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逻 海洋 贸易路线

巡逻 海洋 贸易路线

中国有野心,但他们有钱吗?

萨尔瓦托雷·巴博内斯(Salvatore Babones) |图片: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2013 年 9 月,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访问中亚,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年度峰会。上海合作组织是一个政治、经济和安全联盟,当时的成员国包括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中国、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途中,他在哈萨克斯坦的纳扎尔巴耶夫大学(Nazarbayev University)停留。这所大学由哈萨克斯坦强人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创立,并以他的名字命名。在那里,习近平发表了冷战后世界中参加过这些活动的人都耳熟能详的讲话——强调青年是未来,人员交往有助于维护全球和平,现在世界需要合作共赢。除了这些第二世界的陈词滥调,习近平还增加了一条在中亚演讲时必须恪守的原则:呼吁复兴古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甚至没有出现在中国外交部称之为“增进两国人民友好共建美好未来”的演讲题目中。这也不是第一条新丝绸之路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美国陆军将军大卫•彼得雷乌斯(David Petraeus)和美国中央司令部的支持下于 2011 年 7 月启动了美国新丝绸之路基础设施战略。

然而,中国的新丝绸之路引发了学术界和媒体的想象,让习近平及其外交部平地起惊雷。2013 年 10 月,习近平赴印尼雅加达向印尼议会发表演讲,丝绸之路在这次讲话中处于中心位置。中国不止有一条丝绸之路,他们有两条:横跨中亚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及通往东南亚、印度洋、中东和东非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陆“带”吸引了全世界的想象力,但海“路”则吸引了更多的中国外交、财政和军事资源。事实上,中欧之间的陆路通道非常不经济,但连接中国和新加坡、澳洲、波斯湾、苏伊士运河和西欧的海上通道对于中国这个贸易国家的生存至关重要。即便欧亚周围的路线永远封闭,美国经济也能承受,但中国会被勒死。

2017 年 5 月,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 “一带一路”论坛欢迎宴会上致辞。

因此,在改革时代的中国已从大陆帝国转变为贸易国家的同时,他们也应寻求对其进出口流经海洋的掌控,这也就不足为奇了。中国的目标是确保其贸易不受美国的干涉,但聪明的中国理论家知道这应当是 22 世纪的雄心壮志。与此同时,中国还可能面临许多其他潜在威胁:印度的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发生冲突,甚至苏伊士运河遭到封锁。中国在南亚和东非发起的开发项目使他们有更多的理由为整个地区的潜在军事干预做准备。尽管中国人民解放军(PLA)海军仍然远不能在全球范围内挑战美国海军,但他们可能会希望干扰美国的行动,特别是通过潜艇战。

中国当然有将海上丝绸之路军事化的动机,他们承诺向该地区各国政府提供奢侈的无附加条件的外国援助,这为他们带来了机会。但是,中国要以什么手段去实现这个目标?中国是否真正能够发展必要的海军力量,将力量投射到印度洋及其以外地区?也许更重要的是,他们能负担得起吗?

基于野心和宣告,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中国有两艘航母,另一艘正在建造中。中国第三艘航母将采用美国海军先进的祖姆瓦尔特级驱逐舰使用的电力一体化动力系统推进。第四艘将采用核动力,配备电磁发射系统、第五代隐形战斗机和轨道枪。中国每艘航母都将被一个完整的战斗群包围,包括驱逐舰护航、攻击潜艇和支援舰。至少,这就是他们的野心。

但中国海军的现实并没有那么惊艳。他们拥有一艘经过改造的前苏联巡洋舰(辽宁号),这基本上是一艘训练舰,他们有一艘本土复制舰(山东号) 在东海和南海之间航行,还有一支动力不足的空军飞行队——只有卸下燃料和军备才能从航母飞行甲板上起飞。中国长期缺乏空中加油能力,这让中国航母飞机必须在母舰的狭窄半径范围内行动。未来几代航母和飞机可能会解决这些问题,但新闻报道表明,中国已经决定将第三代和第四代航母分别从电动和核动力缩减为蒸汽动力。报道称第五代和第六航母计划已取消。

