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的眼睛

警惕的眼睛

特遣部队指挥官:印太伙伴 合作打击毒贩

《论坛》员工

海军少将罗伯特·海耶斯(Robert Hayes)自 2019 年 4 月起担任西部机构间联合特遣部队(JIATF)指挥官,负责领导美国印太司令部的禁毒工作。海耶斯之前担任美国海岸警卫队情报助理指挥官期间负责领导 1100 多名专业情报人员的工作。现在他依靠这种情报背景,牵头打击印太地区的贩毒集团和跨国犯罪组织。2019 年 10 月,海耶斯接受《论坛》采访,讨论从西部机构间联合特遣部队的禁毒工作伙伴关系到危险的类阿片芬太尼在国际上造成的灾难等一系列话题。

《论坛》:西部机构间联合特遣部队如何与印太地区的伙伴合作遏制毒品贩运?

海耶斯少将: 印太地区地域广阔,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团队运动。无论是帮助拦截毒品或前体化学品,还是与盟国和伙伴国家合作获取和分享信息,还是协助其他国家提升能力,都需要合作。举个例子,现实情况是,对于进入美国(或其他国家)的药物,几乎所有都需要生产化学品。这个领域有许多令人担心的药物——主要是甲基安非他明、芬太尼、海洛因、可卡因和大麻。除大麻外,如果要制造海洛因、甲基安非他明、芬太尼或可卡因等非法药物,将会需要大量的化学品。大多数用于此目的的化学品在哪里?印太地区,化学品主要是在中国和印度生产。其中大多数化学品都是针对合法目生产,而且常常受到管制。它们用于药品、化妆品、油漆及许多其他合法用途。正如我们想说的那样,除非它们不合法,否则它们便是合法的。每天都有大量化学品跨越太平洋流向墨西哥、哥伦比亚和其他可能转而用于制造芬太尼或可卡因等药物的国家。理解,哥伦比亚的可卡因产量占世界总量的一半,而墨西哥生产的大部分海洛因和甲基安非他明则流入美国。芬太尼越来越多地从墨西哥流入美国。所有这些毒品都需要使用化学品去生产。

正如我所提到的,情报和禁毒工作是团队运动。因此,鉴于印太地区的体量以及为了了解在那里运作的网络和有效针对这些网络,都需要开展调查和情报工作,并且任何实体或国家都无法单独开展这项工作。我们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美国政府内部多个情报和执法伙伴——但远比这更广泛,我们还要依赖其他国家许多类似的合作伙伴。在与其他国家打交道时,我们与执法伙伴——缉毒局、国土安全调查局、联邦调查局和其他有权对跨国犯罪组织、贩毒组织等进行调查的机构协调开展工作。他们在印太地区各大使馆都有工作人员,我们通过这些人员开展工作。有时候,我们会向大使馆指派一名分析师,让这些执法调查人员利用我们的分析能力,为他们提供直接支持。他们就调查线索和行动目标与东道国进行协调,然后特遣部队收集资料并加以完善,与机构间其他机构合作,并最终返还信息,以便开展更彻底的调查或行动。

大多数化学品运输速度不快。如果是说一艘货船,装有化学物质的集装箱船,这艘船从中国到南美洲或墨西哥可能需要几个星期的时间,所以我们有时间细化信息。虽然我把重点放在用于制造非法药物的前体化学品的向东流动,但也要看到用这些前体产生的制成毒品的向西流动。没有其他人的帮助,我们没办法解决问题。我们不逮捕人,我们不直接调查人,我们不开展最终的执法活动。但是,通过获取情报,通过开展伙伴能力和安全合作,我们共同努力打击跨国犯罪集团。

印尼海上警察部队军官在与西部机构间联合特遣部队综合海事技能训练团队成员进行培训时练习毒品实地测试技术。 瑞恩·格雷迪中士/美国海军

《论坛》:前体化学品具有合法用途和非法用途。这会使你的工作难度加大多少?

