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 崛起

新能源 崛起

可再生能源 让印太地区 有机会成为 能源安全领导者

《论坛》员工

印 太地区经济和人口的快速增长仍在持续,该地区的能源需求正在以比全球任何其他地方都要更快的速度飙升。据国际能源机构(IEA)预测,到 2040 年全球能源需求将增加 60%以上。因此,能源安全将成为未来几十年的主要挑战。

为满足本地区日益增长的需求,印太各国正在改变他们的能源体系。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UNESCAP)报告称,各国力求实现能源安全,保护经济免受价格波动和市场不稳定的影响,并减少对进口能源的依赖。此外,2017 年的这份报告指出,印太各国正在努力为 4.2 亿多缺乏能源的人口和另外 21 亿依赖传统生物质能源进行烹饪和取暖的人口提供能源。

亚太经社会的报告指出,转向低碳能源资源和使能源组合多样化将能够加强能源安全,减少环境影响 (特别是空气污染),并确保所有人均能获得负担得起、可靠、可持续和现代的能源。该报告指出,“要应对这些与能源有关的多重挑战,就必须转变能源的产生、输送和消费方式。”“虽然许多国家的能源部门正在缓慢转型,但变革的步伐需要加快。”

鉴于印太地区在世界舞台上强势崛起的时机,该地区已准备好在转向使用可再生资源方面成为全球的典范。这一解决方案得到了广泛支持,以结束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并确保所有居民获得充足的能源资源。REN21发布的2019年《亚洲及太平洋可再生能源状况报告》(Asia and the Pacific Renewable Energy Status Report)指出,“电力、供暖和制冷以及运输部门的能源需求持续增长为该地区带来多层面的可再生能源机会。REN21是一个致力于利用可再生能源实现未来能源可持续发展的国际政策网络,它由亚洲开发银行(ADB)提供资助。

图瓦卢富纳富提一块朝向天空的太阳能电池板。该国力争到2025年实现100%可再生能源发电。盖蒂图片社

上述观点的倡导者认为,向可再生能源过渡可使能源供应多样化、加强能源供应、减少空气污染和减少贫困,并有其他优势。该报告指出,“可再生能源可在实现人们能普遍获得现代能源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例如,“小型太阳能、风能和水力发电技术以及使用生物质或沼气的内燃设备能为偏远地区提供可靠电力来源。”专家估计,在更广泛的印太地区,仍有 7.5 亿多人缺少电力。

亚洲开发银行行长浅川正久在 2020 年 7 月举行的国际能源机构清洁能源转型峰会上表示:“现在增加对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和智能电网的投资可以创造更多高质量的长期就业机会,并能减少空气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各经济体将更能抵御未来的冲击——因为能存储的可再生能源不依赖燃料供应,而智能电网系统可在事件发生后迅速恢复运行。可再生能源也有助于加强保健设施,特别是在农村地区。例如,太阳能冷链对于疫苗的供给至关重要,”浅川表示。

趋势和目标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IRENA)2020 年 3 月的一份报告,2019 年印太地区占全球可再生能源新增长的 54%以上,该地区向可再生能源过渡的速度已超越欧洲和美国。专家们解释道,该地区已在包括太阳能光伏发电(PV)、风能、水能、生物能和地热在内的一系列技术上积累了相当大的可再生能源能力。IRENA 报告指出,例如 2019 年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越南的新增太阳能发电量最高,而中国和美国则在新增风力发电方面保持领先。报告指出,同年,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太平洋岛国地区的可再生能源增长率最高,达到 18.4%,但该次区域在全球产能中所占份额较小。

REN21 报告指出,2018 年印太地区的可再生能源行业新增投资占全球总额的52%以上。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 的数据显示,2019 年中国在可再生能源投资方面领先亚太地区,占全球投资总额的近三分之一。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也在当年排名前 10 位。许多投资领导者还拥有本地区规模最大、最具创新性的一些项目。