尽管中国的军事野心丝毫没有减弱,但其财政资源日益受到限制。政府预算数字虽存在疑点,但也许只是指示性数字。在 1980-2015 年中国快速增长的时期,合并(中央和地方)政府预算趋向于出现赤字,但收入增长如此之快,以至于每年的支出都能被下一年的税收收入所掩盖。例如,中国 2015 年 15.2 万亿元(2.34万亿美元)的支出超过了 2015 年 14 万亿元(2.15 万亿美元)的收入,但他们 2016 年 16 万亿元(2.46 万亿美元)的收入也能支撑这种支出。两位数的收入增长意味着所有预算限制都是柔性的,因为中国领导人知道,即便明天无法做到,他们也很快就能兑现今天的承诺。

装载贸易货物的中国卡车排成一队停在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

2016 年之后,所有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当时的支出继续增加,但财政收入开始回落。中国财政收入年增长率曾经平均约为20%,最近已跌入单位数低位——如果认为官方数字真实的话。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新冠疫情之前。鉴于航母及其飞行队和相关作战群组是最大的国防支出,中国政府可能会力求节省,这并不奇怪。即使中国能够解决发展核航母的技术挑战,高昂的建造代价也会让他们放弃,更不用说装备核航母的成本。

中国在印度洋夸张的“珍珠链”也是如此。毋庸置疑,中国有战略野心要在该地区建立海上、空中和电子战基地。中国已花费巨资将南海军事化,他们修建了人工岛屿,并在这些岛屿上建设港口、跑道和雷达。然而,南海离本土很近,这些基地的土地收购成本为零(土地创造成本又完全是另一回事)。在主权国家建立海外基地成本可能高得多。

以中国唯一的主要海外军事基地吉布提为例:名义上,这座东非基地每年耗资约 2000 万美元租赁土地,加上建造费用。这似乎与美国每年 6300 万美元的租赁条件相比较为有利,占地面积要大得多。对于美国,合同条款代表全额费用,因为吉布提等国重视美国基地提供的隐性安全保障。相反,中国必须付出更多代价去说服各国允许其军事存在。就吉布提而言,这包括用于建设港口的 5.9 亿美元、用于铁路的 4.9 亿美元和用于机场的 4.5 亿美元。

在巴基斯坦也是如此,中国支持的瓜达尔港项目缺乏任何真正的商业理由。据报道,其投资超过 10 亿美元,目前尚不清楚中国实际在瓜达尔花费了多少钱。该港口建成后可能成为中国海军舰艇的加油点或海军陆战队基地。不管中国给瓜达尔找到什么用法,肯定都无法成收回成本。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和缅甸的皎漂港也未得到充分利用,这两个港口的投资均超过 10 亿美元。总之,这三颗印度洋珍珠在任何一艘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舰艇有机会使用之前,给中国造成了超过 30 亿美元的代价。然而,中国并没有坚定地推进未来的开发阶段,而是所有这三个项目都要求东道国做更多的投入。

2017 年 8 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人员参加中国在吉布提新军事基地启用典礼。

由于中国经济停滞不前,中国领导人再也不能做出过分的支出承诺,他们无法再相信未来的增长将产生履行过去承诺所需的资源。这是中国四十年来第一次面临严峻的预算限制。在中国允许半导体设计机构紫光集团(Tsinghua Unigroup)和汽车制造商华晨汽车(Brilliance Auto)等战略性企业债务违约之际,很显然,国家补贴已不再像过去那样直截了当。中国政府正开始在支出重点问题上做出其他政府长期以来一直习惯的困难选择,军事预算也不能幸免。

中国所构成挑战的严峻性一直是以他们看似无底的军事预算及其对快速技术升级的渴望为前提。今天的人民解放军海军主要是一支小型舰艇部队,由大量相对简单廉价的驱逐舰、巡防舰和护卫舰组成。就像苏联曾经拥有一千艘舰艇的强大海军一样,它是一支廉价的舰队。想要挑战美国海军,甚至仅仅是模仿美国海军在本国海岸以外投射力量的能力,中国海军将需要政府做出超乎寻常的长期财政承诺。

孤立地说,这是中国可以承担的承诺。存在许多其他军事和外交投入的背景下,这也许不在中国优先事项清单上第一位。只有放弃其他预算优先事项,例如战斗机开发、反舰弹道导弹、人工智能和空间计划,中国才能承担控制海上贸易路线的成本。与此同时,美中科技战争已将耗资巨大的本土半导体发展推到首要的国防优先事项。更不用提中国银行界有许多迫在眉睫金融紧急状况。鉴于这种竞争,无论海上丝绸之路军事化对于中国军事规划者来说多么可取,可能都需要等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