海耶斯少将:肯定会的。难度很大,因为它们有合法用途。要查明可疑货物,需进行大量分析和建立伙伴关系。你不必达到化学家的知识水平,但确实需要了解制造非法药物所需的特定化学品。

你可以寻找模式。某种化学物质再还有多少会运往某个地方?或者,你试图在跨国犯罪集团之间找到联系……我们认识的人是犯罪世界和跨国犯罪圈内众所周知的恶人……并查明他们与进口这些毒品的人之间的联系。

与其他国家一样,墨西哥和哥伦比亚进口了很多化学品,用于制造药物、化妆品及各种产品。为了识别可能引起关注的货物,要寻找已知与不良行为者合作的特定托运人。你正在寻找与我们试图理解的网络的其他连接,并且我们试图支持针对这些网络的调查,支持针对他们的行动。

《论坛》:你的工作如何为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作出贡献?

海耶斯少将:什么是自由和开放的印太?这是一个尊重每个国家主权、确保国际海域和领空行动自由、遵守国际法和准则以及相对稳定与繁荣的环境。其中的一个基本成分是治理,这意味着一个国家能够监控和管理其边界,包括海上边界。大多数国家声索拥有 12 海里领海和200 海里专属经济区。能够治理这意味着我可以监控这种情况,并发现进出我国或穿越我国边境的不良活动。因此,在安全合作方面,我们所做的是与那些可能缺乏药物管制战略、司法系统、执法能力、使用船只或飞机能力的国家合作……我们与美国政府和国会合作,获取资金并开展安全合作,以帮助解决这些领域的问题。我们为他们开展建设,教他们使用方法,和他们一起演练等等……这将促进地区内的善政,因为更好的治理对坏人不利,对于我们好人团队中为法治、透明度和善政而努力的人有利。

我们也在谈论自由和开放的贸易。过去几十年间,我们所走向的一部分是全球经济,它依赖于按时交付资源。这方面的基础就是迅速运送这些货物的安全和保障。所以你想要的是一个框架,允许货物快速进出,同时也用于筛查船只或飞机上的人或货物,以发现非法货物或犯罪活动。我们努力推动的是挖掘数据的能力,以发现与跨国犯罪集团之间的联系,最后将案件转到恰当的机构寻求解决办法。

《论坛》:特遣部队如何与太平洋偏远岛国展开接触?这种接触重要的原因在哪里?

海耶斯少将: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些国家是我们的伙伴,我们与他们有着历史联系。其中几个岛屿是美国领土,或是我们与之建立特殊关系的协定国。人们通常认为美国本土仅由美国大陆组成。但正如夏威夷州一样,这些美国领土也是美国本土的一部分。更广泛地说,这些国家正在遭受事物交汇造成的破坏性影响。气候变化正在影响到其中许多国家。对于其中大多数国家来说,跨国犯罪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之一。非法捕捞正在影响他们的 GDP(国内生产总值)。他们的经济大多以旅游业或渔业为基础,非法捕鱼形式的非法活动正在产生非常有害的影响。海耶斯少将提到了最近的新闻文章,其中描述了斐济和其他一些太平洋岛屿如何成为贩毒者的转运枢纽……你指的是周围海域面积大、难以监控的小国。大洋洲所有 23 个国家的总人口约为 1000 万,巴布亚新几内亚人口约为 700 万。其他 22个国家各有数万人口,他们通常没有大型的海关或警察组织,或没有强有力的司法机构。他们正在竭尽全力,但在面对大型毒品走私组织时——比如从一边过来的锡那罗亚(卡特尔贩毒集团)或从另一边过来的黑社会,他们要对抗这些势力很困难。我们希望与他们合作,帮助他们实现善政、透明、稳定,以及所有这些。

《论坛》:除了帮助太平洋岛屿提升他们打击毒品犯罪的能力外,这些努力如何帮助更广泛的地区?

