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 遭到反弹

中共 遭到反弹

中国共产党控制全球叙事的努力日益遭到反弹,引起目标受众对其权威提出质疑

中国共产党正在对世界其他地区发动一场无休止的信息战争。但这场运动的效力正在下降,并日益助长削弱中共影响力的反弹。 

尽管中国共产党通过其庞大的多媒体平台及其他影响力工具网络,每年为宣传工作投入数十亿美元,但越来越多的人拒绝接受他们的信息。新冠疫情期间,中国政府的影响失败很普遍,且在台湾 2020 年选举和香港民主示威活动中也很常见。

由于现实阻碍,中共的宣传在很大程度上起反作用。分析师表示,这些信息和承诺与人们的日常经历相互冲突。此外,中共的核心价值观使他们无法认识到自身信息中的好战与傲慢,暴露了中共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态。相反,如果中共的傲慢和好战是蓄意企图表明该党的意志和准备好使用武力的优越感,那么其结果也是消极的。使用这种胁迫和镇压战术只会削弱中共在国内外的信息传播。

对抗冠状病毒

新冠病毒危机使全世界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一代)对中国独裁政府品牌的负面后果大开眼界。中共让后来死于新冠肺炎的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博士等举报人保持沉默,全世界都看到了限制言论自由造成的伤害。巧妙的媒体宣传运动和来自付费水军和自动机器人的一系列消息,无论多么复杂或规模庞大,都无法改变关于中国政府隐瞒疫情真相(疫情的起源、严重程度和传播方式),然后试图掩盖党的渎职行为(不仅向世界人民隐瞒,还向中国人民隐瞒)的事实或看法。

2020 年 6 月 6 日,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在关于中共的“龌蹉宣传”的讲话中表示:“在中国,当医生和新闻工作者对一种新疾病的危险性发出警告时,中国共产党让他们噤声和失踪,并谎报死亡人数和疫情的严重程度。”

捷克布拉格一名戴着口罩的女性从一张海报前面走过,海报中的人物是武汉一家医院死于新冠肺炎的中国眼科医生李文亮。路透社

2020 年退休的印度前外交部长维贾伊戈哈莱(Vijay Gokhale)于 2020 年 3 月在 Strat News Global 网站上写道:冠状病毒“已经瓦解了关于北京共识的神话”。他的说法提到了中国的专制统治模式,该模式承诺确保经济增长和安全,但不保证透明度、人权关切和民主体制。 

戈哈莱写道:“尽管中国当局努力展示其体系有效地应对了国家紧急情况,但即便地球上最偏远的国家也知道他们的失败。塘这次洗白不会那么简单,毕竟它对地球上每个人都产生了不利影响。”

中国企图将源于武汉的疫情归咎于美国和其他国家,招致持久的蔑视。华盛顿强烈谴责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Zhao Lijian)在 2020 年 3 月提出的关于美国军事人员将病毒带到中国的说法。据《华盛顿邮报》2020 年4 月报道,同样,科学家和欧洲联盟的一家虚假信息监督机构迅速驳斥了中国传播病毒可能起源于欧洲(可能是意大利)这一谣言的企图。

中国试图将自己吹捧为抗疫英雄的努力也遭到了反弹,特别是在向许多国家发送了后来发现存在缺陷的医疗和防护装备(甚至收费的装备也是如此)之后。捷克共和国、荷兰和西班牙等国不得不召回存在缺陷的中国口罩和检测试剂盒。进一步的分析表明,疫情期间,中国试图控制国际防护装备的供应,为自己储备最好的设备。

但中国的宣传并不止于标榜自己,还对其他国家
(从欧洲到中东到南美)进行诽谤。彭博专栏作家安德烈亚斯克卢斯(Andreas Kluth)描述道:“在法国,中国大使馆在其网站上发布了关于法国养老院让老年人自生自灭的疯狂指控。塘在意大利,中国傀儡(虚假互联网用户)传播冠状病毒实际上起源于欧洲的故事,或剪切拼凑罗马人演奏中国国歌表达感激的视频片段。在德国,中国外交官要求政府官员大肆赞扬中国(但没有成功)。” 

德国柏林默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 in Berlin, Germany)研究员卢克雷齐娅波盖蒂(Lucrezia Poggetti)于 2020 年 4 月向《华盛顿邮报》表示,中国的做法促使法国、德国、英国和美国等许多国家立即重新评估其对中国关键健康和安全用品的依赖。“疫情结束后会进行回顾,”她说道。捷克共和国和印度等其他国家因为中国对冠状病毒危机的不当应对被激怒,开始寻求与台湾建立更牢固的贸易关系。

