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 访问

远程 访问

远程医疗项目服务太平洋岛民 30 年

《论坛》员工

发达国家非常罕见的疾病——肺结核、麻风病、风湿热在太平洋的许多偏远岛屿仍然存在。与当地文化或环境相关的症状(比如长喙鱼和摩托艇造成的伤害,甚至是咀槟榔习俗导致的癌症)加大了岛上居民面临的健康挑战。

曾几何时,远隔重洋、缺乏尖端医疗保健对许多病人而言是不可逾越的障碍,但夏威夷的美国军医建立了一个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的远程医疗项目,提供人道主义医疗服务——项目创始人在《公共卫生前沿》(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医学杂志上撰文指出。

自 1990 年以来,太平洋岛屿医疗项目(PIHCP)一直是太平洋岛国病人的生命线,并在夏威夷檀香山三联陆军医疗中心(TAMC)提供医生教育培训。

太平洋岛屿医疗项目医学总监、三联中心儿科传染病和旅行医学医生、美国陆军上校马克·伯内特(Mark Burnett)表示:“这对医务人员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经历,患者对他们得到的医治充满感恩。”

太平洋岛屿医疗项目通过美国陆军医疗司令部由美国联邦提供资金,为美属太平洋岛屿得不到充分医疗服务的人士提供人道主义医疗,并为三联居民和工作人员创造研究生医学教育机会。该项目为来自马绍尔群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和帕劳共和国的病人提供服务,并且还为美属萨摩亚、北马里亚纳群岛联邦和关岛这些美国领土提供服务。这些偏远岛屿约有 50 万人分散在太平洋1810 多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上。许多人靠农业和渔业生存。根据《自由联合协定》,帕劳、马绍尔群岛和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公民有权通过军事医疗系统获得合适的从本国医疗系统转诊的机会。

这位来自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 10 岁女孩因遗传病转到三联陆军医疗中心接受治疗。地区卫生司令部-太平洋公共事务部

伯内特来自威斯康星州,1992 年以医学专业学生的身份加入项目,然后于 1993 年至 1997 年以居民身份返回。项目早期,重病患者转到三联中心之前几乎没有人告诉他们将会发生什么。

伯内特说:“他们就这样坐飞机过来,我们几乎不知道自己会面对怎样的情况。”

为了改善成果,使教育经验更加宝贵,该项目自 1990年以来经历了许多变化。项目早期,岛屿医生会打电话并立即将病人送往夏威夷。而如今,该项目慢慢地为许多岛屿诊所配备了计算机、数码相机、扫描仪、打印机和视频设备去支持基于网络的咨询系统。项目的成功归功于美国陆军退役上校唐纳德·珀森(Donald Person)的远见卓识和智慧——作为原三联中心儿科主任,他意识到新技术如何能使偏远地区的患者受益。

伯内特在珀森上校退休后自 2012 年 3 月起担任主任。同时,珀森仍积极参与项目,并与许多太平洋岛屿医生保持着友谊。由于时差和将患者送到三联中心的复杂性,该项目需恰当地判断哪些患者应转诊到三联中心(每年名额约 100 人)。岛屿医生咨询三联医生意见后,许多人在当地诊所接受治疗。伯内特表示:“现在,我们的系统非常有效,在获得患者或(未成年患者)家长同意后,可上传有关患者的信息——姓名、背景、过往病史。”“他们可以上传图片,(岛上)某些地方可进行 CT 扫描。”

早在 1992 年,医生就开始尝试借助马绍尔群岛美国陆军导弹防御司令部与三联中心举行的视频电话会议进行实时协商。但由于时差较大,并且文件和图像附件能很轻易地使用电子邮件发送,该项目针对非急诊患者改用“存储和转发”网络系统。

“对这里的医生来说效果很好,”伯内特说。“过去曾尝试过同步远程医疗,但存储和转发效果更好。他们将信息上传到系统。他们发送给我们,珀森医生和我会去查看。”

回馈

玛丽·A·塔卡达(Mary A. Takada)在她丈夫尤切尔·内托(Uchel Naito)于 2002 年转诊到三联中心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医疗项目。内托被诊断出患有一种被称为“毛细胞白血病”的慢性血液癌症。他在 2002 年至 2005 年期间的治疗取得了圆满成功。“他是来讲故事的,”塔卡达说。“他是幸存者之一。”治疗期间,塔卡达自愿帮助其他从帕劳到夏威夷的病人。许多人需要口译人员的帮助,也需要搭便车去看病。

2005 年,塔卡达正式成为夏威夷帕劳医疗转诊项目协调员及负责从帕劳全国转诊到三联中心的病人的病例管理人员。“我意识到这是一种单向的关系,”塔卡达说。“作为曾接受援助的人,我们希望给予一些回报,并为来自帕劳的病人提供支持。”

