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 物流  航道

开放 物流 航道

美国与伙伴国家关于采购和相互服务的协议让任务得以简化

菲利普·J·瓦伦蒂(Philip J. Valenti)

伙伴国家一艘海军舰艇被烧毁的船体从美国穿越太平洋被拖回母港。美国海军在海上对伙伴国家的一艘海军舰艇开展补给,为其提供燃料、弹药、零件和食品。美国空军一架 KC-10 型飞机在3万英尺高处为三架盟军飞机加油。某个伙伴国家经历了严重地震,造成重大损毁和破坏,他们“雇用”美国军用飞机去补充本国空军,以提供救灾用品和部队运输。美国海军在海上进行搜寻和回收行动,寻找伙伴国家在海上不明地点消失的飞机和飞行员。美国正在与该国一个外国伙伴进行演习,双方将租车要求相整合,以获得批量折扣,并避免在租车市场上相互竞争拉高双方的价格。

这些多种多样、似乎无关联的情况有何共同之处?所有这些都是由于美国和与之交换货物和服务的伙伴国家之间一项《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而得以实现。

《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是美国国防部与伙伴国家国防部之间的一项双边协议。协议赋予美国军队必要的法定权力与签署国相互提供后勤支持。截至 2019 年 1 月,美国与全球 119 个国家和组织建立了《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包括联合国和印太地区 16 个国家或实体。

2019 年 9月,图片居中的太平洋天使牙医、澳大利亚皇家空军中队长阿利斯泰尔·宋(Alistair Soon)和右侧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国防军上尉维西蒂·盖普(Vasiti Kep)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莱城讨论治疗方案。杰里安·昆塔尼拉技术中士/美国空军

如果没有这项协议,美国军队从伙伴国家军队和政府获得后勤支持、补给和服务(LSSS)的手段会很有限。一般来说,美国军队只能通过外国军事销售方案(FMS)向外国伙伴提供后勤支持、补给和服务,该方案遵循比危机行动规划更像深思熟虑的行动规划的详细程序。外国军售流程复杂仔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实证明它缺乏应对紧急需求的灵活性。外国军售可以提供重要国防服务和物品(MDSA),如船舶、固定翼飞机、旋转翼飞机、精密制导弹药、步枪、鱼雷和大炮。而且,重要的是,外国军售是一条单向通道。虽然美国可以通过外国军售向盟国提供后勤支持、补给和服务,但无法通过该方案从盟国获得相应支持。

美国希望拥有在互惠基础上满足紧急需求所需的灵活性,促使 1970 年代《北约互助法》得到通过,最终发展成现在的《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方案。与外国军售不同,《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交易禁止交换重要国防服务和物品,并且仅限于针对较小范围的授权物品和服务。但即便考虑到可买卖物品所受限制,《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也提供了大量美国部队可以向伙伴国家军队出售和从伙伴国家军队采购的物品和服务。这个列表包括食物、水、衣服和借宿等常见项目。包括空运在内的运输、石油、机油、润滑油、安全和非安全通信服务、医疗服务和弹药均获得了授权。另外还包括基地行动支持、储存服务和设施使用、培训服务、备件、部件、维修保养服务、校准服务和港口服务。最重要的是,所有这些类型的后勤支持、补给和服务的交换可在互惠基础上进行。

除了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交换的一系列物品和服务外,《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方案还具有几个极具吸引力的属性,使其成为美国和伙伴国家军队首选的后勤支持工具。这些优势包括:

