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朝鲜  规避制裁的行为

打击朝鲜 规避制裁的行为

国际合作仍是 极限施压的关键所在

尼尔· K·瓦茨(Neil K. Watts)和威廉·J·纽科姆(William J. Newcomb)

国际社会为抓住朝鲜船只“Wise Honest”号非法将朝鲜政权的煤炭运往中国、俄罗斯及其他国家所作努力的故事,听起来就像是一本间谍小说,当中有很多波折。该案表明,金正恩政权如何在一个同谋行为者和制裁获利者网络的协助下,运用复杂、交织在一起的战略和混淆技术,规避多个司法管辖区的多重制裁,并破坏印太地区的制裁实施和执行。

据《海军时报》报道,在印尼、马来西亚、越南及其他国家支持下开展的一次多国执法行动后,美国联邦法院于 2019 年9 月下令出售该船,以补偿两名朝鲜酷刑受害者的家属,Wise Honest 号案件至此达到高潮。最近一位受害者是奥托·温比尔(Otto Warmbier),一个 2017 年以植物人状态被金氏政权释放后死亡的美国学生,他因涉嫌企图偷窃宣传海报而遭到拘留和酷刑。

美国第一次这种扣押行动不仅揭示了对朝鲜实施制裁的复杂性,而且表明美国致力于对金政权施加最大压力,迫使他们以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方式放弃所有核武器和现有核计划。

朝鲜煤炭堆放在靠近中国和俄罗斯边境的罗津港码头上。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根据联合国朝鲜问题专家小组 2019 年8 月的报告,尽管朝鲜最大的破坏制裁船只之一——177 米长的“Wise Honest”号成功被没收,但 2019 年中期朝鲜的煤炭和石油非法船舶间转运仍然有增无减。报告指出,非法转运在 2018 年上升之后并没有减少,而是在“范围、规模和复杂性”方面加大了。此外,该报告发现,朝鲜继续通过其银行代理人和在国外经营的前沿公司进入国际金融体系。

据 2019 年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的报告,另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公司——威海环球航运公司尽管于 2018 年 3 月被列入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名单,但仍继续运营 6 至 7 艘船的船队,并利用其涉及英国前沿公司的网络将朝鲜煤炭走私至中国和越南。
国际社会必须阻止朝鲜赢得正在进行的行动反应竞赛。

施压行动

近年来,朝鲜恢复核武器和弹道导弹试验,再次无视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关于这些行动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决定。作为回应,安全理事会在 2016 年和 2017 年采取了更加激进的立场,对朝鲜当局施加更大压力,迫使他们停止受到禁止的方案,并推动其寻找外交解决方案。

通常对实施严厉制裁持谨慎态度的中国和俄罗斯也同意采取这些措施。制裁措施包括禁止朝鲜出口其主要的硬通货收入货物,例如主要销往中国市场的贵金属、黑色金属、有色金属、煤炭、农产品、海鲜和纺织品。此外,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还禁止进口机械、车辆、某些金属和石油。航运领域的制裁也有所增加,包括禁止船对船转运。同时金融制裁也在加大,以更好地应对朝鲜逃避制裁的行为及进一步削弱他们为核计划和导弹计划提供资金的能力。

制裁措施广度和深度的增加隐含地表明,安理会采取的办法已从侧重狭隘的定向措施转向以往依赖的全面制裁。但更广泛的措施还包括精心设计的煤炭和石油豁免,并表示愿意逐案考虑人道主义豁免,以避免对诸如制裁伊拉克等早期制裁项目造成困扰的意外后果,并避免破坏国际支持。

美国司法部的这张卫星图像显示朝鲜货轮“Wise Honest”号停靠在一个不明港口。2019 年 5 月,美国以违反国际制裁为由扣押了这艘船。美联社

海上转运

联合国决议明确禁止船对船转运向朝鲜或从朝鲜供应、出售或转让任何货物或物品,不论这些货物或物品是运往还是来自朝鲜船只
(即便是间接方式也不允许)。船对船转运涉及一艘船舶与另一艘船舶并行,在海上转运货物,而无需在港口卸载货物。

除了全面禁止煤炭转运之外,还禁止精炼石油产品的转运,但某些情况可豁免。这些船对船的转运是进口精炼石油的主要手段,几乎总是在国际海域进行,目的是规避港口的制裁合规控制,并掩盖转运货物的目的地或来源。进行这些非法船对船转运的船舶通常在转运之前和期间关闭其自动识别系统 (AIS),以躲避侦察。

