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造 叙事

塑造 叙事

北京通过影响全球性机构推进中共的议程

《论坛》员工

在全球瞩目之下,由于中国官员试图掩盖全球疫情的来源及打压他们的政治对手,世界卫生组织屈从了中国共产党(CCP)的政治压力。世界卫生组织(WHO)官员在公开场合对中国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的透明度表示高度赞扬,但又私下抱怨北京在中国武汉首次发现新冠病毒后拒绝交出数据。世卫官员甚至因为一些国家禁止中国公民入境而批评他们。

这种模式正在全球治理和行业的各个敏感领域中发挥作用。从民用航空和电信到人权机构,中国官员或其代理人接管了国际组织的领导层,并指导各机构支持中共常常存在腐败的议程。 

Country Risk Solutions 首席执行官丹尼尔瓦格纳
(Daniel Wagner)向《论坛》表示:“北京从来毫不迟疑地使用其工具包中的每一种工具来推动实现其议程,而全球性组织也在这一目标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瓦格纳是一位在印太地区从事风险管理工作,并就公共事务问题发表了大量文章的作者。他总结了中国的目标:“在这个过程中,北京将根据其独特的世界观建立替代性的世界秩序金他们的世界观以中国利益至上。危险之处在于,这些机构由于其运行规程中的漏洞和不一致而被劫持,他们甚至不了解北京在做什么。”

中国武汉居民排队等待进行新冠病毒检测时戴着口罩。批评者表示,中国官员最初隐瞒了武汉疫情严重程度的细节。路透社

病毒视频,警报上升

虽然台湾被认为在遏制新冠疫情蔓延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但由于世卫与中国的关系,他们仍然无法加入该机构。2020 年 3 月,一位世卫高级官员不仅回避记者关于台湾的质疑,而且在她坚持提问时甚至挂断了电话金中国对世卫的影响可谓是到了有毒的程度。该事件的录像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对该机构的批评。

截至 2020 年 7 月中旬,台湾近 2400 万人口中共记录了 455 例新冠病例和7例死亡。台湾官员认为,他们掌握有用信息,可与世界分享,不应被排除在关于疫情的讨论之外。台湾卫生官员曾于 2019 年 12 月 31 日向世卫发邮件询问有关“非典型肺炎病例”的更多信息,但并未收到任何回复。当天,台湾对所有从武汉起飞的航班进行了健康检查,肩负起保护当地公民的责任。2020年 1 月 26 日,台湾成为第一个禁止从武汉入境航班的地区。台湾的新冠疫情防控措施除了在疫情蔓延初期对旅客进行隔离外,还包括密切监测被隔离者。 

据 BBC 报道,台湾卫生部长陈时中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希望通过对这一疫情的考验,世卫能够清楚地认识到疫情没有国界。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应被遗漏,因为任何被遗漏的地方都可能成为漏洞任何地方的优势都不应被忽视,以便使之能够为世界做出贡献。”

据网络杂志《外交家》报道,台湾与许多邻国不同,他们从 2020 年 4 月中旬到 9 月中旬实现了连续5个月无本地传播新冠病例。据《外交家》报道,4 月 12 日之后的阳性病例要么来自在强制性 14 天隔离期间测试呈阳性的海外旅行者,要么来自从帕劳友好访问行程归来的台湾海军舰艇人员聚集性感染。

然而,世卫组织与疫情应对相关的问题要比将台湾排除在外大得多。美联社的一项调查显示,虽然 2020 年 1月有世卫官员赞扬中国迅速作出公共卫生响应并“立即”分享了病毒基因图,但该机构内部的官员私下抱怨他们没有及时获得医疗数据。中国官员在多个政府实验室对这种致命性病毒进行了全面分析之后,拒绝发布这种致命病毒的基因图超过一周,并且未分享设计检测和疫苗所必需的细节。美联社获得的记录表明,世卫官员对中国在疫情本可以延缓的时候拒绝沟通或合作感到失望。 

2020 年 6 月,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从日内瓦的一个仪式上离开时戴着口罩。谭德赛因其所领导的机构对新冠疫情的应对而受到严厉批评。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世卫驻中国高级官员高登加利亚(Gauden Galea)博士在一次会议上提到中国官方中央电视台时表示:“我们目前处在这样的状态:是的,他们在中央电视台播出之前15分钟把数据给到了我们。”

世卫直到 2020 年 1 月 30 日才宣布新冠疫情为全球紧急状态金那次会议上,来自埃塞俄比亚的世卫总干事谭德赛深切感谢中国的合作。据美联社的一篇报道,他表示:“我们实际上应该对中国所做的工作表达尊重和感谢。塘他们已经做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去限制病毒向其他国家传播。”

