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 视角 新西兰观点

太平洋 视角 新西兰观点

《论坛》员工

2019 年 5 月太平洋陆军(LANPAC)研讨会暨展览会期间,新西兰陆军一级准尉克莱夫·道格拉斯(Clive Douglas)接受《论坛》采访,分享新西兰的观点。他谈到新西兰陆军总司令对 2025年之后的愿景、对太平洋之路的贡献以及新西兰陆军的价值观 (勇气、承诺、同志精神和正直)如何影响太平洋各地及其他地区的士兵训练项目和伙伴关系。

 《论坛》:作为曾担任军士长的一名准尉军官,请描述您在新西兰陆军中的职责。

道格拉斯:作为高级士兵,我是陆军总司令团队的一员,向总司令提供高级征兵建议。但我的重要职责是代表士兵及其家属的观点。但不仅仅是那个群体,还包括军官和民间承包商。我是军队领导委员会成员,并负责提供我们的士兵关于军队领导委员会未来战略决策的看法。我已从事这项工作两年多,任期还有大约一年时间。成为陆军军士长(SMA)时我一直有这方面的计划,这是我被选中的原因之一。这种计划的一部分是专注于士兵的教育以及职业和学习途径。这些途径可以增强非传统途径,从而从所有这些方面去培养未来的陆军军士长。我成功地为我们的士兵和军官制定了一项教育政策,并起草了一套关于职业生涯和学习途径的政策。

《论坛》: 您是在 1985 年入伍的,请介绍一下您看到新西兰军队在过去 30 多年间如何发展。

道格拉斯:我入伍时,我们是一支由两个营组成的军队——现在仍然是这样,但当时有一个营在新加坡,从 1957 年马来西亚进入紧急状态期间就一直在那里。我看到的变化,如果您看看装备,步兵的过渡或转变,就是从携带指南针、步枪,到现在的集成通讯系统。我们有模拟系统,现在的关键转型项目之一是军队的数字化,我们的 C2任务指挥控制系统。您看看我们以前是怎么沟通的,现在我们即便最底层的士兵都有好几个屏幕设备。这些技术带来了很大的变化。

 《论坛》:与其他国家的军事部门相比,新西兰士兵的训练方式有哪些特点?

道格拉斯:我认为大家的训练都非常相似,但我们专注于个人技能组合。移动、射击、沟通、放松和士兵优先——与美国类似。但对于每项军事职业专长(MOS),我们做的课程很常见。因为我们的规模很小,我们可以做到。他们都去上全副武装的课程。他们就是在那里掌握士兵优先技能,因为每个人都学习同样的课程。军事职业专长训练期间,您要学习本人的行业课程,仅限于自己的行业。然后将它与接受派遣与合作伙伴一道进行海外演习相结合。当建立整个连续体时,便能够成为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

2019 年 7 月,新西兰陆军马修·沃尔(Matthew Wall)中尉参加在伊拉克塔吉营举行的战斗射击训练。 塔马拉·卡明斯下士/美国陆军预备役部队

 《论坛》:请谈谈太平洋之路和新西兰陆军过去发挥的作用,以及您预计新西兰陆军将在开展太平洋之路 2.0 时发挥的作用。

道格拉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了解太平洋,所以对于那些想参与这个特定地区的其他合作伙伴来说,他们可利用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这当然是美国想要的方式。他们正在寻找机会,可以同时派出几个澳大利亚士兵、几个新西兰士兵和几个美国士兵的机会。然后士兵们会去建立一个流动训练团队,把我们的重要合作伙伴引入太平洋并进行整合。另一方面,我们还有技术准尉军官、军士长派驻斐济、汤加和瓦努阿图。澳大利亚也是如此。这给我们带来的是对相关国家的了解和那种密切的关系。如果我们想在另一个与美国关系密切的国家开展活动,我们也会这样做,并利用美国正在做的事情。我认为太平洋之路2.0可增强我们的能力,并可寻找更多的机会。我还要说,对所有国家来说,关键是必须告诉这个国家,我们会给他们提供他们所想要的帮助。不得强加我们认为他们想要的东西,这是关键。

《论坛》:新西兰人称密克罗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为他们的后院。新西兰陆军与其太平洋岛屿邻国还有哪些其他的伙伴关系和训练活动?

