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员当选国际法庭法官引发对南海争端解决的关切

中国官员当选国际法庭法官引发对南海争端解决的关切

《论坛》员工

中国驻匈牙利大使当选国际海洋法法庭(ITLOS)法官,这是中国通过相关组织(比如这家法院)提高他们对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影响力的针对性行动的一个例子。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的168个缔约国于2020年8月下旬选出六名新法官,包括中国要员段洁龙(Duan Jeilong)。

观察家怀疑段洁龙以其中国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司长的身份在这个国际社区是否能够成为一位中立的仲裁人。其他五名法官分别来自喀麦隆、智利、意大利、马耳他和乌克兰,任期九年。这个法庭共有21名法官。

美国主管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大卫·史迪威(David Stilwell)于8月初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举办的论坛上表示:“选举中国官员加入这个机构就像雇佣纵火犯来帮助管理消防部门一样。”美国既不是《海洋法公约》签署国,也非成员国。

2016年,一个独立的海洋法公约法庭驳回了中国对南海近90%海域提出的领土主张,认为这些主张是毫无根据的。中国拒绝接受或遵守该裁决,令东南亚及其他地区的许多国家感到沮丧,当中包括从原告菲律宾到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日本。(附图:2017年4月,中国海警船只在有争议的黄岩岛驶过菲律宾渔船。)

有关《海洋法公约》的争端至少可以通过四个法庭来解决。

继菲律宾之后,越南政府一直在考虑就南海问题针对北京采取法律行动。新闻报道称,河内于2020年5月提名了4名仲裁员和4名调解人,这表明越南或很快将寻求仲裁法庭裁决。

由于中国官员出任新任法官,观察员推测越南与菲律宾一样,不会通过海洋法法庭来支持其主张。

中国通过操纵地域提名要求,确保海洋法法庭自1996年成立以来一直有中国法官担任法官。

美国海军律师、军事学者乔纳森·奥多姆(Jonathan Odom)在2020年8月10日为安全问题博客——Lawfare撰写的文章中指出,“中国雷打不动的法庭提名模式助长了北京对法治的无视,包括在南海问题方面。”

奥多姆写道:“在深入了解国际海洋法法庭区域席位分配和中国雷打不动的提名历史后,我认为国际海洋法法庭这一事实上的‘中国席位’对北京的最终结果是,让他们觉得自己对采取违反《海洋法公约》和法治的行动享有潜在应享权利和不会受到处罚的感觉。”“奖励中国的冒险主义和批准其荒谬的海事主张是非常糟糕的主意。”

《南华早报》报道,国际海洋法庭自成立以来已受理了28起与及时释放船只和船员、海区沿海国家管辖权、航行自由、紧追权、海洋环境、方便旗和鱼类种群保护有关的案件。

分析人士表示,各国可从多家《海洋法公约》法庭中挑选去裁定南海和其他地区的领土主张,这削弱了海洋法法庭选举的重要性。

奥多姆在Lawfare博客上写道:“各方(168个成员国)有义务单独和集体地尽其应有的份额去维护条约中所反映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原则和机制。”

至于对美国而言:2020年8月,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亚洲海事透明度倡议主任、东南亚问题高级研究员格雷格·波林(Greg Poling )表示:“下一次中国海警船只在越南附近的石油钻井平台上玩把戏时,或者中国渔船船队出现在印尼海域时,美国很可能会更强烈地发声谴责非法行动。”

“这将对中国的国际声誉产生更大的影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