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 武器化

一带一路 武器化

中国名义上的商业基础设施投资可促进其向海洋强国过渡

丹尼尔·R·罗素(Daniel R. Russel)和布莱克·H·伯杰(Blake H. Berger)

尽管中国将其“一带一路”投资计划称为经济和发展倡议,但这个投资计划实际上体现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出的通过“军事斗争与政治、外交、经济、文化、法律等各领域的斗争密切配合”,营造有利于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的全政府努力。

文职和军事部门整合是中共国防政策战略框架的支柱。它使中国能够在和平时期从国防资源中获得好处,并在发生冲突时能从民用基础设施项目中获得助益。
鉴于习近平一直倡导“统一军民战略能力体系”,“一带一路”基础设施的主要组成部分,包括港口公园-城市-模式、数字丝绸之路和空间信息走廊,其设计具有双重用途功能,增强了一系列潜在的军事和情报能力,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尽管北京方面对“一带一路”的和平善意发表了双赢言论,但有意为之的军事和战略功能似乎已明确地扎根于该计划之中。然而,对美国或区域利益的安全挑战并不在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能够发动战争并将捍卫的海外沿海堡垒的珍珠链的风险。

到目前为止,中国在美国模式下建设全面海外军事基地的证据很少,但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中国正在建立一个战略优势网络,可显著提高美国军事干预的成本,从而降低“一带一路”东道国政府向美国提供准入或援助的意愿。

中国在缅甸皎漂附近的马德岛(Made Island)港口码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捍卫马六甲海峡(关键要塞点)的能力的战略据点,并能够在印度洋提供宝贵的后勤支援。路透社

这一网络将军人嵌入民政部门,利用金融、技术、贸易和发展工具促进战略和国防目标的实现。它以“一带一路”平台为核心,增强行动、物流、信息网络能力,直接支持解放军力量投射。其目的是创造一个有利于中共利益和不利于美国利益的环境。

与“一带一路”相关的杠杆效应给中国带来的获益主要来自美国。正如一位前美国国防官员所说,它们是“一套显然旨在……击败美国……力量投射的能力”。

数字化对策

中国在数字丝绸之路下的技术出口和北斗卫星网络的广泛采用是这一整套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光纤电缆和5G 网络等中国技术纳入“一带一路”套餐时,东道国对中国企业的实际依赖会成倍增加。除了促进具有中国特色的数字治理外,中国技术的传播(特别是监控和镇压工具的传播)更青睐独裁政权——那些华盛顿可能会因为其不民主行为而与之发生冲突的政府。

这不仅会让美国及其企业以及盟国和伙伴国家处于不利位置,而且还会通过制定下一代技术标准来加强中国抓住和巩固优势的能力。迄今为止,美国的反制措施,如 2018 年宣布的数字互联互通和网络安全伙伴关系(Digital Connectivity and Cybersecurity Partnership),其预算为 2500 万美元,可谓少得可怜。

这一新兴趋势似乎正朝着印太地区日益以中国为主导的政治、经济、技术和战略生态系统发展。如果“一带一路”倡议对美国构成挑战,这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能力的提高本身,而是中国共产党在单方面维护核心利益的基础上投射其主权、规则或不正当影响的能力变得更加强大。这一力量的行使将对美国领导的开放、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构成挑战。

如果中国成功地发挥“一带一路”在印太地区的优势,美国作为地区和平与稳定保障者的作用将受到削弱。走向以中国为中心的地区生态系统代表着中美区域力量平衡发生根本性变化。习近平呼吁实现“亚洲人的亚洲”的公开声明呼应了“势力范围”战略。他承诺建立“体现亚洲需求的区域安全合作新架构”——意图再明显不过。
中国建立将美国排除在外的区域多边论坛,表明他们正在为更加以中国为中心的区域安全和经济秩序奠定基础。反过来,这将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产生重大影响。

这个以“一带一路”为支撑的新生态系的最终实现绝非定局。的确,过去几年来,美国在该地区的政策和外交接触减少,这对于美国的事业没有任何帮助。然而,中国共产党面临着许多可能使其计划脱轨的反制力量。中共没有提出其他国家似乎渴望接受的全球愿景。中国的两位数增长稳步放缓,新冠疫情的后遗症让中共可承受负担的资源减少。

经济活力下降

如今中国的经济状况与“一带一路”提出的前五年大不相同,中共为该计划大量资本注入在财政和政治上的可行性有多大变得不明朗。事实证明,“一带一路”项目很少有商业盈利能力,而疫情肆虐的全球经济让这一问题加重。

尽管军民融合不断增加,但在某些情况下,开发商要么没有遵循计划,要么在港口建设中偷工减料,导致海上资产可能不符合解放军的标准。部分“一带一路”项目已停止或废弃,其他项目则将随着东道国的财政紧缩而陷入困境。

许多“一带一路”沿线东道国无法偿还他们对中国的现有债务,这让中国政府面临或是要在中国经济陷入困境之际进行代价高昂的债务减免或重组,或是施压要求偿还债务或要求其他形式的补偿方案(这可能会导致对其“债务陷阱外交”的批评和地方反弹)之间做出两难的选择。

虽然中方同意二十国集团关于世界最贫穷国家(主要是非洲国家)暂停偿债的方案,但对“一带一路”债务没有类似的政策。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分类,巴基斯坦是一个高风险借款国,他们已要求减免 300 亿美元贷款。

孟加拉国、老挝、斯里兰卡等“一带一路”沿线主要东道国也是如此。中国官员承认债务减免并不简单,但他们将中国进出口银行的优惠贷款排除在外。中国进出口银行已为超过 1800 个一带一路项目提供的资金估计达到 1490 亿美元。

其他官员警告称“一带一路”贷款不是对外援助,并明确表示中方预期将收回本金,并至少将适度收取利息。

巨大的反弹

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长期以来在东道国引发了对腐败和土地掠夺、环境损害和工人权利和安全等问题的关切。中国政府在领土纠纷问题上针对邻国的激进行为在该地区引起了不信任和怨恨。

重拳出击的战狼外交损害了中国自称的仁义与和平崛起的大国形象。中国企业在非洲的剥削行为助长了人们的怨恨,某些情况下还引发针对中国工人的暴力反弹。因此,有理由认为中共会在源自中国的疫情引发的全球衰退下大力推动现金短缺国家偿还债务,他们不太可能与伙伴国家保持良好关系,并且中国的形象和战略可能会受到损害。

作为“一带一路”计划的一部分,中国试图出口其智慧城市和智慧港口项目。这些项目的网络摄像头(图片摄于香港)、传感器和定位服务可用于合法警务,也可用于镇压行动。路透社

对“一带一路”的批评不仅来自项目东道国和有关国家,也更频繁地来自中国人民本身。随着中国经济面临困难,中国民众感受到美中贸易战和新冠疫情的冲击,他们越来越多地通过互联网对这些亏损的宏大项目表示不满。

中国学者、经济学家和商界人士认为,投入到“一带一路”建设的资源可以更好地在国内使用。中国是否能够通过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贸易、技术、金融和战略优势生态系统去破坏美国的影响力及其作为安全保障者的作用,来有效地将一带一路“武器化”——这将取决于中共的选择,也取决于华盛顿的选择。

美国充当多个行业和地区积极可靠的合作伙伴的能力似乎是“一带一路”目标国家抵制中国胡萝卜加大棒战略的必要前提。这还将取决于志同道合的印太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东盟成员)是否有能力做出贡献,以及是否有能力针对中国方案提供切实可行的替代选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