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 与 华侨

中共 与 华侨

北京的域外专制统治

奥斯卡·阿尔门(Oscar Almen)博士/瑞典国防研究局

近年来,人们对中国国际影响力日益扩大的担忧不断加深。这种关切部分涉及中国在其境外动员华侨的能力。中国共产党(CCP)试图将其专制统治扩展到海外华侨,这是他们争取对其政策的支持和减少反对派影响的一种途径。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哪些人会被这个政党国家认为是中国人,从而成为其影响力行动的合法目标。有时中共会利用他们认为可靠的华侨去影响所在国政治,使之符合中共利益。相反,那些反对派则会面临受到威胁的风险——最坏的情况下,还可能会被绑架。中国的域外活动会造成多种安全后果,包括中国对他国内政的影响、华裔外国公民受到安全威胁以及国际法的国籍原则受到破坏。

华侨背景多元,包括海外中国公民和华裔外国公民。中共认为海外华侨对于中国的发展,对于习近平总书记领导下发起的所谓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至关重要。习近平的抱负是让中国走上全球政治舞台的中心。

2016 年 6 月,香港书商林荣基(Lam Wing-kee)站在他的书店前,他自称曾被中国当局拘留数月。他背后的海报上用中文写着“释放”一词,并有其他被拘留出版商的姓名和照片,包括左侧瑞典国民桂民海的照片。美联社

中共努力动员海外华人支持其政策,并对反对者施加压力和威胁,导致外国政府予以公开谴责。毋庸置疑,并非所有华侨都认同北京将他们纳入由中共领导的振兴计划。

中共影响和控制海外华侨的努力构成了域外活动,某些情况下这些活动违反国际法。例子包括瑞典公民桂民海在泰国被绑架,桂民海的同事英国公民吕波在香港被绑架以及维吾尔族和藏族流亡人士遭到威胁的事件。为了解中国外交政策野心及其域外活动,研究中共领袖关于海外华侨的基本观点非常重要。

中共关于中国国籍的观点

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因此,获得外国公民身份的华人中国不再视其为中国公民。但中国领导人在谈论中国人民时会提及民族和种族,并不断强调血统和传统的重要性。根据这一观点,所有华裔外国公民,无论其家人是几代前离开中国,都可能被纳入中共关于中华民族的构想。2014 年,习近平在第七届世界华侨华人社团联谊大会上表示:“在世界各地有几千万海外侨胞,大家都是中华大家庭的成员。长期以来,一代又一代海外侨胞,秉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不忘祖国,不忘祖籍,不忘身上流淌的中华民族血液。”

这种观点模糊了海外中国公民(华侨)和中国法律规定的华裔外国公民(华人)之间的区别。中共希望海外华人爱国,忠于中共认为的他们的祖国。

中共与其他专制政权一样,几乎不容许有任何反对该党的空间。这意味着他们会在一系列问题上压制与官方定调背道而驰的观点。这种不宽容还延伸到针对世界各地华侨的异议——他们当中很大一部分人可能并不支持中共。北京认为,支持中国等于支持中共,反之亦然。民族主义与专制制度的结合虽然并非中国所独有,但中国的球影响力、全球华侨人数以及中共对华海外宣传机构的组织程度使他们的情况独一无二。

习近平统治下的侨务关系

中国在习近平统治下走向采取更强硬的外交政策。华侨已被宣布为中华民族复兴进程的重要部分。海外华人华侨工作在统战部(UFWD)领导下,加大了为中共事业动员华人华侨的力度,而不论其是哪国国籍。

2019年7月,澳大利亚堪培拉,该国第一位中国出生的澳大利亚国会当选议员廖婵娥在众议院讲话。她因与中国海外影响力网络的关系而受到批评。美联社

有时中共会利用他们认为可靠的侨民去影响所在国的政治,推动其朝着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方向发展。与中共有不同程度关系的华人行为者一直在积极影响澳大利亚等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马来西亚华侨占该国人口的很大一部分,中国大使曾多次因发表支持华人社区的声明而被批评干涉马来西亚内政。2018 年大选,中国大使公开支持马来西亚华人公会主席参选。

相反,中共视为竞争对手的华人华侨则面临受到威胁的危险。瑞典公民桂民海案便是中国域外行为公然违反国际法的一个例子。桂民海在香港拥有一家公司,他们出版了批评中国政治领袖的书籍。他于 2015 年在泰国被绑架,三个月后被迫在中国国家电视台认罪。2020 年 2 月,中国一家法院判处桂民海 10 年徒刑,罪名是向外国政府“非法提供情报”。判决前,中国当局称他已恢复中国公民身份。根据中国法律,他不再是瑞典公民。同样,自 2016 年以来,中国已成功要求引渡在肯尼亚、柬埔寨和西班牙等国涉嫌欺诈的台湾公民。这些引渡打破了允许在海外犯罪的台湾人被引渡到台湾的惯例。这种做法引起了台湾政府的强烈谴责,他们将其视为法外绑架。

安全后果

针对华人华侨的域外活动可能造成多种安全后果。第一,中共可通过影响华人华侨去影响他国的内政和决策者。一些海外华人本身就是决策者,而另一些人则可对重要决策者产生影响。如果共产党的利益与东道国的国家利益相冲突,这些决策者可能会损害本国的国家安全。

2019年6月,台湾台北,一名示威者抗议香港引渡法案。美联社

其次,由于中共专门针对华人华侨开展影响力行动,各国无法保证华裔公民不遭受中共的监视和威胁等胁迫行为。这些人无法相信他们的公民身份将会给予其与同一国家其他公民同样的保护。中共已表明,他们有能力也有意愿惩罚远离其领土的华裔外国公民。

第三,华裔可能在社会上成为反华情绪的受害者。中共对海外华人施加影响的政策可能会加剧东道国对他们的怀疑,无论他们是否支持中共。反华情绪和种族主义对华人华侨构成安全威胁,并会产生消极的社会后果。近代史(特别是在东南亚)表明,这可能会演变成致命的暴力。

第四,中国政府违反国际法的域外行为使人怀疑他们对遵守国际规则和规范的承诺。如果允许族裔和血统优先于基于合法公民身份的国籍身份原则,中国的域外活动就可能会破坏国际法。

第五,中国警方于 2015 年 12 月在香港绑架英国公民、书商吕波以及从第三国引渡台湾公民的事件表明北京不尊重香港和台湾的司法独立。这些活动表明该党力求加强对这些领土的控制。

反制措施

重要的是,国际社会必须拒绝接受关于中共代表全体中国人民的叙事。相反,各国应明确指出,中共利用华人华侨并向他们施压的行动将令人更加不信任北京。

认真研究和描述中共与华人华侨的关系,包括研究中国统战部在国外的活动,这一点非常重要。进行这种描述时,应特别注意避免加剧对大多数并不为中共工作的华人华侨的怀疑。

受中国域外活动影响的国家——比如瑞典,最好与其他国家分享经验并协调行动。为了应对中国的域外活动,欧盟应在成员国之间协调他们的政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