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严峻的”环境形势引发人们对碳排放激增的担忧

中国“严峻的”环境形势引发人们对碳排放激增的担忧

《论坛》员工

在新冠疫情的破坏性影响下,全球经济封锁后重启带来了一些缓解。但环境分析人士表示,在中国,工业产出的回报笼罩着污染的云朵。

根据独立机构——能源和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的分析,随着中国燃煤发电厂、水泥厂及其他重工业在2020年年中恢复运行,二氧化碳排放量“急剧回升”,空气污染达到疫情前的水平。

该中心的分析师劳里·米利维尔塔(Lauri Myllyvirta)在2020年6月为“Carbon Brief”网站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这引起了对中国严重依赖煤炭的经济复苏造成的全球影响的担忧。”

最近就连一位中国高官也承认,中国的环境状况“严峻”。

彭博社于2020年12月报告称,中国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近三分之一。世界经济论坛认为,中国的空气质量是所有国家当中最差的之一。其后果很严重: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全世界每年估计有420万人死于空气污染。

麻省理工学院研究环境可持续性和气候变化的教授约翰·D·斯特曼(John D. Sterman)于2020年9月向美联社表示:“迄今为止,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排放国。”“他们的排放量比欧盟和美国加起来还要多。”

同月,中国共产党习近平总书记向联合国大会表示,中国已确定2060年为实现“碳中和”的最后期限。中国的这项承诺是解决其作为地球主要污染国之一的名声做出的系列承诺之一。这些承诺当中还包括根据《巴黎气候协定》作出的承诺。

中国自2021年1月起禁止进口固体废物——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加工、回收或简单地倾倒世界垃圾(包括有毒和危险材料)的主要目的地。更多中国城市还将禁止使用填埋到市政垃圾中的一次性塑料,如吸管、购物袋和餐具。据路透社报道,2019年中国回收的塑料不到其6300万公吨产量的三分之一。

与此同时,中国通过用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燃料来减少二氧化碳及其他温室气体排放的努力也受到污染本身的阻碍。2019年《自然能源》(Nature Energy)杂志发表的研究结果表明,大气污染物阻挡了太阳光线,让中国太阳能电池板收集到的能源减少多达15%。(附图:2020年9月,空气污染遮蔽了北京北部延庆一处太阳能热电设施。)

中国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表示,中国对煤炭和重工业的持续性依赖削弱了净化空气和水的努力。据路透社报道,赵英明于2020年10月表示:尽管环保工作取得了进展,但“环境趋势依然严峻,应当清楚地认识到,生态环境的质量仍然远远没有达到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此外,中国的新政策往往阻碍进步。例如,他们最近推动不购买澳大利亚煤炭,这可能会对环境产生不利影响。

据路透社报道,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于12月中旬表示,“这确实是一大损失,因为其他国家的煤炭要比澳大利亚煤炭排放量高50%”。

美国智库——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问题高级研究员黄严忠的一本新书指出,这场环境危机是“现代中国的阿喀琉斯之踵”,它会损害中国的国家公共卫生和经济,破坏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

根据《华尔街日报》2020年11月的一篇书评,黄严忠在《有毒的政治:中国环境健康危机及其对当局的挑战》一书中写道,中共无法控制污染可能引发内乱。黄严忠认为,这样的动乱可能会“促使中国政府在海外采取更加激进的行动,煽动民族主义情绪,转移国内批评,企图借此巩固其政治合法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