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到夏威夷,美国海军陆战队与伙伴联合测试网络化行动

从日本到夏威夷,美国海军陆战队与伙伴联合测试网络化行动

尼古拉斯·罗耶(Nicholas Royer)上尉/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师

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演习从来是许多海军陆战队员在飞机掩护下冲上岸,海军舰艇步步逼近岸边,大规模强行登陆的各个环节充满炮火声、烟雾和指令呼喊声。相比之下,近期由海军陆战队第3师领导的行动看起来、听起来似乎都没什么动静。然后突然开火。

2021年3月,日本和夏威夷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与伙伴合作在五个岛屿上开展网络化远征前进基地行动(EABO),进行复杂的现代沿海战争展示。日本的“漂流者”(Castaway)21.1演习和夏威夷的“斯巴达怒火”(Spartan Fury)21.1演习展示了海军陆战队与联合部队整合夺取和捍卫重要的海洋地形,提供低信号维持和执行远程精确火力打击以及支持远征先进基地的海军行动的能力。(附图:2021年3月13,漂流者演习期间,美国海军陆战队准下士、第3师机枪手约瑟夫·洛佩兹在日本冲绳的伊江岛检查自己的演练区域。)

“这些行动可在印太地区的任何岛屿上复制。与伙伴合作让我们能够完善战术、技巧和程序,以便在现实世界中做到这一点,”第12海军陆战队团第3师司令罗·莱蒙斯(Roe Lemons)中校表示。他的部队负责在日本规划和执行漂流者演习的大部分内容。“我们隐身行动,扩大远程火力的射程。只要海上部队需要控制通往海上通信线路的切入点,我们便努力维持这种局面。”

在日本伊江岛远征前进基地(EAB)引入持久远程火力能力之前,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三侦察营和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和美国空军特种行动的成员联合起来,通过一系列大胆的多模式渗透,经由空中和海上隐身切入。一架MV-22B鱼鹰式直升机的军事自由下落渗透,加上在夜色掩盖下的两栖渗透,使海军陆战队员及其联合伙伴能够全面勘察敌方区域,并确保机场的适用性。美国海军陆战队121攻击中队的多架F-35B战斗机很快加入了战斗。不久后,众多MV-22B鱼鹰直升机和CH-53E超级种马直升机与第1海军陆战飞行联队运送了数百名第8海军陆战团第3营的步兵。他们成功保卫了岛屿,建立了强大的防御,并为响应性远程火炮的持久远征前进基地铺平了道路。

由于岛屿上散布着隐藏的火力点,以及一个由舰队和隐形连接组成的网络,有助于在多个领域形成一个共同的作战图景,海军陆战队开始掌握新的方法,确保了美国海军和盟军的机动自由。虽然他们分散开来,但并非彼此孤立。领导这些复杂的联合行动的第12海军陆战队团得到第三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内部和整个联合部队一系列能力的支持,包括美国海军的哈尔西号驱逐舰(USS Halsey)、美国空军C-17环球霸王III运输机和战斗指挥员、美国陆军第1军团多领域特遣部队、第25步兵师、第1防空炮兵团、第8战区维持司令部和第1特种部队小组以及美国空间部队。

第12海军陆战团司令迈克尔·罗奇(Michael Roach)上校表示:“本次演习而非竞争行动中,我们看到一支网络化的分布式部队执行概念,这对于支持未来任何分布式海上行动至关重要。”

与此同时,第12海军陆战团第1营在斯巴达怒火21.1演习期间扩大了他们在整个夏威夷群岛链打击目标的能力,他们从飞机上部署高机动火箭系统(HIMARS)发射器,并进行了各种形式的远征再补给——包括军用登陆支援船。移动发射器通过空运和海运进入隐蔽阵地,从多个领域的有人和无人驾驶系统收到发射数据。操作M777A2榴弹炮的海军陆战队员分散在许多阵地,以对付使用实弹的目标。

在数百公里的岛屿和海洋中,海军陆战队员与空军和海军伙伴密切合作,对部署和维持这些分布式部队的新方法进行了测试,以实现超大效果,同时保证不被察觉。虽然与海军陆战队的海军整编通常被看作是两栖航运,但这次行动的特点是海军陆战队直接与美国海军驱逐舰合作。

“我们使用舰艇的传感器来拓展航程,并在整个岛屿链中共享信息,”第12海军陆战团第1营海军炮火联络官雅各布·泽彻(Jacob Zercher)少校表示。“我们能够拓宽观察和射击的范围,并能更好地分享对战斗空间的认识。”

过去许多演习的特点是所谓的HIMARS快速渗透(HIRAIN)。在此期间,发射器被迅速带到机场,实施发射并撤离。但在最近的这些行动中,利用机动地面船只、海军陆战队和联合装备协助的空中运送以及第1运输支持营在整个行动区设置隐蔽供应储藏处的低签名地面车队,切实地远程维持远征前进基地的持久远程开火能力,这是一个重点。

漂流者21.1演习期间,在伊江岛与第12海军陆战队团第3师一道开展行动的HIMARS炮兵连司令雅各布·伯顿(Jacob Burton)少校表示:“我们在验证需要什么才能在这样一个地方维持很长一段时间。”“这次行动收获颇丰。”

与此同时,第3海军陆战团第3营的步兵在冲绳周围采用了广泛的沿海防御系统,在陆地上使用高度机动部队,并以快速、低调的船只寻找和打击海上目标。海军陆战队第3师在2020年Forest Light演习期间协调分布式空袭时使用的联合轻型战术车辆发挥了新的作用,它让一小队携带导弹的海军陆战队员能够探测和打击移动目标。

领导沿岸防御行动的第3海军陆战团第3营连级指挥官乔纳森·科勒上尉(Jonathan Kohler)表示:“学习和创新方面,一切皆有可能。”

远征前进基地行动的许多方面对海军陆战队第3师来说并非新鲜事。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部队拥有与印太地区联合部队和美国盟友一道创新、发展和加强互操作性的悠久传统。仅在2020年,日本和美国军队便通过森林之光和利剑等重要演习攻占和保卫岛屿及建立远征前进基地。这些演习的经验教训一直萦绕在许多海军陆战队的心头,同时也让他们意识到,未来与同级对手的战斗将需要联合行动加以应对。

美国陆军第1特种部队群第1营指挥官埃里克·戴维斯(Erik Davis)中校表示,“漂流者演习是朝着加强联合互操作性迈出的重要一步,以确保与我们在印太地区的伙伴一道建立有杀伤力、准备就绪且反应灵活的部队去应对危机和突发事件。”“这次活动表明了特别行动部队的能力如何能够支持在险恶或偏远地区快速部署海军陆战队第3师的远程精确开火平台。”

罗奇认为,促进这种联合整合自然适合海军陆战队,因为适应性和团队合作的永恒特质是从入门级训练开始培养的。“我认为我们的服务是成功实现联合行动的关键……就像我们这周在冲绳和夏威夷所展示的那样。”

图片来源:斯科特·奥布雄(SCOTT AUBUCHON)准下士/美国海军陆战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