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钩与分化

脱钩与分化

俄罗斯在印太地区日益加大 的存在及中国为何予以接受

亚历山大科罗列夫(ALEXANDER KOROLEV)博士/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

一看,俄罗斯似乎在印太地区没有战略利益。

 地理位置使俄罗斯成为一个偏远的地区外角色。俄罗斯不是一个全方位的海洋大国,其传统的关注重点一直是大陆地缘政治。莫斯科并不是该地区的规则制定者。自从印太概念提出并且该地区的国际关系开始重塑以来,俄罗斯一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也没有提出一致的印太理论或愿景。莫斯科不仅没有系统地参与美国的印太版本,而且也没有参与持有不同愿景的国家之间关于这一概念的辩论,甚至没有就这种愿景与地区内和俄罗斯保持良好关系的国家进行对话。最后,随着俄罗斯对亚洲战略旨在使俄罗斯的地区联系多样化的重新定位,日益成为中国战略的重点金人们可能会得出结论认为,俄罗斯与印太地区是分开的,他们在亚太地区的作用很小、无关紧要。 

不过,这一结论具有误导性。这种表面上的不参与背后有迅速增长的武器和能源交易,使俄罗斯在印太地缘政治中发挥重要作用。此外,近年来俄罗斯在印太地区的海军活动有所增加,包括在菲律宾海和珊瑚海的演习,及到访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港口。自 2015 年以来,俄罗斯太平洋舰队通过海军特遣部队进行了多次调动,要么穿越南海(SCS),要么穿越附近地区,以显示俄罗斯在该地区投射大量军事存在的能力。

此外,俄罗斯一直在协助越南在金兰湾建造一个潜艇基地和修理码头。金兰湾这处设施曾是前苏联驻越南军事基地,越战期间曾作为美国的舰艇和飞机基地。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的格里高利洛辛(Grigory Lokshin)博士表示,虽然此举不会将该设施变成俄罗斯自己的军事基地,但越南领导人强调,俄罗斯将在那里享有战略特权。

2014 年 1 月,越南海军从俄罗斯采购的第一艘基洛级潜艇在越南金兰湾下水。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 2019 年的一篇报告称,俄罗斯已成为多个东南亚小国最大的主要武器供应国,这些东南亚小国现在从俄罗斯采购的武器数量已超过从中国和印度采购的总和金这是一个令人惊讶但往往被观察家们忽略的事实,观察家们往往更加关注俄罗斯与中国和印度等其他大国之间的高规格交易。报告指出,俄罗斯在东盟的军售规模也超越了美国。 

尽管俄罗斯作为全球武器出口国仍落后于美国,而且东南亚可能不是对于俄罗斯具有战略意义的地区。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旗下在线刊物 The Interpreter 于 2019 年报道,一些评估认为俄罗斯在向印太地区出口军火方面超越了其他国家金印太地区目前占俄罗斯军火销售总额的 60%以上。  

鉴于军火交易绝不仅仅是军火交易,而且包括人员培训、设备维护、军事技术合作,有时还包括联合军事演习,俄罗斯对亚太国家军事大幅增长增加了区域地缘政治的复杂性。 

一个主要谜题是,在中俄战略联盟加强的背景下,俄罗斯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军事影响力如何与之共存。东南亚国家投入巨资采购俄罗斯军备正是为了增强他们对抗中国的防御能力。据网络杂志《外交家》报道,比如越南从俄罗斯购买(包括 6 艘先进的改进型基洛级潜艇、12 架新苏霍伊苏-30MK2 多功能战斗机、2艘 Gepard-3 护卫舰和2个棱堡岸基反舰系统、SS-C-5 STOOGE 沿海防御反舰巡航导弹)“几乎肯定会部署用于保护越南在南海的利益”。 

莫斯科是否试图通过武装中国在南海地区的战略对手来制衡中国,从而损害中俄联盟?还是俄中同盟是以牺牲莫斯科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为代价?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事实证明,涉及俄罗斯、中国和印太国家的这一令人困惑的动态周围的地缘政治比简单的零和逻辑所表明的情况更为复杂。

以冷战期间苏联时代在该地区的经验为基础,俄罗斯与该地区的许多国家有着历史联系,其中许多国家要么是由共产党领导,要么是不结盟的前西方殖民地。除了历史纽带外,俄罗斯在印太地区的行为背后的地缘政治原由与遏制、阻挠或以其他方式挫败美国而非中国的地缘政治目标有关。克里姆林宫认为构成其重大生存威胁的是美国,而非中国。美国国防部 2019 年的《印太战略报告:准备、伙伴关系和促进地区网络化》报告指出,莫斯科从针对美国的系统平衡的角度去解读印太项目金特别是在华盛顿将俄罗斯定义为印太地区“重新恢复生机的恶意行为者”的背景下。俄罗斯在印太地区对中国和受到中国威胁的东南亚小国的所作所为符合其更大的制衡美国的全球战略。

