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 参与

外国 参与

加拿大、法国和英国投入时间与金钱,促进建立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

《论坛》员工

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这一概念正在全世界获得支持。越来越多的国家支持繁荣、和平和稳定的地区符合本国国家战略这样一种观念。印太地区正在与加拿大、法国和英国等国建立旨在确保该地区经济、政治蓬勃发展的伙伴关系和项目。2019 年 10 月,加拿大印度商业理事会(Canada India Business Council)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卡西·拉奥 (Kasi Rao)向Forbes.com 表示,“人们第一次真正认识到,引力中心已从大西洋转向印太地区。”“因此,我们必须在亚洲做正确的事情。”

一段时间以来,该地区由于其战略重要性而引起了世界的注意。据美国国务院称,仅通过南海的海上贸易便占到全球贸易总量的大约三分之一。此外,世界上最繁忙的海港中有 9 个位于该地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7 年 11 月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首席执行官峰会上表示:“近几十年来印太地区的故事证明了人们能够掌握自己的未来时会发生什么。这个地区已成为由很多美丽的国家组成的星座,每个国家本身都是一颗明星,不是任何人的卫星。”

难怪如此多的国家继续关注印太地区正在发生的事情。下文概要介绍了加拿大、法国和英国如何投入时间和金钱来表明其对该地区及其持久和平与繁荣的承诺。

加拿大

印太地区越来越多的经济和政治事件对加拿大关于繁荣、发展、包容、可持续发展、和平与安全的地区战略至关重要。自 2006 年以来,加拿大在中国和印度增设了10 个新的外交办事处,向东盟(ASEAN)投入了新资源,并于 2013 年 3 月任命了首位加拿大驻缅甸大使。

加拿大计划到 2025 年将其海外出口增加一倍,从而会继续加强对印太地区的重视。据 Forbes.com 报道,背景方面,2000 年美国约占加拿大贸易活动的 76%,而印太地区仅占 10%。据 Forbes.com 报道,2018 年美国的数字缩减至 63%,而印太地区则增加至 17%。

加拿大是《全面而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参与方,该协定是加拿大与在印太地区开展活动的其他 10 个国家之间的一项自由贸易协定,当中包括澳大利亚、文莱、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协定得到充分落实之后,这 11 个国家将组成一个代表 4.95 亿消费者和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 13.5%的贸易集团,从而使加拿大能够进入印太地区和拉丁美洲的主要市场。

作为东盟历史最长的伙伴之一,加拿大最近作出了显著努力去促进与东南亚的接触。加拿大仍是反恐和救灾行动的重要合作伙伴。越南在 2020 年担任东盟主席之后,加拿大对这种双边关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加拿大船只越来越多地访问越南,最近双方签订了一项关于越南参与加拿大军事训练的正式协议。

2019 年 5 月,越南国防部长吴春历成为两国 1973 年建立双边关系以来第一位访问加拿大的在任越南防长。除了就联合国维和行动等领域的人员培训和专业知识分享进行会谈外,两国还讨论了包括南海和东盟在内的共同地区利益和全球利益。他们还讨论了关于如何推进双方的防务关系。据网络杂志《外交家》报道,选项包括网络安全、救灾、救援和海上安全,包括扩大两国海岸警卫队之间的执法协议,欢迎加拿大海军舰艇开展访问和演习。

在东北亚,日本也要求加拿大更多地参与该地区。2019 年 4 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与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会晤期间提出与加拿大开展更密切的国防合作等事项。安倍希望加强两军之间的信息和人员交流,他还希望与加拿大合作开展国际维和行动,这是两国具有共同优势的领域。

加拿大全球事务研究所(Canadian Institute of Global Affairs)国防专家戴夫·佩里(Dave Perry)对加拿大广播公司表示:“我们在人权、支持民主、良好的经济联系方面拥有许多共同的价值体系。但我认为,我们关于地区的一些战略问题立场也相同,我们希望促进开放准入、自由贸易和行动自由……美国海军过去几十年间在太平洋地区实施的这种做法使我们两个国家共同受益。”

加拿大政府的一项声明指出,“加拿大致力于在亚太地区倡导促进开放市场、创造就业机会、帮助企业提高竞争力和推动增长的渐进式贸易方法。为此,加拿大努力确保贸易讨论充分认识工人权利、环境、两性平等等问题,并对这些问题作出应对,同时加强政府出于公共利益实施监管的持续权利。”

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和美国的远征部队于 2019 年 8 月在 Exercise Hydracrab 演习期间合影留念,这是由四国部队参加的四边演习。凯尔西·亚当斯中士/美国海军

法国

法国在印太地区有大量军事存在,4100 人常驻印度洋地区,另有 2900 人常驻太平洋地区。这些部队主要确保保护法国领土及监控专属经济区。他们还参与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HADR)工作和打击贩运人口。法国武装部长弗洛朗斯·帕利(Florence Parly)在 2019 年《法国与印太地区安全》报告的前言部分写道:“从非洲海岸线到美洲海岸,法国在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的领土和人口在世界的这个地区拥有独特的地位。法国与印度、澳大利亚、美国、日本以及马来西亚、新加坡、新西兰、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等伙伴一道,永久维护该地区的主权和存在力量,以捍卫其利益及促进该地区的稳定。”