虽然这类海上转运本身并不是非法的,但朝鲜特别利用这种方法逃避港口当局的审查、避免出口管制、规避出口会计和报告,以破坏对朝鲜进口精炼石油规定每年 50 万桶上限的决议。专家们计算,根据2019 年 3 月和 8 月联合国专家小组的报告,基于发现的非法转运数量,2018 年和 2019 年 4 至 5 个月内便违反了年度上限。

来自台湾的行动人员陈士宪谋划进行的 11 次炼油非法转运中,头两次分别价值 450 万美元和 850 万美元。据《台湾新闻》报道,2017 年韩国和美国当局发现,陈氏拥有的比利恩油品集团经营的香港注册“Lighthouse Winmore”号油轮违反制裁措施向朝鲜提供燃料。据该网站报道,2019 年 6 月陈士宪在受到台湾当局起诉后从一栋建筑的六楼跳楼自杀。

2019 年 5 月,美国海岸警卫队从印尼接管画面中间的朝鲜“Wise Honest”号货轮后(印尼于 2018年扣押该船),这艘船被拖入美属萨摩亚的帕果帕果港。 美联社

据估计,朝鲜煤炭出口每年产生的外国收入超过10 亿美元。非法转运的平均价值为数百万美元,必须用中间商确认的资金支付,以便在海上转运之前获得资金。专家们认为,朝鲜依靠煤炭贸易为其核武器和弹道导弹计划提供资金。

2019 年 8 月的联合国专家小组报告指出,调查人员估价印尼 2018 年扣留的“Wise Honest”号船只上装运的 265 亿吨煤炭价值约为 300 万美元。“Wise Honest”号在朝鲜注册但虚假地声称是挂塞拉利昂国旗航行,该船曾非法将重型机械运往朝鲜,这也违反了联合国和美国的制裁措施。

同谋的中国公司——Huitong Minerals 将协助非法煤炭转运(通过船对船转运在印尼巴厘巴板附近向俄罗斯船只转移非法煤炭)的资金从朝鲜的 Jinmyong Joint Bank 转移到了一家印尼银行。Jinmyong 是Korea Songi 网络的一部分,该网络旗下公司包括Korea Songi General Trading、“Wise Honest” 号的船东 Songi Shipping 以及 Korea Songi General Trading。2019 年 7 月披露的法院文件显示,该网络隶属于金正恩控制的朝鲜人民军麾下。

自称是 Jinmyong 总裁的 Jong Song Ho 在朝鲜驻雅加达大使馆开会期间策划了 2018 年的这次转运。据《华盛顿邮报》2019 年 4 月报道,银行及其他记录显示,他经由印尼中间人通过 Jpmorgan Chase 协助的银行转账安排支付了 760,000 美元。据美联社报道,印尼方面表示,韩国公司 Enermax 是“Wise Honest”号上煤炭的原定接收方。Enermax否认同谋进口了这些煤炭,但承认他们收到了“似乎是印尼当地中间商”的煤炭报价。但据《纽约时报》2019 年 7 月报道,Enermax 还涉嫌将奔驰豪华轿车非法运往朝鲜,金正恩曾在游行和首脑会议期间乘坐该轿车。

使用一家中国公司的好处包括:让朝鲜幌子公司能够进入银行系统;能够将中国官方货币人民币洗钱成美元;使用分类账交易和易货安排等替代金融途径汇回利润。这些同谋公司组合利用分割付款为当地协助方的活动提供资金。

2018 年 2 月,美国财政部长斯蒂芬·姆努钦在白宫宣布将对朝鲜实施更严厉的制裁,以打击朝鲜的航运、贸易企业及船只。

破坏性非法转运

朝鲜正在不断演变其欺骗和逃避策略的范围和复杂性。他们的计划涉及多层次的幌子公司、境外管辖区和零散金融交易。这些船只通过自动识别系统操纵和所谓的身份伪造进行物理和电子伪装,获得另一艘船的身份。此外,这些船只在外国港口进行迂回、不经济的航行和游荡,以支持伪造的证明外国装货港和原产港的文件。朝鲜倾向于使用俄罗斯远东的港口,因为该地区是东亚最大的煤炭出口地。

“Wise Honest”号案例揭示了朝鲜为规避联合国和美国制裁措施所采用技术的复杂性。该案例也是对非法转运的成功制止,但是相反地表明了朝鲜针对和利用法律框架的缺陷如何损害了制裁的有效实施。

