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洋捕鱼船队损害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粮食安全

中国远洋捕鱼船队损害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粮食安全

《论坛》员工

根据去年发布的一系列报告,中国远洋捕鱼船队给发展中国家造成了数十亿美元收入损失,助长了不可持续的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的捕捞活动,继续损害着这些国家——这一切威胁到了合法渔民和社区的生计和粮食安全。

独立全球性智库海外发展研究所(ODI)表示,中国在耗尽国内海域大量鱼类资源后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远洋船队,拥有近1.7万艘船只,比之前记录的数量高出5至8倍。

此外,海外发展研究所在其2020年6月的《中国远洋捕捞船队:规模、影响和治理》报告中透露,中国船只在世界各地涉嫌或证实参与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的捕捞活动的船只当中占58%以上。该报告运用了大数据分析、算法和地理信息系统。这些违规者包括中国一些大型国有远洋捕鱼公司拥有的船只和100多艘悬挂其他国家的旗帜但为中国所有的船只。

报告指出,“中国对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捕捞活动的参与很可能更为广泛”。

2020年的另一项研究由全球捕鱼观察组织(Global Fishing Watch)的杰扬·帕克(Jaeyoon Park)牵头,基于卫星图像发现2017年有900多艘、2018年有700多艘来自中国的船只在朝鲜海域非法捕鱼。据《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杂志报道,他们捕捞的太平洋褶柔鱼大约相当于日韩两国总捕捞量——超过16.4万公吨、价值超过4.4亿美元。帕克及其同事还发现3000艘朝鲜小型船只在俄罗斯海域捕鱼,其中大部分是非法的。

据国际海事安全中心(CIMSEC)网站报道,第三项研究的重点是在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群岛附近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渔船,2020年高峰期增至350多艘。研究人员基于对预测性海事情报平台Windward的数据分析和洞察确认,捕捞增加是中国全球渔业战略的产物,这种战略包括给行业提供大量补贴。

研究人员发现,南美洲地区仍面临种种挑战。咨询公司——中国海洋研究所(China Ocean Institut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塔比莎·格雷斯·马洛里(Tabitha Grace Mallory)博士以及海洋法和安全专家伊恩·拉尔比(Ian Ralby)博士在上述国际海事安全中心文章中写道,“虽然这些船队似乎基本上是合法作业,但有些行为表明存在例外。此外,尽管中国的一些捕捞活动似乎在技术上符合现行法律法规规定,但却属于未报告和无管制类别,这种作业的可持续性值得认真考虑。”

专家们指出,来自中国以外国家的船队也在全球从事过度捕捞。他们表示,国际社会需要更好地监测远洋舰队和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的船只。帕克与他的共同作者写道,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尤其需要改善对远洋船队的监测。他们希望其“调查结果能够为针对跨境渔业的独立监督提供依据,并预示着对渔业进行卫星监测的新纪元的到来”。

海外发展研究所报告总结道,鉴于中国船队规模庞大及其全球存在,尽管中国“并非全球捕鱼危机的唯一责任方,但他们是最重要的行为者”。

海外发展研究所报告指出,“这使其船队运作的透明度和控制水平低下特别令人关切。改善该船队的治理对于打击过度捕捞和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的捕捞活动以及防止全球鱼类种群退化至关重要。”

“非法、无管制和未报告的捕捞活动不仅仅是一种环境犯罪。这是一项全球性战略挑战,必须通过协作性、国际性、战略性的对策予以应对,”美国海岸警卫队中校、西部联合跨部特遣队(Joint Interagency Task Force West)的本·克罗威尔( Ben Crowell )和亚太安全研究中心的韦德·特沃尔德(Wade Turvold)在《回顾、洞察、展望:关于印太安全的思考》(Hindsight, Insight, Foresight: Thinking about Security in the Indo-Pacific一书中写道。

他们写道:“企业、船只、船东和运营商(有时获得国家支持)在职能上充当跨国犯罪组织,对世界海洋的生态健康、经济安全、粮食安全和总体海事安全产生了巨大影响。”

“从事非法、无管制和未报告的捕捞活动的船只和国家绝不应受到鼓励。在对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船只的国家、船东和运营商而言代价高于获利之前,公海的这些犯罪行为将持续存在。”

 

图片来源:《论坛》插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