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称中共开展新冠疫情宣传及互联网审查活动

报告称中共开展新冠疫情宣传及互联网审查活动

《论坛》员工

一项新的研究进一步证实,中国政府不仅在新冠疫情爆发时缺乏透明度,而且中国共产党(CCP)于2020年1月初发起的协调网络宣传行动对病毒的严重程度描述不足,误导了其他国家。

《纽约时报》和独立新闻组织ProPublica于2020年12月发表的这篇报道支持关于中共的错误信息活动阻碍了其他国家为病毒在其境内传播做准备,并增加了人力及其他成本的指控。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报告称,截至2020年12月底,全球已有近8300万人感染新冠病毒,造成180多万人死亡(包括美国342,000多人死亡)。

报告指出,早在2020年1月第一周,中共的中央互联网审查机构——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就开始在国内和全球控制关于新冠疫情的报道。例如,该机构要求中国新闻网站“只能采用政府的口径,不准将疫情与2002年在中国和其他地方出现的致命SARS疫情相提并论,哪怕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指出了相似之处”。

合著者的分析基于来自Urun Big Data Services的3200多条指令、1800份官方备忘录和文件。Urun的信息来自黑客团体“揭秘中共”(C.C.P. Unmasked)和监督网站“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Urun是一家开发监督公民在线活动相关软件的中国公司。

这些文件还证实,中国政府很早就积极隐瞒他们从其他国家采购大量医疗用品和防护用品的活动——因为担心这些活动如果为人所知,“可能会引起海外反弹,干扰中国的采购工作”。

报告指出,中国共产党依靠众多政府雇员、志愿者、大学生和教师及其他网络水军(俗称“五毛兵团”),在媒体和互联网平台上开展宣传运动。

该报告发现:“为了对今年年初出现在中国互联网上的信息进行控制,当局对新闻报道的内容和定调都做出了严格规定,指示网络水军在社交媒体上不停散布坚持党的路线的言论,并部署维稳大军压制未经批准的声音”。

“尽管中国政府毫不掩饰严控互联网的信念,但这些文件表明,为了保持控制的牢固要付出多少幕后努力。这需要庞大的官僚机构、人力大军、由私人承包商打造的专业技术、对数字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平台的持续监控——想必还需要大量资金,”这篇报道指出。

“中国拥有政治武器化的审查制度;它得到了国家资源的完善、组织、协调和支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信息学院研究科学家、中国数字时代的创始人萧强说道。“这不仅仅是为了删除某些内容。他们还有一个强大的机制来创造叙事,并能大规模针对任何目标采取行动。”“这是一件大事。没有其他国家能做到这一点。”

报告指出,中国共产党习近平总书记直接协调了这场宣传运动。报告指出,例如习近平于2014年创立的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2月初举办了一次关于该行动的会议,其目的是“积极影响国际舆论”以及国内舆论。

习近平大概早在2019年12月31日中国卫生部门通知世界卫生组织时就知道了新冠疫情,但他是在2020年1月20日的声明中首次公开承认疫情。

《纽约时报》 2020年2月报道,习近平于2020年1月28日会见了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并告诉谭德赛他“亲自指挥了”中国政府的应对行动。但中国官媒随后唱了反调,声称习近平政府“集体指导”抗疫行动。

该报和ProPublica的2020年12月研究报告也支持了2020年6月美国情报报告的调查结果——中共官员向世界隐瞒了重要信息。据《纽约时报》2020年8月的报道,“报告指出,北京的高官即便匆忙地从中部地区的官员那里获得了数据,他们也不告知世界卫生组织,从而在掩盖疫情方面发挥了作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