由于中共对疫情冷酷和不恰当的处置,全世界对中国的总体负面情绪有所增加。“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由于不断增加的债务、持极端敌对态度的媒体和互联网骂战以及中国大规模监禁穆斯林维吾尔族人等问题,发展中国家的反华情绪已经十分高涨。中共对这场疫情爆发的初步反应明显不佳,这有如火上浇油,”伦敦经济学院外交政策智库 LSE IDEAS 合伙人查尔斯邓斯特(Charles Dunst)写道。 

中国已向许多国家提供贷款,用于财政上不可行的项目,比如 2017 年底迫使斯里兰卡将汉班托塔港口移交给中国为期 99 年的那个项目。 

“吉布提、吉尔吉斯斯坦、老挝、马尔代夫、蒙古、巴基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因为一带一路项目,各自欠中国达到占其国内生产总值 45%以上的债务,并同样有可能放弃对北京感兴趣地区的控制。对于这些国家,连同欠中国债务至少占其国内生产总值 20%的二十几个国家,新冠病毒造成的经济灾难对主权构成了实实在在的威胁,”邓斯特写道。 

非洲国家占对中国负债最多的前 50 个国家的一半,他们也面临着来自中国的类似压力。截至 2020 年中期,中国缓慢地向因其助长病毒传播而陷入困境的国家提供债务减免。 

标语上写道,“都是中国的错”,指责这个国家是新冠疫情的来源。这个标语出现在 2020 年 5 月 17 日巴西里约热内卢中国领事馆前举行的抗议活动中。
路透社 REUTERS

霸权主义盲点

分析师解释道,中共要求绝对忠诚的外交好战性往往也会引发报复,因为这种运动会冒犯其他国家的公民。例如,据《海峡时报》报道,2020 年 4 月中旬发布的一段强调中国在新冠疫情期间援助菲律宾的音乐视频反而引起众怒,因为许多菲律宾人将其解读为“北京试图掩盖他们重申对整个南海提出的领土主张”。就在这段视频出现的几天前,菲律宾针对中国设立两个未获得国际社会认可的新行政区来管理南海岛屿(包括菲律宾提出领土主张的地区)提出了外交抗议。  

记者 Jo Kim 于 2020 年 4 月下旬在《日本时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解释道:“尽管让各方参与全面的叙事战争可能有助于强化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但中国的好战态度与其试图描绘的‘负责任的大国’形象背道而驰,并有损(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关于‘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愿景。”

“中共‘发现敌人并统一战线’的强迫症,造成了‘中共对全世界’的局面,从而限制了伙伴关系的建立。宣传的目的毕竟不是为了疏远受众, 写道。但中共在新冠疫情期间的宣传活动中公开激怒从巴西到伊拉克和尼日利亚、斯里兰卡的官员。

“如同当前新冠疫情的情况一样,北京在国际舞台上的信息战效果可能不如他们所希望得那样好。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信息战非常糟糕,可以忽略,”外交政策研究所(Foreign Policy Institute)所长、佳能国际战略研究所(Canon Institute for Global Studies)研究总监 Kuni Miyake 在 2020 年 3月的《日本时报》评论文章中写道。 

“北京无法成功地转移国际社会对全球疫情始于中国的批评,这是值得欢迎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国内信息管制也很差。中国政府控制现代中华帝国内部信息的流动、数量和质量的技能不应被低估, 表示。“东京的一些人可能希望疫情最终将导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垮台。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只要中国政府能够在内部严格控制信息,该政权在可预见的未来就能生存下去。这就是专制独裁。”

反对中国的社交媒体网络——奶茶联盟(Milk Tea Alliance)制作了像这样的迷因去展现团结。这个网络被称为“奶茶联盟”,以其成员对在东南亚和中国以外其他地方流行的茶饮的共同热爱而命名。Twitter

国内的失败

但是,有迹象表明,中共的宣传也越来越多地在国内战线遭到反弹,导致一些中国公民对权威提出质疑。香港大学中国新闻审查制度专家傅景华于 2020 年 2 月向《华尔街日报》表示,去年中国共产党的叙事因新冠疫情对中国造成严重打击,中共发布的消息与中国公民经历的现实相矛盾而在国内遭到失败。分析人士表示,更糟糕的是,中国违背了他们与用个人权利换取安全的人民之间的默许协议,导致他们对中共的治理能力提出质疑。

由于在线聊天信息量很大(聊天内容包括病人遭受可怕待遇的情况,以及尸体堆积和火化遗体处理不当的传闻),中国无法隐瞒病毒对其公民造成伤亡的真相。2020 年 1 月,记者钟旻(Raymond Zhong)在《纽约时报》上写道:“大量的批评金以及批评者躲避审查的聪明方式(例如将疫情与切尔诺贝利灾难进行比较)使得北京难以控制这种信息。”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的研究科学家萧强向《纽约时报》表示:“中国社交媒体充满愤怒,不是因为没有审查,而是尽管有强大的审查也没有用。塘作为控制叙事的一部分,审查仍有可能再次突然加大,”中国数字时代网站(China Digital Times,这是一个监测中国互联网控制的网站)创始人萧强表示。

