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战 新冠病毒

转战 新冠病毒

RedR Australia 的早期学习和未来面临的挑战

克尔斯滕·赛耶斯(Kirsten Sayers)/RedR Australia

新冠疫情已经重新定义我们的时代。它挑战了我们关于公共卫生问题的思考和行为方式。它重设了经济和贫穷断层线,并颠覆了人们在国内和境外出行的方式。最重要的是,它跨越了种族、阶级和性别的鸿沟,影响到全人类。

RedR Australia 是一个国际人道主义应对机构,我们提供专业人员和培训,在危机和冲突前中后期开展规划、准备、重建和恢复工作。我们非常荣幸地为全球各伙伴组织提供人道主义支持。我们的利基产品是我们的工作人员。我们的工作人员给最弱势群体带来尊严、同情心和慷慨的精神。他们体现了为共同利益服务的精神。我们认为能受到邀请与当地社区开展合作是一种荣幸。

与世界上大多数行业一样,随着疫情的爆发,我们向面临危机的社区提供更多人道主义援助的能力便立即受到限制。尽管我们有掌握灾害风险管理和恢复、医疗和保护等所需技能的人员,但随着全球运输路线的关停,我们在很大程度上无法行动。

澳大利亚援助项目的丹尼尔·诺列加(Daniel Noriega)和当地人道主义应急小组成员在斐济南布卡莱武–伊拉检查热带气旋哈罗德造成的损害。 REDR AUSTRALIA

世界上的保险公司无法保障医疗后送或紧急解救,这让我们无法转移人员和资产的困境加剧。世界停顿了下来,我们意识到需要改变方法。否则,等局面更加恶化的时候,我们将只能袖手旁观。

RedR Australia 曾应对埃博拉、禽流感和非典等疫情,我们在危机时刻派遣技术专家提供援助。我们致力于携手合作,帮助遏制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下文将概述 RedR Australia 一路如何调整运作方式和克服挑战。我们的工作重点针对南太平洋的双重灾害以及叙利亚和罗兴亚难民危机。

创新和敏捷性

迅速变化的旅行禁令、关闭领空和对保险市场的限制都要求从疫情早期阶段就以创新的方式解决业务问题。RedR Australia 聘请了一位专业经纪人为购买额外的保险去保障业务铺平道路,并与澳大利亚政府合作确定在澳洲旅行禁令下开展行动的潜在途径。

全球航班大幅减少是 RedR Australia 面临的最大后勤障碍之一。通过在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共同事务(Common Services)项目的登记,人道主义工作人员定期航班网络提供了准入的机会。在任何情况下,明确分配个人和内部工作组的任务,再加上定期向更广泛的组织提交进度报告,确保了在受到严重干扰期间的敏捷性。

太平洋:准备工作和本地化 

虽然太平洋岛国基本上未受到其他国家那样新冠肺炎高感染率、高死亡率的影响,但他们必须在现有和新的人道主义危机范围内应对这场健康危机。

2020 年 4 月初,五级强热带气旋“哈罗德”横扫太平洋地区,影响到瓦努阿图 30%的人口。当时,瓦努阿图未报告新冠肺炎病例,并实行了严格的边界管制。虽然这些措施或许可以保护该国免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但也减少了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途径。对于 RedR Australia 和该部门的许多其他机构来说,这种状况强调需要为支持当地主导的解决方案做好强有力的行动准备。瓦努阿图政府领导了对哈罗德气旋的应对,并获得了新实施的准备和应对计划以及在 2015 年“帕姆”气旋后新开发的具有旋风复原力的基础设施的支持。

画面左侧的斐济卡达武分区卫生官员莉蒂安娜·玛娜(Litiana Mana)和澳大利亚援助项目的丹尼尔·诺列加(Daniel Noriega)安排斐济生殖健康和家庭保健协会(Reproductive and Family Health Association)探访卡达武岛上的村庄。 REDR AUSTRALIA

我们通过澳大利亚政府资助的澳大利亚援助项目(Australia Assists Program)与至少七个太平洋国家的政府、社区以及地方和区域组织共同努力,加强国家备灾和救灾能力。这项工作支持了国家灾害管理计划和程序的制定,加强了许多南太平洋州应对多重复杂紧急情况的能力。
RedR Australia 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已向太平洋地区派遣了 20 名员工。疫情期间,我们仍有 17人在当地,并有 18 人远程工作。我们很早便决定为员工提供支持,让他们尽可能留在当地并与太平洋地区的伙伴合作。这包括寻找并聘请有才能且经验丰富的太平洋岛国国民与我们一道开展工作,以加强相应国家可用的专业知识。

