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 中国的 影响力行动

对抗 中国的 影响力行动

台湾站在长期对抗中华人民共和国胁迫行动的最前沿

陈文凡中将/台湾国家安全局

我受邀谈论中国对台湾的影响力行动,并尝试将这个话题融入地区和全球战略环境。首先,我将提出我们对中国共产党的性质的看法,我还将尝试谈谈有关中国共产党对香港整个反送中运动的影响力行动方面在香港发生的一些事情。随后我将着重谈谈我们台湾是如何看待整个发展过程的。基于我们与之作斗争的经验,这已演变为一种迫在眉睫的威胁,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台湾的独特地位不应消失。

在中共破坏基于自由民主、人权、市场经济和法治的世界秩序的时代,台湾是这一世界秩序的前沿和中心。台湾的局势与俄罗斯势力范围内的乌克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相似。但台湾独一无二地面对着中国,这个历史上最强大的一党专政国家,他们决心要终结台湾。自由民主与极权独裁之间的斗争是关于中共尖锐力量、认知战争、影响力行动和思维控制的讨论的中心。

台湾自 1912 年以来的历史,特别是 1949 年以来的历史,是一个民主启蒙的进程。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以邓小平 1979 年提出的四项基本原则为基础。中国习近平总书记通过一些现代技术,进一步将其推动成为极权主义。

中国记者需要使用官方应用通过关于他们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思想的理解的考试才能保住自己的工作。该应用还监控和评估中国共产党员。路透社

香港的状况是北京希望破坏政治和公民自由以及将个人人权置于党国最高权威之下的一个突出例子。

从被定义为知识武器化能力的认知战争的角度来看,台湾具有独特的弱点,因为汉语是中国和台湾的共同语言。

凭借在其掌控之下集中政策的无限制资源,北京可轻易垄断或淹没中文受众,以实现中国的潜意识认知操纵目标。

我们认为习近平数字列宁主义正在压制全世界。习近平通过模仿帝国时代的政府统治中国,只是利用先进的监控技术加强这种统治。挪威社会学家和政治科学家斯坦·林根(Stein Ringen)博士将这一组合称为党国的完美独裁。

习近平政权正在根据关于习近平思想的考试成绩,对 8000 万党员进行评估。自2019 年 9 月起,记者需要在智能手机上小小的红色应用上通过习近平思想知识考试才能保住工作。将于 2020 年建成的中国社会信用体系是以奥威尔方式对待中国全体人民的最顶峰。

中共还受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经济决定论的影响,打算采用现代化的全球生产手段,使该党的生命永久化。自 20 世纪 80 年代邓小平实行开放政策以来,中共沿着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前进,积累财富,同时无视市场经济的规则。为此,习近平力求通过“一带一路”政策、中国标准 2035 及其他长期战略实现一系列既成事实。

习近平还试图巩固南海防御工事。他已逐渐尝试侵占空中、网络和北极领域,并推动国际上采用中国优选的技术标准。在他的领导下,中国绕过了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利用西方厌战作为解决冲突的工具。

通过利用孔子学院对智库、社会组织和其他国家精英进行投资,中共扩大了其外国影响力,在全世界营造亲中国的公众舆论。2009 年,中国启动了一项宏伟的国际宣传战略。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目前正在至少170 个国家以五种不同的语言播出。与此同时,国营科技公司,包括华为、中兴电信、CE、IEC 和高清,向阿根廷、缅甸、柬埔寨、摩洛哥、菲律宾、南非、斯里兰卡和阿联酋出口监控设备,并且华为正在 100 多个国家的城市安装安全城市解决方案。

2019 年 6 月,香港学生和台湾支持者在台北立法院外手持“台湾撑香港”和“No China Extradition”的海报。香港对引渡法律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在台湾也得到了响应。美联社

