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揭露兜售中共宣传的虚假社交媒体帐号

分析揭露兜售中共宣传的虚假社交媒体帐号

美联社

为了塑造全球舆论导向,中国共产党在西方社交媒体上开辟了一条新战线。

最近卸任中国驻英大使的刘晓明是中国共产党在网络战场上最成功的步兵之一。他于2019年10月加入推特,当时也有许多中国外交官涌入推特和脸书这两个在中国被禁止使用的社交网站。

自那时起,刘晓明巧妙地提升了自己的公众形象,获得了超过11.9万名粉丝,他将自己变成了中国“战狼外交”的典范。“战狼”一词源自一部高票房中国动作片的片名。

2020年6月到2021年2月,他的一系列推文被转发了43,000多次。刘晓明和他许多同事看似在推特上有大量民众支持,但这实际上是被制造出来的。

美联社和牛津大学的牛津互联网研究所(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进行了一项为期七个月的调查,发现中国在推特上的崛起是由一支假帐号大军所推动。这些帐号转发了中国外交官和中国国家媒体数万条推文,使得中国政府的宣传在暗中扩大到覆盖数亿人,而相关内容获得政府支持的事实往往没有被披露。

推特平台规则禁止操控话题,但刘晓明自2020年6月到2021年1月得到的转发有一半以上来自于因违反平台规则而被暂停使用的推特帐号。总体而言,这时间段内189名中国外交官得到的转推当中,有超过十分之一的帐号在3月1日之前被推特暂停使用。

但这并没有阻止推特上亲中的“扩放器”。在4月底和5月初推特为了回应美联社和牛津互联网研究所的调查以操纵平台为由永久停用这些帐号之前,一些冒充英国公民的虚假帐号继续推送中国政府的内容,并积累了超过16000个转推和回复。

这种虚构的人气可以提高中国信息的地位,制造他们获得广泛支持的假象。它还可以扭曲旨在促进热门推文传播的平台算法,可能使更多真正的用户接触到中国政府的宣传。虽然单一假帐号本身的影响力不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规模的扩大,这种网络可以扭曲信息环境,加深中国信息的触及率和真实性。

推特和其他机构之前就已发现虚假的亲中网络。但美联社和牛津互联网研究所的调查首次表明,大规模的虚假放大(inauthentic amplification)推动了政府和国家媒体官方帐号的参与度。这也显示,北京希望引导公众舆论的欲望超出了其边界与台湾、香港和新疆等其核心战略利益。

美联社和牛津互联网研究所发现,有26,879个帐号在被暂停前成功转发了中国外交官或国家媒体的推文达到近20万次。

“我们将继续调查和处理违反平台操纵政策的帐号,包括与这些网络有关的帐号。”推特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若有明确的证据证明这些是与国家有关的信息行动,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执行规则,并删除从事这种行为的帐号。”

至少有126个国家/地区的270名中国外交官活跃在推特和脸书上。他们与中国国家媒体一起控制着两个社交媒体平台上的449个帐号,在2020年6月至2021年2月期间发文近95万次。牛津互联网研究所和美联社的分析表明,这些信息被点赞超过3.5亿次,获得回复和分享超过2700万次。过去两年间,有四分之三的中国外交官在推特上加入其中。

随着中国在互联网上发动影响力战争,他们开始向西方社交媒体进军。中共习近平总书记把这场战争称为争夺公众舆论的“主战场”。

为了向用户提供更多的背景信息,推特从2020年开始标记属于“重要政府官员”和政府附属媒体的帐号。但截至2021年3月1日,推特仅标记了14%的中国外交帐号,但未标记数十个经过验证的个人资料。

2020年,脸书也开始标记受政府控制的媒体帐号。除了英语外,其他语言的披露很少,虽然中国政府内容在阿拉伯语、法语和西班牙语等语言中的传播很强。

香港研究团体“中国媒体项目”( China Media Project)发现,透明标记发挥了重要作用:在2020年8月之后,推特用户点赞并分享的中国新闻媒体推文数量有所减少——当时该平台开始将他们标记为国家附属媒体,并停止放大和推荐他们的内容。

中国《环球时报》主编立即注意到了这种影响。2020年8月14日,胡锡进在推文中对其个人资料中增加的“中国政府附属媒体”标签表示失望,称其粉丝增加数量急剧下降。他写道:“看来推特最终会关掉我的帐号。”

 

图片来源:美联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