以下是一些本地实用解决方案的示例:

• 积极聘请当地专家,迅速取得了成果并产生影响。灾难期间,他们对运营环境的理解及其关系网络很重要。瓦努阿图一位这样的 RedR Australia 员工通过确保人道主义物资符合国际和国内进口条例规定并得到适当分配,为人道主义物资的流动提供了便利。

• 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预测,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的封锁等限制措施,性暴力行为每年将增加 20%。对一些太平洋国家而言,这样的预测可能都是保守的。妇女和女童也处于不利地位,因为保健系统将性健康和生殖健康(SRH)的资源投入到应对紧急情况。诊所关门、社区服务推迟或取消使妇女和婴儿面临的风险增加。RedR Australia 的监测和评价(M&E)专家与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IPPF)和联合国人口基金合作,帮助开展监测预防、控制感染的准备和应对活动。这包括准备针对具体国家的监测和评价工具,及支持各成员在新冠疫情导致卫生系统不堪重负时提供挽救生命的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服务。

罗兴亚危机:协调和准入

估计有 100 万逃离缅甸的罗兴亚人住在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世界最大的难民营。那里每平方公里有多达 6 至 9 万人。疫情期间要保持社交距离是不可能的。过度拥挤、卫生设施有限和保健系统负担过重,让针对新冠疫情的准备工作充满挑战。2020 年 5 月 14 日出现第一例罗兴亚难民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2020 年 5 月30 日报告第一例新冠死亡病例。尽管难民营已准备好应对会加剧长期人道主义危机的健康危机,但截至 2020 年 10 月,难民报告病例总数仍然相对较少。然而,检测率较低可能是其中一个原因。
RedR Australia 自 2017 年已派出 52名人道主义专家支持应对难民危机。协调、多部门和多伙伴合作仍然是取得成功的关键。RedR Australia 工作人员迅速投入到科克斯巴扎尔的新冠疫情防范和应对工作。
与太平洋地区仍有支持人道主义走廊的民事管制相比,缅甸加强对货物流动的军事监督正在严重影响基本的人道主义准入和供应链。这可能加大了疫情造成的风险和生命损失。文职和政治领导层以及安全与法律与司法保护机构之间的关系仍然是使人道主义救济维持运作或使之瘫痪的关键所在。

尽管面临各种挑战,但 RedR Australia 专注于发挥我们可以发挥的影响,包括:

• 我们的液压工程师在孟加拉国与联合国难民局合作,将他在科克斯巴扎尔的季风洪水建模工作转向改造营地设施用于新冠病毒隔离和检疫。
• 我们的人口基金-缅甸防止性剥削和性虐待协调员提供虚拟等方式帮助将预防性信息纳入检疫中心的主流。
• 我们的缅甸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OCHA)人道主义事务准入顾问帮助我们建立业务、评估需求及向受影响人口运送人道主义用品、人员和服务。
• 我们的缅甸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对受影响人口的保护和问责顾问为应对新冠疫情造成的不断改变的需求提供性别问题和保护咨询、培训。

叙利亚危机:准入和保护

新冠疫情危机在叙利亚冲突的第九年爆发。1320 多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包括 620万国内流离失所者和 500 万急需援助者。长期以来,确保协调人道主义行动的政治意愿和能力一直是我们在叙利亚危机中面临的挑战。新冠疫情进一步影响了当地局势,使人道主义行为体几乎不可能开展行动。如果没有政治意愿,没有强有力的地方领导和一致的多边协调,人道主义危机就会加深,进一步破坏区域稳定及经济社会复苏。

图片左侧的尼尔·多赫蒂(Neil Doherty)是 RedR Australia 的液压工程师,他为顺利向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一家医院交付氧气瓶而感到高兴。这家医院已改建成新冠肺炎患者隔离和治疗中心。REDR AUSTRALIA

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和土耳其接触追踪和检测都很有限,实际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包括叙利亚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可能超过官方统计。新冠疫情不仅可能对叙利亚难民造成灾难性后果,还可能给已受到严重损坏的保健系统和服务带来灾难性后果。就像通常的情况那样,妇女、女童和老年人面临的风险尤为严重。

正因为了解这一点,RedR Australia 优先安排拥有合适技能和经验的人员去找到应对新冠疫情挑战的即时解决方案,包括:

• 我们的人道协调厅全叙利亚军民协调干事充当联合国与所有利益有关者之间的纽带,协助对重要人道主义设施和行动的保护。这有助于维护叙利亚东北部人道主义供应链的完整性,并支持了新冠疫情全球人道主义应急计划的实施。这包括保障人道主义人员必要时从叙利亚东北部到伊拉克埃尔比勒的医疗后送走廊。

