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 复原力

加强 复原力

疫情暴露 以中国为中心的供应链的弱点

《论坛》员工

至2020 年 8 月中旬已在全球造成超过 2200 万人感染的新冠疫情暴露的问题不仅仅是从新加坡到东京恐慌的买家争相清空超市货架。中国制造业因新冠疫情蔓延而被封锁,暴露了供应链的严重弱点,它使印太地区的领导者不得不四处寻找从个人防护设备到药品的各种产品。它还促使发出让人们采取行动的呼吁:建立具有复原力的供应链,避免历史重演。

据路透社报道,日本经济重生部长西村康稔(Yasutoshi Nishimura)于 2020 年 6 月初表示:“我们已经变得依赖中国。塘我们需要使供应链更加强大、更加多样化,扩大供应来源,并增加国内生产。”印度、日本、新加坡和台湾的官员也认同他的这种看法,各国政府开始分析其供应链的复原力金某些情况下,还向愿意搬迁的企业提供补贴。

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启动了一项 20 亿美元的项目,提供刺激资金帮助企业将生产迁回本国。东京部分政府官员认为,供应链多样化的需求事关国家安全。据路透社报道,尽管疫情提供了关于供应链脆弱性的新证据,但其实日本领导人自 2000 年代初中国劳动力成本开始飙升以来便一直在谈论需要加强复原力。这些费用的增加在日本引发了关于“中国加一”战略的讨论金一项通过在中国以及至少另一个印太国家设立工厂来控制风险的政策。

根据彭博新闻 2020 年 6 月的一篇报道,惠誉解决方案(Fitch Solutions)亚洲国家风险研究负责人安维塔巴苏(Anwita Basu)表示,“自 2018 年美中贸易战开始以来,许多公司已开始采用中国加一制造枢纽战略,越南已成为明确的受益者。”虽然疫情将促使这一趋势持续下去,“但由于中国的年度制造业产出规模如此之大,甚至连多个国家都将难以吸收其中哪怕一小部分,因此从中国撤离的过程将是缓慢的。”

新德里一名药房员工收到非专利药物订单。

尽管如此,但印太地区的产业和政府仍然看到了过度依赖这个大国邻居的危险。2019 年,台湾官员鼓励该岛企业在中国大陆以外建立“非红色供应链”。他们通过了多项向在台湾投资的公司提供低成本贷款、减税、租金援助和简化管理支持的法律。供应链转移的一项重大进展发生在 2020 年 5 月,当时世界领先的计算机芯片制造商台积电表示,他们将在美国西部的亚利桑那州建造一家工厂。

与此同时,新加坡也一直在宣传多样化的必要性。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Chan Chun Sing)表示,疫情对供应链的破坏性影响让人大开眼界。“今天,中国不仅仅是生产低端、低价值的产品。他们也处于许多高端产品的供应链中。这意味着全球供应链所受影响将是巨大的,”他向 CNBC 的 Squawk Box Asia 节目表示。 

据《海峡时报》报道,陈振声表示,对于基本物品,新加坡“将认真建立一些我们在需要时可以大幅增加产能的本地生产能力”。这包括审视“货物来自何处,人力来自何处,哪个市场向我们提供供应”,甚至是哪家航运公司将货物运到新加坡。

他指出,以中国为中心的供应链并不是令人担心的唯一问题。新加坡已实现大米供应的多样化,过去他们的大米主要来自泰国和越南。他补充道,新加坡也从日本和印度采购大米。

依赖中国制造业的公司数量之多说明了对替代品的需求之大。《哈佛商业评论》杂志 2020 年 3 月发布的分析表明,世界上最大的 1000 家公司或其供应商在中国、意大利和韩国的新冠疫情隔离区拥有 12000 处设施,包括工厂、仓库及其他业务。 

该分析指出,世界各地的公司难以确认哪些隐形供应商(他们没有直接与之打交道的供应商)是来自中国的受影响地区。“许多企业可能也会后悔依赖同一家公司直接采购物品。供应链经理知道单一来源采购的风险,但他们仍然这样做,这是为了保障供应,或是为了确保实现成本目标,”这篇文章指出。“通常情况下,他们的选择有限,而且越来越多的选择只在中国。”

员工检查在越南太原一家服装厂生产的口罩质量。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多元化带来机会

随着全球企业加强供应链复原力,印太国家已准备好从中获益。据《印度经济时报》的一篇报道,印度外交部长哈什瓦尔丹什林格拉(Harsh Vardhan Shringla)在 2020年 6 月的讲话中表示,各国“在中长期内将寻求生产和供应链最大限度多样化,摆脱对任何一个国家或任何地区的极度依赖。” 

他还表示,印度有机会发展成为一个低成本制造业中心。他表示,如果企业与印度合作,可以更快地发现供应链的不足之处。印度的民主制度运作良好,透明度高于中国。

据彭博社报道,印度计划将其部分制造举措专注于药物成分,成为受中国工厂封锁影响的药企的替代供应商。该报道指出,印度政府希望确定基本药物成分,向国内制造商提供奖励,并振兴陷入困境的国营制药公司。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非专利药品出口国,他们经历了新冠疫情造成的原材料短缺。这表明印度严重依赖中国供应这些药品原材料。印度从中国进口了近 70%他们用于生产非专利药品的化学品。部分供应来自湖北省金2019 年 12 月,新冠疫情从湖北发生。 