据 CBS News 报道,2018 年 4 月印尼当局在本国海域因非法走私朝鲜煤炭拦截并扣押了载货超过 17,600 吨的单体散装货船“Wise Honest”号。这艘船一个月前在朝鲜南坡港被拍到,他们便是在那里装载了上述煤炭。其船长在印尼被指控违反该国海事法律并被定罪。

印尼巴厘巴板地方法院判处船长作出虚假声明,裁定将非法的朝鲜煤炭退还给当地协调方/中间商。然后,雪上加霜的是,他们批准了这批煤炭的再出口。同谋的中间商Eko Setyamoko 迅速安排将非法煤炭(后来的文件显示为来自印尼)转移到与第一次违规有关的另一艘船只——悬挂巴拿马国旗的“Dong Thanh”号。但该船抵达马来西亚港口后被当局拒绝入境。随后,越南于2019 年 6 月拦截该船及其运载的非法煤炭。根据 2019 年联合国专家小组的报告,这两项行动均符合有效执行决议的要求。

2019 年 5 月,印尼当局向美国移交了“Wise Honest”号,美国将其拖到美属萨摩亚。美国司法部表示,这次事件是美国第一次因违反国际制裁而扣押朝鲜货轮。据《海军时报》报道,美国联邦法院于2019 年 9 月向奥托·温比尔的父母以及金东植(Dong Shik Kim,音译)牧师的兄弟和儿子发放了出售“Wise Honest”号所得资金。金东植于 2000 年被朝鲜特工绑架、拷打和处决。

国际合作

“Wise Honest”号和“Dong Thanh”号案件表明,国际合作对于有效打击在多个司法管辖区运作并且每天都在变化的朝鲜网络至关重要。批评者会说,这种案件表明制裁失败。然而,仔细检查表明,与朝鲜做生意的成本和风险正在稳步上升,压力正在产生效果。2019 年以前,制裁甚至没有得到承认,但最近朝鲜首次谈到制裁救济并寻求进行接触。

有迹象表明,中国在 2019 年没有像 2018年那样严格执行所有联合国措施。即使如此,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19 年朝鲜与中国的进出口仍然远远低于(并且双边贸易赤字远远高于)实施更严格措施之前的水平。

正如非洲和其他一些国家政府对朝鲜的各种司法失误和同谋支持所表明的那样,在促使更多国家实施并严格执行制裁方面,今后还有艰巨的工作要做。尽管如此,事情正在取得进展,在这次马拉松比赛中,耐心加上坚持不懈以及避免制裁疲劳可能最终耗尽朝鲜。

尼尔· K·瓦茨(Neil K. Watts)和威廉·纽科姆(William J. Newcomb)曾是根据联合国安理会 2009 年第 1874 号决议设立的对朝鲜制裁专家小组成员。


2019 年联合国 对朝鲜制裁专家小组提到 56 个国家和地区

该报告(涵盖 2018 年 2 月至 2019 年 2 月)详细介绍了 100 多项新发生、持续性或有待确定为经证实或者涉嫌违反联合国决议的行为(联合国自 2006年以来通过了 10 项关于朝鲜的决议)。所列出来的这 56 个国家、地区和实体中,有三分之一加上朝鲜涉嫌多次违反制裁。

这 56 个国家和地区包括:

• 阿尔及利亚*
• 伯利兹
• 玻利维亚
• 博茨瓦纳
• 英属维尔京群岛
• 缅甸
• 柬埔寨
• 中国
• 科摩罗
• 科特迪瓦
• 刚果民主共和国
• 萨尔瓦多
• 赤道几内亚
• 厄立特里亚
• 法国
• 格鲁吉亚
• 加纳
• 几内亚
• 洪都拉斯
• 香港
• 印度
• 印尼
• 伊朗
• 老挝
• 黎巴嫩
• 利比亚
• 马达加斯加
• 马来西亚
• 马耳他
• 墨西哥
• 莫桑比克
• 纳米比亚
• 新西兰*
• 尼加拉瓜
• 尼日利亚
• 巴拿马
• 菲律宾
• 波兰
• 俄罗斯
• 塞尔维亚
• 塞舌尔
• 塞拉利昂
• 新加坡*
• 南非
• 苏丹
• 叙利亚
• 台湾
• 坦桑尼亚
• 泰国
• 多哥
• 突尼斯
• 乌干达
• 阿联酋
• 越南
• 也门(胡塞武装)
• 赞比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