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海域是否会继续成为中国的渔场?

拉美海域是否会继续成为中国的渔场?

埃文·埃利斯(Evan Ellis)博士/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2020年10月13日,我向世界环境法委员会(WCEL)举办的一次虚拟活动介绍了外国深水捕鱼船队在拉丁美洲活动的情况。就在那次活动期间,340艘渔船(大多数为中国渔船)离开了加拉帕戈斯群岛。据信这些渔船曾在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区域非法捕鱼,并继续在秘鲁和智利沿海开展活动。

我在世界环境法委员会的外交界同事们将活动重点放在可提供补救办法的多边机制和国际法上,但他们没有明确指出主要问题:中国深水捕捞船队的掠夺行动——我在2018年为Newsmax网站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对此作了介绍。

这些行动侵犯拉美的主权海域,盗窃了他们的鱼类资源,并毁灭了物种种群。问题还在于中国共产党(CCP)继续拒绝承认这些侵权行为,继续拒绝履行其根据国际法所承担的阻止这些侵权行为的责任。

中国17,000多艘船只组成的深水船队在拉美海域从事一系列存在问题的行为,包括过度捕捞,利用拖网、海网或蓄意或因意外捕捞受保护物种,以及采取其他加速渔业崩溃的做法;用塑料和其他垃圾污染海域;未经许可进入该地区的专属经济区和海洋保护区捕鱼。

中国深水舰队侵犯拉美专属经济区的行为长期存在,跨越整个地区,并有充分的记录证实。2017年8月,厄瓜多尔扣押了在加拉帕戈斯世界文化遗产受保护海域非法捕捞300吨鱼类(包括6000只鲨鱼)的“福远渔冷999号”。(附图:2017年8月,在针对厄瓜多尔海军扣押的一艘悬挂中国国旗船只的船员举行听证会期间,加拉帕戈斯群岛居民在法院外示威。)

Oceana组织的一项研究表明,单就加拉帕戈斯群岛而言,90%涉嫌非法捕捞的船舶为中国船只。同样,在智利沿海,已知自2018年以来违规进入纳斯卡-德斯温特德(Nazca-Desventuradas)保护区的22艘船舶中就有18艘来自中国。

在阿根廷海域,重要案例包括:2015年4月,中国船只“沪顺渔809号”因非法捕鱼在马德林港附近被阿根廷海岸警卫队扣押;2016年3月,“鲁烟远渔号”在试图逃跑时船体翻覆沉没;2018年3月,“京远626号”及其他四艘中国船只在捕鱼被发现后撞击阿根廷海岸警卫队船只,随后逃跑;阿根廷当局于2020年4月以非法捕鱼为由截停“鲁烟远渔016号”。

中国的掠夺行动不仅止于侵犯各国专属经济区。

中国对加湾石首鱼(一种大型鱼类)鱼鳔(具有类似可卡因的药理作用)的需求几乎导致墨西哥科尔特斯海的加湾鼠豚绝迹。加湾鼠豚经常落入捕捉加湾石首鱼的网中。

面对如此长距离、普遍和持续性的系列侵权行为,中国外交官坚称中国船只未从事不法行为——这阻碍了问题的解决,并可以说明中共无视国际法和拉美国家的主权,无视悬挂中国国旗的船只在寻求商业利益时对该地区及其生计造成的损害。

其地理位置使得拉美海军很难保护专属经济区免遭中国入侵,而且费用高昂。加拉帕戈斯海洋保护区远离厄瓜多尔本土。智利和阿根廷漫长的海岸线使他们的200英里专属经济区无比巨大。

中国船只和其他船只在侵犯专属经济区和海洋保护区之前通常会关闭应答器,使非法入侵行为难以被证实。厄瓜多尔国防部长奥斯瓦尔多·贾林(Oswaldo Jarrin)指出,加拉帕戈斯海洋保护区边缘大约一半的中国船只行踪可疑地关闭了应答器。

中国渔船还定期将渔获卸载到集装箱船并在海上加油,而不是进入他们可能要接受检查的拉美港口。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估算指出,中国船只平均只报告渔获量的8%左右。

律师们在世界环境法委员会的研讨会上指出,根据国际法,所有国家(包括中国)均要对悬挂本国国旗船只的行为负责。

美国可帮助拉美伙伴侦查、拦截和起诉侵犯他们主权海域和海洋保护区的中国渔船。但中国负有最大的责任,并且最有能力去阻止本国捕鱼船队掠夺拉美资源——就像他们能够随意控制本国企业和公民的行为那样。

为了避免损害中国贸易、贷款和投资,拉美各国政府可能不愿意去要求中国采取行动。但如果中共对悬挂本国国旗掠夺拉美海域的船只不采取任何行动,这个地区如何能够信任中国企业?包括那些开采该地区石油和矿产财富的公司,与拉美政客签署秘密谅解备忘录的公司,或负责建设保存有相关国家政府领导人和公民个人数据的通信和监视基础设施的公司?

埃文·埃利斯博士是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特区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美洲项目高级助理(非常驻)、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战略研究所(U.S. Army War College Strategies Studies Institute)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研究教授。本文原始版本于20201016日发布:https://www.newsmax.com/evanellis/chile-deepwater-eez-galapagos/2020/10/16/id/992375/。《Dialogo》杂志也曾发表这篇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