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主权 发声

为主权 发声

印太国家谴责中国的海上侵略行为

《论坛》员工

中国在南海持续不断的侵略行为正在激发东南亚国家捍卫他们的海洋主权及其他权利和航行自由。尽管面对一个经济强大的邻国需要采取谨慎的平衡行动,但南海周边国家一直在加强海上防御,发声反对侵略并保卫他们的领海。

2020 年担任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主席国的越南在 2020 年 12月的声明中让各成员国国防部长团结在一起,呼吁该地区“在开展活动时力行自我克制,避免可能使局势进一步复杂化的行动,并在没有胁迫的情况下寻求根据国际法和平解决争端”。

东盟 10 个成员国以及中美均同意该声明。该声明未提到南海。但越南更进一步,他们发布了一份新闻稿,称各位部长同意“使用和平手段并遵守国际法解决分歧,特别是与领土和主权争端有关的问题,包括南海争端”。

在中国将南海人造地貌军事化、在其他国家领海和专属经济区非法捕鱼及向邻国施压令他们放弃开采自然资源的时代,这一信息的明确目标是谁显而易见。一位专家表示,对越南而言,捍卫其自然资源和领海是一种生存行为。兰德公司高级防务分析师德里克·格罗斯曼(Derek Grossman)向《论坛》表示:“南海对于越南而言几乎是生存问题。”

然而,越南很难抵抗这个庞大的邻国。“一方面,中国在南海肯定是越南的敌人,”格罗斯曼表示。“越南还非常怀疑一带一路(基础设施计划)和湄公河大坝建设及其对越南湄公河下游三角洲的影响。”

2020 年 9 月,时任越南总理阮春福向出席东盟会议的外交部长谈到南海紧张局势加剧的问题。美联社

但中国是越南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这是越南给予其他国家最高级别的对待。中国也是越南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格罗斯曼表示:“他们意识到中国不会在这个地区把事情搞大。”“越南需要把握微妙的平衡。”

格罗斯曼在 2021 年 1 月为网络新闻杂志《外交家》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越南一直悄悄地支持美国的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因为美国对中国在南海的侵略采取强硬路线,“并暗示华盛顿计划未来多年维持在该地区的存在”。

代价高昂的干涉

中国干涉越南在南海的石油勘探,这已造成经济损失。据《外交家》2020 年 7 月报道,迫于中国的压力,越南取消多个南海项目,并向两家国际石油公司赔偿了总计10 亿美元。

越南国有能源公司越南国家油气集团(PetroVietnam)将向西班牙国家石油公司(Repsol)和阿联酋穆巴达拉发展公司(Mubadala)支付上述赔偿。西班牙国家石油公司计划开发的项目位于越南专属经济区边缘,但位于北京方面声称的却没有法律依据的九段线范围内。越南决定取消合同之前,中国在海南岛沿岸集结了 40 艘海军舰艇——那里距离钻井地点仅两天航程。

但越南并没有放弃在其专属经济区内开采资源的想法。他们将与日本能源公司帝石公司(Inpex)合作,双方达成了一项海上油田钻探交易。据《南华早报》2021 年 1 月报道,中国肯定会对此举提出异议。

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越南石油公司官员向该报表示,他认为钻探工作将从 2021 年开始。“我们考虑了中国的反应,但我们没做什么错误的事情。我们只会在专属经济区内钻探,”他说道。

罕见的斥责

马来西亚也在大声疾呼,捍卫其海洋权益。据彭博社报道,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希沙穆丁·侯赛因(Hishammuddin Hussein)于 2020 年 8 月向国会表示,该部于当月宣布马来西亚已向联合国提交一份文件,澄清其对距离该国海岸线200 海里以外的大陆架剩余部分的权利。

“马来西亚反对中国关于他们对这些海域拥有历史权利的主张,”希沙穆丁表示。“马来西亚政府还认为,根据国际法,中国对南海海洋地貌的主张毫无根据。”据彭博社报道,这一谴责是马来西亚不寻常的举动——马来西亚一直避免批评中国,努力将言论导向确保这些海道保持对贸易开放。

中国已在珊瑚礁、岩层和浅滩上建造军事基地和前哨,并声称他们对近 80%的南海海域拥有权利。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台湾和越南均声称在同一地区拥有部分领土。2016 年,国际法庭以中国的宽泛主张不符合国际法为由驳回了他们大部分的主张。

