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助建设 安全的  未来

资助建设 安全的 未来

亚洲开发银行支持印太地区的增长、繁荣和可持续发展

保罗·卡里(Paul Curry)/亚洲开发银行

数十年来,总部设在菲律宾的多边开发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一直是印太地区社会经济进步的引擎,他们努力解决从经济差距到抗灾能力的各种问题。

亚洲开发银行(亚行)成立于 1966 年,总部设在马尼拉。其愿景是实现亚太地区从第比利斯到塔拉瓦的繁荣、包容、复原力和可持续发展。亚行将贷款、赠款、股权投资、担保、技术援助和政策对话相结合,作为实现其在整个区域消除贫穷和促进发展中成员国(DMC)经济增长目标的主要工具。亚洲开发银行在印太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中发挥了核心作用,并且作为地区内最大的捐助方,他们将继续在本地区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变革中发挥积极作用。

2018 年,亚行向发展中成员国提供了超过 200 亿美元的主权贷款和赠款以及私营部门发展援助投资。亚行大部分资源用于为基础设施提供资金,支持决策和善政,以及改善社会经济发展成果。2018 年亚行重点投入的一些部门包括能源(24%)、运输(23%)、自然资源和农村发展(11%)、公共部门管理(11%)以及城市和水(10%)。

亚行的援助基于与其股东、发展中成员国以及在该地区开展活动的其他开发伙伴之间的密切协商。美国为亚行的创始成员之一,也是与日本“同等的”最大股东。亚行与美国之间的合作支持了成员国可用资源的稳步增加。反过来,资源的增加又在加强美国与地区内各国的关系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所有权和治理

亚行由 68 个成员国所有。亚行 49 个区域成员中,44 个被归类为发展中成员国,因此有资格获得借款和援助。区域成员及非区域成员的所有权基于购买股份的数量。最大股东是日本(15.6%)和美国(15.6%),其次是中国(6.4%)、印度(6.3%)和澳大利亚(5.8%)。

与世界银行及其他多边开发银行一样,亚行的治理结构也是由理事会和驻地董事会组成。亚行理事会负责长期战略和整体机构治理。美国财政部主导美国对亚行董事会的参与,并由美国驻亚行大使代表。

董事会代表亚行股东利益,负责审批所有战略、政策和经济援助。董事会全年连续举行会议,由 12 个席位组成,每个董事席位由一位执行董事领导。其中 9 个席位代表国家集团,3 个是日本、美国和中国的单一选区席位。亚行行长担任董事会主席,并负责指导银行的运营、员工和管理。亚行行长历来由日本人士担任。2020年 1 月 17 日,亚行新任行长浅川雅嗣就职。

管理和运营

运营方面,亚行分为区域部门和支持部门。各区域部门负责协调亚行对其借款人的援助。他们负责监督亚行在借款国的当地办事处,并与各国政府、私营部门和发展伙伴密切合作,规划和执行针对具体国家的援助组合。区域部门负责设计、实施亚行的国家援助,包括亚行的国家伙伴关系战略和国家业务计划。

亚行区域部门按各自在 2018 年新投入中所占股份列示如下:南亚(32%)、东南亚(29%)、中亚西亚 (21%)、东亚(14%)和太平洋(2%)。大多数区域部门设在“实地”,亚行59%的区域部门工作人员是在发展中成员国常驻代表团工作。这使亚行能够根据其更广泛的战略优先事项,按照相应国家的国内需求调整援助。亚行的私营部门业务部将重点放在非主权交易上,以促进私人投资,对区域团队形成补充。

亚行的支持部门为亚行的内部运营(如沟通、法律咨询和内部评价)提供一系列帮助,但也在设计和实施气候变化或能源等专题领域、行业领域的项目方面提供帮助。亚行非区域部门的一些具体例子包括经济研究与区域合作部、可持续发展和气候变化部、通信部和独立评价部。

