 英亩土地上建造价值 14亿美元的科伦坡国际金融城(Colombo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ity)。他们希望这个“城中城”能够与新加坡和迪拜匹敌的主要金融中心,并推动这个岛国的经济和海上贸易。中国还将投资 10 亿美元在该地点建造三栋 60 层高的大楼。

关于马尔代夫的岛屿领土,印度担心,费杜·菲诺胡岛(Feydhoo Finolhu)可能从 38,000 平方米扩大到 100,000 平方米。2016 年,一家中国公司以 400 万美元的 50 年租约租下了费杜·菲诺胡岛。他们可能会在那里建立一个中国军事基地,可能用于停靠核潜艇以及一个监听哨所去跟踪印度海军在印度洋这一战略区域的动向。马尔代夫距离印度最南端的卡尼亚库马里(Kanyakumari)仅 623 公里。类似地,中国还在南海建造了人工岛并将其军事化——南沙群岛有7个人工岛,西沙群岛有 20 个人造岛,他们的理由是——因为中国宣称拥有“主权国家的自然权利”。马尔代夫的年财政收入约为17亿美元,其国内生产总值为40 亿美元——但中国让他们欠下了 15 亿美元的沉重债务负担。

 “一揽子解决方案”

近年来,中国已向不丹渗透。最终在 2020 年 11 月,解放军入侵了这个内陆佛教王国,他们在洞朗 (Doklam)建造了卫星图像显示为线状排列住宅的建筑。这块位于两国与印度存在争议的三国交界处高地是 2017 年中印 73 天紧张对峙的地点。随后的图像显示,新定居点旁边修建了弹药库。

此次入侵之前,中国宣布了与不丹边界争端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回到他们 1996 年提出的方案,中国向不丹让出北部争议地区,以换取西部争议地区,包括洞朗以及跨越萨克滕森(Sakteng)林保护区的不丹东部边界。不丹是印度在该地区最坚定的盟友,但1949 年和 2007 年的《印度-不丹友好条约》(India-Bhutan Friendship Treaties)并没有明确的防御条款。

印度正在修建一条将穿过其拉达克地区印度河(Indus)与赞斯卡河 (Zanskar)交汇处的高速公路。路透社

洞朗是中国在该地区霸权的关键——西藏的春丕河谷(Chumbi Valley)位于洞朗以北,印度的西里古里走廊(Siliguri Corridor)位于该地区以南,而这两个地方都是战略性山区要塞点。中国大胆向前推进之后,便可以切断这条长 60 公里的走廊——西里古里走廊也被称为“鸡颈”,是一条 22 公里宽的狭长地带,连接印度大陆及其与孟加拉国、不丹、缅甸和中国西藏自治区接壤的八个遥远的东北各邦。

反制中国

印度认识到中国的影响力策略后已加紧亲善访问,他们于 2020 年 11 月向邻国派遣了三名高级官员。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在访问巴林和阿联酋后前往塞舌尔。印度国家安全顾问阿吉特·多瓦尔(Ajit Doval)与斯里兰卡领导人进行了通话。印度外交秘书哈什·施林格拉(Harsh Shringla)在访问孟加拉国和马尔代夫之后访问了尼泊尔。

时间可能并不站在印度一边,但他们必须继续对抗中国企图对邻国施加影响的企图。越来越多的分析人士认为,除了为邻国提供经济和军事替代方案以取代中国的“一带一路”的诱惑外,印度还应该仰仗“四方对话”(Quad)。“四方对话”国家可共同创建一个基础设施基金,为印度邻国提供财政上可持续的替代方案,以取代中国造成沉重负债的项目。

此外,四方国家还可以加强海域意识,通过共享物流和发展国防技术去投射力量,打击中国在该地区的势力。防御协议的成熟将有助于加强四方国家的能力。例如,2020 年 10 月,印度和美国签署了一项共享敏感的卫星数据(通常用于导弹和无人机)的协议。该协议是印美之间旨在对抗中国在印太地区日益增长的扩张主义的一系列协议中最新一项协议。

一个具有经济和军事相互依存关系的强大四方,至少将迫使中国对其继续在印度洋地区的激进行为及其对印度及印度邻国边界的侵蚀的时候三思而后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