中共的宣传工作在拉丁美洲、东南亚和非洲更为有效,而在西方世界则不那么有效,至少目前是如此。中共还在与美国的贸易战争期间为这至高无上的核心发起了认知战,操纵美国选民和挑动中国的民族主义。
2019年 9 月的最新宣传性电视节目凸显了中国的战略耐心和美国经济增长放缓。

联合国是中共基础设施和认知运动举措的另一个重要多边平台。中国将其一带一路目标纳入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并在联合国网站上公布。中国国民赵厚麟和柳芳分别再次当选为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和国际民用航空组织 (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的领导人。2019 年,中共通过混合战争手段成功获得了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领导权。情报表明,中国免除了非洲国家数千万美元的债务,以换取撤回他们的候选人。2019 年 6 月的投票之前,中共干扰了法国候选人的通信,致使法国政府不得不安装了加密设备。在投票日,中共丝毫没有怠慢,为支持中国的投票人提供交通工具,中国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便赢得了选举。

香港运动

现在,我想谈谈中共针对香港示威发动的认知战争。香港反送中运动是一场具有全球影响和两岸影响的大规模战斗。中共长期以来一直给予香港商业巨头全国声望,包括将他们任命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以换取政治支持,及包括利用官方媒体发声宣传。中共对那些拒绝屈服的人减少宣传,甚至使用帮派相关的暴力手段。

中共香港中央联络办控制着香港一半的出版企业。中共利用这一网络在示威早期阶段指出外国参与操纵两岸关系和台美关系,以扼杀中国的和平转型。值得注意的是,示威者在 2019 年 9 月 27 日举起了一张想要习近平死亡的大海报。中共认为,美国国会在香港示威中的作用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香港 2019 年支持民主的抗议也暴露了中共认知战争的弱点。香港的抗议活动是如此灵活和,像水一样,以至于一些中国观察员怀疑是美国军队在利用电信宽带能力支持香港示威者。情报显示,香港的示威游行似乎应用了对金融、贸易、法律、媒体和意识形态方面产生影响的非常规战争手段。2019 年 8 月,香港的中文报纸《东方日报》等亲中媒体承认中共在香港的情报和宣传完全是鹦鹉学舌。中共的鹦鹉学舌和污蔑运动似乎印证了这一点。

2019 年 11 月 17 日,台湾总统蔡英文的支持者们在台北启动连任竞选活动时欢呼。 美联社

针对台湾的行动

让我们转向针对台湾的影响力行动。习近平明确表示,如果不收回失去的领土,中国便不可能实现复兴。他确定 2049 年为解决台湾“问题”的最后期限。中国针对台湾的影响力行动是中共数字列宁主义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可以在党派意识形态和国家安全下概念化。习近平 2019 年 9 月在中央党校发表的关于“斗争”演讲证实这一点是他们的优先事项。他的发言表明,这个政党的生存问题最重要,也是当务之急。这项迫切任务构成了中共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根本区别。

今天,中共的台湾政策以习近平 2019 年 1 月的五点意见为指导。这五点意见要求中国人民解放军(PLA)实施军事胁迫、对台湾进行外部孤立、渗透和颠覆、统一战线互动、网络活动和虚假信息传播。所有这些活动都被纳入中国旨在塑造台湾思维模式的宣传框架,最好是在不流血的情况下吞并台湾。2018 年,中共发起了一场被称为“改名运动”的新政府清理运动,旨在消除关于台湾主权的一切痕迹,特别是针对私营部门和非政府组织。

军事方面,中共 2019 年对台湾的军事短期胁迫具有直接的认知层面因素。据海外中文报纸《世界日报》2019 年 2 月报道,两位中国学者于 2019 年 1 月访问了加利福尼亚州,与一位前美国情报官员会面,传递习近平要在 2022 年之前实施武力统一的计划。他们透露,习近平将与俄罗斯、伊朗和朝鲜合作,协调中东亚和东北亚的局势,以限制美军对台湾的干预。当时,这项计划在中美贸易战期间听起来像是毫无根据的虚张声势。2019 年事实证明,习近平的计划似乎并非毫无根据。6 月 20 日,俄罗斯的图-95轰炸机首次在台湾上空盘旋。