例如,据路透社报道,澳大利亚于 2020 年 5 月宣布设立一个 1.91 亿美元的基金用于快速启动氢气项目,以实现该国到2030年建成大规模氢气工业的目标。澳大利亚能源和减排部长安格斯·泰勒(Angus Taylor)表示:“重要的是,如果我们能够以每公斤2澳元(1.47美元)的价格生产氢气,氢气便能够在我国的能源组合中发挥作用,可降低能源价格,并让灯光一直亮着。”据路透社报道,截至2018年氢气生产的平均成本为每公斤6澳元(4.42美元)。无限蓝色能源公司(Infinite Blue Energy)正在位于澳大利亚珀斯的公司总部以北320公里处开发一个价值2.2亿美元的大型工厂。这个工厂由风能和太阳能提供动力,每天生产25吨绿色氢气,并计划在2022年底实现首次量产。

印度于2019年底公布了在查谟和克什米尔的列城县和卡尔吉尔县建造一个价值60亿美元的太阳能项目的计划。这些喜马拉雅地区在太阳能方面拥有巨大的潜力。印度电力、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国务部长辛格(R K Singh)在宣布该项目时表示,该部门计划“列城和卡尔吉尔的太阳能项目累计容量为约 14 吉瓦,蓄电池容量为 42 吉瓦”。同时,根据2020 年 7 月的一份行业报告,总部位于艾哈迈达巴德的印度 Adani Group 计划到 2025 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公司,到 2030 年成为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公司。印度在建设该国第一个 100%可再生能源城市的道路上进展良好。迪乌(Diu)位于古吉拉特邦迪乌岛东端,他们作为莫迪总理智慧城市倡议的参与城市,于 2016年成为印度第一个白天完全依靠可再生能源运行的城市。REN21报告指出,该市面积42 平方公里,居民超过5.2万人。他们建造了一个 9吉瓦的太阳能公园,并在政府建筑物屋顶安装太阳能电池板,还帮助居民安装屋顶太阳能光伏装置。

日本政府也将太阳能投资列为优先事项。该国于2017 年推出立法,计划到 2030 年实现能源组合的24%向可再生能源过渡,产量比目前增加一倍多。据 Power Technology 网站报道,全球 100 家最大的浮动太阳能发电厂近四分之三是由日本运营。日本最大的浮动太阳能发电厂位于镰仓大坝(Yamakura Dam),占地 18 公顷,每年为大约 5000 户人家供电。

许多其他印太国家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可再生能源目标,有些国家已在这条道路上进展顺利。例如,2019 年新西兰制定了到 2035 年实现 100%利用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目标。该国还渴望建造一座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抽水蓄能电站,现有水电和地热资源已经接近目标的一半。新西兰能源与资源部长梅根·伍兹(Megan Woods)博士在宣布这一目标时表示:“我们可以有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同时也要务实。”“我们将进行五次年度评估,以确保能源困境在可负担、可持续和安全方面均得到妥善应对。”

成功案例

REN21 报告指出,东南亚和南亚在向可再生能源过渡方面取得了许多本地区最大的一些成就,他们的可再生能源渗透率最高,分别为 45.7%和 42%。该报告发现,该地区可再生能源在最终能源消费总额中所占份额最高的国家包括缅甸(68%)、斯里兰卡(51.3%)、菲律宾(47.5%)、印尼(47%)——这些成绩的实现得益于水电和生物能源。

印尼正考虑建设一个依靠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智能及清洁的”首都。2019 年 8 月,印尼政府披露了一项将首都从雅加达迁到婆罗洲岛东加里曼丹的计划,以应对雅加达快速城市化和人口过多的问题。但此后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放缓,这项 330 亿美元的计划被推迟。为这座新城市建造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将为可再生能源投资提供机会。与此同时,菲律宾能源部计划在该国许多岛屿上采用智能电网技术。这些电网将使用数字技术来监测和管理电力从发电到服务地区各种需求负载的输送,并能提高电网的可靠性。REN21 报告指出,该国最大的供电商 Meralco 拥有 500 多万客户,他们也计划整合先进的智能电网平台,将预付费智能电表作为首批服务之一,帮助消费者更好地管理电力消耗。