为启动供应链调整,印度政府于 2020 年3 月设立了一项 18 亿美元的基金,意图建立三个制药枢纽,并确定了将被列为优先事项的 53 种关键起始材料和活性药物成分。其中包括退烧药扑热息痛和抗生素(包括青霉素和环丙沙星)。

印度并非唯一希望成为全球供应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的印太国家。随着企业从几年前开始将制造设施迁移到中国境外,低成本劳动力和低地价长期以来一直在为越南带来红利。总部位于美国的全球性房地产咨询机构仲量联行(JLL)2020 年 4 月的一份报告指出,全球性疫情不会减缓这一趋势。

例如,美国普查局的数据显示,2019 年美国从越南进口的货物激增了近 36%,而从中国进口的货物减少了 16.2%。仲量联行东南亚工业和物流主管斯图尔特罗斯(Stuart Ross)表示:“冠状病毒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将干扰到今年(2020 年)的数据,但制造业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的趋势将继续下去。” 

志同道合的伙伴

疫情所造成令人大开眼界的短缺可刺激建立新的伙伴关系。美国正在推动建立“经济繁荣网络(Economic Prosperity Network)”合作伙伴联盟。据路透社报道,该网络将包括企业和民间社会团体按照一套单一的标准运行,这套标准涉及从数字商业、能源到研究、贸易和教育的所有方面。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在 2020 年 4月表示,美国希望在印太地区与澳大利亚、印度、日本、新西兰、韩国和越南合作“推动全球经济向前发展”。讨论内容包括“如何重组供应链,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美国负责领导制定国际经济增长政策的国务院官员基思克拉奇(Keith Krach)表示,美国经济安全战略的一个重要方面是扩大供应链和实现供应链多样化,以保护“自由世界的人民”。克拉奇表示,他们将为药品、医疗设备、半导体、汽车、纺织品和化学品等关键产品建立经济繁荣网络。

解除纠缠

中国制造业深深地融入了国际供应链结构,以至于印太国家的多样化和复原力建设无法在一夜之间完成。日本便是很好的一个例子。政府鼓励企业将生产迁回国内的 20 亿美元计划只是一个开端,但日本企业已对中国制造业枢纽投入了大量资金。据路透社报道,贸易部门调查显示,截至 2018 年 3月,日本企业在中国至少拥有 7400 家分支机构。这一数字比 2008 年增加了 60%。 

开发更多的自动化技术和启用基于人工智能的技术,可以成为提升供应链复原力的答案之一。日本显示器公司(Japan Display Inc.)和芯片制造商金罗姆株式会社(Rohm Co. Ltd.)向路透社表示,劳动密集型后端流程向完全自动化的潜在转变可能会导致他们在日本建造新的组装生产线。

但对于其他企业,出于成本原因,中国将保留在其供应链中。制造显示面板和电视的夏普公司将产品运送到中国,装上背光灯、连接器和其他部件。这个流程需要手动测试和机器调整。夏普公司的发言人表示:“后端流程由于其劳动密集型性质,长期以来一直在中国完成。”2016 年,夏普被台湾富士康收购。“将其迁回国内代价太高。” 

前进之路

供应链专家指出,中国通过建立供应链网络来发挥制造优势,而这个供应链网络是由庞大的分销系统和高效的运输基础设施支撑。他们还提供大批受过复杂机械操作培训的工人。然而,据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政策研究团队副研究员约加南塔瓦(Yogaananthan S/O Theva)发表的一篇文章称,随着企业在疫情后经济中重新评估其供应链,由于“各国政府要求业务回迁本土的压力与中国作为制造业枢纽的吸引力之间的博弈,他们将不得不面对持续性的地缘经济紧张局势”。

他认为,为了面对新冠疫情后的经济,“企业应避免采取完全依赖中国或完全与中国脱钩的僵硬的二元方法。相反,企业应保持灵活,并根据需要战略性地在中国与其他国家之前切换业务,追求供应链的复原力。”

他表示,实现这一目标的战略可包括投资建立多源供应链网络和创建使公司能够再利用废弃材料的循环供应链。他认为,跨国公司也需要供应链网络具有最大的可见度,以预测来自中国或其他地方的干扰因素。

为了实现这种可见度,康宁、爱默生、Hayward Supply 和 IBM 等公司正在使用区块链等数字技术建立可靠的审计线索,进行从生产到交付的资产追踪。塔瓦写道:“有了这些数据,企业将能够迅速发现将受到干扰的具体供应链,并启用替代供应链。”

无论是与中国完全脱钩,还是简单地使供应链多样化以加强复原力,印太行业领袖都认同需要改变严重依赖中国制造业的现状。日立公司董事长,同时也是日本最大商业游说组织负责人的中西弘明 (Hiroaki Nakanishi)在 2020 年 5 月的电视采访中表示:“大家都认同,我们真的必须重新考虑供应链的可持续性。塘突然将所有生产迁回日本是不现实的。但是,如果我们完全依赖某个特定国家,而他们采取封城措施,就会产生重大后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