2019 年 7 月 23 日,解放军空军和俄罗斯飞机在东海开展联合巡逻。截至 2019 年 10 月,朝鲜进行了 11 次短程导弹和潜艇发射弹道导弹试验。2019 年 9 月沙特炼油厂遭到袭击后,伊朗宣布与中国和俄罗斯在西印度洋进行联合军事演习。中共在其中的角色尚不清楚,但在某种程度上与习近平的计划不谋而合。

长期胁迫

几十年来中共一直在台湾进行统一战线互动和渗透,在岛内已达到相当广泛和深远的程度。中共发展了一个完整的跨海峡地方政府网络,他们在台湾的 24 名商界、媒体和半官方代表建立了广泛的联系。他们当中有些人在公开宣称的使命之外开展活动。至少有 22 个亲中组织和政党(我们已经确定其中一些组织与有组织犯罪存在联系),将他们的网络扩展到当地实体、大陆台商和台湾新闻领域。

另一方面,中共的网络活动对台湾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2010 年左右,中国网络部队成功黑进台湾医疗保险数据,以掌握关于台湾人口结构的重要人口统计信息。

2016 年至 2019 年 7 月,中共网络部队针对台湾的国防、外交、海外服务、医疗服务、海事机构和消防机构发动了 21,000 多次袭击。许多袭击是通过中继站点进行。2019 年 1 月至 7 月期间,中共黑客使用了世界各地的近 300 个中继站点。

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在扶植对台湾媒体的影响力。自2015 年以来,中共努力促成台湾媒体大规模参与一次两岸媒体峰会。2019 年 5 月,这次峰会聚集了来自 80 家中共党报、电视台、广播电台、新闻网站和出版业以及台湾新闻机构的高管代表,旨在垄断台湾受众的观点。

虽然中国左右台湾公众舆论的努力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奏效,但未能破坏台湾的主权和国家认同。2019 年5 月台湾大陆事务委员会发布的民意测验表明,86%的受访者反对所谓的一国两制方案,78.5%的受访者支持台湾当局对自由民主体制的坚持。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发布的另一项民意测验显示, 40.3%的人倾向维持现状、赞成独立,而只有 3.7%的人倾向维持现状及在未来统一。

中共干涉台湾选举的行动可追溯至 1990 年代。1995-1996 年台海危机目的是在台湾第一次直接总统选举之前恐吓选民。在 2008 年选举期间,中共网络部队黑入了台湾主要政党的竞选总部。针对 2018 年和 2020 年的台湾选举,中共于 2017 年底成立了一个多部门工作组,以评估选举、资助亲中政党和支持大陆配偶团体。这个工作组还为一位地区性脱口秀主持人、网站作家提供了资金。

2018 年,根据中共所谓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授权,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承担起协调宣传、网络行动的任务,并与台湾事务办公室以及统战部联手开展认知战,以塑造台湾舆论。北京发展所谓的自媒体(或者我们称之为社交媒体),在 YouTube 上传播视频信息,动员网络水军在讨论中取得压倒性优势。他们还与中国本身的信息技术公司合作,以他们期望的方式描述问题,评估操纵措施和修改策略。他们还利用亲中媒体和台湾网红在 Facebook、Twitter、Live 及其他社交网站上呼应中共发出的讯息。上述活动构成了中共对台湾认知战的新模式或新趋势,这对台湾的应对能力提出了挑战。

国内的反制措施

让我们转向台湾在海外的努力。为了对台湾的命运负责,蔡英文总统于 2019年 3 月提出了反制中共行动的指导方针,从各个方面反击“一国两制”。在法律领域,她的行政部门全面审查了关于两岸互动的 11 项法律和约134项条例,并作出了定义和必要的修正——例如扩大刑法中叛国罪的范围和定义,包括在国家情报工作中保护敏感的技术信息,并加大对违反这项法律行为的惩罚力度。