海耶斯少将:我认为,与这些国家结成伙伴关系时,开展非法活动会变得更加困难。基本上就建立了一个邻里监控项目,这个项目可将邻里团结起来。这会使犯罪分子开展活动的难度加大,而这正是我们在地区级别要做的工作。其中一些国家的能力高于其他国家,但我们希望提高所有这些国家的能力,让他们能够遏制非法活动。这是一种基于规则的秩序,过去 20 年、30 年或 40年间,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从中受益。我们希望这些国家能够通过实行善政并有能力制止非法活动,帮助维持他们提高 GDP 和提高生活水平的能力。这真的是基本主权的一部分。其中一些国家正在寻求援助,我们努力帮助他们。这有助于确保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为每个人创造经济机会。

西部机构间联合特遣部队综合海事技能训练团队的教官在与斯里兰卡海军特种船队(Sri Lanka Navy Special Boat Squadron)成员进行培训时展示手铐使用技术。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论坛》:与芬太尼有关的消费量增加和吸食过量死亡案例出现在许多头条新闻中。这对西部机构间联合特遣部队的工作造成了哪些改变?

海耶斯少将:美国每年大约有 7 万例吸食过量死亡案例。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我们在整个越南战争期间失去了大约 5.5 万人。在美国,每年会因为吸毒过量造成7万人死亡。但并非所有案例都是芬太尼造成的,大约一半是由类阿片药物(包括芬太尼)引起。过去几年间,我们看到芬太尼越来越多地被用作首选毒品,但还有一些犯罪集团将芬太尼掺入其他毒品去获得快感。一个糖包可能含有约 100 个致命剂量。芬太尼使用量很小,生产起来相对便宜。利润率差别大到天文学级别。芬太尼与可卡因和海洛因相比,生产更容易。谈到可卡因和海洛因,你可以拿着图像和航拍图片说,‘那里种植古柯叶,那里种植着罂粟’。你可以用这个来根除它,阻断供应链。芬太尼是纯化学物质。美国消费的大多数非法芬太尼都是在中国生产。但我们现在看到的变化是,其中相当一部分在墨西哥生产,并且越过边界……因此,作为特遣部队,芬太尼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因为它的生产方式,因为它在公开网络和暗网上销售,人们经常使用加密货币为它付款。我们试图产生影响的地方更着眼于网络和查明谁是坏行为者,确定与芬太尼生产有关的前体运输,以及这与洗钱及其他活动有何关联。这更像是一种网络方式。

《论坛》:关于西部机构间联合特遣部队的使命,你还想强调哪些方面?

海耶斯少将:我们与许多其他机构和国家结成伙伴关系,保护我国和其他国家的公民。这是很艰苦的工作,衡量我们的影响可能需要多年时间,因为打击犯罪网络或帮助伙伴国提升能力需要持续的努力。这是一项崇高的使命。虽然参加这项工作可能会令人沮丧,但我们仍在继续努力。犯罪网络具有适应能力,他们资源丰富。打击这些行为的努力可追溯到几十年前。几乎就像一种毒品,将它清除后,人们又会找到别的毒品。朝着纯化学毒品发展的趋势令人担忧。大麻流行时,我们可以看到种植大麻的地方。鸦片和海洛因是用罂粟制造,我们可以看到种植罂粟的地方。可卡因和古柯叶也是一样。当它只是化学品时,这真的很复杂,因为有人可以在某个地方找到一个仓库,如果他们能够获得化学品,便可以制造合成毒品。这是一项充满挑战性的工作。其中一些犯罪集团的智慧、创造力和资源相当惊人。他们正在使用从半潜水器到先进技术的一切手段去反监控。他们是很有能力的对手。但最终,这个特遣部队的每个人——我们有文职人员、现役军事人员和后备人员、承包商、情报机构、调查机构,我们真的认为我们是在保卫自己的国家。我们认为,为国家服务,成为国家和伙伴的保卫者,这是我们的荣幸。因此,这样做的机会为我们的工作赋予了意义和目的。我很荣幸能做这件事。我知道,很多人都有家人或朋友曾经受到毒品和吸毒过量的影响。这方面可以成为一种激励因素。这也是让我们与合作伙伴紧密联系起来的因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