澳大利亚堪培拉附近一处风电厂的风电机在转动。路透社

孟加拉国和越南等国也是印太地区可再生能源技术开发和实施的新兴领导者。孟加拉国建立了 “基础设施发展有限公司”(IDCOL)国内太阳能发电项目,为该国超过 12%的人口提供电力。孟加拉国与世界银行合作于 1997 年设立了基础设施发展有限公司,为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该项目通过 7 亿美元的投资安装了 420 万套家用太阳能系统,到 2019 年年中惠及 1800 万人口。此外,基础设施发展有限公司还安装了 1000 个太阳能灌溉泵、13 个迷你电网、100 万个炉灶和 4.6 万个沼气厂,为 20 多万人提供清洁的烹饪解决方案。基础设施发展有限公司未来五年计划将已安装太阳能和烹饪系统的数量翻一番,目标是到 2030 年更换该国的所有传统炉灶。

未来的挑战

可再生能源和节能做法的采用方面仍存在诸多挑战。REN21 报告指出:“尽管亚太区域是全球可再生能源的领先者,但在满足该地区快速增长的能源需求方面,可再生能源的运用仍落后于传统能源。”该地区拥有世界是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当中六个:中国、印度、印尼、日本、韩国和美国。此外,该地区的人口增长大部分发生在城市,世界上 100 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当中 93 个在亚太地区,其中 56 个在中国,17 个在印度。

报告指出,“缓解气候变化的目标与减排行动的步伐之间仍然存在很大差距。”

在亚太地区,传统矿物燃料消耗的增长速度继续快于可再生能源运用的速度。专家估计,总体而言,现代可再生能源占该地区能源消耗总额的比例不到 10%。

大多数印太国家未实现能源自给自足。REN21报告指出,全球最大煤炭出口国印尼和第九大出口国蒙古属于比较突出的例外情况。日本和韩国等许多印太国家的能源超过 50%依赖进口。

此外,报告指出,一些面积最大和可再生能源潜力最大的国家可再生能源在其最终总能耗(TFEC)中所占份额仍相对较低。报告指出,印度和中国总共占世界初级能源消耗的 28%,但 2016 年印度的可再生能源在其最终总能耗中所占份额不到 40%,而中国的份额低于 20%。

中国河津一家煤炭加工厂冒出烟雾和蒸汽。中国每年燃烧的煤炭约占全球的一半。世界上已规划、在建或运营中的大多数燃煤发电厂位于亚洲。美联社

报告指出,可再生能源采用的其他障碍包括资金筹措、向更完善的政府可再生能源支持过渡以及在应对快速增长的需求、气候变化制约因素和日趋城市化方面的不断变化的行业动态。

根据国际能源机构的预测,到 2040 年为满足亚太地区的能源需求需要数万亿美元的投资。美国能源局助理秘书弗朗西斯· R ·范农(Francis R. Fannon)在 2020 年 6 月Asia EDGE(EDGE意为“以能源促进发展和增长”)研讨会上表示:“各国如何满足这种不断增长的需求将大大影响整个地区的能源安全和经济稳定。”“这会产生全球性影响。”

泰国佛丕府,一位工人在太阳能发电厂检查电池板。路透社

Asia EDGE 于 2018 年成立,初始投资 1.4 亿美元,旨在支持印太地区的能源安全、多样化、准入和贸易。范农表示,印度根据该项目于 2019 年 10 月与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U.S. Federal Energy Regulatory Commission)合作制定了“灵活资源倡议”,以加强印度筹集私人资本的能力、为其安全需求融资以及增加美国公司在该国电力系统的机会。