关于国家和中共渗透和干涉台湾选举的问题,台湾国家安全局(NSB)成立了一个整合各情报组织的工作组,以监控跨海峡地下金融交易,包括当地赌博、武器和毒品走私、帮派相关暴力以及某些外国访客的不寻常活动。台湾当局还形成了一个网络安全铁三角,将国家安全会议、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和负责预警的国家安全局与国防部、警察、调查局以及国际合作伙伴相整合进行中继站侦察。

在信息反措施方面,现在部分报纸设了一个辟谣板块。安全机构查明这些情报,并将其转交有关当局处理。为了提高公众认识,我国当局与私营部门合作,推出了关于虚假信息和假新闻的互联网媒体方案。

同道支持

虽然如此,但台湾仍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感谢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朋友,特别是美国的支持。2018 年美国通过了《与台湾交往法》、2019 年通过了《台湾保证法》,2020 年通过了《台北法》。在美国国防部 2019年 7 月的第一份印太战略报告中,台湾被描述为美国极为关注的合作伙伴。美国和台湾共同制定的全球训练和合作框架已取得令人印象深刻的进展,最近吸引了日本、瑞典和其他国家的参与。此外,台湾还应邀加入了美国领导的反伊斯兰国联盟。白宫称北京发起“命名运动”迫使国际社会认同其“一个中国”原则。

我们尤其赞赏美国政府关于台湾国防的立场,这也表现在最近出售 M1 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和 F-16V 战机上。

美国当局与台湾分享了关于 2018 年美国中期选举期间各国曾用于干扰选举的技术的信息。2019 年 10 月下旬,英国专家应邀到台湾参加了一次讲习班,分享英国关于打击虚假信息的平衡方法。

未来,鉴于中共数字列宁主义的威胁与日俱增,他们越来越迫切想要完成统一,台湾日益难以独立生存。从认知的角度来看,值得考虑台湾和志同道合的国家在美国的支持下组成一个打击这种信息的地区间网络安全联盟。通过这种联盟,我们可以共享信息及其他相关预警。

这种联盟的目的是保障言论自由,探索互联网活动的管理。作为印太战略的一部分,美国与台湾可考虑签署一项关于打击虚假信息的联合谅解备忘录——因为台湾是实时战区。

中共的活动和台湾的国防经验可作为自由世界的宝贵参考。此外,我们还可以进一步扩大双方之间的认知互操作性。例如,通过美台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台湾公共电视台与 HBO 之间开展更多合作,更多的台湾人在CNN Heroes 等节目中出境。

2019 年 3 月,蔡英文总统宣布,她有责任应对新时代的国家安全威胁,并为台湾的子孙后代保留多种选择。然后,她声称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关键在于中国的民主化。这句话表明,台湾的独特性对中国的民主化是一种启发,也是对中共对台湾施加影响行动作出反应的关键要素。令人欣慰的是,2019 年 12 月已从五角大楼离任的美国助理国防部长兰迪·施里弗

(Randy Schriver)在任期间申明,美国将继续帮助台湾保持其独特地位。

냈匡럴櫓쉥槨憩袞벌소갛홍애릴애낀。굶匡落菱儉 2019 쾨 10 墩 15 휑瞳빽佳뛰景혐엥코샘벌셥뵨틱샘쏜삔欒캠薑뛔샘쏜삔뒤씽쎌櫓벌렝括宅갛홍쾨삔痙槨“뗌寧轟랗돨榴檄꼇壇句呵:櫓묾뚤憩袞돨緞捲제契땡”돨蘿쉿。蘿쉿코휭쒔법긍서鹿刊壇《쬠犬》돨탤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