人道主义救灾和救援方面,法国通过调动其陆军、海军和空军资产定期提供支持。在南太平洋,法国根据三个国家之间的《弗朗茨协议》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合作,协调向有需要的国家提供救灾行动支持。还有一位法国平民安全问题顾问常驻新加坡,负责协调东南亚的平民保护和危机管理合作。

法国是世界上第六大经济体,拥有全面和独立的军事资源,其自主设计和制造核威慑能力、卫星、战斗机、潜艇、船舶、坦克和其他作战车辆便可明证这一点。

法国在该地区拥有 160 万法国国民、印度洋和南太平洋的若干岛屿领土以及广阔专属经济区的既得利益。2019 年 6 月,帕利在香格里拉对话期间的演讲中表示:“法国不会离开,因为我们是该地区的一部分。我们的部队将随时准备好面对任何种类的威胁,不论是来自恐怖主义、有组织犯罪,还是任何损害法国主权的企图。其中一些威胁是直截了当的,有些是阴险的,无论如何我们都会面对。我们将组织自己的存在——我们预先部署的部队,我们的临时部署,以确保有力地捍卫我们的利益。”

法国在该地区有五个军事指挥部和三个主权基地。2018 年,法国军队在印度洋缉获了 15 吨毒品——“足以毒晕该地区的所有鲨鱼,”帕利说道。帕利表示,法国支持建立地区安全架构,并已采取措施与东盟更紧密地开展合作。

她还谈到法国致力于建立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并说开放进入该地区的海上通讯线是欧洲繁荣以及保护对世界仍至关重要的贸易动脉的关键所在。“这是一个原则问题。如果规则不再是野心的界限,该地区的小国家能有什么安全?联合国的这项基本原则——主权平等又有什么意义?”帕利在香格里拉对话的演讲中说道。“至于我们,我们将以自己的、稳定的、非对抗性但坚定的方式来处理这一问题。我们每年将继续在南海航行两次以上。会有人反对,海上也会有可疑的调动。但我们不会被恐吓接受任何既成事实,因为我们怎么能够宽恕国际法谴责的对象?”

Exercise Croix du Sud 2014 演习期间,画面中间右侧的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空军准将肯·奎因(Ken Quinn)与左侧的法国武装部队军官多米尼克·韦斯勒(Dominique Weschler)上尉、蒂埃里·保罗崔(Thierry Paolucui)上尉和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吉姆·西诺斯(Jim Xinos)中校在新喀里多尼亚特雷姆巴堡交谈。澳大利亚联邦国防部

英国

脱欧后重新定位的英国将如何融入印太地区仍不明确,但分析师预计他们很快就会重新调整外交政策意向。与此同时,英国与澳大利亚和日本这两个最亲密的印太安全盟友保持密切联系,并正在努力提高他们在东南亚国家中的地位。

据香港英文报纸《亚洲时报》报道,伦敦国王学院东亚安全专家阿莱西奥·帕塔拉诺(Alessio Patalano)在 2019 年的一份报告中写道,“随着英国就如何参与复杂的安全格局做出选择,他们作为国际领导行为者这一未来地位的性质可能在亚太地区得到界定。”“印太地区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不断提高,英国面临着艰难的选择。他们必须决定是打算积极塑造区域安全格局,还是仅仅为管理其转变作出贡献。”

英国政府表示,他们计划在印太地区的未来关系中发挥积极作用。英国国防部 2018 年 12 月的《国防动员、现代化和转型》报告指出,“太平洋地区对英国日益重要,贸易联系和具有全球性影响的地区安全问题不断增加。我们将通过双边关系以及五眼联盟、五国联防集团增加我们在该地区的存在。我们将共同努力捍卫包括航行自由在内的全球规则,这些规则是我们作为岛屿国家安全与繁荣的基础。”

时任英国国防部长加文·威廉森(Gavin Williamson)在 2019 年初谈到要让尽可能多的英国军事资源以东南亚为基地,进一步突出了英国在战略和实际存在上更接近印太盟友的愿望。威廉森 2019 年 1 月向《周日电讯报》表示:“这是二战结束以来我们国家最重要的时刻。”“这是我们再次成为真正的全球参与者的时刻——我认为武装部队在这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威廉森在 2018 年 6 月的香格里拉对话期间表示,英国计划派遣军舰穿越争议激烈的南海,以此表明其对亚洲海域“基于规则的制度”的支持。“我们必须明确指出,各国需要遵守规则,否则会有后果。”威廉森说,“我们必须以一种声音说话……我们希望看到如何与盟友一起做更多的事情,产生更大的效果,并带来更大的改变。”

英国还承诺,2020 年航母投入运行后将在太平洋地区开展航行。据路透社报道,时任英国驻美大使金·达罗希(Kim Darroch)在 2016 年 12 月宣布:“2020 年在我们两艘新航母下水后,在我们重新调整国防部队后,他们将在太平洋地区出现。”“我们完全赞同本届及下一届美国政府关于保护航行自由,保持海上航线和空中航线开放的目标。”

分享