来到夏威夷

转诊到三联中心的患者必须具备准确诊断并且可治疗的症状,因为美国政府不资助解决要使用耐用设备(如透析)的长期需求。病人必须有大机会能够在治疗后回岛上重新健康生活。

针对送往夏威夷的病人,该项目负责支付往返檀香山的机票费用,及其住院和门诊医疗费用。但不支付耐用医疗设备费用、往返诊所的交通费和食物费用。

2017 年,太平洋岛屿医疗项目医学总监、美国陆军上校马克·伯内特(左二)被授予享有盛誉的军事医疗荣誉勋章。 艾米·帕尔/地区医疗司令部

虽然所有岛屿均可向三联中心提出咨询,但岛国政府必须在夏威夷提供住房,才能够转诊病人。目前,仅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波纳佩州、马绍尔群岛和帕劳的政府提供住房。

帕劳可在夏威夷同时为最多 8 名患者和 8 名家庭成员安排住房。“目前我们是以最大容量运行,”塔卡达说。

全球新冠疫情导致该项目暂停安排三联中心接受新病例。已经在夏威夷的病人继续获得治疗, 并将在治疗结束后回国。

学习机会

50 多名来自各个岛屿的医生可从他们的诊所转诊病人或咨询三联中心的医生。伯内特表示,他们通过这种做法为三联医生提供宝贵的经历,让他们有机会看到在美国罕见的疾病。伯内特表示,来自外环礁的患者有些患上具有大头、颈部病变症状的晚期癌症——在美国,对这种癌症的治疗会早得多。“这是这些患者能够生存下来的唯一机会。”

其他癌症与当地习俗存在关联。例如,许多岛上居民嚼槟榔——这是一种棕榈树的种子。这些坚果在磨碎或切片,用叶子包裹并涂上石灰后咀嚼。有时它会与烟草会混合在一起,形成致癌并且成瘾的糊状物。伯内特说:“他们的牙齿变成鲜红色,然后把槟榔吐出来,槟榔会变成鲜红色。”“槟榔令人难以置信地上瘾。”

唇裂儿童是三联中心常见的转诊耳鼻喉病人。由珀森执笔的一篇太平洋岛屿医疗项目报告指出,口腔癌在帕劳以及密克罗尼西亚的雅浦州和波纳佩州很常见——那里的男女都喜欢咀嚼槟榔烟草混合物。

帕劳居民尤切尔·内托(Uchel Naito)(左侧)成功接受了太平洋岛屿医疗项目的血液疾病治疗。过去15年间,他的妻子玛丽·A·塔卡达(右侧)一直担任夏威夷帕劳医疗转诊计划的协调员。内托现在是帕劳共和国驻夏威夷州总领事。帕劳卫生部

报告指出,远程医疗项目在评估妇科癌症患者方面特别有用。患有晚期但可治疗的子宫癌、卵巢癌的妇女可接受项目安排的治疗。其中一个病例,三联中心外科医生从马绍尔群岛一名妇女身上取出了 90 磅重的良性卵巢囊肿。

有时,疾病为某些环境下特有。例如,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科斯雷州一个男孩摔倒在椰壳上(埋在地下的尖刺),造成气管撕裂。他出现危及生命的肺气肿,之后一名三联儿科外科医生对其进行了手术。孩子在手术一周后健康地回到家中。

改变生活

在患者通过电话和网络咨询三联中心,或前往三联就诊成功接受治疗的过程中,医护人员与患者之间会形成终身的联系。“20 年前的病人在 Facebook 上找到了我,”伯内特说。“我们见识了一些不可思议的病例。你会永远记得这些病人。”

塔卡达于 2019 年 10 月返回帕劳,与一名 3 岁时因心脏病在三联中心接受治疗的高中男孩重新取得了联系。他说:“你还记得我吗?我现在打篮球了。我妈妈告诉我,我曾是你的病人,”塔卡达说道。这种经历使这项工作值得去做。“我们有 20 年后来到这里来为项目作证的病人,”她说。“多年来,我与这些服务提供者的关系一直在发展。他们让我觉得自己是重要事业的一部分。”

2016 年,三联陆军医疗中心耳鼻喉科专家在帕劳开诊,对一名患者进行手术筛查。美国陆军

帕劳儿科医生格雷戈里·戴弗(Gregory Dever)博士记得这样一个病例,当时一个头痛的男孩走进帕劳国家医院的急诊室。CT 扫描显示他有一个肿块,该病例被发送至太平洋岛屿医疗项目网站寻求帮助解读图像。诊断结果为脑膜瘤,这是一种在围绕大脑和脊髓的膜上发病的肿瘤。

三联中心的医生切除了非恶性肿瘤并植入分流器以减少积液。帕劳卫生部原医院和临床服务主任戴弗说,这位男孩最终在三联中心进行了第二次手术。现在,近十年来这位病人不再需要返回夏威夷接受更多治疗。

戴弗说,如果没有这个项目,该病例可能会出现完全不同的结果。“这仅仅是显示项目对群岛的人道主义价值的其中一个故事,”戴弗说。“病人来自一个普通家庭。这个家庭非常感谢三联中心拯救了他的生命,并让他能够继续成长为一位药物滥用顾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