在这方面,俄罗斯国家杜马关于重新在越南建立军事存在的内部讨论尤其能说明问题。例如,根据俄罗斯Parlamentskaya Gazeta [《议会报》2016 年 10 月的一项分析,俄罗斯在华盛顿的战略伙伴“不懂得外交语言,舞刀弄剑”,因此他们有理由重返金兰湾军事基地。“俄罗斯无疑需要在古巴和越南建立军事基地,”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防和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弗朗茨克林策维奇(Franz Klinzewitsch)在这篇文章中表示。 

事实上,俄罗斯在金兰湾部署了伊尔-78空中加油机,用于为图-95 核战略轰炸机加油,以在日本和美国领土关岛附近恢复开展巡逻。华盛顿于 2015 年 1 月警告河内不应当允许俄罗斯使用该基地。华盛顿认为这加剧了该地区的紧张局势金正如乔治梅森大学冲突分析和解决学院的研究员尼娜勒(Nhina Le)和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的科斯威莱恩科林(Koh Swee Lean Collin)在 2015 年 3 月的《外交家》杂志中描述的那样。

制衡美国政策的逻辑也渗透到俄罗斯对美国版本印太概念的反应中。莫斯科认为,“印太”一词是基于冷战式集团思维的人为创造,其明确目的是破坏东盟的区域中心地位,在中国周围制造遏制圈。这就是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学者尼维迪塔卡普尔(Nivedita Kapoor)和南丹尤尼克里斯纳(Nandan Unnikrishnan)在瓦尔代国际俱乐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网站 2020 年 1 月的一篇文章中描述俄罗斯立场的方式。因此,莫斯科更倾向于使用“亚太”或“欧亚合作伙伴关系”(Eurasian Partnership)这些用语,让中国重回这个格局中。

 俄罗斯一些知名东南亚问题专家建议,由于中国、印度和东盟成员国都是俄罗斯密切且非常有价值的合作伙伴,莫斯科需要考虑如何消除他们之间“不愉快的趋势”。此外,正如俄罗斯科学院专家维克多萨姆斯基(Victor Sumsky)博士所描述的那样,莫斯科在这方面与这些国家的特殊关系不应被低估。俄罗斯科学院的德米特里莫斯亚科夫(Dmitry Mosyakov)博士认为,俄罗斯还应鼓励形成某种形式的中国-越南联盟。因此,莫斯科在该地区的主要地缘战略意图不是利用较小的东南亚国家来对冲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相反,他们要想清楚如何在与中国及其实际和潜在竞争对手打交道时将制衡美国作为一项共同标准。

俄罗斯方面的这种系统性制衡逻辑可以解释为何中国对俄罗斯的武器转让导致其南海对手军事能力不断提高感到关切,但他们总体上还是对形势感到满意。首先,俄罗斯的存在有助于减缓(如果不是阻止的话)东南亚国家对美国的战略转向金东南亚倒向美国将会封闭中国周围的封锁圈。虽然目前的趋势可能并不理想,但其他方案对北京而言更糟糕。第二,鉴于莫斯科渴望消除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国家之间的不愉快趋势,俄罗斯在该地区日益加大的作用为北京与其他否则会成为对手的各方接触创造了额外的渠道金这是中国非常重视的。第三,北京的决策者们认识到,俄罗斯在全球政治的重大问题上与中国达成了一致金这对于北京是一项重要的资产,特别是在中美关系不断恶化的背景下。作为俄罗斯在中国地区地缘政治微积分中的特殊地位的证明,我们可以看到,北京在向印度、马来西亚和美国能源公司施加压力,迫使他们不得在南海与越南合作,但是对俄罗斯参与越南近海能源项目保持沉默。俄罗斯向东南亚的武器转让或与该地区的其他军事接触同样未受到北京批评。 

这些复杂的地缘政治格局对美国而言意义重大。俄罗斯将获得更多促进实现其多极化形式的工具。中国将获得俄罗斯的政治支持,并将获得能源和军事技术金由于中国在印太地区与美国的紧张关系日益加剧,因此这一点至关重要。中俄在该地区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也意味着俄美和中美在对于美国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问题上合作将有限。此外,鉴于并非所有印太国家都完全赞同美国关于该地区的地缘政治愿景,俄罗斯与东南亚国家日益增长的军事-技术联系以及中国对此的接受可加深对印太地区不同解读之间的断层线。

因为俄国接近印太地区的方式受系统层面制衡美国的逻辑影响,华盛顿唯一可能有效的应对必须在同一层面上。正如一些美国策略家指出的那样,在多条战线上同时与中国和俄罗斯作战似乎不是一种优先选择的策略。相反,美国应利用印太地区提供的大量机会去延缓(如果不能扭转)中俄军事合作的不良趋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