中共不仅试图实施审查金还企图操纵叙事在国内也失败了。例如,共青团推出一对男孩女孩“虚拟偶像”,意图赢得年轻一代而开展的宣传运动就遭到滑铁卢。据
《华尔街日报》报道:“这对偶像公布后立即引发微博用户如潮水般的批评,他们指责共青团这种伎俩让中国的形象变得廉价。”据
Journal》报道,微博用户写道:“人民在抗击疫情的前线痛苦坚持的时候,你们怎么有心情玩弄这些二次元偶像?”另一个微博帖子指责共青团“浪费资源,无视国家灾难”。 

中共很快撤下了这对网络迷因。

新冠疫情期间,中共的宣传运动和对声音的压制没有成就受欢迎的虚拟英雄,而是创造了真正的英雄,这些真正的英雄鼓励了新一代的中共抵抗者。据《纽约时报》报道,2020 年 2 月,北京小说家阎连科在香港科技大学发表演讲时表示:“如果我们不能成为李文亮这样的举报人,那我们就成为一个能听到举报的人吧。”阎连科的书和短篇故事充满讽刺,这导致他最出名的一些作品在中国被禁。为避开中共的审查制度,他承认在写作时进行了自我审查。“如果我们不能大声说话,那么让我们成为一个低语者,”阎连科说道。“如果我们不能成为一个低语者,那么让我们成为一个沉默的人,记住并保存回忆让我们成为一个心中有坟墓的人。”

2020 年 6 月 4 日,中国武警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站岗。 美联社

台湾选举说不

2020 年 1 月的台湾选举,选民强烈反对了中共影响和干涉投票的企图,这是中共宣传机器影响力减弱的另一个突出例子。台湾总统蔡英文及其所在执政党民进党尽管受到中国共产党的大规模干预,但还是以很大的优势获胜。中共认为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并采取胁迫措施企图控制台湾。 

中共的黑客、虚假信息机器人和微博服务完全无法与熟悉中共策略并且适应肆无忌惮的宣传和错误信息的公众领袖和政治领袖匹敌。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约书亚库尔兰齐克(Joshua Kurlantzick)于 2019年 11 月在该委员会的网站上写道:“中国长期对台湾进行干预。”

台湾检方表示,当月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两名高管因涉嫌违反《台湾国家安全法》而被拘留,中共的行动范围遭到曝光。据路透社报道,一位中国叛逃者声称这两位嫌疑人企图控制台湾媒体,影响选举结果。据CNBC 报道,寻求庇护者、自称曾是中国间谍的王立强于 2019 年 11 月 24 日通过一名翻译在澳大利亚的“60 分钟Minutes)节目上表示,“台湾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我们渗透到媒体、寺庙和基层组织。”据路透社报道,王立强向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发表了一份宣誓声明,说明中国影响澳大利亚、香港和台湾政治的活动。

布鲁金斯学会学者理查德布什(Richard Bush)称,在台湾,中共早已从说服方法转向非暴力胁迫方法。据英文报刊《台湾新闻》2018 年 11 月报道,在选举前一段时间,中共利用其“水军”在微博、Facebook、YouTube、Twitter 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建立帐号,开展“认知空间战斗”。据 2019 年 1 月版
Asia Report》报道,五毛兵团(由领取极少报酬在社交媒体网站上发表支持中共言论的网民组成)每天至少对台湾的网站发动 2500 次攻击。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实力项目(China Power Project)高级顾问兼总监邦妮格拉泽(Bonnie Glaser)表示,在 2020 年台湾选举之前,中国还使用了其他激进策略,如挖角台湾的外交伙伴、限制大陆游客访问台湾以及增加在该地区的空军和海军军事演习去恐吓台湾。

然而,中共扳倒蔡英文的努力让政治操纵达到了新的水平。2020 年,中共力挺挑战现任总统的亲北京候选人韩国瑜。分析师称,中国共产党在 2018 年台湾地方选举期间操纵当地媒体,帮助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使其随后得以参加总统选举。据《外交政策》杂志 2019 年6 月报道,中共雇佣了一个总部设在中国的专业网络团体,帮助韩国瑜赢得市长选举。 

泰国学生活动人士于 2020 年 6 月在曼谷唐人街分发奶茶饼干,纪念 1989 年天安门广场镇压事件周年。Twitter

蔡英文不仅在 2020 年 1 月的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而且六个月后,高雄市长韩国瑜于 6 月被选民罢免。据美联社报道,罢免韩国瑜的票数远远超过了所需的门槛。据美联社报道,分析师赞扬了此次罢免案(这是台湾首次进行罢免投票)的顺利通过,认为这是台湾民主的优势和问责制度的又一个标志。