  • 几乎所有的《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交易都可以使用双方商定的单页《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表格来完成,该表格简单明了。它既是订购单据,又是收货单据,同时也是发票,向收货方发出信号,表明他们应在 60 天内向供应方付款。由于《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订单让接收方能够在供应方出具发票后60 天内延迟为货物和服务付款,因此这项协议还有点像无息信用卡。但信用卡允许借款人支付最低还款金额而非全额还款,《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则要求在到期时全额付款。
  • 与大多数需要现金交易的采购安排不同,《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允许供应方通过下列三种方法之一做出偿还:
  • ∎ 货币补偿:现金货币、支票、电汇或电子资金转账。
  • ∎ 实物替换(也称为交换交易):接收方以与从供应方所收到后勤支持、补给和服务性质基本相同、等值的后勤支持、补给和服务替换相应后勤支持、补给和服务。例如,如果美国向一个合作伙伴提供100加仑柴油,合作伙伴可在预定日期前向美国偿还100加仑柴油。
  • ∎ 等值交换:接收方以等值的后勤支持、补给和服务替换所收到的后勤支持、补给和服务。继续使用上述例子,美国向合作伙伴提供价值500 美元的 100 加仑柴油燃料,合作伙伴向美国偿还价值 500 美元的膳食。
  • 美国及其合作伙伴商定相互收取与其部队所支付相同的价格,无需加价或附加费用。实践中,这意味着如果一加仑燃料的美国上市价格为 3 美元,则美国只能向合作伙伴收取 3 美元。根据这一构想,《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让供应方不赚不亏,这些交易在收入上是中性的。
  • 鉴于《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让合作伙伴能够从美国军队购买空运、海运、空中加油和海上补给,它是合作伙伴军队的力量倍增器。在这种用法中,“力量倍增器”一词的定义是让军队不对人员、装备和基础设施进行相应投资便获得其不拥有的能力,或扩大其拥有的能力。实际操作中,一个较小的伙伴国家无需采购可执行空运的飞机,因为这种能力和其他一些能力可通过《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从美国采购。
  • 《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最后的优点是,虽然协议期限无限制,这意味着协议没有到期日,但任何一方均可提前六个月书面通知取消协议。这项取消权意味着任何一方对协议不满意时均可自由取消。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与大约115个国家和组织缔结了《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协议,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组织曾取消协议。

部分国家犹豫不决是否要与美国缔结《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因为他们对协议没有正确的认识。简言之,《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是一项九页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协议,它明确规定了美国和伙伴国家军队在什么情况和限制下可以相互提供后勤支持。与一些印象相反,《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不是共同防御条约、驻军地位协定或访问部队协议。它不约束伙伴国家要参与美国的战争、行动或演习,也不要求伙伴国家做出这样的承诺。《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未允许美国军队、船只或飞机在伙伴国家驻扎,也不授予进入伙伴国陆地边界或领海的任何权利。《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不像采购合同那样规定提供后勤支持的合同义务,但合作伙伴同意“竭尽全力”满足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的支持请求。

2019 年 10 月,右侧的文莱皇家武装部队阿兹马利·本·哈吉·莫赫德·萨利赫(Pg Azmali bin Pg Haji Mohd Salleh)上校和美国海军陆战队博伊德·米勒(Boyd Miller)上校在文莱国际机场确认了《收购和相互服务协议》所促成的第一次弹药销售。卡米洛·帕罗迪中士 / 美国太平洋海军陆战队

与美国签订《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的流程很简单,但通常需要 12-18 个月才能完成。它涉及美国国会、美国国务院、美国国防部、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以及美国印太司令部。获得所有美国机构间批准后的第一步是美国大使馆向相应国家的外交部提交协议草案。在某个国家的国防部和外交部有足够的时间审查提议的协议后,印太司令部将派代表到伙伴国家详细介绍协议,回答协议相关问题,并进行相应谈判。虽然美国尽一切合理努力满足合作伙伴的要求,但鼓励各国尽可能接近拟议案文中的措辞,因为对措辞的任何实质性改变都可能导致延误或不批准拟议的《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但合作伙伴仅有权决定下列项目:他们希望将哪些后勤支助、补给和服务排除在《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交易之外;他们的政府中谁有权缔结执行安排(进一步扩大《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规定以在特定情况下使用的协议,如空中加油或大批燃料销售) ;以及他们希望《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如何生效(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就案文达成协议之后,案文与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进行协调,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也必须批准案文措辞,双方然后确定签署方、签署协议的地点和时间,以及希望在何种程度上覆盖公共事务。

2019 年 12 月,一架 MH-60S 海鹰直升机在海上开展垂直补给。达伦·纽维尔水手/美国海军

缔结《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的好处是明确和重要的,概述如下:

  • 任何一方均可拒绝支持请求。
  • 灵活的付款方式。
  • 只需单页订购表单即可轻松订购。
  • 付款可在收到发票后 60 天内免息。
  • 《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在全球范围内具有适用性,因此没有地理限制。
  • 任何一方均可提前六个月书面通知取消协议。

鉴于《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可提供的所有好处,再加上对任何一方都没有不利且无到期日,订立本协议很有吸引力。如果一个国家有兴趣与美国缔结《采购和相互服务协议》,或只是想要了解更多关于这项有价值的安全合作工具的信息,当地的美国武官或安全合作官员可提供更多细节,并能启动相关流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