亚行的所有部门、工作人员和顾问都努力采用“一个亚行”方法,鼓励在整个组织分享知识和专业能力,以有效实施亚行的指导战略。

2030 年战略和亚行优先领域

2018 年,亚行发布了“2030 年战略”,这是该行的长期指导框架。它确定了指导亚行公共和私营部门业务、咨询服务和知识共享活动的七个业务优先事项。

2030 年战略的七个业务优先事项是:解决仍然存在的贫穷和减少不平等现象;加快性别平等方面的进展;应对气候变化、加强应对气候变化和抗灾能力以及增强环境可持续性;使城市更适宜居住;促进农村发展和粮食安全;加强治理和机构能力;促进区域合作和一体化。

虽然 2030 年战略的优先领域为亚行的运营提供了框架,但其国家方案规划是围绕发展中成员国的需求、财政和技术吸收能力以及每个发展中成员国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精心设计。亚行优惠贷款模式和基于市场的贷款模式相结合,加上赠款和技术援助,使其能够在开展建设性政策对话和支持私营部门发展的同时,提供适合相应国家的财政援助。

贷款政策和模式

亚行对其发展中成员国有不同的贷款条件。他们使用三级分类制度来确定发展中成员国是否有资格按照优惠贷款条件以接近市场水平的利率从亚行普通资本资源
(OCR)获得借款,或从亚洲发展基金(ADF)获得赠款。借贷条件基于发展中成员国的人均国民总收入、信誉和债务困境风险。亚行贷款业务产生的收入用于承担行政开支,扩大该行的资本基础,并帮助为技术援助和捐赠提供资金。亚行由捐款方提供大部分资金,每四年补充一次赠款窗口。美国是仅次于日本的亚行历史上第二大捐助国。

亚行在印太地区

亚行是印太地区最大的区域开发银行,每年提供 200 多亿美元的贷款、赠款和其他投入。亚洲开发银行还是该地区提供发展援助时间的最长的机构之一(长达 50 多年),这使他们能够与该地区各国政府和私营部门利益攸关方建立无与伦比的关系。但亚行的金融实力和深厚的关系并不是他们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主要开发银行的唯一原因。亚行的一系列政策,包括债务可持续性、环境和社会保障、采购、反腐败和廉正,是该机构的基石。这些政策符合国际最佳做法,是高质量、可持续投资的黄金标准。

作为一个值得信赖的多边开发伙伴,亚行经常为活跃在印太地区的各国政府、发展伙伴和双边捐助方发挥召集职能。因此,美国在亚行的领导地位是该地区规划和提供援助方案和投资当中的重要因素。

由于亚行在印太地区发挥着既定的作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最近的一份报告将他们称为“美国的战略资产”。报告指出:“截至 2018 年,美国已合计提供 230 亿美元的认缴股本,另外还针对共同融资项目投入 19 亿美元。共同出资项目已遍布地区内多个国家,包括印度、越南和尼泊尔。美国还投资于多方捐助者信托基金,如阿富汗基础设施信托基金——该基金旨在为改善基础设施提供私营部门联合融资。”

虽然美国财政部主导美国在亚行的工作,但该行也定期与美国各部门和各机构(包括国务院、美国国际开发署、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环境保护局和内政部等)开展业务往来。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报告强调了亚行与美国贸易发展署合作发起的一项全球采购倡议,其中包括印太地区的银行可担保项目。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也与亚行合作,为印度一家银行和一家私募股权基金提供联合融资。最后,通用电气和花旗银行等美国企业作为提供私营部门资本和专业知识的联合融资商与亚行密切合作。

作为亚行最大股东之一,美国一直支持该行,同时亚行成员资格也使其受益匪浅。美国提供金融资本和技术专门知识,而亚行则提供一个高度引人注目的多边平台,美国可通过这个平台支持、指导整个印太地区的可持续发展努力。

保罗·库里为亚洲开发银行首席运营协调专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