印尼纳土纳群岛色拉兰帕港,印尼总统佐科威(图中)在视察印尼海军乌斯曼·哈伦号(KRI Usman Harun)舰艇期间检阅部队。佐科威 2020 年 1月的视察是在与中国就捕鱼权利问题造成紧张关系加剧的情况下进行。美联社

尽管马来西亚经济仍与中国紧密相连,但他们正在与国防伙伴合作维护其海洋利益。四个印太国家的军队将从美国获得无人驾驶飞行器,用于在南海上空开展巡逻和侦察——马来西亚便是其中之一。马来西亚于 2020年 5 月收到 6 架扫描鹰无人机,最终将获得共 12 架,印尼和菲律宾各将获得 8 架。越南将获得 6 架。所有接收方均表示,他们将使用这些无人机来支持维护南海的海洋安全。

美国将全额资助该项目,每架无人机的成本约为 140万美元。预计到 2022 年将向马来西亚交付剩余的 6 架无人机,并向其他三个国家交付 22 架。

印尼挺身而出

2021 年 1 月,印尼海事安全局在该国专属经济区拦截了一艘中国科考船——这只是他们过去几年间与中国船只发生多次冲突当中最新的一次遭遇。据自由亚洲电台(RFA)报道,向阳红 03 号(Xiang Yang Hong 03)的跟踪系统已关闭,因而印尼政府船只将其护送出印尼专属经济区。

“如果他们连续航行不进行可疑活动,便不会构成违规行为。但是在这次航行中,他们的船舶自动识别系统 (AIS)被关闭,此举引起了怀疑,”印尼海事安全局行动主任苏维托(Suwito)上将向记者说道。“我们问他们为何关闭船舶自动识别系统,他们的回答是设备坏了。”

印尼曾多次与中方对峙,他们指控中国渔船由中国海警船只护航,在印尼纳土纳群岛专属经济区内作业。随着冲突的持续,印尼海事安全局一直在加强防御。据资源亚洲电台报道,2021 年 1 月初,印尼为 10 艘巡逻艇购买了 20 门冲锋枪。除了 12.7 毫米口径的火炮外,印尼海事安全局还得到印尼国防部批准购买了 30 毫米口径冲锋枪用于船上防御。

志同道合的伙伴

东南亚国家还依靠国际防务合作伙伴来行使其海洋主权。2020 年 4 月,澳大利亚战舰帕拉马塔号(HMAS Parramatta)与美国海军在南海争议海域进行了演习。美国海军向南海派遣了三艘军舰,“以支持印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

此次部署是在紧张局势加剧之际进行。就在几天前,中国在南海岛屿上设立了行政机构,并于一个月前在菲律宾及其他国家声称拥有的领土的人工珊瑚礁上启用了两个新的研究站。

格罗斯曼表示,在这些争议行动的背景下,该地区各国欢迎时任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在 2020 年 7 月对中国海洋主张提出的尖锐谴责。

彭佩奥表示:“世界不允许北京将南海视为其海洋帝国。”2021 年 1 月下旬,新上任的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与菲律宾外交部长特奥多罗·洛钦谈话时表达了一贯的立场。“面对中国的压力,布林肯国务卿保证与东南亚各声索国站在一起,”美国国务院在新闻稿中指出。

防务分析家格罗斯曼表示,与中国存在海洋争端的南海国家对这种支持表达了感谢。就越南而言,该国“可能更确信美国计划支持河内捍卫他们对其专属经济区内南沙群岛提出的领土主张。格罗斯曼在《外交官》杂志上写道,很重要的是,华盛顿特别强调万安滩(Vanguard Bank)是越南专属经济区无可争辩的一部分。万安滩是 2019 年中越上一次发生重大僵局的地点。

格罗斯曼向《论坛》表示,越南希望看到美国对南海的长期参与,并且各国领导人对美国领导人的声明表示满意。格罗斯曼表示:“尽管越南无法明确表达他们对彭佩奥声明的狂喜,但显然私下对此感到窃喜。”

他表示,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需要盟国和伙伴的共同努力,以保持国际海道开放、确保领海得到保护。“我认为这是美国的希望,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也阐明了这一点。美国需要也在南海面临中国激进行为的同道伙伴。这便是理论经受实践考验的时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