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打压蒙古语教学引发抗议和挑战

《论坛》员工

中国北部蒙古族地区数以千计的民众抗议中国共产党以普通话取代学校蒙语教学的新政策。

 

两个孩子的母亲、39岁的达古拉(Dagula)在内蒙古锡林浩特(Xilinhot)的家中向《纽约时报》表示:“我们蒙古人也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如果接受中文教学,我们的蒙古语言就死定了。”

据法新社报道,2020年8月和9月的群众示威涉及数百名家长和学生直面警察,数千名学生罢课。

兴安盟27岁牧民巴特尔(Baatar)于9月1日向法新社表示,“内蒙古各地至少有数万人抗议。”(巴特尔不愿意公开其全名)

纽约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主任恩和巴图(Enghebatu Togochog)向《洛杉矶时报》表示,这项数月前宣布的语言计划引起了愤怒和反抗,因为许多蒙古人认为,这是多年来防止其文化被抹杀的努力的最后一道屏障。

“蒙古人感到,蒙语作为其民族认同的最后堡垒即将被这项新政策消灭,”恩和巴图说道,“这便是蒙古人充满紧迫感的原因:如果失去这个,我们便失去了一切。我们将不复存在。”

据MSNBC报道,这项政策是习近平总书记领导下中共同化少数民族文化侵略行动的一部分。这种行动最突出地体现在他们对新疆维吾尔人的镇压中。中国超过91%的人口为汉族。

据MSNBC报道,分析师认为该政策与在西藏和新疆实施的类似措施非常相似——中共在那些地方几乎所有学校都用普通话取代了少数民族语言。习近平上台之前,中国共产党允许少数民族享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权,使他们能够保留本应受到中国宪法保护的文化和语言。

习近平寻求使国民教育标准化,强化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对中共的忠诚。

据路透社报道,内蒙古教育当局在一份声明中为这项政策调整辩护,称这些调整“体现了党和国家的意愿……并体现了中国文化和人类文明进步的固有优势”。

官方的《内蒙古日报》于9月初表示,“掌握全国通用口语和书面语言是每位中国公民的责任和义务。这是爱党和爱国的具体表现。”

官媒《环球时报》网站9月7日发布了一篇“澄清”文章指出,“新规并不意味着取消以蒙语教授的课程,也不意味着结束旨在帮助少数民族学生上大学的扶助政策。”

这些声明对缓解抗议者的关切作用甚微,示威活动一直持续到9月中旬。(附图:2020年9月,蒙古国乌兰巴托的示威者抗议中国共产党改变学校课程,取消或减少使用蒙古语的行动。)

法新社报道称,内蒙古是世界上唯一使用传统蒙文字母的地区——这些字母来源于古维吾尔语字母。蒙古国受前苏联影响采用了西里尔字母,但最近他们颁布了在政府中更多地使用传统字母的政策。

据法新社报道,数十年来内蒙古的少数民族学校一直采用双语课程,以蒙古语和普通话教授各种科目,同时还教授英语和韩语。

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约有600万蒙古人居住在中国,是蒙古国人口的两倍。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在内蒙古,蒙古族人约占当地人口的1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