由于北京和大约 50 个非洲国家的奋力游说,谭德赛于2017 年战胜英国候选人当选世卫总干事。谭德赛担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期间曾与中国密切合作,当时他的国家向中国借款数额庞大。许多分析师认为,他在成为世卫负责人后充当中国的代理人。就职仅几个月后,他便任命前津巴布韦独裁者、臭名昭著的侵犯人权者金罗伯特穆加贝为亲善大使。随后国际上纷纷对此表示反对他才作罢。 

专栏作家丽贝卡迈尔斯(Rebecca Myers)于2017 年 10 月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上写道:“外交官认为(穆加贝的)任命是第一位非洲总干事谭德赛对穆加贝和中国(穆加贝的长期盟友)以及 50 多个非洲国家帮助他当选的政治回报。”

新冠病毒传播期间世卫对北京明显的敬意并非没有后果。美国于 2020 年 4 月暂停了对卫生组织的拨款为期 60 天,以待对官员所称的信息掩盖和危机管理不善进行调查。美国于 2020 年 7 月初正式退出这个卫生机构。2020 年 5 月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批准了对世界卫生组织协调的病毒应对开展独立审查,包括要调查病毒的来源及其如何传播给人类。 

全球努力

瓦格纳表示,中国在全球机构中担任领导职位的能力是进一步推行中共叙事的关键。许多情况下,与中国的财务投资相比,他们获得的影响力大得多。瓦格纳表示:“虽然北京在大多数多边组织中的持股水平不及美国、日本和一些欧洲国家,但他们已利用自身在这些组织中的成员身份,通过加大影响力来弥补这一差距。塘例如,他们担任联合国四个分支部门(比任何其他成员国都多)的最高领导职务,在多边开发银行的决策过程中发挥着很大的影响力金远远超出了其股权所能影响的范围。”

中国在数十个国际理事机构中占据领导职务,并在联合国的国际电信联盟、国际民用航空组织、工业发展组织和粮食及农业组织中担任最高职位。

瓦格纳解释道,世卫的争论是北京影响力远大于其投资的一个例子。公共数据显示,到 2019 年底中国向世卫出资 8600 万美元,而美国的出资金额达到中国的 10 倍:8.93 亿美元。但北京对该机构的影响十分普遍。瓦格纳表示:“世界各国认识到北京在经济、政治和外交方面日益重要,这样北京的影响力就能远远超越其实力。”

北京利用其在联合国内部的游说力量,将再教育营可能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描绘成反恐工作。该营地位于中国西北部的新疆地区。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另一种叙事

在涉及潜在的侵犯人权行为时,中国得以就他们对待关进所谓再教育营的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方式创造了一条新的故事线。2019 年 7 月,北京利用其政治和经济势力影响了联合国机构的公正性,从而使这种影响力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主要是来自非洲和中东的 37位大使联名致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HRC),积极评价中国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金尽管许多国家批评了北京的大规模监禁行动
(多达 100 万维吾尔人被关押)和试图摧毁被拘留者的民族文化和宗教信仰。

这封致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人权理事会主席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信函指出,中国的反恐和去激进化工作是成功的。数天前,22 个国家(主要是西方国家)曾联名致函敦促该人权理事会调查北京在新疆地区的侵犯人权行为。据美国之音报道,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发言人迪里夏提拉夏提(Dilxat Raxit)表示:“如果继续容忍和放任中国渗透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那么人们将不得不怀疑该机构是否真的能够保持公正。”

行业影响

中国观察家指出,中共的叙事塑造远远超越了健康和人权问题的范围。约翰霍普金斯高级国际研究学院亨利基辛格全球事务中心杰出教授哈尔布兰兹(Hal Brands)写道:“中国已在国际民用航空组织发挥作用,包括利用中国国民担任关键领导职位的优势,拒绝让台湾出席会议,促使台湾被边缘化。”布兰兹在为彭博社撰写的一篇评论文章中还指出,2014 年一位前中国官员当选为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后,该组织对北京的数字丝绸之路项目变得友好很多金该项目旨在主导世界的先进电信网络,并使互联网更有利于专制控制。

中国三家国有电信运营商金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于 2019 年 10 月推出了 5G 话费套餐。这些电信运营商宣称,他们将向客户收取速度费而非数据使用费,并承诺启动技术革命金互联网用户每月只需支付 45 美元。

许多研究中国试图成为电信巨头相关行动的学者发现比廉价、快速的互联网更邪恶的事情。井上亚太安全研究中心副教授约翰海明斯(John Hemmings)博士写道,中国的电信和网络目标具有“公开的地缘政治性质”。他在 2020 年 3 月于《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杂志上发表文章中指出,北京在欧洲和印太地区不断扩大数字基础设施项目将“对生活在这些系统内的人产生现实影响,影响治理体系和国家对数据的权力”。