重点合作

REN21 报告指出,地区合作对于改善清洁能源做法和能源安全至关重要。比如,跨境电力交易在东南亚湄公河地区已被证明特别有帮助。日本与美国国务院及美国国际开发署通过 Asia EDGE 的投资建立了针对地区电网的日美湄公河电力伙伴关系 (Japan – U.S.-Mekong Power Partnership),支持美国公司建设跨境输电线路。

亚行研究所研究人员 2020 年 4 月关于南亚的一份报告指出:“加强地区合作有助于改善亚洲能源匮乏的发展中国家获得能源的机会,并可在自然资产保护、农业生产和粮食安全方面造福该地区。”此外,“在资源共享、生产和贸易的不同层面加强地区合作和一体化可以使各国融入一个相互依存的网络,以确保可再生和非可再生能源资源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


印太地区能源合作领导者

根据 REN21 报告,印太地区推广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的主要组织和举措包括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亚太经济合作能源工作组、南亚区域合作联盟能源中心、中亚区域经济合作方案、东盟能源中心以及太平洋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中心。

南亚

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RC)能源中心

南盟成立于 2006 年,其能源合作方案旨在将能源挑战转化为发展机会。该平台让官员、专家、学术界、环保人士和非政府组织参与发掘水电、其他可再生能源和替代能源等领域的潜力。该能源中心旨在促进技术转让、能源贸易、节能和效率提升,使利益攸关方能够应对南盟成员国面临的能源挑战。

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

2000 年,美援署启动了南亚区域能源一体化倡议方案,该方案覆盖阿富汗、孟加拉国、不丹、印度、马尔代夫、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前三个阶段侧重于跨境能源贸易、能源市场形成和清洁能源开发,而最近的阶段主要侧重于推进区域市场一体化。

东南亚

东盟(ASEAN)

东盟能源中心成立于 1999 年,这是一个旨在加快东盟成员国内部能源战略整合的政府间组织。该中心提供信息和专业知识,以确保能源政策和项目符合该地区经济增长和环境可持续发展的要求。《2016-2025 年东盟能源合作行动计划》包含在向清洁和可负能源体系过渡方面开展合作的倡议。例如,东盟智能城市网络旨在协同实现智能和可持续城市开发方面的工作。由 26个试点城市组成的网络分享最佳做法,促进与私营部门合作开展项目以及从亚洲开发银行等外部合作伙伴获得资金。

大湄公河次区域

构成这个次区域的国家——缅甸、柬埔寨、老挝、中国、泰国和越南主要依靠湄公河沿岸现有水电潜力的电力贸易开展合作。例如,亚洲开发银行和其他支持方正在努力通过可持续的基础设施发展和将运输走廊转变为跨国经济走廊来增加互联互通,通过有效地方便人员和货物的跨界流动以及市场、生产流程和价值链的一体化来提高竞争力,通过解决共同社会问题和环境问题的项目和方案来加强社区意识。

太平洋岛国

太平洋共同体秘书处

该秘书处是太平洋跨部门区域发展合作的主要平台,也是太平洋区域组织理事会(Council of Regional Organisations of the Pacific)的创始成员。其地质资源和能源方案力求利用太平洋的能源资源,以确保可持续发展并减少对环境的影响。该方案致力于减少现有能源网络和使用的碳影响,并侧重于治理、技术评估和能力发展。该秘书处与汤加政府一道设立太平洋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中心(Pacific Centre for Renewable Energy and Energy Efficiency)。

太平洋电力协会

这个政府间机构旨在促进太平洋岛国电力公司在技术培训、信息交流、高级管理人员和工程专门知识共享及其他活动方面的合作。

南太平洋大学

该大学由 12 个成员国拥有,负责为太平洋地区提供高等教育和开展可持续性研究,并开展支持可再生能源扩展的活动。

来源:《亚太可再生能源状况报告》,REN21,2019 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