• 我们的约旦粮食计划署性别问题顾问支持多项培训方案,发展可持续的网络,并将加强性别意识纳入防止性虐待、剥削和骚扰的项目。这在性暴力行为日益严重的时候尤其重要。

• 我们的土耳其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庇护所干事更新了现场规划,确保基础设施可支持满足可能会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的境内流离失所者(包括老年人和残疾人)的需求。这位干事还领导并支持了以地方行为体为重点的各种场地规划和城市设计培训活动。

学习和展望未来

新冠疫情带来的独特挑战和机遇继续显现。这场全球危机迫使 RedR Australia 迅速、果断地走上两条平行的道路:确保我们在世界各地工作人员的福祉,同时坚持履行对合作伙伴的承诺,进而维护人道、中立、公正和独立的原则。

这场危机从许多方面肯定了我们近年来为预先安排对社区的备灾支持所作的努力。它还通过在灾害期间针对当地问题寻求本地解决办法,加快了我们推动人道主义改革的决心。我们对自己的成就感到欣慰,并为有待完成的工作感到谦卑。这两方面,我们都在学习。

克尔斯滕·赛耶斯是 RedR Australia 的首席执行官。本文本最初发表在灾害管理和人道主义援助卓越中心的灾害管理和人道主义救济合作半年刊《Liaison》上。文章经过编辑以适应《论坛》的排版。


我们是谁

RedR Australia 是一个人道主义组织,我们提供培训及高技能人员,与社区合作在灾害和冲突的前中后期开展规划、准备、重建和恢复工作。RedR Australia 拥有超过 750 名技术专家,他们具备灾害风险管理、人道主义应急、保护和稳定等 76 项技能。RedR Australia由工程师杰夫·多贝尔(Jeff Dobel)于 1992 年创立,他呼吁同行将自身的技能用于救灾。多贝尔的愿景是在国际危机期间派遣工程师支持受灾社区,这种愿景在我们四家创始机构的支持下实现:澳大利亚工程师协会(Engineers Australia)、澳大拉西亚公共工程研究所(Institute of Public Works Engineering Australasia)、澳大利亚咨询协会(Consult Australia)和澳大利亚专家组织(Professionals Australia)。RedR Australia 依靠其创始机构、公司伙伴和政府捐助者提供的公共捐款和支持维持运作。


经验教训

RedR Australia 聘请了一个监测和评估团队,帮助改善我们对新冠疫情这一前所未有的人道主义危机的实时了解。这就是我们截至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

  • 决不能放任不管。我们很早便作出了战略决定:只要派出人员的安全未受到威胁,并且如果他们选择留下来,我们便将全力确保他们待在当地。我们只送返了那些自己选择回国、风险较高或其所在机构要求召回的人员。
  • 投资发展我们的伙伴关系,并以团结的努力和精神作出应对。这些伙伴关系通过我们的工作人员与其共同工作的社区和领导人之间形成的信任连结在一起。共同面对这一全球人道主义挑战,这是我们的承诺。任何国家都无法置身事外。
  • 急救守则的第一条是确保自身安全。对我们而言,我们是在自己所在社区同样在焦虑、恐惧和不确定性中挣扎的时候挺身而出,应对国际危机。我们启动了一个团队,确保墨尔本总部以及斐济和约旦区域办事处和工作人员安全、有保障且具备充足的资源,能够以新的方式开展远程工作。
  • 在危机时期,富有同情心和准确的沟通可推动实现共同的目标,并能为实现组织目标调集资源。值得庆幸的是,全球足迹和租赁问题使得我们的工作人员最近已具备远程工作经验。我们通过电话、电子邮件和视频与员工和外派人员建立了结构化的沟通签到。我们认识到,团队人员的多样性意味着他们的需求也具有多样性。到 2020 年 3 月底,我们的所有员工和许多外派人员均已在家办公。他们与捐赠方继续保持接触,并实施我们的应对措施。
  • 大力推行本地化,成果斐然。我们专注于加强太平洋地区的运营和组织系统能力,探索提供区域和本地应急准备和培训的方法,深化我们的 RedR International 伙伴关系,包括与 RedR Indonesia 和 RedR India 的联合项目和部署。
  • 社区要能够领导当地的灾害管理应对,并能够使其求助呼吁得到响应,这一点至关重要。瓦努阿图从“帕姆”气旋中恢复的经验使该国得以建立更强大的准备和应对系统及架构,这对于应对新冠疫情和“哈罗德”热带气旋至关重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