道格拉斯:从士官(NCO)的角度来看,是军官和士官来参加我们的课程,所以会得到这种共同的经验。我们向那些国家派遣流动训练团队,了解他们想要接受什么样的训练。(这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战略层面上,在我的层面是要在地区内建立密切的关系。我们聚在一起谈论,并访问彼此的国家。这使我们能够看到未来的方向,并能利用好我们在太平洋陆军研讨会暨展览会期间所做的工作,及利用好我们在太平洋陆军领袖会议和太平洋陆军管理研讨会(PACC/PAMS)期间所做的工作。可以先发声,但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将其付诸行动。

《论坛》:作为本地区一支规模较小的陆军,新西兰陆军如何利用其伙伴和盟友最大限度地发挥新西兰军队的贡献?

道格拉斯:我们军队的优势之一是我们的文化,将我们毛利人的土著文化融入部队的所有其他族裔群体。我们能理解波利尼西亚人和密克罗尼西亚人,这是利用我们的文化优势,这是一种软实力——从而能获得机会和影响力来理解他们的需求。另一部分是领导框架。巴布亚新几内亚以我们的框架为典范,吸收转变成自己的框架。我们向他们展示了我们的框架,他们来到了新西兰,参与了我们的一些项目。回到巴新后,他们把这个框架带到自己的国家。斐济对此也很感兴趣,汤加也是。我们做事时没有澳大利亚那样的资金,但是我们优势在于人的维度,这是新西兰陆军的优势。

《论坛》:2019 年 3 月,恐怖袭击继续在新的、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生——包括基督城。这个事件如何影响新西兰的一些反恐工作,它也对新西兰陆军的反恐工作产生了影响吗?

道格拉斯:这不是我的专业领域,因为它是由警察部门推动。但我要说的是,新西兰军队支持民事机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支持警方。至于它是否改变了新西兰?我想说,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新西兰会发生这样的事件。事件发生后,我们的国家更加团结一致——特别是在支持我们的穆斯林社区方面。新西兰公众做了很大努力去接触穆斯林社区。我们的总理向全世界展示了一个领导者如何通过这样一个悲剧性事件带领一个国家走向团结。我们在应对安全问题或威胁的能力方面始终做好准备。

新西兰陆军总司令约翰·博斯韦尔(John Boswell)少将检阅瓦伊乌鲁军营395号征兵常规部队的新兵。新西兰陆军

 《论坛》:最后,您在太平洋陆军研讨会暨展览会期间参加了关于现代化以及确保基本原理仍是士兵训练优先事项的必要性的小组讨论。请谈谈这方面,并分享您对新西兰陆军未来的看法。

道格拉斯: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陆军总司令的愿景是成为一支敏捷、适应能力强、轻装战斗、现代化的力量。对新西兰陆军而言,到 2025 年及以后,我们将培养“智能战士”。 (新西兰陆军的智能战士举措包括为服役人员提供专业军事教育;将申请学习经费的流程正规化;发展算术和识字途径;以及利用好士兵的才能。)到 2025 年,我们将在数字化方面实现全面联网。我们的人力不断增长,并能够与主要合作伙伴进行互操作。这关系到新西兰能够提供可加强我国政府的国家安全优先事项和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利基能力。

 《论坛》:最后,关于新西兰陆军未来将要做的事情,您希望与伙伴国家分享些什么?

道格拉斯:您的上一个问题和这个问题,我认为是关于未来使我们能够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中共同努力的牢固关系和伙伴关系。通过这些活动(比如 LANPAC)和演习,即便在执行部署期间,也将有助于关系的发展,有助于我们了解彼此的能力——未来这会对我们有帮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