中国洛阳的警官展示人工智能驱动的智能眼镜。一些专家担心中国可通过参与国际理事机构出口监控技术。 路透社

海明斯表示,令人担忧的并不是基础设施本身,而是中国与这些基础设施一起出口的培训。北京正在向全球各城市销售他们所谓的智慧城市技术。海明斯写道,这种技术基于 5G 网络整合来自不同来源的不同信息,“创建对日常运行至关重要的集中数据交换平台”,涵盖从工业制造商和能源公司到政府安全系统的一切。“假定的前提是,更好地整合和有效运营的城市将促进经济活动,推动未来的可持续增长,这对于人口增长正在创造快速增长的新城市的许多南亚市政机构来说是一项有前途的技术,”他说道。

北京还出口他们的价值观。“自由之家” (Freedom House)2018 年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正在就如何处理“公众舆论管理”大数据对未来的技术设备用户进行培训。例如,中国电信企业金中兴公司通过智能身份证系统帮助委内瑞拉对其公民进行监视和控制。这些身份卡片与中国卫星连接,并存储位置数据、财务信息、银行交易甚至是投票记录。海明斯写道:“政府使这些片来控制获得公共福利的机会。”

警告

布兰兹写道,几十年来,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领导人试图说服保持沉默的北京参与国际组织,并认为通过让中国融入国际社会可促使他们建立负责任的治理模式,让中国官员将意识到可以在这样的体系中发展成长。早期阶段,这种做法是有价值的。一个曾对国际机构避之唯恐不及的国家成为联合国维和任务的最大贡献国之一。布兰兹写道,1989 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事件后,北京发现自己在联合国受到攻击,他们开始认为自己在这些机构中的作用是为了在国内维护中共统治地位和在国外投射党的影响力。

布兰兹向《论坛》表示,北京利用其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其他主要机构中的角色做了两件事:“一是保护北京避免因为其在国内的侵权行为受到审查;二是鼓励提倡强调‘社会和谐’和专制国家主权的不正当人权理念。这既是一种防御性策略,意在防止中国内政受到干涉,也是一种进攻性策略,意在使世界更加有利于非自由思想的传播, ”他说道。

允许北京实现这些目标可能要付出高昂的代价。“美国及其民主盟友长期以来一直在努力塑造民主是最普遍、最强有力的政府形式,并且人权得到广泛尊重的全球环境,”他说道。“如果北京成功地促进其非自由规则体系的传播,则将创造一个美国人权概念受到削弱、民主变得不那么普遍、专制主义崛起的世界。”  


国际 影响力

中国在多个全球理事机构中担任领导职务。以下是中国领导者担任的最具影响力的职位。

赵厚麟, 国际电信联盟(ITU)秘书长

赵厚麟于 2014 年 10 月当选国际电信联盟主席,任期四年,自 2015 年 1 月开始。他于 2018 年 11 月再次当选,从 2019 年 1 月开始第二个四年任期。赵是第一位领导国际电信联盟的中国国民,该组织是联合国下属的一个专业机构。加入该机构之前,他曾在原中国邮电部设计院担任工程师。


柳芳, 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秘书长

柳芳于 2015 年 8 月开始首次担任联合国下属机构民用航空组织秘书长,之后获得连任,任期三年,至2021 年 7 月。在获任命为秘书长之前,她曾担任国际民航组织行政和服务局局长达八年。在此之前,她在中国担任政府民航职务达 20 年。


李勇, director-general,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总干事

李勇自 2013 年 6 月起担任工业发展组织总干事。此前他曾担任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并曾于 2003 年至 2013 年期间担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在这期间,他曾参与财政、货币与产业政策之间旨在支持经济增长的协调。


曲东宇 粮食及农业组织(FAO)总干事

曲东宇自 2019 年 8 月起担任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此前,他曾在中国担任农业农村事务部副部长。2008 年至 2011 年曾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副区长。


孟宏伟 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原主席

孟宏伟于 2016 年成为首位领导这个总部位于法国的国际警察组织的中国国民。他在前往中国旅行后于 2018 年 9 月从刑警组织失踪。失踪原因很快知晓:中国当局以腐败指控拘留了他。孟于 2020 年1 月,孟宏伟因 2005 年至2017 年期间收受超过 200 万美元的贿赂被判处 13年半监禁。他在当选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之前,曾担任中国公安部副部长。


金立群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行长兼董事长

金立群为亚投行首任行长和董事长。此前,他曾担任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他还曾担任中国第一家合资投资银行金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