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发生军事政变,民主和地区安全受到威胁

缅甸发生军事政变,民主和地区安全受到威胁

《论坛》员工

2021年2月1日缅甸军队夺取权力后,缅甸人权和民主的未来以及东南亚安全的未来疑云密布。

据多家通讯社报道,2月9日的军事政变促使数以万计的缅甸人走上街头——即便警方向空中开枪驱散人群,并向抗议者发射橡皮子弹和水炮,造成一些人受伤,但抗议仍在继续。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联合国立即谴责“过度”使用武力,美国也谴责针对示威者的暴力行为。(附图:2021年2月8日,缅甸奈比都,警察在警车旁严阵以待,抗议军事政变的示威者要求释放当选领导人昂山素季。)

《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总统乔·拜登于2月10日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使美国能够对缅甸军方领导人实施新的制裁,迫使他们“立即恢复民主”。

拜登表示:“军队必须放弃他们夺取的权力,尊重缅甸人民在11月8日选举中表达的意愿”,并释放活动人士和文职政府领导人,包括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及其所在政党——全国民主联盟的成员。据BBC报道,军政府在对抗议者采取行动前一天的一次广播中警告称,他们将对“扰乱、阻止和破坏国家稳定、公共安全和法治的罪行”采取行动。

据BBC报道,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亚洲副总监菲尔·罗伯逊(Phil Robertson)表示,“一个践踏民主和法治的军事政变政府声称他们有权对和平抗议者采取‘法律行动’,这是荒谬的。”

据CNN报道,缅甸军方在将权力移交给敏昂莱将军的同时还宣布进入长达一年的紧急状态,并开始实施封禁Facebook、夺取对国家媒体的控制、暂时关闭互联网、限制公众集会和实施宵禁等限制。

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迅速呼吁缅甸军方改变其行动,并对他们拘留文职政府领导人表示“严重关切和震惊”。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于政变当天表示,“美国支持缅甸人民追求民主、自由、和平与发展的愿望。”

美联社报道称,印尼和马来西亚领导人也对缅甸表达了关切,并要求东盟成员国举行会议探讨如何维护地区政治稳定,包括解决从缅甸逃往孟加拉国的罗兴亚穆斯林的困境。

据美联社报道,马来西亚总理穆希丁·亚辛2月5日在雅加达与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多会晤后表示,“印尼和马来西亚很关注(缅甸)政治局势。”“这是(缅甸)民主过渡进程的一种倒退。我们担心(缅甸)政治动荡会扰乱地区安全与稳定。”

据美联社报道,维多多表示,“罗兴亚问题仍然是我们所关注的问题。”“为了实现东盟共同体愿景,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尊重《东盟宪章》,特别是关于法治、善政、民主、人权和立宪政府。”

2019年已有多位缅甸军方高级将领因为他们对待罗兴亚人的方式受到了美国制裁。

路透社报道称,日本告诫世界各民主国家应当警惕将缅甸推向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日本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表示:“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处理这个问题,缅甸便可能远离政治自由的民主国家,加入中国的联盟。”

中国在政变第二天便根据其“不干涉政策”正式回应称,中国和缅甸“是友好邻邦”。据《纽约时报》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北京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虽然缅甸军方是以2020年11月选举存在欺诈作为政变的借口,但一些分析师指出2021年1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与敏昂莱举行了友好会晤。

全球政策中心(Center for Global Policy)董事阿齐姆·易卜拉欣(Azeem Ibrahim)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写道:“这次会议的某些方面似乎导致军方领导人相信中国愿意为其邻国挺身而出。”

新加坡国立大学缅甸专家埃利奥特·普拉塞-弗里曼(Elliott Prasse-Freeman)向BBC表示:“中国似乎是在通过这种相当于煤气灯效应的外交政策心照不宣地支持(如果不是强调认可的话)缅甸军方的行动。”“正如中国官媒的报道,中国把这当成是(缅甸的)‘内部问题’,就像我们看待‘重组内阁’那样看待这个事件。”

即便中国没有明确批准或鼓励政变,但缅甸军方认为敏昂莱可获得北京的掩护。

易卜拉欣写道:“他们的盘算是,中国很少会错过以牺牲美国为代价扩大其在亚洲影响力的机会。因此,当华盛顿及其盟国(对缅甸)施加制裁时,中国官员仍会发现代表缅甸领导层介入符合自身利益。”

2月2日,中国利用其否决权阻止了联合国安理会发表谴责缅甸军队夺权的声明,拖延了做出明确的国际应对。

分析师解释道,中国不希望做出制裁等重大的国际应对。

华盛顿特区斯汀森中心(Stimson Center)东亚计划联席主管兼中国项目主任孙云(Yun Sun)向网络杂志《外交家》表示,“政治反应越大,中国对缅甸军队的政治责任就越大。”“中国会承担这个责任……但我认为中国不会高兴或自愿地这样做。”

《外交官》编辑香农·蒂兹(Shannon Tiezzi)写道:“中国还将为对缅甸军队的任何明显支持(包括在联合国保护缅甸)在国外付出声誉代价。”

其他分析师表示,这种政治代价可能物有所值。乔治·梅森大学教授约翰·G·戴尔博士(John G. Dale)向美联社表示:“中国将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可进一步将缅甸纳入其经济发展计划的轨道。”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格雷戈里· B ·波林(Gregory B. Poling)和西蒙·特兰·休德斯(Simon Tran Hudes)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其他大量投资缅甸的国家可能只会微弱地支持针对军政权采取的措施。

他们写道:“缅甸经济最大的外国参与者——中国将很乐意重新调整合作方式,承认当地新的实际状态。这可能会减轻美国制裁的打击。毫无疑问,敏昂莱已经预料到并驳斥了这些制裁。”

 

图片来源:路透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