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伴关系、复原力和  应对工作

伙伴关系、复原力和 应对工作

美国政府机构与 印太实体之间的伙伴关系 助力转向新冠疫情应对

《论坛》员工

新冠疫情造成了巨大的生命和生计代价,但也显示出了一种优势。疫情凸显了认识到联系的重要性并建立丰富关系的社区的优势和复原力。
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美国国防部海外人道主义、灾害和公民援助(OHDACA)项目和美国印太司令部(USINDOPACOM)的例子均证明了这一点。他们与印太国家和组织之间的伙伴关系几乎能够无缝地转向迎接各种地区挑战和应对新冠疫情。

美国政府代表称,关注重点和资源的迅速转移得益于他们在该地区的持久存在以及长期与伙伴国家一道开展的救灾演习和交流。由于对每个环节沟通方式的信任和理解已达到一定程度,这让东道国能更容易地向美援署、海外人道主义、灾害和公民援助项目和印太司令部请求援助。

印太司令部的美援署副发展顾问佩奇·米勒 (Paige Miller)向《论坛》表示,“美援署与伙伴国家的官员协调,在数十年来对拯救生命的健康和人道主义援助投资的基础上开展应对新冠病毒的工作。”米勒与美国国防部协调,与美援署在该地区的文职军事协调员密切合作去协同并推进实现共同目标,以满足许多伙伴国家的求援。

随着新冠病毒的蔓延,美援署于 2020 年2月对世界各国进行了分析,以确认哪些国家可能面临最大风险,并着手获得提供援助的资金。米勒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意识到所有国家都将受到这一影响。”与美国太平洋陆军(USARPAC)和太平洋特种作战司令部(SOCPAC)这些印太司令部下属机构的协调帮助了美国国际开发署履行其使命,并扩大了应对病毒的能力。

家庭成员与孟加拉国达卡的穆格达医学院和医院(Mugda Medical College and Hospital)的一名医生讨论即将进行的新冠检测。美国正在支持孟加拉国防治新冠疫情的工作。 路透社

米勒表示:“美援署通过在该地区的文职军事协调员,在信任和开放沟通的基础上与太平洋陆军和太平洋特种作战司令部团队建立了自然而有效的关系。”

“这种关系有助于迅速确认优先需求,并有助于全面设计并实施由海外人道主义、灾害和公民援助项目为应对美援署资金无法满足的关键性需求提供资金的项目。”

加强援助协调和分配

美国政府实体之间的有效接触使他们能够加强彼此在分配新冠援助方面的工作。这是一项协作努力,还包括大使馆国家工作队、大使馆安保合作官员和东道国官员的参与。

美援署继续全力协助世界上最脆弱的那些国家,包括印太地区的 28 个国家,向他们提供了超过 1.45亿美元的卫生、人道主义和经济支持资金,此外还有 2000 多台呼吸机。

太平洋特种作战司令部通过他们在孟加拉国、缅甸、印尼、马尔代夫、蒙古、尼泊尔、菲律宾、斯里兰卡和泰国的民事军事支持部门(CMSE),与美援署和国防部伙伴密切合作,确认需求,并利用本地区采购的个人防护装备、快速诊断测试包、医疗用品和洗手站迅速作出应对。

太平洋陆军在孟加拉国、老挝、蒙古、尼泊尔、巴布亚新几内亚和东帝汶实施了多个海外人道主义、灾害和公民援助项目,提供个人防护设备、洗手站、医疗用品、清洁产品、发电机、可移动厕所和教育性公共服务公告。在东帝汶,太平洋陆军还实施了 129 万美元的海外人道主义、灾害和公民援助项目,包括唯一一个通过 6 个广告牌和 8 项电视公共服务公告支持风险沟通工作的海外人道主义、灾害和公民援助项目。这些工作加强了美援署的风险沟通力度。

米勒指出:“我们与伙伴国家的官员接触,以确认需求并协调应对努力。”他强调在应对工作遵从伙伴国家领导的重要性。

 ‘不能像往常那样开展工作’

社交距离措施的实施意味着要重塑美国政府机构近期和长期在该地区的运作方式。

“不能像往常那样开展工作,”太平洋陆军大洋洲团队负责人马克·穆德里尼希(Mark Mudrinich)中校向 《论坛》表示。“我们正在寻找创新的训练方式。未来太平洋陆军要做的许多接触工作都是以虚拟方式开展。我们将继续协助各个项目的开展,并与美援署携手合作。我们将确保对合作伙伴和盟友采取极端谨慎的态度。”

2020 年 7 月,尼泊尔加德满都,一名医务人员为一位尼泊尔士兵采集样本进行新冠检测。美联社

这包括通过隔离期确保派往该地区的美国士兵在与当地人接触之前未感染病毒。

太平洋特种作战司令部民事事务处处长杰森·汉森 (Jason Hanson)中校向《论坛》表示:“新冠疫情爆发后,我们与东道国同行合作的能力受到了限制。”“通常的演习和训练交流不得不停止。它使我们难以与同行进行接触。”

汉森表示,很多情况下兵力提供者和军队很难在相应国家保持完全连贯的连续性。他表示,这就是为什么当地民事军事支持部门如此重要,并且务必确保这些职位不会因为疫情期间的例行轮换而出现空缺。