为了对抗中国在台湾的信息战,现任总统和台湾主要情报机构就中国的活动发出了警告,并颁布新的法律,打击外国渗透和政治干涉民主进程的行为。据路透社报道,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于 2019 年 9 月表示:“中国政府在我国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之前蓄意攻击台湾,显然是为了干涉投票。台湾政府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并敦促人民坚持主权及自由民主的价值观。”

随着台湾大选临近,各大信息平台高度警惕地监控虚假新闻。Facebook 于 2019 年 12 月初表示,他们删除了200 个与台湾选举虚假新闻有关并违反该平台标准的帐号、网页和群组。据路透社报道,台湾事实查核团体还举办了研讨会,并建立网站和聊天室,帮助选民识别假新闻。

奶茶联盟

中共信息运动失败的另一个例子是 2020 年 4 月社交媒体反对派网络的出现金该网络被称为奶茶联盟,以对在东南亚和中国以外其他地方流行的茶饮的共同热爱而命名。 

一位泰国明星(这位明星出演过一部在中国播出的热门电视剧)在网上发表支持香港和台湾独立的言论后受到了中国网络水军的攻击。泰国公民通过建立一个跨国网络联盟进行了反击。一位支持民主的香港活动人士张贴了一张三个人举奶茶干杯的迷因,并呼吁亚洲团结起来,“抵制中国一切形式的独裁主义”。#MilkTeaAlliance 和 #MilkTeaIsThickerThanBlood 话题标签出现在超过 100万条推文中。 

曼谷楚拉隆功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狄迪楠蓬苏希拉克(Thitinan Pongsudhirak)向美国之音表示,这个泛亚洲网络反映了这些国家官方与公众之间关于中国的舆论差异。蓬苏希拉克表示:“东南亚各国政府与其人民之间有着不同的姿态。塘他们的政府实际上是亲中国的,比如菲律宾和泰国。”

#MilkTeaAlliance 及迷因始于中共小小的网络攻击,发展成为泰国、香港、台湾及其他地区互联网用户团结一致抵制中国胁迫宣传的象征。在随后的几个星期和几个月里,菲律宾的用户加入了这个网上联盟,表明他们反对中国将南海军事化的立场。澳大利亚人和印度人也加入了这个反对中国进犯的网上阵营。

部分分析师表示,由此产生的网络联盟可能促成跨地区支持民主团体之间的有力对话。“当你们的共同对手像中国共产党一样庞大时,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团结带来的力量,”科技和人权研究员丹麦克德维特
(Dan McDevitt)向 Axios 网站表示。他表示,该联盟导致整个地区“意识、关注和同情度的提升,特别是当他们在国内面临自己的民主斗争时”。

已经有证据表明,该联盟可能产生现实影响。据Khaosod English 新闻网站报道,2020 年 6 月泰国学生活动人士烘焙制作北京天安门和标志性“坦克人”造型的饼干,于天安门广场屠杀周年纪念日之际在中国驻曼谷大使馆前分发。这些饼干有奶茶口味,意在向奶茶联盟致敬。与此同时,台湾总统蔡在 Facebook 上发布了一篇文章,表达了她对香港的声援。由于中国通过了一项限制性国家安全法律,对公民自由产生了寒蝉效应,台湾还承诺帮助希望移居台湾的香港居民。

香港城市大学助理教授丹尼马克斯(Danny Marks)向美国之音表示,由于这些国家的居民对中国片面的行动越来越不满,网上的讨论已演变为更广泛的政治抗议。“这也表明中国发动互联网战争的能力有限,”他说道。“他们之前曾被片面的中国互联网所包围。”

信息战的失败

尽管中共对世界的宣传战规模很大,但其运动似乎只会使该党的形象恶化。特别是在新冠疫情期间,其策略可能对中共在国外的信誉和名声及其在国内的权威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害。

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21 世纪中国中心主任苏珊施克(Susan Shirk)于 2020 年 5 月向《纽约时报》表示:“随着中国开始控制病毒并开始进行这种卫生外交,中国本可以借此机会强调其富有同情心的一面,重建信任及其作为负责任的全球大国的声誉。塘但这一外交努力被该党的宣传部劫持。中共宣传部采取过分自信的行动,试图利用中国的援助来赢得对中国这个国家、这种制度的称赞,以及对中国在阻止病毒传播方面表现的称赞。”

此外,由于中共试图用假新闻和错误信息为其宣传机器提供弹药,并利用各国不稳定的局面,他们肆无忌惮的政策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力度更大金这样遭到的反作用只会更大。在世界需要领导力和同情心之际,中国领导人却没有任何表现。相反,许多分析家认为,中共暴露了其成为世界主宰强国的目标,即便这会牺牲其他国家的公民,甚至牺牲本国的公民。这个信息,大家都收到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