汉森表示:“如果这些职位出现缺口,不采取行动的风险会很高,而且会非常令人担忧。”

事实证明,美国人员很难部署到东道国,很难试图建立暂时中断的关系。汉森表示:“但由于我们在当地确实有完全连贯的轮换,这种合作伙伴关系处理得很好。

由于面对面会议受到限制,美国士兵和美方人员改为每日或每周进行虚拟拜访。

“他们知道民事军事支持部门的形式可能会发生变化,但他们知道这个职能部门将始终存在,”汉森表示。“它不仅强化了对我们在相应国家团队的信息,也强化了对伙伴国家的信息,表明只要我们有机会继续与伙伴国开展合作,这种伙伴关系便会继续得到加强。”

为了防止这些关系出现空缺,由于替换人员很难到位,轮换团队将所在国部署时间延长了两三个月。

汉森表示:“我们不想把团队送回家并造空缺,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风险,而是希望延长已在相应国家的团队的部署时间。”“我们认识到保持这种关系的重要性。”

美援署在该地区至少有 50%的外交人员因新冠疫情撤离。米勒表示:“这是一个挑战。”但由于美援署的代表在该地区有较长期的存在,并与仍留在相应国家的非政府组织建立了牢固的伙伴关系,因此,尽管人员存在状况发生了变化,但美援署仍保持了很高的效力。

自力更生之旅

穆德里尼希称谈到印太地区的灾害,“不存在是否会发生的问题,唯一的问题是何时会发生。”这种心态有助于该地区在应对冠状病毒带来的挑战时保持复原力。这种复原力精神也将有助于长期复苏工作的开展。

美国官员已开始从疫情救济转向最终将对未来道路的完全控制权转交给东道国的复苏工作。

“美援署正在努力取得更大的发展成果,以便有一天能够不再需要外援。这就是所谓的自力更生之旅, ”米勒解释道。作为这段旅程的合作伙伴,美援署和东道国政府努力加强相应国家规划、资助和实施解决方案去应对挑战的能力。即便是在疫情期间,这一点也一如既往地重要。
美援署、海外人道主义、灾害和公民援助项目和印太司令部在应对新冠疫情期间对促进和平、安全与两性平等方面给予了特别关注。例如,在东帝汶,美国机构为当地女性拥有的企业生产的个人防护装备提供了资金支持。米勒和穆德里尼希认为,寻找农村受益者也为当地经济注入了资金,并为妇女提供了可转化的技能。

印太司令部的 J91(军民外联)海外人道主义、灾害和公民援助团队与美援署、美国国家工作团队、安全合作官员(SCO)、太平洋陆军、太平洋特种作战司令部、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DSCA)和负责稳定和人道主义援助工作的副助理部长办公室协调、安排人员并批准了 165 个价值超过 1200 万美元的项目提议,以支持合作伙伴国家减轻和应对新冠疫情影响的工作。美国驻相关国家的军事人员(包括民事团队和安全合作官员)通过与伙伴国民政机构合作及通过伙伴国民事机构,以相对较低的成本执行影响较大的项目,在相关战区防治新冠肺炎。

美国印太司令部协调了各部门去评估及同步所有项目,这些部门包括司令部医务官、J44 (工程师)、J55 安全合作、J5 国别主管干事、美援署、公共事务干事和指挥参谋人员。海外人道主义、灾害和公民援助团队还与美援署军民协调员合作处理太平洋特种作战司令部、太平洋陆军和安全合作官员的项目提议。J9 战区民事规划团队与司令部医务官和印太司令部行动规划团队合作确定新冠疫情优先国家,包括孟加拉国、印尼、菲律宾和斯里兰卡。太平洋灾害中心(Pacific Disaster Center)与 J9(太平洋外联)一道,利用大数据科学确定向哪里提供国防部援助。

海外人道主义、灾害和公民援助项目经理吉姆·托尔 (Jim Towle)少校表示:“这项工作清楚地表明了 J9 和机构间团队从战术层面一直到印太司令部和国防安全合作局同步和执行司令部优先事项的价值和能力。”

与这一切息息相关的讯息是,作为这个地区的持久伙伴和尊重他国主权的国家,美国与该地区休戚相关。汉森表示,因此,美国的援助计划必须有伙伴国家的国旗。“我认为,如果这些捐赠只有美国国旗,我们便无法达成目标,”汉森表示。

他表示,目标是始终强调伙伴关系。这样做可以加强一个社区对其政府和军队的信心。“这是真正好的讯息,”汉森说道。“它向一个社区表明,我们的国家不仅照顾了我们,而且还建立了牢固的伙伴关系。”

汉森回忆了尼泊尔的一个新冠病毒救援分发中心,那里房间的一侧有 100 箱捐赠物资上同时贴着美国和尼泊尔的国旗。汉森对《论坛》表示:“房间的另一侧,有三四箱来自中国的物资。”“这会立即让很多人留下印象。这会让伙伴国家留下印象。”

汉森表示,除了当下对疫情的即时应对之外,还要产生持久影响。提供一次性口罩等有一天会坏掉的个人防护装备只是一方面的工作。美国还提供医院病床和通风装备,提供帮助东道国走上复苏之路的物品,并提醒受援者关于美国政府对该地区的长期承诺。 “我们希望成为首选合作伙伴,”汉森说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